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 美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沙漠之孤

2018-07-08 23:37来源:美文网作者:尘归凡点击:98 ...

沙漠中的村子,缺水了,募集勇士去寻找水源,十六岁的他第一个举起了手。沉寂了一会,才陆陆续续地有几个人举起了了手。

村子里的人为他们举行了告别仪式,他们转过身去,面对黄沙漫天的沙漠。男孩昂着头走在最前面,其他人跟在后面,耷拉着脑袋,时不时地还向后望去,村子的踪迹,在脚下的路变长之后慢慢隐去了。

一连走了十几天,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前方是沙漠。后面是沙丘,到处都是啥子,烈阳烧灼着大地,不知道该去往哪里。男孩的热情也在这种漫无目的的消磨之中少了一半。

为了能尽快找到水源,他们决定分开找,一位老者想要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任他们来。他们各有各的想法,脸上没说,却尽量的向多分些东西。

男孩选择和老在一起,他们照顾他们两个人,给了他们俩足够的水和食物,以及一只骆驼。他们互相告别,向着不同的方向前进。

男孩让老人坐在骆驼上,自己徒步走着,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沙丘。男孩还从几个沙丘上滚了下来,他爬起来,笑嘻嘻地就好像一点事也没有。

老人说,你上来坐一会吧!男孩说,我不累。

男孩觉得这是自己的第一次毛线,他应该,不是必须达到任务,无论怎样,他希望自己能找到水源,给村子里带来福音。

老人看着男孩,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分开是个错误,他们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不知道会怎么做。

男孩说,那关他什么事,他要找他自己的。

老人说,外面那么苦,那么累,你当然可以原路返回,没有人会怪你,只是时间会匆匆过去,他们可能已经回去了。

男孩说,为什么要那样做呢?他的心会愧疚的。

老人说,如果水喝完了怎么办?

男孩所,那他一定要在那只前找到水。

老人说,年轻的生命怎么会这么快就夭折。他们只是村子里选出来的,为了其他人而牺牲掉的。

男孩说。他不后悔,他绝不想一辈子都呆在一个村子里,他要去寻遍整个世界。

老人不再说什么了,咽了咽口水,虽然觉得有些口渴。但没有想要去喝水。

夜晚,悄悄来临,他们决定休息一下,停下脚步躺到了沙子上。他们望着不满星星的天空,互相依偎着,在沙漠中蜷缩着自己渺小的身影。

老人对男孩说,他并不是孤儿。他的父亲其实像他一样去寻找水源了,他们是不折不扣的英雄。

娜娜hi说,他应该知道的,他并不是孤儿。他有爸爸和妈妈。男孩的声音有些颤抖,眼角开始变得湿润。

老人给男孩将了个故事,传说沙漠之中有座暮语城,暮语城中游客宝珠,宝珠会缓缓地流出水,暮语城中的人就这样从来没有缺过水。但是,有个人想要独自占有这颗宝珠……

男孩已经走了一天,已经十分疲惫了,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老人的故事他至听清楚了一点,暮语城,宝珠,水,诅咒……

老人开始有计划地减少自己的进水量,却让自己变得十分虚弱,他不得不趴在骆驼的身上,男孩发现了这些,问老人为甚什么这么做,老人没有向他结社什么,只是说自己的身体不太舒服。

他们不知方向地走着,过高的温度,满地地黄沙,没有标志物,一个接一个的浮起的山丘,不断消磨着人的意识。

老人说,孩子啊,你走慢点,他那把老骨头可赶不上。

男孩放慢了脚步,和骆驼一起并排走着。老人看着男孩,他的脸上还未脱去之气,他还没有长大,他还没有经历那么多,不论生死,都是未知的。

于是在某个夜晚,男孩因疲倦而早早入睡,老人喝下了最后的一口水,为男孩盖上衣服,从自己的衣服中拿出一块木牌,紧握在手中,缓缓地向一个方向走去……

男孩从梦中醒来,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太阳升了卡里,照到他的脸颊上,他的脸颊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道垠,她想去寻找,可是风吹动了沙子,,将脚印掩埋了,连同老人的微弱的生命,也在风中消散了。

他知道什么,他的身上被寄托了更多,他的肩上系着无数人的生命,是啊,孩子啊,当你不得不一个人的时候,就要试着长大了。

他向一个方向凝视了许久,咽了口水,转而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他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了,对啊,他从小就没有什么依赖;他和一只不会说话的骆驼,向着沙漠深处继续走着,漫长的路,才仅仅到了起点。

他做了个梦,梦见所有的人都离他而去,只剩下他一个人,孤独地蜷缩在黑暗的空间中,看不到任何的光亮。

一个晚上,男孩看着漫天的星星,伸出手来,慢慢张开又握住,放了下来。他看着星空,星空也看着他。他想起老人说的话:“自然是那样位的,人类在他的面前如此不堪,人是那样渺小,往往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人,总要去寻找些什么,走过数以万记的路,也未必能找到;就算找到了,也未必是自己想要的,他们常在自我怀疑中,原路返回。”

他听到风声突然变大,从梦中醒来,天还是黑的,可是隐隐约约地有什么将要来临似的,他收好了所有物品,躲在骆驼的下面。

沙尘暴飞快地驶行,它连通着天地,卷起无数轻小的沙。他用布将自己裹住,他已经跑不掉了,只好祈祷上帝将他遗忘。

可是沙尘暴直冲着他冲来,他们将身体压低,希望能躲过这场灾难,沙尘暴怎么能轻易松手,叫嚣着,威胁着万物。

男孩觉得自己快被抓了起来,身旁的物品一个接一个地废了起来,他想留住那些东西,那可都是老人留给他的,但是他做不到,他也不能那么做。

于是,苦苦挣扎之后,还只是徒劳,他们被卷飞了起来,混在了沙尘暴之中,扯呢么都看不清,他用手去碰触,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男孩把那东西拉了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

等风暴之后,一片风尘浪静,他不知道自己飞到了哪里,手中握着地是一个水壶,也只有半壶水,他还没有发现什么。

但是男孩选择了站起来,被摧残地身体,在坚强的意志下,正在慢慢地复苏,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突然之间沸腾了。男孩找到了一个最高的山丘,以太阳为方向,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满,慢慢地走着。

他甚至都没有想好,什么才是终点,忽然想起老人说的故事。对啊,他要去寻找传说之中的暮语城,找到那个神秘的宝珠,那不竭的水源。

男孩走啊走,太阳落了下去又升了起来,他以一种近乎人类身体极限的方式前进着。为所谓的冒险,终于拼上了所有。少年在经历苦难后犹犹豫豫地成长了。

他只是觉得很累,身体一直高喊着停下,可他不能停下,他已经喝干了最后的水,他不知道自己倒下了后还能不能站起来,只是执着着向前走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终点,他的意识在慢慢地散去。

他翻过了那座山丘,看到了一座城,孤零零地屹立在沙漠之中。他不知道那是希望,还是幻想,只是一昧地向那里走去。

男孩觉得他的意识快要消失了,他倒像是一个机器一样,麻木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向前走去。他记得自己应该是推开了紧闭的城门,如果他知道这是他十七岁的礼物的话。

他醒来时,躺在一张床上,他慢慢地坐了起来,一名侍女看见了,急匆匆地推开门,跑了出去,像是要给谁报信一样。

男孩穿上放在一旁的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像是丑小鸭变成天儿,像是蜕变了一样。他觉得自己有些奇怪,穿上那套衣服后,更像是一位美少年,洁白的皮肤,稍加成熟的脸颊,在水的温洗后全都显露了出来。

一位女皇在鱼群侍女的跟随下走了进来,高贵的,已有倾国倾城的美貌。男孩弯下腰去道谢,却被女皇扶了起来。他的手有些冰凉,她与他四目对视。她却笑了起来,招呼侍女去备宴。

男孩问,这里是哪里?她说,这里是暮语城。

男孩暗自欣慰了一下,接着问,能不能给他一些水,让他回到自己的村落,也好把他的族人一起带来。

女皇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太可能,这一路上他受了那么多苦,这一去又是生死未卜。男孩沉默了,她在与他自己做着争斗。

他们来到了大殿内,一群人好奇的看着男孩,脸上也都洋溢着笑容。男孩不想引人注意可是他是这场宴会的主人公,是全场的焦点,他害羞的低下了头。

男孩在殿前停下了脚步,女皇拽过他的手,将他拉了上来,迈上台阶,一起坐在了最高的位置。男孩没有搞懂情况,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

宴会进行了一半的时候,女皇站了起来,大声地说,暮语城终于来了救星,达斯的预言成真了,我们千年的诅咒,就要解除了。

男孩没有太懂,只是听着她说的诅咒,意外的刺耳。

女皇坐了下来,事宜宴会继续进行。男孩很饿,许多天未进食了,起初还十分注重礼仪,最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女皇在一旁看着他,笑着。

女皇突然占了卡里,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都看向她。男孩将嘴中的食物咽下,看着她。

她说她要宣布一件大事;她说,男孩要成为她的王。

男孩惊恐的看着她,下面的呼声一个高过一个。她坐了下来。男孩站了起来,什么都没有数,默默地退到了下面,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男孩说,他不能答应,他的身上还肩负着使命,无数人,生的希望。多谢款待,他转过身去,离开了大殿,向着城门走去。

一群人围着他,有为他开路。他就那样走到了城门边,推开了城门,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无法驶离一步。一群人在后面笑开,嘲笑着他说,他不知道最咒骂?这是一座永远无法离开的城。

男孩后退几步,冲了出去,凭借着惯性,他走远了那么一点。他向上抬头,观察四周,看到城墙上有一座高高的瞭望塔。

男孩不顾人们的嘲笑,登上了城墙,顺手拿上一块布,慢慢地登上楼。人群围了上来,仍旧笑着,这似乎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可是有个人伸出了手,指着男孩说,他想要干什么。所有人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停下了笑声,默默地看着他。那是一种敬畏的衍生,这个人拥有无穷的力量,他不屈折啊,一任地执着着,十七岁的少年,却独自地行动着。

男孩登上高楼,向城内看了一眼,一片湖,在城的中央,还有,那边是宫殿。他向城外看去,大漠孤寂着,连绵的沙丘任风吹起,堆起,没有人来的身影,太阳毒辣着,那也是他走过来的方向。

他准备好了,他要从高楼上跳下去,趁风而行,希望能飞出诅咒之地,可是他脚下的高楼却突然倒了下去毫无预兆的。男孩掉了下来。昏迷了过去,他或许能成功呢!只是有人执意要他留下,女皇下令摧毁了高塔。

男孩被抓了起来,罪名是偷窃,他偷了什么呢?或许只是女皇随心的一个借口,想要把他留下。他现在被关在牢狱中,拳头大的铁栏,黑色的墙砖。

这座牢房里有两座墓,一个狱友,不知道有多大了。男孩与他攀谈。

“您好!”男孩说。他也不理他,爬进墓里,蜷缩了起来?

“您,这是在干什么呢?”男孩又说。

“为了我的救赎。”他说。

男孩想要再问些什么,被他打断了。“我叫李,你一定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男孩了。”李做了起来,示意男孩爬下来,男孩按照他的意思,爬了下来,双腿盘坐,双手放在大腿上。

“达斯赋予我们永生,也带来了诅咒。”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壶,略带酒味。

“一,所有永生的人,想要沐浴阳光,就必须在坟墓中得到救赎。”李喝了一口酒,兴致更高了。

“说白了,就是晚上睡在墓中。”

“但是,原来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只在夜幕十分出来活动,这座城也就被叫做了暮语城。”李把酒递给男孩,男孩拜拜了手,李叹了口气。

“二,所有饮过朱湖的水的人,不得离开这座城。”

“你不知道,所以就闹了笑话。”

“其实,也许,你退着走出城,也许可以离开。”

“我猜女皇并不是真的喜欢你,她只是为了那个预言。”

“预言?”男孩说。

“对,达斯留下了预言,说暮语城会迎来一位少年,他会让所有人得到解脱。”

“所以,我大概就是接触诅咒的关键。”男孩说。

“可是,我在这里呆着,什么也不能干。”

“那可不一定。”李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女皇坐在自己的房间内,整理着头绪。或许自己的做法太直接了?达斯说中的人,真实难以捉摸,或许那就是解除诅咒的钥匙?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总之,还好没有让他离开。

有人敲了一下门。谁,女皇说。女皇殿下,那个男孩突然疯了。女皇迅速的站起来。男孩其实在装疯,他要长大了,长大了。

男孩把男孩带了出来,诺大的狱中,似乎只有李一个人,她应该能看出什么端倪,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男孩又关到了另一间屋子里,然后她独自地进去了。

他们坐了下来,面对面,男孩眉清目秀,肩膀在变宽,在长大啊:她拥有最美的容颜,弯柳眉,樱桃般的嘴。

“为什么把我关了起来。”男孩说。

“因为你犯了罪!”

“什么罪,盗窃罪吗?我不知道从你那里拿走了什么?”

女皇看着他的眼睛,换了一种腔调,没了女皇的威严说:“你偷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是我医生都在小心翼翼的隐藏的东西。”女皇爬了过来,凑到他的面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他。男孩闻到了她身上的那股香味。淡淡的,不知所措。

“我的心,被你偷走了。”女皇说完,坐了下来,然后是许久的沉默。

男孩突然站了起来,亲了女皇的脸颊,从她的身旁走过,推看门,对着外面的人说:“走吧,带我回去。”男孩长大了,长大了,选择放弃真挚或不真挚的爱,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还配不上她。

“嘿,兄弟,怎么回来了呢?”

“没什么,被识破了!”

“一定是你意识不坚定。”

“不,我意志很坚定。”

男孩与李目光对视,李看到了他眼中的东西,不再打诨了。

男孩在想着什么,他十分激动,攥住的拳头颤抖着。

一天,男孩对醒来的李说:“我要越狱。”李聪墓里蹦了出来,晃了晃刚坐起来的男孩。“你确定?”“我确定。”

于是,一个十分荒诞的方案被想了出来,首先,他们用水让栅栏生锈,陈守卫不注意,偷偷溜走,十七岁的少年,还做着天真烂漫的梦。

他们用水浇灌栏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栅杆却完全没有生锈的迹象。是不是风按错了,男孩仔细观察栅栏,用手抠了口,明白了,栅栏涂漆了,还是不锈钢的。李的脸憋红了,差点没忍住笑。

然后李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把小铁锹,他们改变方案,准备挖地道逃出去。但是他们挖的异常缓慢,几个月过去了,地道才只有十几米。李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拍了下脑门说:“这监狱好像是用黑曜石造的。”男孩觉得自己被人耍了一样。

从此男孩不再搭理李了,李也很无奈,两人在沉默中不知过了多久。

一天,他们正吃着饭,李突然对男孩说:“你,还想不想出去?”男孩放下手中的碗筷说:“想!”李走到栅栏前,抓住栅栏,瞬间就把拳头大的栅栏给硬生生地掰弯了。男孩惊愕着,没说话。

李说:“今天是祭日,所有人都必须呆在自己的墓里睡过一天,当然,我除外,我怕你等不到这一天而提前冲动了,快走吧!”

“那你呢?”“我饭还没吃完呢!”李不耐烦的招呼他走。

男孩跑了出去,从牢中到牢外确实像李说的那样,没有任何一个人。可是他能去哪儿呢?他也一样离不开这座城了。

他看到了那片湖,湖水中带有一丝蓝色,清澈着的,却又显得十分怪异。朱湖,珠湖,对!珠湖,男孩跳入了湖中,向深处有趣。

他像是透过了一层界面,感觉自己的身心颠倒,他游了上来,居然呼吸到了空气,湖水之下竟藏着这样的秘密。

人工开凿的石窟,男孩爬上岸,石窟的墙上刻着一些话,一条路通往石窟的正中央,那里有一颗宝珠,向外流出水。

他顺着石壁走,看着石壁的话,一位男孩来到了城内,被女皇借鉴,他试图突破诅咒,却被下令关了起来,遇到了贤者,贤者指引他,让他离开了牢狱,跳入湖中,男孩得到了宝珠,所有人面对着他跪下,他举起宝珠,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宝珠。壁画到这里就结束了。

男孩觉得壁画说的就是自己,他走上那条路,慢慢接近宝珠。宝珠被放在一颗用水晶制成的树杈上,美轮美奂,男孩突然不想做些什么了,但又想起了壁画的内容,为了解除诅咒,男孩取下了那颗宝珠,水晶的树杈憔悴,枯萎了。

然后地动山摇,像是有什么机关被打开了,那条路断裂,他站的那个地方变成了一根柱子,然后倒转了过来,所有的湖水吸入宝珠,在水面上形成了漩涡。男孩脚下的柱子升了起来,然后是无数的石块也都升了起来。他看到外面是黑夜,无数的星星亮着。

最后,原本的朱湖,变成了一座高高的祭坛,而他站在祭坛的最高点。女皇和其他所有人站在下面,然后慢慢地登上台阶,来到他的面前,女皇跪了下去,所有人跪了下去,正如壁画中说的那样。

他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东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女皇抬起了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男孩觉得自己十分弱小,眼泪开始流了下来。

“不要害怕,有我在。”女皇握住了男孩的手,终于有了温度,不再冰冷冷的。

男孩双手捧住宝珠,举了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了上面,发出耀眼的白光,整个世界就i像是消失了一样。

片刻后,一切重新恢复了原样,男孩以为自己得到了神眷,他低下了头,发现了异样,眼泪不止,女皇的身体正在变成沙子,随着风被慢慢吹走。

女皇说了声:“谢谢。”然后站了起来,来到了他的耳边,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男孩模仿着她的口型,替她说出了那句话。

“我爱你!”

女皇最后笑了一下,她看到了,然后她,他们,以及这座暮语城,全都消散了,只剩下男孩自己一个人,突兀的站在原地。

他在十八岁的清晨,失去了一切,又仿佛得到了一切。

于是,他在某一天,砸碎了宝珠,所有被凝聚在一起的水,失去了控制,全都涌了出来。

一小谭,一条河,一片湖,一片洋。

男孩孤独地沉落在沙漠的海洋中。

  • 16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尘归凡 尘归凡

    作者积分:10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