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二十章 见天帝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53更新时间:2020-03-22 12:01:31
    “你们几个怕我?”天帝淡淡笑道,随着他说话,几个貌美的粉衫女仙娥袅袅上来为几人倒上了清香扑鼻的茶,洛雨涵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天帝这个人实在是让人有些看不透,这大殿之中应该是经常找神官单独开会,所以才布置的像一个会场。

    洛雨涵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茶水已经上来了,便端起茶杯打算喝茶,管他是不是天帝呢,北方地神本就应该肆意妄为一些才对味。

    刚端起茶杯,却听到食神喏喏说了句:“怕那是当然有点怕的嘛……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单独见您呢,还距离这么近,嘿嘿……心里难免有些紧张的。”

    “看来是我平日里的形象不够平易近人了,北方地神倒是不怎么怕的样子,你飞升的时候你大哥带着你来见过我,一晃已经快两千年的时间过去了!”天帝带着笑意看着洛雨涵,似乎是有些感慨的样子。

    但是洛雨涵却感觉自己心中警铃大作,这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而已,要命的地方在于,洛雨涵根本不知道之前北方地神这样一个辅神究竟有没有单独见过天帝,也指不定没见过天帝是在套她的话,看着天帝满脸亲和的笑意,洛雨涵却觉得这是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

    这个问题不怎么好回答,但是洛雨涵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有了对策,她适时的憨憨一笑,假装有些紧张的握着杯子道:“其实我也是很紧张的,就是……唉哟!”说话间手中的杯子一抖,茶水便洒了出来,但是未等到茶水洒在身上,杯子便稳稳的端在了她的手中,天帝只是笑着看了她一眼而已,她的手抖立马就被治好了,她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法力波动。

    “咳咳……我有些太紧张了,多谢天帝没让我出丑。”洛雨涵继续不好意思的憨憨一笑,这一个小插曲算是暂时逃过了刚才那个问题的回答。

    天帝只是淡淡笑道:“不必太紧张,我也没什么可怕的,你大哥在我面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洛雨涵只好硬着头皮问道:“那我大哥在你面前是什么样子啊?”

    半天不步入正题,却在这里一直说闲话,洛雨涵心里七上八下,但是表面上要装作笑嘻嘻的样子,实在是有些难熬,天帝只是淡淡笑着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又转头看向慕离说道:“听风神说,你表现不错,倒是沉稳机敏。”

    慕离连忙回答道:“是风神过誉了。”

    天帝一笑,道:“我今天叫你们四个来,其实是跟你们道个歉的。”

    “啊?道歉?这个……”食神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洛雨涵和慕离以及火熙也同样表现出了震惊,但是此时洛雨涵的心中却莫名的放松下来一些,天帝这个老狐狸,打一巴掌给一颗枣,今天叫他们过来说是道歉,其实还是有试探的成分在里面,不仅如此,恐怕还要跟他们假装袒露心迹。

    果然——

    “这次你们被罚去天魔战场一个月的时间,只是私自下凡而已,惩罚确实是有些重了,不过你们应该私下都听说过关于魔族余孽的传闻,这趟去天魔战场也应该知道了许多关于魔族的往事,我也不瞒着你们——当时确实是怀疑你们几个有魔族余孽的嫌疑,所以才给你们这样的惩罚。”

    “天帝,您……”食神继续震惊,应该是没想到天帝竟然会直接将这件事情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这样一来反倒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洛雨涵却是在心中冷笑起来,这是大概消除了对他们几个的怀疑,然后开始用点小手段让他们放下心中的芥蒂了,但是她表面上却还是有些惶恐的结巴道:“这……这……天帝您……”

    “只是怀疑而已,但是却真的将你们罚去关了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心中要是有怨气的话我也能够理解,只是为了大局考虑,我却不得不这样做,要是天界真的混进来了魔族余孽,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你们也去过天魔战场,应该也知道了魔族的可怕之处了吧?”

    食神连忙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看来对这话很是受用,火熙也有些动容的说道:“本来是有些心中郁结的,但是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我们现在心中毫无芥蒂。”

    洛雨涵和慕离也跟着复读机一般的保证着:“毫无芥蒂!”

    天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三言两语就消除了神官心中的芥蒂,洛雨涵和慕离倒是还好,内心毫无波动,不过看火熙和食神两个人对这番话都十分受用,身居高位者亲自跟自己承认错误道歉,况且此事还是不得已而为之,当然是选择原谅了!

    天帝当了天界老大这么多年,倒是很擅长玩弄人心,见几人似乎都是很真心实意的心无芥蒂之后,便笑道:“这一个月的时间辛苦你们了,不过私自下凡的事情今后也万万不要再做了,天界跟人间之所以有区别,正是因为我们是神仙,总是贸然下凡会扰乱人间秩序不说,也不利于天界的管理。”

    四人连忙都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天帝见状,温和的目光扫过是四个人,但洛雨涵却觉得这温和的目光看向自己之后,让她觉得犹如芒刺在背一般,甚至心中都有些心惊胆战的感觉,不过好在天帝似乎并未发现什么异样的状况。

    “关于天魔战场,你们难道没有什么想问问我的吗?”天帝淡淡问道。

    洛雨涵不由得心中一凛,终于要开始说正事了,便心中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天帝恐怕这次主要就是想问的关于这件事情,洛雨涵心里简直太有想问的东西了,但是奈何说多错多,就算是很多事情自己想知道,那也不能从天帝这里知道,天帝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老狐狸,这糟老头子坏的很,谁知道他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呢。

    “之前倒是有很多问题,不过风神大人都跟我们解释过了嘛,也没什么好疑惑的,这些事情天界也是迫不得已嘛,再说过了这几千年的时间了,木已成舟,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既然这样的话不如还是维护天界现有的安稳,我们能理解的!”食神连忙说道,果然被天帝率先安抚了一通之后,食神立马开始说好话,对于这一个月心酸绝口不提。

    天帝点了点头道:“当年确实是情非得已,更何况,那已经是当年最合适的做法了,你们能够理解的话就再好不过了,要是有其他神官问及此事的话,你们直说就好,此时已经隐瞒了太多年的时间了,现在也是时候公布于众了,更何况……现在甚至有一些神官借着魔族余孽的名头来做一些事情破坏天界安宁。”

    “天帝大人,您说的是不是那几个老古董啊?之前昆仑仙山的事情真的是他们做的吗?之前他们在天界向来都十分低调,没想到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意外!”食神有些愤愤的说着,看来是回来之后也一样听说了此事。

    洛雨涵默然不语,这种时候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难不成跟着食神一起大骂那几个老战神吗?那几位老战神在百战尊死了七千年之后仍旧忠心耿耿,并且因为百战尊的名声受损而跳出来跟天帝抗衡,光是这种勇气就让人不得不佩服。

    于是她便拿着方才的茶杯捏在手中继续打算喝茶,反正茶已经倒了,不喝白不喝,喝茶顺便看看天帝究竟想做些什么。

    “我也很意外,毕竟已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了啊,难以想象……他们竟然还对天界心生不满,天界在这方面已经做过了很多努力,甚至几千年的时间里对于百战尊从前做过的事情绝口不提,但是没想到他们几个却一直心怀怨恨。”天帝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

    洛雨涵此刻抬头看天帝,倒是没有了一个月之前在群仙大会上目光锐利的样子,他此时跟几人喝茶谈心,也并不像是一个身居高位的神官,反倒是像他们的普通朋友一般,这样的态度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敞开心扉,食神和火熙两人因为不了解之后的诸多内幕,所以此时自然是十分动容。

    “他们几个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唉,实在是想不到啊!”食神跟着天帝富附和道,很明显已经被天帝成功洗脑。

    洛雨涵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早上要叫他们过来谈话了,他们刚刚才回到天界,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开,而在看到天魔战场之后,他们四个人的心中除了对天魔战场的震惊之外,其实心中或多或少都是有一些对天界的不理解的,毕竟天界的做法未免太过于冷酷无情了一些,他们几个亲眼所见的人都觉得心中无法接受,更何况只是道听途说不知道天魔大战真正惨烈之处的那些神官呢?

    所以天帝现在的做法就是想要先改变他们几个的想法,他们是第一批去了天魔战场并且即将把消息散播出去的人,他们便是消息的源头,所以他们的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起来,就算是有人提出质疑,只要他们几个一直保持一种态度:天界是正义的一方,天界是对的,天界也是迫不得已的这种态度,那其他的神官想必也会多了一份理解。

    毕竟他们可是因为犯错而被罚去的神官,既然是被罚去,那么或多或少都是会对天帝有一定的意见的,但是就连他们几个都理解了,那其他的神官想必也会慢慢理解天界的做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