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四十章 公平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23更新时间:2020-04-01 12:02:38
    先是在天魔大战结束之后用非常手段逼得百战尊自断双翼,然后又谋划了一千年的时间,终于到了可以完全有把握杀死百战尊的时候了,甚至因为担心她会跑掉,还告诉她这个痛心的消息,让她心甘情愿为了自己的那一百多位部下战死。

    当真是好计谋!

    洛雨涵将几张金色的纸翻来覆去的又看了一下,总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百战尊似乎给了她许多想知道的信息,但是却也有新的谜团出现了,她又是如何知道天魔大战会重新开启的呢?

    如今封印完好,难不成魔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已经超越了之前,甚至突破了天魔封印?

    她心中默然想了许多,又看了看那桌子上散乱的棋子,伸手将那些棋子全都归拢在棋盘中,这时才看到棋盘的一角还有一个金色的边,原来还有一张纸。

    洛雨涵心中一动,将那张纸取了出来,上面果然还有一些字,只是这上面的字写的更为混乱,似乎是发泄胡言乱语一般,依旧是百战尊的字迹,上面写着:

    “我很失败,我太失败了!什么天界第一战神,都是狗屁!我保护不了自己的在意的人,我也保护不了那些心怀善意的人,我如今什么都做不到,天玄老头帮我打造了这把剑,后来虽然受我保护,但是一直到死却只能被困在这座塔里,他后悔了……后悔留在这里,没有回到魔界,毕竟那里才是他的家乡。”

    “我教了他如何下棋,但是如今却再也无人像他一样与我对弈了,我收到那封信之后甚至怀疑天界的所有大神官,只有他们才能在天魔战场上做到如此,我甚至怀疑我的多年好友财神,我病了!”

    “你不要为我报仇,永远不要报仇,你有比报仇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该知道是什么,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不要报仇,不要恨!不要报仇!”

    那句“不要报仇”重复了好几遍,应该是在强调,洛雨涵看到这里所有的东西就结束了,她又仔细找了一下,但是却并未发现其他的纸张,她看到这里当然知道百战尊所说的洛雨涵有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还有什么是比天魔大战更为重要的事情呢?

    哪怕是当年那些想要谋害百战尊的神官,他们也是在天魔大战结束之后才开始动手脚,不管他们的心有多坏,至少洛雨涵相信在天魔大战这种容不得马虎的事情上,他们一定是一致对外的。

    洛雨涵默默将手中的信纸收了起来,她拉开红木的椅子然后坐了上去,随手拿起桌子上黑白的棋子,一手执黑子一手执白子,当年的百战尊恐怕就是一个人痛苦的坐在这里跟自己对弈,然后又在崩溃之下自己推翻了棋盘吧?

    百战尊说让洛雨涵不要重蹈覆辙走她的老路,让她按照自己的本心行事,但是却又让她不要报仇,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说到仇恨,洛雨涵心中倒是真的没有太大的仇恨,她走到今天这一步,大多都是被一步步逼着走过来的,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转动,她也只能随之转动,否则就会被卷进这轮盘之中粉身碎骨。

    尽管知道了关于百战尊的这么多事情,但是洛雨涵却也并没有因为她而对天界产生了很严重的仇恨,她不是单纯的想要为百战尊复仇,而是想要为天界诸多不公正的东西发声,她希望消除这些不公正,但是绝对的公平根本无法做到,当年的百战尊尝试过,只是她失败了。

    百战尊不知道通过什么预料到她今日回来,并且预料的还很准确,那么她所说的关于天魔大战会重新开始的事情,说不定也是真的,如果天魔大战真的要重新开始,那么眼下最紧迫的事情不是自己内部矛盾互相残杀,而是先整合天界的所有力量来一同对抗魔族。

    百战尊当年以为自己是对的,但是后来那位叫天玄的魔族老人在生命终止的时候却是在悔恨自己没有回到魔界,百战尊特意提到这件事情,应该是她心中对此也思绪万千,给她那封信的人应该就是在天魔战场上做手脚的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参与了对她的围剿。

    洛雨涵现在对于百战尊的所有事情基本已经知道了,尽管新知道的信息还是有些让人难以消化,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已经学会了淡然处之,此时重新收拾了一下心情,带走了桌子上的纸张,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到了第七层的入口处,听到金牧正在与慕离说话:“……不可能死在里面了,我们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进来过许多次,有危险的时候就会自动被扔出这扇门,所以她人呢?该不会是先出来然后跑了吧?不经过我的传送阵她根本无法回去!”

    慕离淡淡道:“等着便是,她自己有分寸,自然不会单独离开,我跟你说过她与我们不同,她与百战尊颇有渊源,或许你们几千年都无法过去的第七层,她如今已经走过了,拿到东西她自然会自己出来的。”

    金牧有些焦躁的说道:“可是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们必须尽快回去才是!”

    洛雨涵知道他们在此处恐怕已经等了许久了,便打开门说道:“咱们先回去吧!”

    “你出来了?怎么在里面呆了这么长时间?你在里面……究竟遇到了什么?”金牧吃惊的说道。

    洛雨涵看着他淡淡说道:“我到了第九层。”

    “第九层?你怎么会……你真的到了第九层?你怎么过去的?”金牧惊讶的语无伦次,他万万没想到洛雨涵竟然真的过去了,并且到了第九层,虽然她手中拿有百战尊的屠戮剑,并且获得了剑的认可,但是轻而易举的到了第九层,还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实在是金牧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就那样过去了,里面果然有九幽离火,我已经拿到了,现在已经与屠戮剑融为一体了,喏!”她将剑拿出来给金牧看了一眼,然后淡淡道:“此时什么时辰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回去再说?”

    金牧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只是有些失神的喃喃说道:“是该回去了……该回去了,只是我们几千年来都未曾通过第七层,但是你第一次来却莫名其妙的走过了第七层,这是为什么?你和百战尊究竟有怎样的渊源?”

    洛雨涵看了看手中的屠戮剑,又看了看也同样疑惑的慕离,轻声说道:“你们大概都不明白九幽离火究竟是什么东西,是魔族的命火汇聚而成的,满地的魔族只能有这一小簇的命火,然后被百战尊炼化进了自己的剑中,除了去天帝那里,我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团九幽离火,这是百战尊当年特意为我留下的东西,你们之所以一直过不去第七层,不是因为你们能力不足,是因为……百战尊本来就没打算让你们过去。”

    金牧目瞪口呆,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一般,问洛雨涵:“为什么她会特意给你留东西?难不成当年的时候她就已经预料到你要来这里了?不可能……那可是几千年前,没有人有这样的本事可以预料到几千年后的事情,就算她是天界第一战神也不行,还是说你本来也是一位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一直潜伏在天界神官之中,现在才因为莫名的原因跳出来?你究竟是谁?”

    慕离看着神色激动的金牧,道:“你先平静一下,她能进去自然是有她的原因,也会慢慢跟你解释,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回去再说?”

    相比于金牧,慕离倒是显得淡然许多,方才洛雨涵一直没有出来她就已经预料到她在里面应该有其他的遭遇,显然应该是跟百战尊相关的,就算是他进入这个门中也同样跟金牧一起先后被门送了出来,第七层里自己面对的对手太强,他根本无法战胜,应该跟自己心中的感觉有关,自己潜意识里认为这个对手很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就真的很强。

    洛雨涵也跟着点了点头道:“先回去吧,你能带我来这里我基本上已经信任你了,该告诉你的东西都会慢慢告诉你的,另外……百战尊给我留下了一封信里面写了许多东西,我想你也应该看一看。”

    金牧沉默了半晌,失神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带着洛雨涵下塔,若是时间还充足的话,洛雨涵其实想尝试一下前六层塔究竟是怎样的情况,毕竟是百战尊亲手打造的东西,一定有它的深意,反倒是最后三层,百战尊或许当年还在建造之中,但是没来得及完成就遇到了被围剿的事情,所以改成了刻意留给自己的东西,尤其是第八层……还原了天魔战场的一个小片段,洛雨涵没有经历考验便拿到了战利品,很明显就是刻意留给她的。

    三人一同下塔,途中金牧都失神而沉默,大概是因为短时间内还无法消化这么多信息,洛雨涵也不怎么想说话,她何尝不是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之中缓过神来?自己以为顺其自然发生的一切,却原来冥冥之中命运早已有了安排,在几千年前百战尊甚至都已经预料到她会来,天魔大战会重新开启。

    慕离见洛雨涵沉默,只是默默的陪在她身边一同下塔,到了塔下,金牧看了两人一眼,道:“我将重新打开传送阵,我希望回去之后能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既然已经选择了合作,那更应该彼此信任才是,我不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被瞒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