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一十一章 玉佩给了白如箩

作者:兮小然字数:2479更新时间:2020-11-22 06:18:15
    白如篱离开,白如箩的脸顿时又变了一变,笑着问白如笙:“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可是这东西啊,我已经向奶奶讨要到了,现在在我手上。 ”

    转了那么久,白如箩终于进入了主题,连带着声线都提高了不止两度。

    白如笙倒是一点也不惊讶,毕竟,白如箩身边还跟着一个林朵儿。

    林朵儿真要取得白如箩的信任,还不得把所有事情都和盘托出,甚至,连她可能是白老太太嫡亲孙女的事情,白如箩也知道了。

    “你要我做什么,才能把玉佩给我。”白如笙淡淡开口,冷漠地掀起眼皮,凉凉地望着白如箩,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

    傅司言倒是有些意外,毕竟,玉佩这样重要的东西,能给认识还不到半个月的孙女,白老太太也真是心大。

    不过,玉佩在白如箩手中,倒是比在白老太太手中,要好取得多。

    白如箩单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离开白氏,离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

    “如果我不呢?”虽然白如笙压根就不想要这白氏的一草一木,但为了调查十几年前的事情,还是有回白氏的必要的。

    这话在白如箩听来,就是在和她抢白氏。

    “白如笙,你果然想要白氏,可这白氏是我的,你拿不走!”白如箩已经尝到诠释的甜头,这下怎么也不愿意放手:“我下个月就会成为白氏的门主,你休想干扰我。”

    白如笙掏了掏耳朵:“我对白氏没有兴趣。”顿了顿,她朝白如箩摊开手:“东西给我。”

    “我还说我对钱没有兴趣,你相信?”白如箩咬牙盯着白如笙,一手探入口袋中,摩挲着玉佩,另一手则放在别在腰际的匕首上。

    两人僵持不下,谁也不肯让步。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白如笙揉了揉手腕,人多了就不好下手了,不如趁早拿走白如箩手中的玉佩?

    她就是想看看那玉佩到底有没有与碧玉麒麟一样的功效,如果有,就借用一段时间,等找到了丢失的那半枚玉佩,再还给白氏。如果没有,那便算了。

    正蠢蠢欲动的时候,摊在白如箩身前的那只手的手心,忽然多了个通体碧绿的东西。

    她还没来得及收回手细看,就听见一声匕首落地的声音。

    “啊……好疼啊……”白如箩看着指尖正在渗血的伤口,硬挤出两滴泪挂在眼角,待白老太太走来,立刻扑了上去,哭嚷着说:“玉佩你要喜欢你就拿去,拿匕首威胁我干什么?奶奶,我好害怕啊。”

    看着前后反差巨大的白如箩,白如笙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种演技不去演戏,还真可惜了。

    不过,东西得到了,她也不打算计较。

    “如箩,有奶奶在,你别怕了啊。

    ”白老太太慈祥地捏住白如箩的肩膀,又顺着手臂看过去,看见了白如箩破口的手指,脸色沉了几分:“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没有我的命令,随便放人进来?”

    白如笙并不想把无辜的人扯进来:“是我自己进……”

    “是我让白小姐进来的。”白如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筝打断了,她说完还看了一眼白如笙:“这件事是误会,我相信白小姐不会做出这种事。”

    经历了白如竺的死,王筝的性子一改从前,变得温顺许多。

    也许是看淡了,一到白氏,就把手中的权力分散给了两个儿子。

    现在就是白氏的闲人一个。

    纵使王筝不交出手中的权利,白老太太也有一千种办法,让王筝交出来。

    与其这样,不如早些交出来,还能避免不少的麻烦。

    “是你啊?”白老太太的声音转了转,讽刺地哼了一声之后,再看向白如笙:“把王筝和白如笙,以及傅司言,统统给我赶出去。”

    话音落下,她又说:“先把白如笙手中的玉佩,给我扣下来。白氏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配拥有的。”

    白如笙垂下眸子,一个反手,便把手中的玉佩护得严严实实。

    “白氏的经济日渐萧条,白门主不想办法改善经济,反而挂念着芝麻大小的小事。我看白氏离门派消失不远了。”傅司言上前,把白如笙挡在了身上,目光灼灼地盯着白老太太,铿锵有力地说道。

    这句话直戳白老太太的心窝子。

    她不是没想过办法,是根本没有办法改善目前的困境。

    好不容易等来一个周一若,还没签订合同,就听说对方公司出了问题,不能履行口头约定了。

    违约金倒是赔了一些,但并不管用。

    “白老太太,有没有想过,和傅氏集团合作?”看见白老太太的眼神黯淡下来,傅司言乘胜追击,并不给白老太太喘息的机会:“傅氏集团是临海市数一数二的集团企业,能和傅氏沾染一点半点,那得到的蝇头小利堪比白氏三年的收益。”

    话虽然有些夸张,但和实际情况并不矛盾。

    能攀附上傅氏,说不定能让白氏一改往日萧条,登入门派第一的宝座。

    白老太太心动了:“你有什么条件。”

    “如笙,你想提什么尽快提,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傅司言又恢复了在白如笙面前,活泼的模样,轻轻推搡了她一下:“玉佩,还是门主之位?”

    一听见傅司言劝白如笙讨要门主之位,白如箩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这是她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夺走!

    她转头拉住白老太太的手,摇晃着撒娇道:“奶奶,我身子不舒服,您陪我一起回房间吧?好不好?”

    “带小姐去房间

    休息。”白老太太一点一点拉开白如箩的手,语重心长地告诉白如箩:“如箩,奶奶需要和傅司言谈谈,你先去休息好吗?”

    “奶奶!”

    “既然你这么有精力,那就去祠堂,把你的惩罚完成了。”

    一听见这话,白如箩立刻软下声音,讨好般摇晃着白老太太的手臂:“奶奶,我身子不好,您不要罚我去祠堂啊……只要您不让我去祠堂,我保证乖乖听话。”

    一回到白家,白如箩就借口身体不好,逃过了去祠堂跪一个月的惨状。

    (本章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