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神秘资料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0更新时间:2020-12-29 08:40:49
    “你看你,就是这样,总叫人牵着鼻子走。这里的资料,你肯定会用得到。”小王拍拍胸脯,一脸笃定。

    “谁告诉你的?”赵冷有些哭笑不得。

    这些资料虽然无一例外都是一些机密案件,概不外传,但只要他们还是警察,要调度起来,也不过是一纸文件的麻烦。

    “你会明白的。”小王不知道哪里的底气,好生把文件资料一起收了起来,从里面抽出一张,塞到赵冷手里边:“喏,你要的。”

    这回赵冷谨慎了,她先是瞄了一眼,然而张大了嘴——一张纸上黑白两色,大大的讣告,死亡报告的主角,当然是老冯。

    只不过……

    “怎么只有一半?”赵冷接过宝贵的报告,发现从死亡原因下方的推断和法医鉴定两栏都是空白,而且——

    “而且还是手写的?”赵冷皱了皱眉头。

    当事人小王耸耸肩:“人的记忆力可是有极限的。”

    “这是你自己写的?”赵冷叫出声,她想了想,又补充:“你凭印象写的?”

    小王并不否认,她声称当时情况危急,不亚于任何好莱坞大片,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自己能记个八成,日后就是调到情报局工作,也算是能吃得上饭。

    赵冷却嘟囔:“八成?我看忘了八成还差不多。”

    “你说了什么?”敏锐的小王咧开邪恶的嘴角。

    赵冷直摇头,她收起资料,起身要走。

    “这就走了?”小王抬头看了看她。

    赵冷站住了,回头看了小王两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谢啦。”

    刚出门,身后小王的声音一改平日的吊儿郎当,忽然正经严肃许多。只听她说道:“眼下最重要的是结清这件案子的利害关系,找出当中的负责人和利益牵扯者,而不是肃清另一桩案子。饭要一碗一碗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小赵,你明白么?”

    赵冷在门外听的仔细,但是她没吭声,良久过后,才说:

    “是老柴?”

    里头没有回应。

    “他总能想到我前面。是,我没他那样的头脑,没那么聪明,甚至连行动力都比不过。但是我不能恩将仇报,谁对我好,我记得清……”赵冷跺了跺脚,手里攥着宝贵的死亡报告,踏飒阔步,飞一般地走得远了。

    屋里,钱斌拿起小王放下的茶盏要走,小王眨眨眼叫住他。

    “喂,我喝完了吗你就拿走——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程序?”她笑嘻嘻看着钱斌。

    钱斌挠挠头,这才想起来,毕恭毕敬说:“小王警官,还添茶么?”

    说着他已经满上了。

    小王笑嘻嘻地,等钱斌加满了热茶,才说:“得,我不喝了,今天喝太多晚上又睡不着啦。”

    钱斌愣住。

    “剩下的送你吧,这可是好东西,趁热喝。”小王说。

    钱斌挠挠脸,他端起茶杯嘬了一小口,舌头差点烫的麻木了。他是猫舌头,见不得烫,赶紧放下茶碗。

    小王这时候端着厚厚的资料夹,拍在钱斌面前:“这东西可要收好。”

    钱斌犹豫片刻,说:“这样做真的好么,我看前辈她铁了心不会轻易了结这件事。”

    “就是要她不甘心才成。”小王说:“不然,后面还不好办呢。”

    “你说,真像老柴说的那样么?”钱斌却有点儿担忧:“咱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因为这点事情,就让我们……”

    “嘘——”小王伸出指头,竖在钱斌嘴边:“别说了,隔墙有耳,现在我们只要按部就班地查就行了。”

    钱斌点点头。

    隔天早上,田迭香以及蓝凤凰一案有了重大突破。田迭香的遗骸在爆炸现场找到了部分资料,根据目击证词和弹道分析,涉嫌警察是马局和分局的几位干员。

    中午赵冷就受到传召。

    她早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早。昨天才入手的死亡报告,还在进一步的分析,老冯的案子,市里成立了专门的专项任务组,赵冷的级别赶不上,当然没法负责。

    但她也不可能就这样眼巴巴看着。

    分局被传召的警察除了她,老柴之外,钱斌和小王则暂时没有传讯。

    看来是老马说了什么。昨天一整天他都在接受调查,今天下午他们头一回上庭,接受正式的盘问。

    赵冷连老马会说什么内容都门儿清。

    下午开庭,果不其然,老马主张,整个追捕过程中,主要负责开枪和指令的都是他一个人,而其中负责接受命令的警察都只是秉公执法而已。

    当然事实的结果也是可以接受的。

    老马指出,至少案子前后的伤亡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他不觉得这种“非法枪支”就一定受到处分,更何况当时情况复杂。

    老实说,赵冷不觉得老马的主张有什么毛病。

    可偏偏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

    督察组的检察官对他们似乎一直存在偏见,而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老马一站上法庭,他魁梧的身材就显得格格不入。

    当他陈述了自己的主张之后,整个现场一片死寂。

    检察官冷笑着驳回了他的诉求。

    理由很简单。

    当时现场开了两枪。

    第一枪的弹痕和DNA 检测,从田迭香,也就是受害人遗存的尸骨中不难得出结论,当时的情况是第一枪致残,致命的是第二枪。

    于是讨论主题就变为了,“是否有开第二枪的必要”。

    老马固然在被告席上侃侃而谈。

    但赵冷看得出,他对这种控告一点儿准备也没做,几乎是手足无措的状态。对检察官的质问,老马一点也招架不住。

    审判只进行了半个钟头,从没这样迅速地确认了共识,法院追究的情况,被锁定在警方执法过程中的第二枪。

    庭审的休息时间,赵冷想办法见到了被围攻的老马。老马满头大汗,赵冷在第九号休息室找到他,房间外里里外外塞满了记者,没拿到陪审名额的社会人士也层出不穷。

    老马只身应付已不容易,再加上法院有意做大舆论趋势,他就显得更加力不从心。

    而整个审理流程则顺畅得有些过分。如果不是柴广漠在一边按着赵冷,恐怕法庭上又会多一个暴徒。

    短暂的休庭后,对老马这个复杂的警方人员,法庭依旧按照复杂的审理流程进行,虽说流程顺畅,但他们并不会轻易下结论。

    但因为情势不利,老马被扭送到了法院的贵宾待客间。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赵冷心里很清楚,所谓的待客间,其实无非就是一间更高级的看守所罢了。

    “为什么要拦着我。”赵冷火气冲天地抓着柴广漠,两人从法院里出来,赵冷就要直奔看守所——她的意思是待客间。

    “你现在过去,是要跟人拼命么?”

    被柴广漠呛了回去,赵冷有点儿不甘心,但正如老柴说的那样,为了避免横生枝节,或许现在这么做是最好的选择。

    “难道你要我看着老马不管?”

    铁了心的赵冷看到法院人散尽了,觉得手心里空空的,脸色也异常难看。

    “我不是那个意思。”柴广漠扫了一眼赵冷,说:“看你这么急,到底是查案,还是要打官司,人可不能太贪心。”

    “我全都要。”话虽如此,赵冷心里也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只能选一样。

    柴广漠拉着赵冷的手,带她到法院外的政法胡同里,找了一家拉面店,“你先坐下。”柴广漠替她抽开椅子,双手摁着赵冷的肩膀,把她硬生生怼进座位。

    “我现在可没有胃口。你别浪费粮食了。”赵冷顺了顺两鬓的发梢,话是这么说,手和肚子却比嘴巴诚实得多,顺手抓过来一张菜单细看起来。

    注意到柴广漠的视线紧紧盯了过来,赵冷才红着脸嘟囔:“只是看看。”

    “这家溏心蛋很不错。”柴广漠慢条斯理,压根不提法庭上的遭遇:“你先看着,我准备吃了。”

    赵冷觉得奇怪,这男人心急得很,才刚上座,连服务生都没见到就开始吃?她正觉得古怪,谁知道柴广漠的话音刚落,内厨的幕帘就让人挑开,简直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一碗日式溏心蛋酱油拉面冒着热气推上了案。

    赵冷舔舔嘴唇——老实说,虽然复杂的情感混在肚子里并不好受,心里正如乱麻搅.弄,可一天的审理下来,她几乎是连水都没怎么沾,这时候见人饕餮似的吃面,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也来一份?”注意到赵冷的视线,柴广漠打趣似的停了嘴,抬起头看着赵冷。

    后者慌忙摇头。

    不能在这破了功吧,她心想,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继续看菜单——可越看越饿。

    柴广漠吃了半碗,脸上浮现出愉悦神情,才开始解释:“老板娘还是懂我的口味,每次来都很畅快。”

    “切……”赵冷小声嘟哝着,又翻了一页。这臭家伙到底玩什么花样?

    柴广漠横起筷子,面条汤水的热气蒸腾,香油和拌料的气味儿更盛,赵冷的鼻子忍不住都开始一阵阵地酥麻。

    “今天辛苦你了。”柴广漠忽然没头没尾来了一句。

    赵冷听得一个愣劲,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又皱着眉头,好奇问:“老柴,你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柴广漠斜着眼抬起头,两只瞳孔里忽然间熠熠生辉。

    “现在时机绝佳,你知道么?”柴广漠忽然说。

    “啊?”赵冷越听越糊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