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棘手的卧底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09更新时间:2020-12-30 12:16:55
    这实在让人有点悚然。

    不等她想明白,老马洗了手,颤颤巍巍回来,扶着沙发坐下,脸上汗涔涔的。

    “要你别喝那么多。”赵冷埋怨着起身,赶忙扶着一瘸一拐的老马坐下。

    老马笑了笑,不置可否,嘴上直说“高兴,今儿高兴”,仍旧不顾劝阻,又甩甩手,点着烟,整个人软在沙发里,接着悠悠的光色,脸上洋溢着笑容。

    今天的确高兴。

    毕竟。

    赵冷知道,这是案情重大突破,又是分局诸位同事们摆脱官司同乐的一天。

    可她偏偏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同样没法坦率感到高兴的,还有柴广漠。

    或许自己也只是被他影响了。

    “说到哪了?”老马的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整张脸也满是褶子。赵冷拗不过他,只能迎着他说:

    “你刚才说到,李哥总算愿意跟你商量这批货的详情。”

    “没错。”老马直点头。

    “我说当天没得谈,把时间压到三天后。”老马精明地眨眨眼。“小赵,你跟我这么久,能不能猜到我为什么这么做?”

    赵冷想了想,喉头微微一动,却又咽了回去,直说不清楚。

    老马.眼一动,说:“我还不知道你,你这样子,肯定是怕我数落你说的不准,不乐意讲了。人总是要尝试的,来,讲讲看,你什么想法?”

    赵冷才耸耸肩,说:“依我看,是为了稳住他。毕竟按照您刚才的推论,他对您起了疑心,当时如果立刻谈生意,难免惹人怀疑,如果说三天后,实证是你没有那么“恰恰好”,他也就不那么起疑心了。”

    老马露出欣慰的表情来,拍了拍赵冷的肩膀,笑着说:“不愧是跟我这么久。你说对了一半。”

    “一半?”赵冷纳闷。

    “按照之前的推论,的确是这样,但也不只是这样。”老马从茶几旁的陶瓷茶壶里倒了一碗茶,用来醒酒。他端起茶杯,热腾腾的气体钻出来,他吹了吹,说:“你忘了一件事,小赵,我之前不是提到,这个李哥,他很急么。”

    “是啊,可……这又怎么了?”赵冷不解。

    “我要试一试。如果一直让李哥主导交易,那我们作为卧底的主动权就被夺走,到时候无论是行动还是伪装,都让人牵着鼻子走,实在束手束脚。当天李哥虽然看起来急的不行,但到底他们的货源是真的就此断了,还是故意漏个破绽给我,还两说。再者说了,即便真的缺货,到底是真的就这么一两天,还是能继续等,这里面差别可就大了。”

    老马敲敲桌子,笑着说。

    赵冷这才恍然大悟。

    老马故意拖延的这三天时间,除了排除自己的嫌疑之外,甚至还能反客为主,反而占据主导,这一步棋走得实在很妙。

    “那他同意了?”赵冷接着问。

    老马笑了笑,摇头说:“你觉得可能吗?”

    赵冷苦笑一声。

    “他跟我说这事儿拖不得,我只能告诉他,起码得让我回去问一问货源方,要问对方的意思,听我这么说,他才来了精神,就问我要多久。”

    赵冷看着老马,只想问这次又要怎么圆。

    “我这回没晾他。”老马似乎看出赵冷的意思,笑着说:“隔天就让他见货了,所以我跟他说当晚就去商量。李哥没多问,拍了拍我的肩膀,连敬了我三碗酒。”

    “看来他这就已经很信任你了吧?”赵冷问。

    老马依旧摇头。

    “看问题不能只看表象。”他抽了抽烟:“你得往深了看。当时李哥的确感激我,但是,做他们这种生意的人,不可能真的相信什么人。”

    老马摘下烟,说的话更是十足的耐人寻味,仿佛说的便是自己,他叹了口气,又说道:“当天他没再找我,第二天一早,我一回村子,村里人都聚在村口,李哥站在人群当中,当时把我吓得背上一层冷汗。”

    赵冷听了也是吓了一跳,问道:“该不会是暴露了?”

    “我也一样以为。”老马点头说:“李哥见我开车回来,脸色当时就不一样,我见来了精神,一招手,原本守在村口的那些村民也都一哄而散,我才敢进村。李哥当时拍着我开过来的小车,带我到了一家小酒吧边上,告诉我说这是他们安全的地方,让我放心。”

    “那一车是什么?”赵冷问。

    “自然是事先说好的麻黄。”老马不动声色的说道。

    赵冷捂着嘴,露出惊讶的脸色,她实在没想到,老马居然会真的……

    老马知道赵冷的心思,于是解释起来:“老实说我自己也很矛盾。但是要让这些恶人伏法,必要的牺牲……就必须存在。”

    赵冷也明白这个道理。

    “李哥也问了我一样的问题。我告诉他这是一批供货,滞销了很久,但成色绝对不赖。”

    老马说:“当时李哥就问了我一个问题。”

    “什么?”赵冷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他问我,这批货货源从哪里来,信不信得过——毕竟我一直戴着面具。”

    “他就没提出,想看一看你面具下的脸?”赵冷也觉得好奇。

    老马苦笑一声:“当然提过,但是我说干这种事,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点风险。他也表示理解——可……”

    老马的眉头一皱,眼里闪过一丝不快:“我满心以为这算是顺利潜入了,谁知道,事情倒远没那么顺利。”

    “怎么了?”赵冷赶紧问。

    “我运来麻黄,货不假,但还没来得及谈价格,村子里出了事。李哥是奉村长的命——我后来才知道,关于这事,村子一直分成两派。当时村长认为应打开销路,李哥他们也乐于广开货源。可村里老人却认为不该坏了规矩。”

    “所以那天上午,才有那么多村民守在村口。我当时一来,他们的脸色也都古怪,想来那时候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

    “那后来呢?”赵冷着实捏了把汗。

    “听说李哥也是连夜拜访那几位老顽固,直说现在外头货不好弄,要保证村里制毒的工序顺利运行,也只好出此下策。”

    “他们同意了?”赵冷问。

    “也没那么容易。只能说两派分庭抗礼互不相让,只好让村民共议这事儿。不过按照

    李哥的说法,因为这几天村里工厂也停了,好几户村民甚至断了供,所以长老也没法了,才同意下来。”

    赵冷这才坐住了,深吸一口气,她光是听,背上都满是汗,手臂起了鸡皮疙瘩:“幸好幸好。”

    “不过,到这一步,李哥也没对我完全放心。为了让他彻底信任我,那天夜里我可是做足了功课。除了基本功,我们还严密编排了几个国外的名字好友,亲戚朋友,给我塞进去当做素材,再加上我平时积累的一些知识,从施肥种植大棚采收,到制毒工艺,他们听我侃谈了半天,也不得不信了。”

    赵冷松了口气。

    “李哥吃了定心丸,于是让发动村里村民大批运货。从那天开始,三轮车一天天往村里运毒,更说要请我喝一顿。”

    老马的眼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他扁扁嘴,嘴里的烟被咬得扁平:“我才知道,那才是他真的信了我。带我到村子的核心部分去。”

    “核心部分?”赵冷愣了愣。

    “没错。”老马说:“你们不知道,那时候村子和现在并不一样。我第一次潜入内部,周围一切都新鲜又陌生。村里格局和外围的白色大街还不一样,密密麻麻的小洋楼横七竖八地立着,四面墙上用大红颜料画着歪歪斜斜的字,时不时冒了尖儿的高大土房和豪华祠堂让我感觉像是到缅甸一样。”

    赵冷听得云里雾里:“可是我们这次没有见到……”

    “如今早都夷为平地。”老马叹了口气说:“这些地方,看起来是民居庙宇,实则哪一家都是小作坊,制毒的工坊。我也是后来才知道。”

    “当天要不是李哥带着我,我绝没法在那密集的地方走出十米。大大小小的建筑物就像是堆积起来的积木一样,毫无章法,却严密地砌成一堵堵密不透风的墙。村里的小路逼仄狭窄,就像是一堵堵围墙的缝隙,但就是在这么密集的小路上,还有穿行来往的人群。与我在村外头见到的情形大不一样,村里十分热闹,看上去一点儿不像是毒村。”

    赵冷听得眼睛都睁得滚圆。

    “我当时就跟在李哥后面,李哥开的是一辆旧摩托三轮,刚刚好贴着墙缝走,多一分就卡在路上,技巧很娴熟。看上去虽然毛毛躁躁的,但是我一路过去,发现楼上楼下隐蔽处,居然都有摄像头。楼顶上,我没看错的话,好几个手里端着短冲和冷兵器的村民时时放哨。”

    “简直就像是战壕一样。”赵冷感慨。

    老马笑了笑,说:“这说法很是贴切。”

    “当时李哥在村里颇有威望。我们一路上遇到村民少说几十人,个个都冲他点头哈腰,十分尊敬,时常有人到他耳边汇报情况,村子里随处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后来我知道,那是用来掩盖制毒工厂的“气味”的手段。”

    “他们可真细致。”赵冷不由得咋舌。

    “没错。”老马也有这样的感觉:“当时李哥带我七拐八拐,开着摩托走了小半个钟,但是实际上我后来知道,那是一条笔直的直道,这样绕我,就是为了让我搞不清楚方向。我当时的确觉得像是在巴黎街头一样岔道横生,又像是在蛛网上走,乱七八糟。”.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