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 美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若无今世便求来生

2019-05-29 00:01来源:美文网作者:落羽湖点击:224 ...

男人哭了,像一个孩子一样,一个男人倒在一个女人的怀里卸下了所有的伪装。

女人轻抚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似是有说不尽的话语。

十年前的一场公司演出,当时的男人和女人还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男人叫云霄,女人叫做风铃。

云霄平日里话不多,让人感到有些高冷,风铃举止优雅是众人心中的女神。

舞台上,是那个平日沉默不语的云霄,轻轻的吟着早就不知唱过多少遍的歌曲。一如往常技惊四座,这种卑微的虚荣感让云霄感到有一丝得意。但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不经意的旋律却轻轻的波动了一个人的心弦。

风铃醉了,并非是熏了多少酒,而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化作了猛烈的迷药钻进了她的心房。她好想认识这个男人,自那以后风铃总是有意无意的在云霄面前转。

大家心里都明白风铃心中有着云霄,但此时的云霄却依然高冷只是礼貌的回着风铃的种种示好,并非是没有一丝心动,而是云霄心中所念仍在他处,假如不能把全部给一个人,他便不想随意进入另一个人的生命。

公司年会后的一场狂欢,很多人都醉了,云霄四处张望找着什么,环顾过后似是有些低落,她!没有来。

现在想来,过年时发送的一条新年祝福似是云霄第一次主动发给她的信息,她回了一个可爱的笑脸,回祝云霄越来越帅,云霄看着手机傻笑着,不经意间似是自己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云霄每天坚持锻炼,也不知什么时候她们每天必做的一件事便是开着语音相约一起跑步,看似幼稚,两人却乐在其中。云霄身材练得不错经常引来公园其他健身者的围观和请教,云霄时不时的透着耳机向那边的风铃炫耀着。

有时下班云霄会陪着她在公交车站等车,其实是在等人。

“要不,再等下一班吧”有时一等便是几个小时,车没了两人便走一会儿。

云霄手里握着麦,歌声却戛然而止。感到脸上袭来一片温暖,并不只是温度而已,那是一种幸福,难以言喻。

此后两人便不一样了,云霄经常一个人傻笑,而风铃更是愈加频繁的出现在云霄所在的办公室。

那年夏天云霄病了,虽不是什么大病,但仍需一场手术。

“我要失踪两小时了”云霄合上手机躺上了手术台。

昏沉中伴随着剧痛云霄醒了过来,榻旁已是堆满了水果牛奶。

她还没有来!这便是云霄醒来后脑中闪过的第一句话,麻药尚未散去手脚仍不能随意的活动,但比这更难熬的便是那种焦急。

她来了!比想象中还要美。

深夜,风铃搀着刚刚能下床的云霄,云霄心里所念,这便是我生命中的女人。

第二天,风铃又来了,此时的云霄心中没有任何的迷惘虽然还没对她说过那三个字,但心里早已是不一样的存在。

四唇相对,但交织在一起的却是他们的心灵。

第三天,她没有来,想是工作累了,云霄手里握着回复的寥寥几个字,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接下来的几天,她没再出现。

出院的第二天,云霄回去工作,见到了她,她不是绝美,但此刻在云霄心中已是“六宫粉黛无颜色,回眸一笑百媚生”

夜晚的街头两人漫步灯下,云霄头上还缠着绷带显得有些可笑,想着今晚便对着她把心来诉,但到了嘴边却是迟迟没能出口。

一晃数日云霄恢复得也差不多了。

“我要结婚了”风铃流着泪没敢看云霄的眼睛。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此时如同一把无形的剑将云霄穿喉而过,心就那么悠悠的凉了下去,或许是来得太快一时间没有感觉到那巨大的痛苦。

“和我在一起吧”

其他的言语两人似是都记不得了,云霄探着颤巍的手轻抚着风铃的脸颊,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但他没发现他自己的眼泪已是不可抑止的流了下来,落在桌角迸起了一阵水花。

街上,云霄独自走着,巨大的痛苦突然向他袭来,他站不住了,摊跪在地上,早已哭得不成人形,这时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万念俱灰。

深夜,云霄泣不成眠,出门来到风铃家门口。一直坐到凌晨才给她发了几个字“我在你家楼下”

风铃可能不知道云霄会做出这种事来,打发云霄在楼下等她,做了一番打扮。

一天之间两人似乎做完了情侣之间能做的所有事情。只是那颗心已不似以往。

日子一天天推移,该来的仍然会来,云霄悔不能早一点表明心意,让事情发展到了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愿等你一世”云霄倔强着喃着。

“我想你好好的”虽然没了泪水但云霄能感到风铃的那份不舍。

婚礼那天,风铃美极了,云霄没有去,听着同事们的谈论,云霄觉得肝肠如焚尽的蚊香一样寸断成灰。

“你在哪?”风铃给云霄发了一条信息,那是婚礼后的第二天晚上。

两人在网吧的包间里,云霄把毯子盖在风铃身上,自己在角落蜷了一夜。

“其实我只想你陪着我”自后风铃经常说着一些刻薄的话,但对云霄来说能在她身旁陪着就已经是无上的幸福了。

一晃数月风铃突然断了联系。

云霄清楚风铃始终还是回去了。

“你说过时间长了总会好的,但我想告诉你能被时间磨灭的都是没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好好生活,我爱你”这三个字是那么沉重,云霄不曾想自己会如此这般。

“我等你十年,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说是十年其实云霄的心理早已许下终生。

若无今世,便求来生,愿来世能第一个寻得你,做第一个品尝你泪水和欢笑的男人,如果你想做男人了那我便做女人,

昏暗的书房,一个男人静静的码着字。

他不明白那些长篇大论的爱情故事是怎么被书写完的,因为他只写了数十个字变泣不成声,幽暗的光线下寻着看去。

“男人哭了,像一个孩子一样,一个男人倒在一个女人的怀里卸下了所有的伪装。

女人轻抚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似是有说不尽的话语..........”

  • 0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落羽湖 落羽湖

    作者积分: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空间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