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追查死因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42更新时间:2020-12-29 17:39:52
    老马点点头:“其实最让我揪心的,是老冯。”

    老冯。

    这个名字从老马的嘴里出来,总觉得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赵冷说不出那是怎么回事,更对自己莫名其妙的警惕感到羞愧。她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老马那诡谲变化的脸色,别过视线去,咬着嘴唇说:

    “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看来,老冯待你不错。”老马的眼光闪动。

    赵冷愣了愣,苦笑一声:“最初我以为他只是个怪老头,觊觎你的位置罢了。后来才知道,他身上藏着秘密。”

    “你知道他的事?”老马显得有点儿惊讶。

    赵冷奇怪地看了老马一眼,后者赶紧笑了笑:“对,你当然知道,毕竟你们都已经行动到这一步来了。瞧我这脑子。”他拍了拍脑门,说:“你觉得老冯的死不是意外?”

    “意外?”赵冷差点笑出声来:“哪里有什么意外,一切都是虚伪的常态。”

    “这话你从哪学来的?”

    这口气的确不像是赵冷自己的。

    她第一时间就想起老柴那张脸。

    “不不不……没什么,随口一说。”赵冷笑了笑:“总之,我一定要彻查到底。”

    “可是现在负责这件案子的,并不是咱们分局。”老马说。

    赵冷听了,捏紧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斩钉截铁地说:“我知道,就是如此,我也应该查清楚。老冯的死,肯定和我们的案子有关。绝无可能恰恰好,在我们追查到真凶的时候出意外,他……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我支持你。”老马拍了拍赵冷的肩膀。

    “小赵,你和以前一样,正义感很强。”老马欣慰道:“就和我当时把你挖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那时候你是一块璞玉,现在已经成长为翡翠啦。”

    赵冷哪里听过这样正面的谬赞。

    她红着脸摇头,支支吾吾半晌,竟说不出话来。

    “你也不必推辞。”老马笑了笑,抓起手边的面具,把玩在手上,心里沉甸甸的,忽然抬起头来:“小赵,我送你一个礼物。”

    “我不能收。”赵冷连想也没有想就一口回绝:“您才是最大功臣,我们都没有请您吃饭呢,这次大家能平安无事,都托您铤而走险,怎么还收礼呢?”

    老马神神秘秘地笑着,说:“别推辞,我这礼物,不是烟酒,不是奢侈品,放在旁人眼里,恐怕一钱不值。”

    “一钱不值?”赵冷眨眨眼。

    她来了兴致。

    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错,但是如果是你的话,肯定很想要。”老马说:“你知道那村子的秘密么?”

    赵冷听得老马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冒出,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滞。

    “你是说……”

    老马摁住赵冷的肩膀,让她亢奋得颤抖的身体稍稍平静了些,才说:“三年前组织的任务是潜入。当时这村子叫肖家岗,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因为常年贫困,年轻人走的走散的散,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年村。如果不是上头说有

    绝密任务,我还以为我从公安调到了扶贫办。”

    赵冷咽了咽口水。

    她知道老马在那村子耕耘多年,但是听他亲身经历,这还是头一遭。

    不过这么一说,赵冷也确确实实地想起来,三年前,老马的确是离岗了好一阵子。

    “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一点儿不起眼的小山村,你猜他们一年供多少货。”老马看着赵冷的眼睛,眼里竟然还有一丝兴奋,末了,他补充说:“最多的时候。”

    赵冷摇摇头。

    “143吨。”一说起这个,老马的手开始颤抖,他伸手摸出一盒烟,抖出一根,颤抖着塞到嘴里,脸上的神色才平静下来。

    黑暗当中,老马点着了烟,像是夜幕里的萤火。

    “靠驴车马车拉的白货,漫天遍地全是消毒水和实验器材的味道。当时村子里有好几批大夫——拿着大夫的执照,都是他们村子里的制毒工艺人。我头一回去的时候,正碰上他们压货,三车大货,一车人,还有一辆摩托三轮车,盖着这么厚的大绒布。”

    老马越说越带劲,嘴里烟头上的火星子上下翻飞。

    “我寻思,难不成是死了人?不该啊,那么大一车。后来风一刮,掀开一角,我瞧见黑洞洞的枪管子顶出来,从AK到微型榴弹应有尽有,专门还有一手扶拖拉机的手榴弹。”

    “当时我就吓蒙了,说这是中东我都信。可就这么一个魔幻的村子,竟然就在我们城角边儿上,竟然还一直运行这么多年,也就是这么明目张胆。”

    赵冷纳闷了,问:“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呢?既然证据都这么明显了?”

    老马叹了口气,掸了掸烟灰,说:“这正是我要说的,头几次歼灭都会死灰复燃。他们就像是壁虎一样,断了尾巴还能重生,最关键的,就是这个流窜的组织。不把这个毒瘤摘除了,手术怎么做,也都没法遏制源头。”

    赵冷点点头。

    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我当时的计划也就出来了,”老马眯着眼抽了一大口烟,说:“那就是让他们在这村子里做大做强,然后从周围逼他们缩小范围,最后在这么一个点上剿灭。”

    老马的表情也跟着变得狠戾起来,他从嘴里摘下烟头,狠狠摁在烟灰缸里,捻了捻,直到烟灰熄灭:“不让他们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赵冷说不出话来。

    “说白了,就是合围三网,最后一面,就是这么个肖家岗。但是没想到,这个计划执行了三年,才有今天的成效。”老马又摸出一根烟,说:“你知道当时他们多嚣张么?条幅已经挂在大马路上,对外根本不加防备——说的也是,除了我们这些倒霉蛋,谁会去那种穷乡僻壤?”

    “条幅?”赵冷似乎有点儿印象。

    “上头直接写什么,禁止倾倒DUPIN垃圾这种话,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我当时瞧见就气极了,差点破功跟他们大吵一架。”

    赵冷这才想起来,当年老马是去做卧底的。

    老马知道赵冷对这事有兴趣,努努嘴,说:“先把门关了,我给

    你讲讲这几年的事。”

    赵冷赶紧起身关了门,老马这会儿工夫又换了一根烟,他也起身来,推开小窗,屋外的光线照进来,让灰暗的房间显得更加狭窄。

    “当时我们打听到,村子本来不是这样,至于原因么,自然就是这个组织。他们当时以村子作为荫蔽,和村民互相照应,我们行动很不方便。”

    “所以才有这么一个卧底的计划?”赵冷问。

    老马笑了笑:“说是卧底,其实也只是试探。我们当时抓获了他们的一个小团伙,好容易逼问出他们的大致据点,可他们简直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根本不怕你这么点手段。无可奈何之下,我们才想着这种行动。”

    “肖家岗最大的问题,就是货源。”老马说:“当时的情况跟现在还不太一样。现在蓝凤凰统一组织,罂粟种子是私自种在山上,很隐蔽。当时没有受到打击的时候,他们是直接从外地进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在村子里修路,修电线。当时真可以说是一掷千金,挥毫泼墨似的,花钱真不留情。”

    原来那个时候,就开始改造了。

    赵冷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个村子能在一夜之间暴富。

    “所以,当天我到他们村子,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着小雨。本以为村里的土路不适合行车,我们就把车停在山上的路脚,徒步下山到村子里。谁知道一进村,我就傻眼了。当时城里发展还不像现在,一瞥过去,真有小县城的感觉。”

    老马掸了掸烟,脸上表情很值得玩味,他叹着气说:“谁能想到,那只是个几百户人的小村。”

    “家家户户都制毒?”赵冷忽然问。

    老马沉默了片刻,说:“小赵,你知道白货的毒性么?”

    赵冷想了一会儿,她并不是缉毒警察,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甚少,但总归还是听过一些:“听人说,烈性浓度强的工业白货,一克就足够让人发狂,十克以上就有生命危险。”

    老马眯着眼笑,半晌才说:“但是肖家岗当时,最发狂的时候,一周就破吨的货。我去那天,恰巧是上货的日子,三辆大卡从外面运进来,是粗制的麻黄和一些原料,车上都是气味。下午就有成品运出去。车上押运着枪支弹药,白货是装进麻袋里,一大袋一大袋地往车上码,根本不称重。”

    老马顿了顿,又说:“他们是有多少卖多少。按市场上的话说,还是实诚商人。”

    赵冷也跟着露出苦笑。

    “小赵,你知道制毒转运销的量刑对吧。”

    “超过指定剂量就是死刑……如果纯度够高,只需要50克——我以为他们只是粗提纯……”赵冷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山沟里的村子,居然能够做到工业提纯。

    老马冷笑一声说:“我当时也跟你一样的想法,不过是个毒村么,能到什么地步?可是他们产出来的白货,根据我们部门的检测调查,比市面上进口的白货是一点儿不差,技术精良。当即我们就已经可以判断,他们绝对不是初犯。”

    赵冷却有点儿纳闷,她问道:“既然证据确凿,直接隐蔽诱捕不好么?”.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