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再见,沫沫

2017-06-13 08:54 | 作者:全玉刚 | 点击:140
再见,沫沫

沫沫轻轻拍打着男孩子的后背,希望面前的男孩子不要哭,显然这是她第一次安慰一个比她大的人,她脑袋不停地转啊转希望能够记起她看过的哪部电视剧里教过她如何安慰人让人不哭的方法,尤其现在蹲在他面前的还是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

"哥哥,你不要哭了,电视里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呃,男儿有泪,呜呜,你哭沫沫也要哭了,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坐在石阶上痛哭的男生似乎没没听到她奶声奶气的劝慰,干脆充耳不闻,索性哭得更加厉害,单纯的沫沫越发无措,哥哥躲到这个僻静的地方来原来是心情不好,早知道自己就不跟过来了,看到哥哥的双肩抖动的益发厉害,而且哭声益发响亮,呆愣了一秒的沫沫顷刻间释放出更加悲壮激昂的哭声,她这一声惊雷无疑震住了前一秒还在认真哭泣的哥哥,转身就看到哭得像只小猫的人儿,一边擦不断从眼眶溢出来的泪水,一边蹭着要和他一起坐到石阶上,这位叫穆羽的哥哥,顿时破涕而笑,缓过劲来才发现刚才还哭得凶猛的丫头此刻正瞪着迷惑的大眼,眼睛周围分明还有未干的泪水,却固执地希望面前的哥哥告诉自己为什么一看到她哭,他就笑了。明明知道这个笨丫头想要一个解释,穆羽却只是捧住她的脸帮她把脸上残留的泪珠轻轻抹掉,然后紧闭双眼,再缓缓把眼睛睁开,一双眼睛瞬间恢复清明,只有里面不易散去的血丝,偷偷告诉沫沫哥哥刚刚明明哭过的。既然哥哥没哭了,那就好了,沫沫心里想,一边伸出手揉揉发酸的眼睛,一边向这个爱哭的哥哥抱怨

"哥哥,哭一点都不好,沫沫的眼睛都疼了,妈妈不是说我们应该笑吗?所以沫沫再也不要哭了,哥哥以后也不要哭了。"

话刚说完却突然抱住哥哥的身子,紧紧地不愿松开。穆羽轻轻环住闯进自己怀抱里的小身子,温柔地拍打着她的背。落日的余晖播撒在两个相拥的身影上,又温柔地铺洒在逐渐滑落到男孩手臂上稚嫩的睡脸上,红扑扑的脸上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真和纯粹,望着来时的那条羊肠小道,此刻在夕阳的欢送下正通向远方......

九岁那年沫沫与穆羽成了孤儿,这件事村里的人包括穆羽在内全都知道,可是沫沫不知道,她相信哥哥说的,爸爸妈妈是去外地打工了,赚钱给自己买玩具和糖果。转眼九年过去了,沫沫再也不问哥哥,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可以收到爸妈寄来的玩具和糖果,只知道要好好读书,直到十二岁那年在语文课上听老师讲朱自清的《背影》的时候,把头伏在课桌上使劲的咬住食指,哭了,然后还听到心被撕碎的声音。

这九年来兄妹两个人在被洪水冲击得已经出现手掌宽裂缝的土砖房里相依为命,哥哥为了沫沫辍了学,并和村里与父亲一般大小的叔叔伯伯门去煤矿工作,所有的人都知道在条件简陋的乡下进这种地方工作无疑是拿命来赌,可是沫沫说服不了哥哥,好在几年下来都平安无事,可是沫沫还是担忧,因为村子里已经有太多人,在煤矿的种种突发事故中丧生,即使如此哥哥还是坚持去上班,就为了兄妹俩的生活费还有沫沫的学费,几次沫沫都打算放弃学业,可是哥哥却不许,两个人还为此争吵,最后沫沫还是妥协,为了这个家的明天,为了这个家的幸福,要继续读书,要好好读书。

沫沫进入大学那年,穆羽跟着邻村的一个人去了柬埔寨,听说是去种水稻,每个月有一万元的收入,来回老板还会为他们订机票,穆羽告诉妹妹这是一个好的工作机会,可以让他们的生活过得更好一点,再说相比在煤矿三、四千的工资,而且还不用冒着生命危险,沫沫答应了,一再嘱咐哥哥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一去又是两年。这一年大年的三十,沫沫特意穿着平时做兼职挣来的钱买的新衣服,站在门口等着哥哥回来,回来穿上自己给他买的新衣服,这是他们姐妹俩自爸妈走后第一次穿新衣服,沫沫想好了今年要和哥哥一起"开财门",一起迎接美好的明天和灿烂的未来。

沫沫最后没有等到哥哥,哥哥的电话也打不通,没人来告诉她,她的哥哥哪去了,第二天她又跑去九岁那年哥哥哭泣的地方,却发现再也找不到那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