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布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50更新时间:2021-01-01 11:23:22
    “冯局长。”何伟关上赵冷所在的单间房门。

    赵冷怔怔地没了声。

    临走了,何伟忽然扭开门外的大灯,说:“差点忘了。”

    “还有什么事?”赵冷出了奇地冷静,问道。

    “你还有几个朋友。”他敲了敲房门:“实在是一帮好朋友。”

    说完这具莫名其妙的话,何伟就头也不回的消失了。

    灯一亮,赵冷就再见不到何伟的身影,她正弄不清何伟玩的是什么花样,从隔壁间忽然传来讪笑的声音。

    “谁?”赵冷忙得喝问。

    然而笑声很快就消失了,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不多时,狭窄拥挤的囚室里就只留下水声,滴答滴答响个不停。

    赵冷打开手机——万幸这群混蛋没有摸走自己的电话,手机上没有来电,也没有信息,文字描述是柴广漠最后留下的,也不知道算不算什么深意,上头写着“别放弃”。

    莫名其妙。

    赵冷咂咂嘴,心里不再像这些,反倒开始琢磨,怎么才能出去。

    说到底,他们为什么要抓自己?

    她老早知道督察组在秘密调查“误杀”一案,难道他们真的以为,是自己杀了田迭香?赵冷越想越气,这女人老实说死不足惜,凭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想着想着,屋里又传出声音来。

    像是人群的说话声,又好像笑个不停,声音不远,但也不近。赵冷皱着眉头站起身来,在墙壁四面摸索,竟没发现什么端倪。

    她屏住了呼吸,脸色沉了下来,把耳朵贴在墙垣,果然有声音!

    不知怎么,赵冷觉得声音有点儿熟悉——自己难不成已经出了毛病?她正如此怀疑,声音竟然大了起来,还有些放肆。

    “谁!”赵冷拍了拍墙。

    声音又消失了。

    这次她来了兴趣,决定好好地调查一番。先在墙面周边均匀地敲打拍击,墙内的石料应该是均匀的,不像是内部有空洞。

    接着又摸到墙角边沿,这些地方最容易形成凹层,或许藏了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然而一番折腾下来,什么也没见着,反倒是累出一身汗。

    赵冷重重喘了口气,脸上汗津津的,只能软倒在地上,擦掉脸上滚下来的汗,谁知道,才刚一坐下,对面那熟悉的声音又窸窸窣窣地来了。

    赵冷这回彻底怒了,看来是有人有意针对自己。她气鼓鼓地来到栅栏门边——想必是邻边儿的哪位朋友拿她寻开心哩。

    “喂——邻座的朋友!”赵冷义愤填膺,双手紧攥着栅栏,谁料到两手一碰到,这铁门吱呀一声竟就这么开了!

    赵冷傻了眼,心里打起小鼓,颇不平静。

    难道是忘了关么?

    不可能啊!

    这到底是算什么啊?赵冷愣着神抓紧了铁门,晃晃悠悠发出吱扭扭声音的门把手似乎在嘲弄一般地望着自己。

    负气把把手一甩,整个门晃荡着摔到墙上,赵冷大步流星穿出窄小阴暗的囚室。

    屋外没有天窗,亮堂堂的大灯照下来,屋子显得更加宽阔。顺着过道,赵冷踮着脚步,悄声按着刚才声音发出的位置找去。

    看样子,是在房间的角落。

    正排八个囚室,声音似乎是从最角落的单间里传出来的,这声音甚至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

    好,就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鬼!

    赵冷捏紧了拳头找上门,她猛地扯开了大门——赵冷也不知道,为什么囚室的牢门一个都没有关上,轻而易举就被自己打开。

    但她此时此刻神经紧绷着,就差一嗓子嚷出来了。谁知道这一打开门,她却傻了眼。

    “你们!!!”赵冷怎么也没想到,在角落里坐落的几个身影都十分熟悉,有一个甚至露出微笑,冲她点了点头。

    屋里的不是别人,几张熟面孔,正是钱斌,小王,还有心心念念的柴广漠。

    赵冷气不打一处来,眼见这几个嗑着瓜子,盘腿坐在角落里,有说有笑,一个个哪里像是蹲看守所的样子,说是郊游来的,也都不过分。

    “你们在这干嘛呢!!”赵冷气鼓鼓地走到最里面,一把揪起柴广漠,反手撇下他手里的一把瓜子,把他按到墙边。

    “冷静冷静!”柴广漠哭笑不得地制止了赵冷,但眼里依旧没个正形。

    “到底怎么回事?”赵冷板着脸问,柴广漠赶紧扶着她坐下,一边安抚情绪,一边向她解释,顺道恭维小王和钱斌两句。

    “先吃瓜子。”柴广漠一模,又顺手摸出一把瓜子,放到赵冷手里。

    “不要。”赵冷一把撒到地上,连看都不看一眼。

    “坐坐坐。”柴广漠按着她的肩膀:“这事儿,我得夸夸这两位,一个是你的好姐妹,一个是你的好兄弟,都是好样的。”

    被点到名,小王和钱斌都是一激灵,坐直起来,柴广漠把手搭在钱斌肩膀上,说:“下午,那个何伟要把你列为头号嫌疑人审判,这事你不知道,上头也没打算让你知道,只能说,这是一场秘密.处理,不对外界公开。”

    “我?嫌疑人?凭什么?”赵冷听了就坐不住了,要不是柴广漠按着她,这会儿工夫恐怕就找何伟说理去了。

    “他也就是个执行人,你找他没有用。”柴广漠倒有意思,居然替这何伟说上话了。

    赵冷眯着眼,仔细打量柴广漠,这家伙该不会是叛变革命了吧?

    “你?”赵冷盯着柴广漠说:“你不对劲!你,你应该站在我这边的!”

    柴广漠揪住赵冷的脸,蹭了蹭她的头发:“我当然是你这边的。”

    “你还帮他说话!”

    “帮谁?”

    “何伟啊!”赵冷跺了跺脚:“你知道他把我弄进来,搞了个多大的阵仗么?”

    又想起刚才何伟兴师动众的抓捕行动,赵冷脸就红了,紧紧揪着柴广漠的衣袖,把脑袋缩到领口里,小声嗫嚅:“这家伙,完全不知道什么叫“招摇过市”么?”

    “啊,那个啊。”柴广漠拍了拍赵冷的脑袋,笑着说:“那是我授意他的。

    “啊??”赵冷吓了一跳。

    “顺嘴提一句,你不会真以为何伟心大到忘记关门吧?”柴广漠拍拍身上的衣服,站起身来,指了指看守所的大门,说:“你试试这个。”

    赵冷缩了缩脑袋,将信将疑地来到门边。

    咔一声。

    她的手才轻轻碰到把手,门就应

    声开了。

    门外风声轻轻响动,一个人都没有。

    “为什么……”赵冷傻眼了。

    柴广漠挤着脸笑笑,细声细气地说:“可能是忘记锁门了吧!”

    赵冷眼光一闪——找捶,狠狠几拳头就招呼过来,两人嬉笑打闹一番,赵冷才缓过神来。

    “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忘记锁门,不至于,连看守人员也忘了布置吧?”她想的很认真,只是逗的柴广漠直不起腰。

    “说不定人家放假呢!”他笑着说。

    “快说!”

    赵冷板着脸催他。

    “我说的还真没错,”柴广漠沉下脸,一本正经的说:“何伟让他们放假了,今天情况特殊,所以大门开着。”

    “他这是什么意思?话又说回来,你们怎么也在这里面?”

    “这你要问小王他们了。”柴广漠说:“我来的时候,他们就在里面。”

    “诶?”赵冷愣了。

    钱斌低着头不吭声,小王咳嗽两声,拎起钱斌的衣领,说:“是这小子擅作主张,把咱们全弄进来了。”

    “什么意思?”赵冷问。

    “也就是说,他主动向这个何伟招认,说咱们都有射杀田迭香的嫌疑,而那个证据,恰恰没法证明是谁射杀的。”

    “这案子有那么重要么?”赵冷不解。

    柴广漠解释道:“这案子本身倒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吧……很不巧,老冯一案,和这个案子有关。”

    “老冯,不可能!”赵冷嚷起来:“那时候我们远在上百公里的村子里,怎么可能和老冯的案子又关联?”

    “理论上是不可能。”柴广漠说:“但是现在有一样“证据”,证明了这两者之间有关系,至于杀人手法,目前还未可知。”

    “证据?”

    柴广漠的表情严肃了下来,他双手紧紧搭在赵冷的肩膀上,冷着脸问:“老实告诉我,当时现场,你的配枪,是银色私改的勃朗宁,对吗?”

    赵冷不假思索就答了,那枪很有特点,因此自己看过一眼已经忘不了。

    “没错,当时是我的枪。”赵冷点点头。

    “一直在你身上么?”柴广漠又问。

    赵冷愣了愣,从柴广漠的表情上已经看得出,事情不大对劲,她想了想,这枪并不像是审过的公家武器,处理起来很是麻烦,从村子回来到现在,还没有妥善处理的办法,因此这东西还在手上。

    “还在你手上?”柴广漠的眼睛动了动。

    “是啊……”赵冷想了想说:“在分局里,我把它放在办公室里了。”

    “糟了,这个恐怕就要作为证据上呈了。”柴广漠叹了口气:“现在情况有点不妙。”

    “具体怎么回事?”赵冷不解。

    “根据何伟他们的人调查,在老冯的死亡现场,找到了一枚子弹,弹道分析出的结果,与村子里田迭香中的那枚子弹别无二致。”

    “这——这怎么可能?”赵冷不敢置信:“从死亡时间上来判断,老冯被人杀害的时候,我们不是在村子里么?”

    柴广漠点点头:“所以我们的确可以互证,但问题是,事实上你的配枪会让判决倾向于“有罪”。”.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