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结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5516更新时间:2021-01-01 18:02:27
    赵冷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她捏紧拳头,身体不住地打颤。

    “如果事到如今,你还觉得退缩可以解决问题的话。”柴广漠起身来,指了指赵冷背后:“后面就是门,打开它,然后大呼小叫地跑便整个走廊,把医院的人叫来,报警,接着警方就会以伪造证件的罪名拿下我,紧接着,刘志远的死也就和你我脱不了干系。你觉得,这样能扼制罪恶的话,那就去试试。”

    赵冷低下头。

    “如果你还想——或者还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话,过来帮忙。”柴广漠递给赵冷一方纸巾。

    “诶?”赵冷懵了。

    “把脸擦干净。”柴广漠指了指脸颊。

    “脸?什么脸?”

    “你的脸,”柴广漠忽然一笑:“我可不希望陪我出去的女伴,顶着一张灰头土气的脸,好了,情况大致了解了。”

    赵冷脸一红,急急忙忙擦干净脸蛋,柴广漠已经把刘志远的尸体打包好——这具躯体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极强,半截身子被截断,身体僵硬,目光呆滞,舌头上有溃烂的脓穿孔。

    赵冷心知肚明,如果他们今天晚上没有任何实质性突破,刘警官的尸体不仅是新的悲剧,也会是他们的噩梦。

    “走吧。”柴广漠抓住赵冷的手,翻身从阳台上跃过。

    赵冷愣了愣,舔了舔嘴唇,犹豫地待在原地。

    “就好了?”

    “只需要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刘志远并非自杀,已经足够了。”柴广漠看了看赵冷,就知道她肯定是怕得挪不动腿。“你别担心,只是四楼,不会出什么事,我这方面有经验。”

    赵冷犹豫地看了看柴广漠,双手趴在墙角,横移挪到阳台边,往下瞟了眼,脸霎时白了。

    她紧张兮兮地摇头,说:“要不,我们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就这么出去,他们应该不会注意到。”

    “万一引起骚乱,我们就没时间了。”柴广漠伸手抓握住赵冷冰凉细软的手掌,一个箭步,两人从阳台上飞跃而出,吓得赵冷脸都绿了。

    柴广漠身形十分敏捷,从阳台上侧滑而出,顺着三楼的空调机,两步便跨到对楼错开的暗格上,接过赵冷,一步也不停,扭身从二楼的空调机两步跳下。

    赵冷紧紧跟在后面,也只能硬着头皮,两步并做一步,整个人几乎是软在二楼上。

    柴广漠伸出手,赵冷赶紧抓得紧紧的,一点儿不肯送了。

    好容易把她放下平地,缩成一团的赵冷几乎是虚脱了过去,柴广漠赶紧扶住她。

    “我还活着……?”赵冷白了柴广漠一眼。

    “先走吧,时间不早了,再耽搁下去,天就亮了。”柴广漠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一辆摩托,虽然早知道他有这方面的“手艺”,可赵冷还是目瞪口呆。

    不过事到如今,任何惊讶都显得有点儿多余。

    面对马不停蹄的柴广漠,赵冷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有点儿茫然。

    “下一站去哪?”她在后座上环抱住柴广漠,紧紧的抱着,一点儿不敢松。后者不知道是风太大听不见,还是故意不吱声,总之没一点儿动静。

    一路上柴广漠都没有回答。

    直到他刹停在城北的一个小区边。

    夜色十分宁静,柴广漠找个地方停了车,回来后,赵冷怔住了。

    她像是知道这地方是哪儿了一样。

    柴广漠也不再买管子,利落告诉了她:“老马的新家。”

    两人来到老马的住宅前,都觉得十分诧异。位置十分好找,因为四面的住宅都熄了灯,只有这间屋子灯火通明。

    上了楼,见到一个萧索又熟悉的背影在楼道里,背对两人,倒像是早知道他们会来一样,他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面对一个巨大的铁桶,不停地念叨。

    “……安眠吧。”赵冷就听清这一句。

    接着,他已转过身,赵冷的心就凉了半截。

    因为老马的瞳孔里带着杀气。就和早晨在KTV见到的一样。

    “师……师父。”赵冷哆哆嗦嗦说。

    老马舔了舔干腻的嘴,点点头说:“来了,来了,总归是来了。”

    “您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来找你对吧。”柴广漠紧紧攥住赵冷的手,小声告诉她“别离开”,对老马说道:“我在市局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你搬家和辞职的决议。看来上头对你也不很放心。”

    “是啊。”老马叹了口气,他转过身来,赵冷才看清,老马手里捏着一沓纸钱,铁桶原来是烧纸用的锅炉,灼热的火光迸射而出,刺得她眼睛开始流泪。

    “不过,你们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我已经退了。”

    柴广漠不动声色的说:“想请教您一件事。”

    “深更半夜来问,想必一定是一件重要的事。”老马悠悠地说。

    “您视为己出的徒弟的麻烦事,不知道算不算重要。”

    “算。”老马笑了笑说。

    “那就好,我还当您年纪大了,老糊涂,把自己亲徒儿也给忘了。”柴广漠横着眼说道:“那您记得当时在制毒村一案的事么?”

    “我虽然岁数不小了,可记性也没那么差,这事儿也就发生了几天而已。”老马说。

    “那件案子里,您的宝贝徒儿为了救您,失手打死了田迭香,这起事故足以断送她的前程,然而万幸的是,那件事任何人都不在场——包括我,所以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您也才能救了徒儿一次。对吗?”柴广漠问。

    赵冷有点儿恍惚。

    老马眯了眯眼,问:“这话你听谁说的?”

    “在世人眼里,您不愧是个老前辈,好师父。”

    “过奖。”老马不动声色。

    “但是没有一个人晓得您真正的目的。”柴广漠的眼睛抖了抖。

    老马咬咬牙:“除了你,你是想这么说么?”

    柴广漠根本不搭理,自顾自往下说:“之所以掩护宝贝徒儿,你的根本目的,就是在接下来的案子中,把重要的决定性证据——也就是那把勃朗宁,完全推给她。”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很简单。”柴广漠笑了笑,说:“当所有人都知道,当时持着这把手枪的是赵冷的时候,怎么会有人怀疑你杀了冯局长呢?”

    听到这话,别说老马,就连赵冷的眼睛都瞪了起来。

    “同志。”老马笑了笑,说:“你这话就有意思了,我没记错的话,追捕田迭香一案,咱们可是一起都在现场的,你说是我动手,可我连作案的机会都没有啊。”

    “射杀田迭香的时候,您的确是在现场。”

    “这话什么意思?”老马顿了顿。

    “赵冷见到你的时候,是在那村子里。可那时候,没有人能够证明,你就是你。”

    “说什么傻话。”老马嗤笑一声:“老刘,小秦,还有小赵,你们都可以作证。”

    “第一。”柴广漠说:“你口中的老刘,小秦,还有当时执行任务的警卫,近段时间都被不可抗力调走,或是——身故了。”

    老马的脸上不再有惊异的脸色,越发沉了下来。

    “第二,他们即便可以作证,也只能证明,当时留在现场的,是“狐狸”,而并非你,马局长。”

    老马没吭声,他把手里的纸钱一口气撒进身后的锅炉里,沉默了半晌才说:“继续讲。”

    “而事实上,你那时候还在临城,借着“所谓的雾气”当做掩护,杀害了冯局长,并以此作为幌子,连夜赶到你熟悉的村落——那村子对你来说驾轻就熟,简直就是回家一样简单,两地之间有多少暗道,只有你知道,也只有你有这个犯案的可能性。”

    老马依旧沉默着。

    而在赵冷看来,沉默意味着默认。

    “而所谓的不在场证明——也很可笑,刘志远和小秦都误以为“狐狸就是老马”,却没想到,利用这个思维惯性,反而能给你制造不在场的证明。你在最后关头支开赵冷他们,最后关头出现在村里,让所有人误以为,你一直待在村子里,没有作案时间。”

    “很有意思的想法,”老马笑了笑,说:“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简单,因为老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

    “是什么?”老马探手笑了笑:“证据呢?”

    “是你在卧底行动中投敌的罪证,里面有你销赃和行动逻辑的证明材料——当然,那东西已经被你销毁了。”

    “哦?在哪里?”老马嘲弄似的抖抖肩。

    柴广漠吸了口气,没有回答。

    “意思是,没有证据咯?”老马笑了笑:“据我所知,你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吧?小赵,我有没有教过你,作为警察,一定要凭证据说话?”

    赵冷低头不语。

    “我记得没错的话,庭审是明天吧。”老马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赵冷忽然问道。

    “我当然知道。”老马扭了扭脖子,说:“检举材料,报告,还有指控的证据,乃至匿名信,都是我亲手发出的。今早上我辞职的时候,也顺道跑了一趟督察组,他们当时的回复就是,明天处理。我不该知道么?”

    “你!”赵冷总算明白,为什么老马急着要搬走了。

    “你能在明天的庭审法庭上与我当庭对峙就好了——可惜的是,你们一件证据也找不到,不是吗?”

    老马忽然笑了笑,说:“是,柴广漠,你确实有两下子,能想到这一层——但你们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不意味着什么,有些东西,是没法改变的。”

    “就因为,你儿子死了么?”柴广漠忽然冷冷说。

    老马的笑僵住了。

    “你说什么?”

    “五年前,你的儿子死于一场缉毒行动——讽刺的是,他是对抗警察的头一名,而警方调查后的资料,也在你手里——他是被组织利用的。可笑的是,作为一枚棋子,死在了与警方的对抗之上,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却逍遥法外了五年。”

    老马静静听着柴广漠的话。

    “那之后,你本来有一个完美的机会复仇——你潜入了组织内部——可是当你发现,你的复仇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小儿科——才不到两年,组织的首脑居然就几经易手,除了利益,没有任何东西是永恒的——那时候你才发现,你的一切努力和妄想,都如此幼稚。”

    “说够了没有?”老马沉着脸。

    “所以你才制定了另一个计划——除了要让组织毁灭之外,你还要让当年对付你儿子的警察,一个一个彻底消失。”

    “包括赵冷的父亲。”柴广漠话音刚落,枪声响起。

    赵冷甚至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老马的动作十分狠辣老练,他的枪就藏在锅炉边,子弹也早已经上了膛。

    随着浓烈的火药味散去,柴广漠的身体飞出五米,在楼道里滚下四五层才停住。

    赵冷扑上去,见到老柴胸口汩汩往外渗出的血浆时,脑门上已经被老马顶上了手枪。

    “真相?”老马歪着脑袋,脖子上的骨头发出咯吱的响声:“就凭你?”

    咔哒。

    扳机扣动。

    赵冷眼睁睁看着老马的身体摧枯拉朽地被弹射出去,整个胸口脱了节。

    “……为什么?”赵冷愣住。

    身下,柴广漠的身体似乎隐隐发光,赵冷慌忙握住他的手。

    干笑着的柴广漠忽然睁开一只眼,他的胸口上开了一个见方大洞,血流不止,但眼里还是有着幽光。

    “看来赶上了。”他说:“我知道老东西要赖账,所以事先已经把证据上交了——他还是逃不过情感的束缚。”

    “你别说了……”赵冷紧紧攥住老柴的手,把脑袋埋在柴广漠的胸口里。

    后者却摇摇头:“别,听我说——你知道那证据是什么?”

    赵冷摇摇头。

    “他儿子的一张照片。那是组织内部给他的信号和代码,解析出来以后,他的罪名就已经成立了。”柴广漠苦笑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势——尽管赵冷拼了命用手按住血口,但显然杯水车薪。

    “你别着急,赵冷。”柴广漠挑着眼睛看向她:“还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

    “……别说了……”赵冷肩膀直抖,拼命压抑住啜泣的冲动,脸上的热泪豆大滚下。

    “你知道我是谁么?”柴广漠问。

    “你问的什么傻问题啊……老柴……”赵冷一边哭,一边紧紧握住柴广漠,生怕他消失——然而后者却回握得更紧,炽热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回答我,你知道我是谁。”柴广漠说。

    赵冷愣住了,紧紧盯着柴广漠:“柴广漠?”

    他摇摇头,脸上的光辉更加刺眼。

    “我们分开,重逢,又分开,又重逢。”眼里的他轮廓逐渐散去,然而那双炽热的眼眸却依然紧紧盯着自己:“这样的离别持续了十次,每一次我都能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你,而你始终没有把内心的坚持卸下去。你知道我是谁么?”

    赵冷的心忽然悬了起来。

    扑通。

    扑通。

    跳个不停。

    她干涩的喉咙忽然间哽住,身体里仿佛有另一种声音回荡。抹干净了眼泪,另一种沉重的感情从四肢百籁缓缓升起。

    “慕离——”她倒吸一口凉气。

    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的这个名字让她的心里踏实许多。

    “雨涵,这是最后一次。”

    那声音逐渐消散。

    赵冷,不,洛雨涵的脸上没了色彩,缓缓躺在那具躯体上,两者仿佛交叠在一起。

    “我知道,最后一次。”

    两股声音,也最终融为一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