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死讯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62更新时间:2020-12-28 12:43:33
    他拿起外套,提醒赵冷“进秋了,多加衣服”,竟然就要走。

    “等等。”赵冷忽然想起什么,叫住柴广漠。

    柴广漠就僵硬在那,一动也不敢动。

    “我师父回来以后,警局现在怎么办?”赵冷拍拍脑袋,自己怎么能忘了这件事呢。坐镇总指挥的老冯是整件案子的幕后功臣,在临城分局的工作也是让人没话可说的。

    但。

    赵冷咽了咽口水。

    柴广漠的表情仿佛回答了什么,但嘴里一个字没有。

    老马说他要引退,看来是真的。

    “这么说……”赵冷抢在柴广漠前面:“我师父他……”

    然而话没说完,就被柴广漠打断了话头,抢了过去。柴广漠披上外套,拧开门,一边走一边说:“你现在别想这有的没的。咱们俩的行动太出格,上头可能会找我们的麻烦。”

    赵冷心想,自己可不怕麻烦,你老柴又什么时候怕这东西了?

    难不成——又出事了?

    她心里咯噔一声,看到柴广漠像这样躲躲闪闪的,并不常见。她可不能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飞快到了门边,一手抓住把手,两只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边瞪出来,死死盯着眼前的柴广漠:

    “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柴广漠侧过脸去。

    那就是说,有事,不愿意说。

    赵冷吐出一口气,她打量柴广漠。这男人很少像这样沉默寡言,除非发生什么大事。

    她想了想,与其胡思乱想,不如主动出击,顺手从柴广漠的腰上摸出手机,飞快地翻出通讯录来,拨号。

    “钱斌?”赵冷粗着嗓子,不动电话那头出声,忽然发难:“你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事也敢瞒着姑奶奶?翅膀硬了是吗?”

    柴广漠脸色煞白,被夺了手机,他连抢回来的手段也没有,木然定在原地。

    “前辈——这,我……”

    “行了,你还打算跟我打哑谜,难就是小看姑奶奶,还前辈哩。”赵冷劈头盖脸一通骂,几乎是把钱斌骂懵了,好一会儿了才反应过来。

    柴广漠这时候已经知道赵冷的意图,可惜来不及了。

    她这是料定钱斌脑子转不过弯,诈和!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过后,钱斌委屈地说:“前辈,这事儿不怨我,是老柴跟小王联合起来说,得瞒着您……”

    赵冷似笑非笑地看着柴广漠,像是宣誓胜利,忙说:“你也别跟我绕圈子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告诉我,你们现在什么计划。”

    “我早知道瞒不过您。”钱斌说:“但是计划什么的——没有。”

    “怎么会没有的?”

    “老柴那头没跟你说吗?上头把这件案子视为绝对机密,我们没有插手调查的权力。再说了,现在最关键的,也不是查案。”

    “那是什么?”

    “是调查死因啊,冯局死的不明不白,即使说不让查,我们也不应该放着不管不是吗?”

    咯噔。

    赵冷手里的手机顺着滑落下来,脸上的颜色迅速消退,她抬抬头,正巧见到柴广漠那温润的视线。

    喉头干燥得有点儿发疼。

    赵冷从没像现在这样

    局促过。

    掉在地上的手机还不断发出钱斌疑惑的嘈杂声,柴广漠缓缓走来,蹲下,捡起手机,关机。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他把手机放到一边,凝成的冷漠视线迅速占据了赵冷。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很有默契地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冷才把脑海里的鸣叫声彻底清出。

    她有意无意地问,语气简直像是在询问晚上吃麻辣烫还是焖锅。“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五天。”柴广漠告诉赵冷,事件发生在五天前。

    “五天……”赵冷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出奇地冷静,既没有想象中的慌张,也没有那么暴躁。不知道是因为老冯赴任不算久,自己跟他并不亲密,还是自己的血早就凉了。

    可是……

    五天前,那时候他们还在山里,与外界几乎没有任何联系。

    “死亡时间呢?”赵冷脱口而出。

    她本以为自己没那么关心老冯。

    但是声音出卖了自己,嗓子不争气地剧烈颤抖,几乎是半带哭腔,梨花带雨。赵冷扭过头,她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大概也是五天前,是即刻死亡。”

    赵冷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柴广漠,真烦人这个人怎么可以像这样冷静?简直就像是一台精密仪器一样,一样可怖。

    “你还是人吗?”赵冷抱着肩膀,扭过头:“为什么你能这么平静,老冯不是你的老上司了么?”

    “是下属。”柴广漠更正他。

    赵冷愤然起身,冷冷盯着柴广漠看了好一会儿,抓起椅背上的衣服,大步流星地踏步而出。

    当柴广漠问她要去哪里的时候,她只是扭着脖子回头,她的眼睛也变得冰凉。

    “查案。”

    钱斌接到赵冷的第二个电话时,小王已赶了过来。岂止是赶了过来,更是劈头盖脸把钱斌骂了一通,从蠢货到祖宗都问候一遍,才开始翻他的帐。

    山里小村的案子比较复杂,回到市局之后,具体的调查处理方案要等大会小会。因此在这段时间,整个事件的亲历人都要接受详细的调查。

    说白了,因为事件太过吊诡,所以上头对谁也不信任。

    小王刚接受完新一轮调查,值班的钱斌则在总部临时设立的重案组值班。

    “你到底懂不懂?”小王一见面就开始数落钱斌:“现在小赵肯定是诈你的,她什么也不知道——至少,你得先确定她到底了解多少吧?结果你好,一个电话,就把事情全抖出去了。”

    钱斌翻过来想,自己的确是被玩弄于股掌之中。

    以小王对赵冷的了解,她一定坐不住。

    “走。”她拽起钱斌。

    “走?走去哪?我还在上班!”钱斌拉着脸抗议。

    “还上个屁。”小王扯下手腕上碍事的绷带,她受的伤在一行人中算重的,但行事素来泼辣的她压根没当回事:“实话说了钱斌,咱们已经是弃子了。”

    “弃子?”

    “这件事闹得太大,为了息事宁人,肯定有些事咱们逃不开的——比方说,用违禁枪支射击之类的——”

    “不会吧——”钱斌半推半就,被小王拽着往

    外走。

    “肯定是这样。你看,老马一回来,就接受无休无止的调查,老柴破了重案,转脸上面就翻脸不认人,把我们的功劳一接手,剩给我们的还有什么?”

    两人拉拉扯扯,赵冷第二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这回是她自己的手机。

    钱斌犹豫要不要接,小王顺手从他手里夺过手机,按下接通键。

    不等电话那头的赵冷出声,小王就冲着电话大喊:

    “小赵,知道你现在想什么,到值班室来,总部这边,我们有话跟你说。”

    小王手指飞快,甚至还没有听到里面赵冷的声音,连一个“嗯”字都等不及,小王就飞快挂断了电话,塞到钱斌的前胸口袋里。

    愣住的钱斌被小王推了推,后者冲他笑了笑。

    “在这见面?”半晌,钱斌才反应过来。

    小王笑着点头,说:“我改主意了,不行?”

    钱斌可没话说。

    初秋,路上满是枯黄色的落叶。赵冷兜紧了外套,她把柴广漠留在分局,自己冒头出发去找钱斌,脸上依旧滚烫,心里还不踏实。

    要怪,只怪这一切发生的太没有实感。

    到总部,赵冷一进门,屋里的气氛就变了。

    总部是一间坐落在市中心的大楼,一层是旋转门。赵冷在外面就见到一个高挑的瘦子,她老远认出这人。

    “郭副局!”赵冷叫了一声。

    瘦子姓郭,是总部的副局,官职不算高,但平时跟分局打交道的主要是他。

    郭副局被一群记者围攻,仓促之间,像是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赵冷。

    赵冷不像上头的人爱惜羽毛,对这些难缠的记者既没有好感,如今心情又十分糟糕。她雷厉风行到了郭副局身边,张口托词有紧急任务。

    “紧急任务!”有一个记者像是尝到甜头,抓紧空挡追问:“请问是冯局长的事件?还是之前的恶性爆炸事件?又或者说,是新的事件?”

    赵冷抓住郭副局的手腕,斜着眼瞪了瞪这记者,让他整个人都吓得懵了一会儿,这才脱离了险境。

    郭副局表情狼狈,叹了口气,他告诉赵冷,事件告破几天前,城里出了大事。一是冯代理局长的事,警方调查结果只显示意外,但是显然城里的舆论不这么认为。

    “我觉得,不会那么简单。”赵冷也不觉得是意外。

    郭副局看了赵冷一眼。

    “没那么多巧合,总局这边会详细调查,你放心,我们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赵冷当然不放心。

    “另一方面,关于村里的爆炸和白货案,你知道情况的,舆论施压。”郭副局面露难色,看来他这几天也不好受。

    “所以你们怀疑我师父?”赵冷直言不讳。

    “你已经知道了?”郭副局有些愕然:“风声比情报局还快。得,我也就不瞒你了,小赵同志,这次行动之后,你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问题?”

    赵冷摇头:“事件已经解决了不是吗?”

    “最好是。”郭副局想了想,说:“我们调查老马,主要是因为,事情太凑巧了。而且他之前的行动不合规。”

    之前的行动?.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