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何伟的指控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5更新时间:2021-01-01 09:04:05
    “玩没玩过,有什么两样?”

    “玩过的话,你就不会说出这种不专业的话来了。”柴广漠笑了笑,摇了摇手指,说:“你看哈,这把枪上有指纹吗?”

    “没有。”这人眨了眨眼:“但……但就算没有指纹,我们也有人证,足可以证明它当时的确在赵冷的手上。”

    “然后通过弹道分析得知,子弹从这把枪的膛线里射出,对吗?”

    “对啊!我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毫无争议,决定性的证据。”

    “嘿嘿。”柴广漠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说:“也对,毕竟膛线就是手枪的指纹,你这么说当然无可厚非,的确,我承认,子弹很可能就是从这把枪里发射出来的——不如说,基本无可辩驳。”

    “你可算认了。”那人呼出一口气来,随手抄起一旁的水杯,准备歇歇嗓子。

    柴广漠的顽固的确让人口干舌燥,他想起来审讯前同事的告诫。

    然而话音刚落,眼前这男人却话锋一转:“可是,即便如此,那又能证明什么?”

    “你!”他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别耍无赖好么柴同志,这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证据证人齐全!”

    “是吗?”柴广漠的眼睛眨了眨,眼里多一层戏谑的意味:“呐,很简单,让我瞧瞧你的配枪。”

    “这可不行。”

    “让我看了,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柴广漠神秘兮兮的说。

    “秘密?”这人听是“秘密”,尽管有点儿兴趣,但仍然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柴同志,现在可是严肃的审讯,不要说无聊的事。”

    他咽了咽口水。

    柴广漠观察到这细致的举动,笑着说:“你不想知道关于什么吗?”

    那人沉默了。

    “如果我说,这个秘密,和我所知道的——关于本案真正的“杀人者”一事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那人犹豫着把手枪缴下,端在手里,眼珠子紧紧盯着柴广漠,心情忐忑。

    “我掩饰给你看。”柴广漠伸伸手,示意他交过来。

    犹豫了半晌,那人把子弹退了下来,卸下扳机组,才交给了柴广漠。

    把玩在手里,沉甸甸的枪体呈现出金属的厚重光泽,柴广漠把手枪握住,轻推机柄,轻而易举褪下了滑膛,顺手扯开枪机,三下五除二给它解了体。

    “喂!!”那人惊了。

    自己的配枪,一直是当宝贝宠着,哪里能让人当玩具拆卸?他生怕柴广漠又搞什么幺蛾子,连忙制止,然而柴广漠的手却快得惊人。

    “别着急,同志,看。”他卸下枪管的膛线,说:“膛线的线圈是不规则的螺旋形,因此对弹道会有一个很特别的转向力。每一把枪的膛线不尽相同,因此子弹的旋转速度和射入角度都不大一致,也因此才能通过子弹的力度和角度推断射出它的手枪。”

    那人咽了咽口水,刚才柴广漠眼花缭乱的拆枪手法,简直让他大跌眼镜,此时也只能支支吾吾回一句“嗯”。

    “但你忘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柴广漠反手推上了枪管,推着枪机组成手枪总成,反手装上拉簧和敲击锤,再封上插销钉,几十块机械零件又合成精致的枪体。

    “同志,我问你,假若现在有一件案子,枪杀案——受害者体内被检测到一枚子弹,经过法医鉴定,子弹的弹道分析出,是由你的膛线射出,该怎么办呢?”

    那人本就没多想,再加上柴广漠眼花缭乱的手上功夫让他目瞪口呆,率性答道:“加入真有这事,那自然就是我的责任。”

    “是这样吗?”柴广漠笑说:“即便是我用你的枪开枪射击,责任也在你么?”

    “这……”

    “我再问你,除了膛线和弹道之外,还有其他什么决定性的——所谓决定性的证据存在吗?比如目击证人,或者能够证明,赵冷有故意杀人动机或是罪状的直接证据?”

    那人愣住了,证据上来看,的确悬。

    柴广漠封装好手枪,从他手里夺过弹匣,推上握把,原样奉还给眼前的督察,脸上的神色安然如常,简直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平静。

    “这……”那人手里接回自己的配枪,整个人开始怀疑人生。

    “所以说,你说的这些话,压根就没有什么根据,不是吗?”柴广漠问。

    督察没声了。

    柴广漠低笑着站起身来,说:“回去跟何伟好好说一说,你们继续这么玩,迟早把市局的声誉败光了!”

    “谁要把声誉败光了?”

    柴广漠的挖苦声刚落地,幽暗的地下室房门就缓缓推开。来人正是何伟,他平时不多话,但是似乎看柴广漠不怎么顺眼。

    他雷厉风行地进到屋里,眼光锋利地盯着柴广漠,坐到桌子对面,一招手,站在柴广漠身旁,那个哑口无言的督察眼一亮,低着头赶紧撤了。

    “柴警官。”何伟扫了柴广漠一眼,嘴角里撇出几个字来,略带嘲弄。

    “何督察。”柴广漠自然也是不甘示弱,他双手扣在胸前,脸色冰冷。

    “不,不好意思。”何伟突然咧开嘴一笑:“是我失误了,现如今你已经不是警官了,要叫柴同志,柴先生。”

    柴广漠似乎并不意外,倒是紧跟何伟后边的两个不乐意了。

    “何督察,你这是什么意思?”小王快步来到柴广漠跟前,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冲着何伟就来:“你对老柴干了什么?你搞清楚哦,就凭你的级别可没权力搞我们!”

    “我是没有,但文件已经下来。”何伟这时候才祭出他的杀手锏:“这是中午会议临时下的决定,已经通过审批,明天就要执行了。”

    何伟把会议的决意拍在桌上。

    小王初看不以为然,但是多看几个字,脸上再也难掩惊异之色:“我靠,你们这玩什么呢?这这这,”

    “这是上面的意思。”何伟说。

    小王看到的,是一封人事调动决议书,内容是市局单位和纪检委共同商讨出来的,问题的起因似乎是一封匿名举报信。

    信,小王已经看过了,但事情,可还没弄明白。

    可就算没弄明白,白纸黑字的决议书,还盖了草章,这是不会错的。

    上头的任命决议,自然是革职决议,老柴被剥去警察的头衔,赵冷更惨,直接被留置革职,暂不处理。

    但是小王心里其实很明白,这压根就不是什么留置的问题,这就是说的好听一点,实际上就是革职。

    但如果只是这样,小王心里顶多是气,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这件案子已经涉及多条人命,上头的处理也不算是不公平。

    但接下来的事,显然就让她大跌眼镜。

    何伟又一本正经地摸出一样东西,放在三人面前。这次是调查决定,专案组的章摆在上面,更假不了。

    “专项调查,内容是冯老局长的死因,问题我不用一再强调,但是情况你们大概也都了解了,正好你们都在这,我也就把情况说清楚,好让大家心里都有个数。”

    “这个专项调查的头号嫌疑人,我想你们应该是最熟悉她的,”何伟目光一一扫过眼前的几人,就像是宣布死刑一样。“赵冷,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也是你们几天为什么会被叫到这里的主要原因。”

    夜里。

    初秋的冷风盘卷。

    赵冷扯了扯上衣的领口,冒着风,到了督察所的外面,远远见到灰暗的夜色下,内里几盏不灭的灯光。

    就像是早在等她一样。

    老马在小区消失后,赵冷再没见过他,哪儿也找不到老马的影子,就像是凭空没了。而那辆鲜艳的搬家重型货车,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这实在匪夷所思。

    老马有什么必要走的那么急?他遇到什么事?

    不光是这些,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刚才那通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柴和小王他们莫非……

    不管怎么说,答案看来就在这了。

    赵冷拧着眉毛看去,硕大的独栋六层小楼,在夜幕当中显得有点儿落寞。她没想太多,径直找到前台,报了姓名。

    听到赵冷的名字,前台的警察显然迟疑了一瞬间,再次确认了赵冷的警官.证后,才叫人盯住她,自个儿倒是跑个没影。

    赵冷耸耸肩,索性到大厅找了个沙发,舒舒服服窝了下去。

    没过多久,整个大厅忙碌起来,几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忽然紧张兮兮地盯着她看,赵冷歪着脑袋看去,身边越发多的警察围了过来,不久,连大门都关上了。

    “哟,生意也不做了啊?”赵冷笑道。

    当然,督察厅是不会做什么生意的。

    这时候,她已经能猜到,等待她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没过五分钟,何伟酒板着那张鬼一样的脸找到了她。

    “赵同志。”何伟寒暄着迎上来。

    赵冷不吃这一套,她冷笑一声,环顾四周,见到何伟的人已经把整个督察厅占满,大门紧闭,夜色当中,四处摇晃的手电光束就像是一道道刺破黑夜的尖刀。

    “等你很久了。”何伟说。

    赵冷叹了口气,说:“让我看看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来啊。”何伟也不跟赵冷废话,“待审。”

    四周围拢的警察里出来两个带着手铐的,拷上她就走,赵冷一声不吭,直到被押到看守所外,她才回头瞪着何伟,问道:

    “没有说法?”

    “涉嫌谋杀国家国务人员。”何伟一字一句说。

    “谁?”

    赵冷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