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田迭香之死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5更新时间:2020-12-27 17:37:40
    “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老马仿佛在用脖子说话,他粗大的脖颈上,几条又蜿蜒又粗壮的青筋缓缓爬上表皮,可以想见面部充血的样子会有多么可怖。

    “你不明白,我替小姑娘解释。”田迭香转过视线,她的眼睛也通红,但却沾满了泪:“赵警官,你听我说,五年前,是一切事件的起因,他……”

    赵冷没法听完田迭香说什么。她在那一瞬间的想法很复杂,但提炼成一句话总结的话,就是:可能永远也没法知道这个答案了。

    手里的枪有点发烫,赵冷的额头也有点发烫。她的记忆好像断了一层,等她意识到什么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漆黑,老马的黑色风衣挤出银白色的褶子,在屋外摇晃的灯光下显得很有质感,半蹲下来的手边,淌着血。

    但赵冷没有叫出声来。

    由此,她自己能判断,老马没有受伤。他要是受了伤,自己肯定会喊出声来。手里的枪有着十分浓郁的火药味,枪管微微发烫,手掌的虎口处隐约有痛觉。

    赵冷自然明白,这些感受意味着什么,她知道,这意味着,自己手里这把枪,就在不久前,刚刚射出过一发子弹。

    但……

    为什么?

    耳朵边强烈的鸣声,说是几万台发动机轰鸣,又或者是蜜蜂在她耳朵里筑巢也不为过,但这是枪声。

    枪声还在耳边回荡。

    后面的事,顺理成章。

    老马蹲下身,扭过头,露出狐狸的面容:“小赵,等会柴广漠上来了,你要告诉他,这一枪,是我开的。”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呻吟声。

    冲破平静的声音打破两人之间的默契,田迭香扭动着身躯,像是顽固的亡魂,往地面上的按钮挪动过去。

    老马冷静看了她一眼,抬手,飞快地盲射了一发,子弹从她的咽喉穿过,整个过程就像是点烟一样随意简单,顺理成章。

    赵冷没有说话,她的声音像是被子弹扼杀在喉咙里,只是身体不住发抖——她一想说些什么,喉咙就开始抖——最开始是喉咙,接着是胃,然后扩散到全身。

    田迭香的身体躺在地板上。

    她的脸煞白,没有颜色,嘴角微微动了动,不知道算不算回光返照,但赵冷很清楚,肚子上半尺方径的洞不是开玩笑的,也没有人这样还能活下来。

    田迭香成了尸体。

    在成为尸体前,也许她还有话要说,但是却已经永远见了鬼。

    血水和浓稠的体内组织混在一块,已经不能用“恶心”来形容。但赵冷此刻在意的完全不是这些。

    老马把田迭香的尸体处理好,他找到那颗碎成两瓣的子弹,打磨后,收起一颗,朝赵冷笑了笑。

    赵冷并不知道这笑容到底意味着什么。

    老马把手里的枪拆开,替换了膛线,与赵冷手里的那把做了替换,又把子弹全部退出来,扔在地上。

    重新上了一颗子弹后,老马一抬起脸,面目就像是青面獠牙的野兽,他拿起枪,指着门口众人,语气很轻,但仍然掷地有声:“还有谁想试试?”

    话音刚落,这些人的脸上就都已经挂不住了,

    走的走散的散,门口的枪落了一地,但人一个也没有了。

    赵冷回过头,正撞见刚上楼来的柴广漠。

    他显然有点儿吃惊,快步来到老马和赵冷身前,见到躺在地上的田迭香,什么也没有说。

    老马递了一根烟过来,柴广漠这回没有推辞,接在手里,怔怔看着地上的尸体,还有打扫过的屋内痕迹。

    他的脸色很奇怪,显然有至少一分钟的迷惘。

    但是在迷惘之后,柴广漠就很快发生了转变。至少在赵冷看来,他的态度很锋利,像是刚出鞘的日本刀,迎面朝老马斩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柴广漠抬头看老马。

    “做什么?”老马纳闷,“你是说,打扫么?不这么做的话,会留下证据。”

    “证据?”

    “我这年纪,本就该退了,但是你和小赵不一样,你们两个都很年轻。”老马晃了晃手里的枪,说:“有些压力,本来就不该你们来承受。”

    “你的意思是?”老柴的语气越发尖锐,但是并不发作。

    “这里发生的事,我们都不要提。”老马看了尸体一眼:“我们心里不都很清楚,这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不是么?”

    “但她不该这样死的不明不白。”柴广漠来到赵冷面前。

    “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冷摇摇头。

    她的眼睛和面目一样白茫茫的,又干又瘪,嗓子眼里也火辣辣地烫,一个字说不出来。

    “不知道?”柴广漠沉下声,回头看了看老马:“……好,那我们这么交差。”

    老马沉默了一分钟,他点了点手里的烟,说:“雾散了以后,交给我来处理,现在,先避难。”

    “避难?”

    “她说过,她一旦死了,会出大问题。”老马说完,扔下面具,拉着两人就要走。

    赵冷木讷跟着,柴广漠留了一会儿,看了尸体最后一眼,也紧跟在后面。

    他扔下手里的烟,没说一个字。

    “这女人曾说过,一旦她出事,整个村子里的爆炸物很可能会同时爆发。”

    赵冷慌了,也顾不得心里的紧张,她提出,要去救人。

    “村里的人都已经通知到了,不用担心,现在我们到东边的山头去避难,据说那里应该是安全点。”

    “走。”柴广漠抓起赵冷就要走,然而后者就像是石头一样,纹丝不动。

    柴广漠回头看了一眼,赵冷的表情木讷,脸色僵硬。

    “怎么了?”柴广漠问。

    赵冷就抬起手,指了指。

    老马也见到。

    这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乳白色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只从太阳边界走来两人,准确的说,是互相搀扶着的两人,一个身材矮小,一个受了重伤。

    “是小秦。”赵冷总算松了口气。

    “他背着的,应该是刘警官。”柴广漠说。

    老马沉默地看着两人,没有说话。

    小秦背着刘警官,后者昏迷不醒,与赵冷汇合后,才告诉他们,原来田迭香死前,曾在村子里发动了一次围剿,目的就是他们,钱斌和小王与小秦汇合后,

    引开了跟踪他们的壮汉,成功争取了时间。

    “原来是这样。”小秦听了两人的解释,才总算明白,为什么田迭香能够轻而易举地控制这个村子。

    但不走运的是,钱斌和小王失踪了。

    “最糟糕的可能,就是他们还留在村子里。”柴广漠分析说。

    可能性很大。

    赵冷舔了舔嘴唇,毕竟他们并不知道炸弹分布的事。

    “怎么办?”小秦有点儿慌。

    赵冷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小秦,你照顾好两位首长,护送他们到安全的东边。老柴,你掩护。我去找人。”赵冷说完就要走。

    柴广漠拉住急着要走的赵冷:“你这么安排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赵冷急了:“老马是我师父,又是这次行动的最高负责人,他可不能出事。小秦学过医,现在离不开他。老柴你又聪明,行动力强,我,我只是去找人而已,放心好了。”

    赵冷用脚掌磨蹭着地面,侧脸照在火红色的夕阳下亮的很不自然,她从嘴里每蹦出一个字来,都要抬起头,仔细盯着老马的脸看个半天。

    一看到老马,就好像还能想到那子弹的余音。

    “我去了。”她不想再继续折磨自己,摇摇头就走了。

    柴广漠看了老马一眼,后者用沉闷的嗓音回应了他:“你去吧。”

    赵冷很着急,脚步飞快,她心里清楚,剩下的时间很不确定,可能是一分钟,也可能是一秒钟。从东面的山头回到村子,抱着脑袋四处逃窜的村民把宽阔的大路塞得满满当当。

    赵冷咬着牙,把这些村民牵引到村东,但有些仍然不信。

    柴广漠赶到的时候,赵冷正和他们僵持。

    匆匆扫视过去,柴广漠见到这些人个顶个脸色蜡黄,身上的骨头都快刺破皮肤钻出来,眼里冒着紫光。看上去个个都是瘾君子。

    他的确想扭着赵冷离开,把这些无可救药的家伙扔在这里。

    但赵冷肯定不愿意。

    “我来。”柴广漠拉着赵冷,尽管满是不情愿,但柴广漠却说自己有办法。

    赵冷眼睛瞪得滚圆,剩下的村民一个个的都很棘手,柴广漠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二人上到一个土坡,柴广漠抖了抖外套,折好了扔在赵冷手上,他露出短衫,用衣服蹭了蹭锃亮的金属枪身,推上膛,眼睛冒着金光。

    底下人也不知道是不在乎还是没见到,根本没把柴广漠放在眼里,三两个推着手推车,七八个簇拥着过来抢,蒙蒙夜色盖上来,一半的屋子里竟然还亮起微微烛火。

    柴广漠知道不用强的这些人不会听。他朝空中射了一枪,爆裂的火药声传遍了村子各个角落,他笑笑,又连射了五六发,等到村里人确信他手里的家伙,柴广漠才说:

    “听好各位,你们继续呆在村里,爆炸会波及你们。”

    有人听到他这话,露出嫌恶的表情。

    “要你管么?要不是你们这些外人,村里怎么会弄成这幅乌烟瘴气的模样?”

    更多人对柴广漠的提醒嗤之以鼻,依旧我行我素。他们见惯了枪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