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大毒枭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34更新时间:2020-12-31 09:03:29
    居然还有这样的往事,赵冷也是头一次知道。

    “李哥叫人处理了尸体,才来给我道歉赔礼,说,今天这酒喝不成了。”老马悠悠地说:“我还清楚记得,当时他那表情很值得玩味,但我已经吓了一身冷汗,他真要带我去,我也不敢,我就跟李哥说,那一车就当做是见面礼,下一次再谈钱。”

    赵冷也吓出一身冷汗。

    “李哥给我喂了根烟,没说什么,带着人走了。”老马按了按太阳穴,脸上满是汗。

    “那后来呢?”赵冷问。

    “他大概没想到我还敢来,过了一个礼拜,我又带着货去找他。这一次我算是跟蓝凤凰正式见面。我知道那一定是假名,可不敢戳穿,见面的地方还在那七拐八拐的“蜘蛛网”里,只不过这一回没要我绕弯,所以十分钟就走进去了。”

    老马望着窗外,说:“明面上村民有千口人,但是蓝凤凰发展这几年,却已经有近万人口,俨然就是个小镇子。警方想要攻破,很难,所以卧底行动才有价值。而我那一次见到蓝凤凰的时候,她却一点儿架子没有,和现在很不一样。”

    “这是为什么?”赵冷不解。

    “那时候,蓝凤凰和这个“组织”的合作才刚开始,村子里制毒的事情虽然嚣张,但也在外界低调行动,也是这个原因,警方一直拿不到关键证据。要抓他们,容易,可是他们一个个狡猾得很,村里人又互相袒护。”

    赵冷也叹了口气。

    要不是这一次临城内外行动统一,牺牲了这么多同志大力搜捕,恐怕这件案子也不会如此轻易告破。

    “总而言之,这次行动顺利,我很欣慰。”老马笑了笑,揉了揉赵冷的脑袋,笑着说:“不是你们,大家这次都有危险。”

    赵冷还想说些什么,咀嚼在嘴边就是出不了口。

    老马已经背着手,来到这间单间门外,一拉开房门,早在外面候着的小王和钱斌两人面面相觑,差点跌在地上。

    老马扶起两人,微微笑了笑,没说话,摇头晃脑地走了。

    “小赵,老马他说什么了?”小王赶紧进来,顺手开了灯。

    赵冷直觉得高高的灯球很刺眼,摇摇头。

    钱斌跟在小王后边,低声说:“前辈,好像出事了。”

    出事?

    赵冷不解,她急着起身,小王安抚了几句,让钱斌赶紧说。

    他才告诉赵冷,整一下午,都没见到赵冷的人,老柴像是急着有什么事,知道她跟老马在里面之后,脸上神色很古怪。

    “老柴?”赵冷想了想,说:“我去找他。”

    小王赶紧拦住赵冷:“你现在见不到他。”

    “见不到?什么意思?”

    小王耸了耸肩。

    “那还用说么,自然是老柴的事。”小王说:“他好像有什么事找你,我俩怎么问也不肯说,看样子很急。但估计真的出了什么事,三点整,他让市局的人叫走了,钱斌说他看到几个督察在停车场。”

    小王拍了拍钱斌的肩膀。

    后者一个激灵,别扭地点点头。

    “督察?”

    “是……”钱斌往外头看了看,“走了快两个钟头了,也没个音讯。这回老柴可能要吃亏。”

    “市局?”赵冷忽然觉得不对劲。“审讯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是结束了,但是……有传言说,不对劲。”

    “传言,什么传言?”赵冷问。

    “老马被吹成了缉毒英雄,但我们几个……我们几个被树成反面典型了。”

    “你别扯淡了。”赵冷却摇摇头,昨天庭审还一面倒地谴责老马,今天怎么可能话题就反转了呢?“老马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么?”

    小王眨了眨眼,猫着腰,从袖子里抽出一张报纸,塞到赵冷手里边,捏着嗓子说道:“看看这个。”

    压根不用细看,赵冷一接过报纸,头版写就了几个大字:缉毒英雄的字样和老马的照片赫然在目。

    心里虽然有些不是滋味,但赵冷还是挺开心的:“这也没说错啊。”

    “错,是没错,但你看错地方了。”小王指了指中缝:“你往这儿看。”

    赵冷顺着小王的手指头看过去,中缝版面很小,字头也小的像是蚊子,不仔细看还的确不醒目,但是自己和老柴的名字赫然在上头,标题呢?

    赵冷顺着往上看去,只见标题如下:

    年轻警官暴力执法,草菅人命,或遭双规?

    这什么啊!

    赵冷耸耸肩,说:“无良媒体假新闻。”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小王却摇摇头:“你想想,咱们几个潜入毒村,就算没有功劳也是苦劳吧,这些媒体哪有胆子说这种话?再想想老柴今天的事?”

    赵冷脸拉了下来。

    还能是怎么一回事呢?赵冷往KTV门口瞥了眼,老马的背影已经不见了,小王跟钱斌靠了过来,也往那看了看。

    赵冷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跺跺脚,赏了两人一人一个白眼,扭头就要走。

    吃了白眼小王还不死心,一把揪住赵冷,急着问:“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赵冷不答。

    她便又问:“是老马不是?”

    “少管闲事!”赵冷挣开小王,头也不回,径直便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小王和钱斌。

    “她这是吃了枪药了?”小王嘟哝两句,也不知道问谁。

    钱斌眯着眼倒是自成一派说法:“我看,她人还没回来哩。”

    “少给我玩这些玄不拉几的,你直说看出什么猫腻来没有?”小王最烦的就是虚头巴脑,一把揪住钱斌的领子。

    “好啦好啦。”钱斌只得说:“你看见老马出来时候那眼神没。”

    “怪吓人的。”小王耸耸肩。“跟他这么多年,像那样吃了苍蝇一样,眼里喷火的样子可不多见,我怎么会见不到——你说,架个烧烤架子是不是绰绰有余?”

    “不说这有的没的,不过那可不是什么吃了苍蝇的眼。”钱斌对那眼神熟悉的很:“你见过狼没。”

    “有话直说好么。”小王咂咂嘴:“玩儿什么优越感你?狼?狗吗不就是?”

    “不,不是狗。”钱斌却一本正经,他眼角微微上挑,脸色沉了下来:“狼的眼睛,尤其是在夜里,泛着红光。”

    “狼不是绿眼睛么?”小王扁扁嘴,故意打岔找茬儿。

    “眼珠子是绿的,但眼神泛红。”钱斌却说的越发玄乎:“一到夜里,饿的嚎叫的这些怪物,不光在月亮下面扯着嗓子叫,眼珠子吐出,精光就像是往外溢出来一样,这样的野兽,翻着獠牙都是一股子腥臭味。”

    “咿,真脏。”小王扇了扇手掌,露出嫌弃的表情。

    “关键是那双眼睛,你死我活,或者说是超脱常理。”

    “瞪谁谁怀孕?”小王笑着说。

    “不是啦。”钱斌知道小王一贯如此,也没个正形,自顾自说:“我在部队的时候,又一次执行任务,跟一群——大约十几头,跟它们打过照面。”

    “哟,现身说法?”小王捂着嘴偷笑。

    “当时我们虽然全副武装,但是这种东西厮杀起来不要命,那种眼睛,就是完全奋不顾身的——杀气。”钱斌说。

    “你是说,咱老马长了一双狼眼睛?”小王问。

    “至少他眼睛里的确是有杀气的。”钱斌很是笃定。

    “你这么说,刚才他模样的确不对劲。”小王脸色也变了,她舔舔嘴唇:“简直就像是有人欠他几百万——不,上千万了一样。”

    钱斌耸耸肩,说:“非得用钱来衡量么?”

    “那当然。”

    老实说,不光是钱斌和小王,赵冷自己也耿耿于怀。

    老马为什么偏在这时候给她讲当年的故事?老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还有老柴被市局叫去,又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用意?

    赵冷心里忐忑不安,她别无选择。

    只有一个办法。

    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她还这么想。老马从不会无故旷工。

    她敲响办公室的门。

    没有回应。

    透过玻璃窗往里看,灯黑着。

    虽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但警察局内惯常加班,老马也不例外,因此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赵冷想再敲,尽管她杵门口半个钟头了,但却被人给拦了下来。

    拦着她的是办公室的同事。

    他们一脸奇怪地看着赵冷,毕竟她火急火燎地跑回来,也没别的事,站在老首长办公室门口鼓捣了半天,也不知道有什么事,说来也的确很古怪。

    其中一个是负责办公室打扫的,她好心给赵冷开了门,奇怪地看了她好几眼。

    然而赵冷的心凉了半截。她老远见到办公室桌上放着一封信,信上只几行字,简单好认。

    “辞呈”。

    赵冷嚼了嚼舌头,苦涩的滋味从喉咙里钻出。

    “这,这是怎么回事。”赵冷软在座位上,抄起桌上的信封,脸色铁青,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一样,心里一下子便没了底。

    同事的回答更加奇怪。

    但却让赵冷一下子仿佛明白了什么。

    “咦?小赵,你没听说么?不能啊,老马平时最喜欢的不就是你么?”同事偷偷告诉她:“今早上他老人家亲自去市局交的辞呈,下午就走了。”

    不可能!

    赵冷喉咙深处咀嚼着这三个字,但说不出口。

    看她脸色发白,浑身淌虚汗,同事以为她发了烧,是不是要去医院。赵冷晃晃悠悠起身,瞪着眼盯着这同事看了好一会儿,干涩的喉咙里才硬生生地挤出几个字来:

    “让开。”

    赵冷气势汹汹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