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老马的回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77更新时间:2020-12-30 09:02:51
    老马摇头:“据我们调查,很快就发现,这个团伙并不会在村子里呆,他们只是传授这种技术,唆使各个贫困村的村民替他们犯罪,从中拿取把柄来要挟获利。你知道那女人——田迭香拼死想拿到的东西是什么了吧?”

    原来是这样。

    赵冷越听越觉得魔幻。

    但这些也的确都是她经历过的现实。

    “这些村民难道……难道不知道这种生意是要命的买卖么?”赵冷想了想,又问。

    老马吐出一口烟雾,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感慨道:“说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真一点儿也不错。”

    赵冷也不说话了。

    这事儿也不稀奇,只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老冯的事,你知道了么?”老马忽然问。

    “老冯……他……我……”赵冷一谈起老冯,心里就起了疙瘩。

    老马也看出她的不自在,夹起烟屁股,拍了拍赵冷的肩膀,说:“别往心里去,重案组在查。”

    “但我总觉得……他们有些敷衍我。所以我……我想自己着手。”赵冷低下头说。

    老马看了看赵冷,眼皮耷拉下来,微微眯着说:“你怎么会这么想?”

    “老冯本来死的就不明不白……而且说一千道一万,他是在我们任上出的事,然而我们对此却一无所知,这件事……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别想太多,当时我们都在出任务。”老马说。

    赵冷摇摇头,像是要把脑子里那些稀里糊涂的东西一股脑地扔出去一般,摇得十分用力:“不……不是这个原因,总之,我觉得老冯……死的不对头,我一定要搞清楚。”

    老马抽着烟,见到赵冷的手攥成拳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冯的死,也应该和他们有关。”老马有一搭没一搭地,忽然提起。

    “谁?”赵冷猛地抬起头,两颗眼珠子像是点着了一般,闪闪发亮。

    “老冯这人,当年,我是说三年前。”老马猛抽了两口烟,眼里泛着微光,就好像已经回到多年以前。

    “上头特批的特殊警察,当时就是老冯带队,我虽然级别不低于他,不过也只是任务特殊,总指挥是老冯。”老马说。

    赵冷没想到老冯的权力有这么大。

    “当时因为我长得凶悍一些,所以编进卧底组。说是组,接应我的人并不多,老冯就是一对一的专线,那时候他在市区我在村子里联络。看到这个没有。”

    老马把胳膊上的衣角卷起,推到上臂,露出一条弯弯曲曲,半尺长的刀口,丑陋的疤痕呈炭色:“为了混进他们组织,基本上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到位了。”

    老马说:“要不是亲自试一试,嘿嘿,我真没想到,老子做混混那是有模有样。我刚进村子,就混在他们平时的娱乐场所,那时候四处都是歌舞厅KTV,蹦迪的不计其数,一到半夜两点,比城里可还要热闹。”

    老马说的绘声绘色,难以掩饰眼里的兴奋,几乎都要忘了,自己还是一名警察。

    “可是……”赵冷却面露难色,似乎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她扭扭捏捏想要说什么,老马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

    “有什么话直说。”老马夹着烟,喝了一口啤酒。

    “按理说,这样危险的工作,一般都是一线的特警去才对。而您已经是首长,亲自去卧底,于情于理都不好吧?”赵冷问。

    老马的脸色变了变,语气忽然变得支拙起来。

    “的确是这样……”他沉下声音,缓缓说:“按照组织纪律,的确不该是我这个老家伙出面……当时,的确有很多更适合的人。”

    “那为什么……”赵冷急着想问,老马冰冷的眼神忽地闪过,让她没了声音。

    “要说为什么,理由很简单。”老马翘起腿:“因为,这是我当时主动要求,向上级组织提出的。”

    赵冷恍然大悟。

    可是即便如此,也很难说通。

    市局会因为老马的要求就让步吗?话说回来,老马又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至于我这么做的理由。”老马再度抽了口烟:“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有那么一点儿渊源——这起制毒案,我已经跟了很多年了,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我是不可能眼睁睁放手交给别人的。”

    真的是这样吗?

    赵冷不能释怀。

    老马拍拍她的肩膀,笑了笑,说:“你别太在意,小赵,当时情况很特殊,这个案子非常大。我们之前好几次行动,都是功亏一篑,有很多同志牺牲——就像你们今天一样,所以我觉得你能理解我的心情。”

    赵冷茫然地点了点头。

    “当时我的第一个任务,也是老冯唯一指派给我的任务,就是打入他们制毒的产业体系里面,到整个村子里,获得他们的信任。而唯一的任务也是最艰巨的,因为要想揪出这个犯罪组织的全貌,势必要获得他们的信任。”

    老马一边抽烟,手一边抖,只有抽的狠了,仿佛才能压住内心的躁动:“老实说,很矛盾。要想获得村里人的信任,就不能打马虎眼——他们原本就不相信外乡人,更何况是我这样来路不明的交易方?也就是说……”

    老马抽着烟。

    赵冷接过话:“您是要真的贩售,对么?”

    老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当时我确认了很多遍,老冯说这属于任务特殊情况,组织特批的。上头也说没有问题,但是我心里过不去这一个坎。小赵,换做是你,你怎么选?”

    赵冷选不出来。

    毕竟,她在知道这东西骇人听闻的后果后,还义无反顾地要去抛售和交易,跟这些黑心商人打交道,实在有违她的原则。

    可……

    如果不这么做,又没法扼制这些犯罪分子。

    老马笑了笑,巴掌按在赵冷的肩膀上,笑道:“我当年和你一样,心里这一关始终过不去。但是老冯当初劝我,大男人做事,不可瞻前顾后,要义无反顾。那是最初,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机会。村里断供了一条白货渠道,那时候我要是能混进去,可能是最佳时刻。”

    老马换了一根烟,又补充道:“刻不容缓。”

    赵冷喉头动了动,她咽下一口唾沫,等着老马继续往下说。

    “当晚,老冯给我安排了收缴上来的一批原材料。这是进口的,货源很纯,我拿着这批货找到村子里,因为我布局了半个月,当时村里虽然不认可我这个异乡人,但总归还是熟人,所以我把地头几个大人物请到KTV聚了聚——你知道当时总负责人——也就是村里的白手套,是谁么?”

    赵冷摇头。

    “你认识。”老马往后靠了靠,点着了烟。

    “李哥?”赵冷脑海中飞速闪过一个人名。

    老马笑得眼睛也眯了起来,他一边点头,一边感慨:“不愧是我带出来的。没错,就是这个李哥。他是前任村委的亲侄子,在村子里横行惯了。我听说,当初刚开始捣鼓白货生意,他是头一号人物,把他请过来,基本等同于跟当时的村长对话。”

    老马想了想,又摇摇头,笑着说:“不过,村长可不会插手这事。别看她官不大,可爱护自己的羽毛。”

    “村长……蓝凤凰么?”赵冷愣了愣。

    老马摸了摸鼻子,说:“她一直自称“代理职位”,因为这个肖家岗历来是亲缘关系为重,所以她这个外乡的媳妇儿其实不能算是村里的“自己人”,但就因为这个致富的本事,村里人对她很是敬重。”

    “可是……李哥怎么会信任你呢?”赵冷有些不解。

    老马说:“李哥是个性情人物,我去村子头一个月,他刚进组织不懂规矩,差点让当时的执行人剁了一根指头,是我冒死跟他换了命。”

    “换命?”赵冷听老马的谈吐越发张狂,心里也有点儿发怵。

    “我这一刀拉下去,就是替他换的交情——我一直带着面具方便行动,也是这一刀,他们才没有怀疑我。”老马指了指右臂上的疤痕。

    赵冷点点头。

    “我开了一瓶陈酿,两碗酒下肚,大伙儿也就熟络了,这时候再克上冰,大象也顶不住。我以为时机成熟,就问李哥这货怎么样——他才意识到,这是我带来的白货。”

    “他当时迷迷糊糊的,竖着大拇指就说绝品!我知道他这是恭维,但好赖不差,这粗制的原料就能让这些资深人士下套,我想应该八九不离十,就把生意的事放在明面上说了。”

    老马端起一杯啤酒,荡了荡,沉下声。

    “没谈成吗?”赵冷听出,老马的话里有话。

    “没有。”老马叹了口气:“这李哥虽然脾气冲性子急,但是做这种事,向来很稳重——他不可能轻易上套,不然他不会在这个位置干这么多年。一听我说是生意,李哥当时差点翻脸,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苦心劝我。”

    “劝?他劝什么?”赵冷好奇地问。

    “无非是村里的规矩。他当时把货退还给我,还是卖了我的面子,他跟我说,不是不卖我这个面子,只是他们村子里有规矩,外乡人不可信。货是好货,哪里不愁销路,只要我千万别再提起,尤其是村子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