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九章 甜到上头

作者:近雪字数:2844更新时间:2020-05-23 08:10:37
    教授煮饭可以胜任,但防护服的臭毛病还是最近改的,更别说打扫卫生。

    教授受到了挑衅。

    如果不是在外面,真要把她就地正法。

    “总之,别想着去我那儿了。”王希之叹气,她倒不是触景生情什么的,只不过不想回去,完全不想。

    回去的话,也就是收拾些东西吧。

    而且她压根没有带门钥匙,虽然那东西无关紧要。

    车子和车钥匙门钥匙都被她扔在了乌尼斯普罗哈多。

    既是懒得寄回来,又是因为有老绅士在的话,不可能骑两轮车的。

    你想想他坐在车后座或者穿西装开哈雷?

    就离谱!

    教授不再坚持去她的住处,女士随口问道:“你住在哪里?”

    他不想口头描述,只是说:“格里岛岸第一栋,只告诉您一个人哦。”

    “你这种人住址应该被那些狂热的小女孩全搞到手了。”她不满于他的说法,抱怨了一句。

    “叫辆车。”教授说道,“先去放东西。”

    “然后呢?”王看向他,他这个“先”字就很有说法。

    “为了纪念我们回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一顿浪漫的晚宴,怎么说呢?女士?”教授贴近她,他尤其喜欢在这时候贴近她并叫她女士。

    “我没有意见。”王不避让,让自己有一些底气,教授持续了三秒,知道她还能憋下去,就暂时放弃了。

    “这里有一家我很喜欢的餐厅。”教授看了眼日期。“噢,是周一,有我最喜欢的菜。”

    王希之笑了,她拿着手机在叫车,这种事你是不能等着老绅士来做的。

    他的手机里根本不会有这种软件。

    “你让我觉得你蓄谋已久。”王希之说,“这个天气还真是热。”

    “比起哈城已经好多了。”教授笑道。“毕竟哈城是东海岸。”

    “我真没觉得这里好多少。”王摇头。

    “热您还穿了长裙。”教授笑着,又是他一贯让人觉得不爽的表情,“否则你一定会穿着宽松的裤子,短袖......ouch!”

    他不是在指控王穿得比较热。

    他是在强调。

    以往女士穿得柔和且有情调是教授需要期盼的事,难得她今天穿成这样,又是在回依刚比奥的第一天,女士这种感性的人。

    肯定是要穿得搭他一点。

    “你尽管说下去。”王希之咬牙切齿,掐他的腰。“我会报复的。”

    “您已经在报复了。”教授笑眯眯的,也不让她松手。

    他对着女士总和以前一样,很喜欢笑,有时候王会想他脸酸不酸。

    但他的笑和他的柔和、礼貌、客气的笑其实是不一样的,王自以为是不一样的,也始终相信,不会怀疑。

    “会有更多报复的。”

    “那真是令人遗憾,我不说了。”

    女士后面也不怎么掐了,还好没过多久,车就来了,教授还是帮她把行李放好,真不知怎样的野蛮人才会让穿着长裙的女士自己搬行李。

    其实他们也没带多少东西,又不是不能回去取。

    和他坐上车,空调的凉意总算驱散了暑热。

    ......

    教授的房子大,孤零零的一栋,跟符合女士的预期。

    “看在上帝的份上。”女士说道。“我们如果还要乱跑,就只能吃宵夜了。”

    “先去用晚餐,我们再去逛逛吧。”教授笑道。“这里的海边灯光,可是哈城比不上的。”

    “你知道我不讲究这个。”王对他说,帕瓦罗蒂已经打开了们,他们甚至还没把行李拿下来。

    有他在的话,走在哪里都可以。

    教授让她挽着自己进去,行李什么的交给老管家就是了。

    “我的天啊。”女士换了个惊叹语抱怨,“我真是没有话讲。”

    “只是一般的建筑风格,带点我喜欢的味道,要我带您参观一下吗?”

    “免了。”王叹气。“我只是想说,不愧是你而已。”

    在这种房子里,找洗手间都会很头疼的,她一定会住不惯的。

    “为了您的良好体验,我才提议到您那里去。”教授说道。

    “我觉得我才是在顾虑你。”王摇头。“我可以适应,你就难了。”

    “有我在,在哪儿您都是适应的对吧。”他恬不知耻且圆滑的把女士超强的适应性归功于自己。

    “是是是!你想吧,想得再美一点!”王希之推他。

    “下午四点多。”教授看了眼她的表,说道:“乖女孩,去洗个澡,把奔波的尘埃和汗水洗掉,再开始我们神圣的约会。”

    听他说到约会,女士愣了一下。

    他还是第一次说这个词。

    “嗯?”他凑近一点,鼻子就要抵在她脸上。

    帕瓦罗蒂带着行李,走上台阶前停住了。

    大门开着,他们就在楼梯的正中这样,要让旅行箱的轮子砸过楼梯的声音破坏这一幕吗?

    帕瓦罗蒂是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的。

    “我......可只带了一条裙子......”女士糯声说,毕竟行李箱装不下,而自己回依刚比奥可不是为了甜甜的约会。

    面对诚恳且热情的老绅士,她也会回以恰到好处的羞怯和柔情啊。

    “没关系,有我在,您会少这个吗?”教授笑着说,“我准备了。”

    “你就是蓄谋已久。”教授当然知道她的尺码,那在出发前一晚让帕瓦罗蒂立刻去安排一套行头,也是合情合理的咯。

    “是的,我是呢。”教授轻声说,弯下腰:“大概蓄谋了几十秒,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

    女士会意的抬起头,踮起脚,和他蜻蜓点水的一触。

    “走吧,开始我们的准备吧。”教授笑着捏着她的指节。

    王点头微笑。

    帕瓦罗蒂在门口,额头上起了一点点汗。

    他没发出一点声音来打破进入状态的两位。

    虽然他每次都撞上这种事,到也不觉得在杜克卡见过的这位Miss王能在这段时间有多大的进步。

    不过她能在这个场所接纳教授的亲近,想必是做好了一些心理准备的。

    ......

    教授还是自驾,只不过这次是帕瓦罗蒂的车。

    他的车还没回来。

    “看到那家餐厅了吗。”教授说。“以前,刚好是这个点,我周一、周三、周六都会来这里。”

    “这还和那本《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作者的国籍一样,是家奥地利餐厅。”教授把车停好,礼貌的请她下来。

    女士把手递给他,微笑着。

    “他家有个特色,每天都有一个地方小吃。”教授洗完澡把他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周一的话,是蒂罗尔。”

    王对那里不熟,也只能微笑听他介绍。

    他就像分享自己的宝物,告诉她曾经他喜欢的一家餐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