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6章:警报

作者:来个小甜饼字数:2698更新时间:2021-02-26 02:42:30
    做这种事情确实是第一次。

    来源是云觅。

    云觅搭理那些烦人的股票很认真,这种技能在燕无归看来,没有太大的用处,可是云觅就很在意。

    她说,既然占了别人的身体,就应该要对原主负责。

    无关人设。

    原主的亲人不知道自己的儿女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就算,这不是他们的选择。

    就算,世界到底是数据所控还是真实存在,都一样的。

    所以燕无归才会跟燕冠睿说这番话,希望打开燕冠睿的心结。

    毕竟,这就是燕冠睿一直想听到的。也许,也是原主所想的。

    燕无归伸了个懒腰,晃悠悠地往回走。他知道燕冠睿还在原地看着。

    燕冠睿好像快哭了。

    他已经有些烦经常哭来哭去的人,不哄显得很没人情,哄,他又不愿意。

    在人情绪爆发之前掉头走,应该就是最好的办法,没有之一。

    程景焕跟他父亲也在告别,说在这儿渡过了很愉快的半天,因为工作太忙只能先走一步,还说感触颇多。

    燕无归正好迎上去,站在云觅的身边一副主人的样子跟人说了再见,拥着云觅进了门。

    在晚上,他也收到了自己最想要的“成人”礼物。

    一夜缠绵。

    ……

    日子的基调好像就这么确定下来的。

    云觅以前觉得,生活波澜不惊是一种很无聊的事情。

    只要一想要每天面临一些琐碎,就觉得人生而无趣。

    可是一旦心性变了,这样普普通通的日子也总能过的有滋有味。

    院子里已经开满了各个样子的雏菊,就算雏菊年年会落种,燕无归跟付清秋依然都会在春天伊始带着铲子去院子里种花。乐此不疲。

    付清秋是个怪物。

    这不是贬义词。

    她对世界的看法,每天都在变。从物理到生物,再到那些奇奇怪怪连云觅都琢磨不清楚从哪里学到的东西,可谓是大开眼界。

    这么一晃就是六年。

    付清秋三年级的时候,学会了笑。

    突然就会了。

    在燕无归抓着云觅摁在沙发上,掐着她的腰威胁的时候,她一成不变许多年的表情,忽然皲裂,扯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但是云觅很惊喜,自此就总是让付清秋笑一笑,生怕她的肌肉坏死。

    佑佑长成了一只大狗,原本云觅还嫌它肥,长大后竟然瞧不出来了。

    它确实是一只合格的捷克狼犬,拥有着跟野狼一样的外表,还十分的护主。只要付清秋回来,它就会守在她的身边,一动不动,像个骑士。

    程景焕倒是经常来家里玩。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更脆了,身上那些青紫大片的淤青是常态,每天不是这里夹板子,就是那边儿夹板子。每次来,云觅都给他炖大骨头汤,虽然于事无补。

    燕无归跟云觅始终没有结婚。

    云家那边儿自然是不催促的,家族里说了两次都被云穹怼了回去。

    燕冠睿找了很多次燕无归,明里暗里说是燕无归被耍了。

    六年。

    从十八到二十四岁,都快七年之痒了。

    燕冠睿说,没人能扛得住七年之痒。

    燕无归笑了笑,也不说话。

    他已经褪去所有的稚嫩,长成了凌厉的模样了,纵使有一张过分漂亮的脸。尤其是那颗泪痣,总觉得将他血气的性子带了几分柔。

    燕冠睿没联姻,所以没老婆。

    他虽然真的不太喜欢云家强势的作风,可每年生日宴,云觅变法子给燕无归折腾玩闹,他就有些酸。也希望能找到这么一个姑娘。

    年年被他弟弟抓着,每次都重申,从一开始,离我老婆远点儿,到后来,燕无归都生疑:你怎么还不结婚,你不是觊觎我老婆吧?

    被念叨多了,连燕冠睿都怀疑人生。

    云觅觉得无所谓。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她好像懂了很多东西。

    虽然都是之前被摒弃的。

    就比如,如何消磨时间,普普通通过日子。时间久到,她以为她是真真切切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员。

    燕无归从体院在高考的时候来了个惊喜,直接跨行考了医学。

    这令人十分的不解。

    只有燕无归清楚,云觅说过,他穿白大褂很好看。

    那双曾经妄图杀人的手,改行救死扶伤了。

    期间也见过很多人间百态。

    就比如说,手术失败后那些家人哭的撕心裂肺,最后医闹。还有被车撞了之后,一群人在外面吵吵嚷嚷,目的是要讹车主多少钱。

    当然,好处也有的。

    了解了人体,他就更了解云觅的身体。

    这里不能多讲,自行想象。

    付清秋上初中那年,程景焕出了一件大事儿。

    他一个玻璃人去学打篮球,结果可想而知,骨头每一处好的。付清秋又非要跟他上一个学校,程景焕在医院躺着,付清秋干脆也就不去上学。

    程景焕一躺三个月,付清秋就在家研究了三个月的人体。

    拜燕无归所赐。

    他在家,按了一个人体的模型。也是因为燕无归,付清秋把人体构造如何的不同,研究明白了。

    生物跟医学有一点点相似的。

    就是这点儿相似,让燕无归跟付清秋两个人更好了。

    有时候云觅就在想,这燕无归到底在干嘛,他没有任务的吗?天天缠着她攻略目标做什么?

    不过好的是,付清秋始终没有黑化过。

    黑化值,一直是零。

    可算熬到了程景焕出院,幸好这两个孩子格外的出色,总算塞进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还是同桌。

    云觅的预感越来越不好。总觉得这样不对劲。

    要是程景焕是个好的,那还能多活几年。

    他现在是越来越胆大,每天走几步都有可能会骨折,但他偏偏要作死。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把自己作死了,付清秋怎么办?

    那他娘的不是分分钟得黑化吗?

    云觅能理解,程景焕想做一个正常人,可是……

    云觅没法说。

    她每天都在担忧中渡过,然而,是福是祸躲不过。在付清秋安稳了一个月后,她顶着明晃晃的黑化值百分之十回家了。

    “清秋?”

    云觅看到付清秋的那一刻,脑海里响起了警报。

    她护着好好的乖乖崽,要变、态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