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失败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94更新时间:2020-12-27 12:35:04
    最后她也没有成功,一直到村民都撤了,剩下一个的她,更像是村头泼妇,还是骂街不很凶,又受不得窝囊气的那种。

    舌头上像是沾了火星一样,烧的干疼,但她停不下来,一停下来,就好像被抽空了元气,就输了。

    她不能输。

    一直骂,骂到连自己生疏的词汇和胡言乱语都再找不出,找不出合理的排列组合的时候。

    没有人发声,甚至连搭理她的人都没有,就好像此时此刻的田迭香,已经胜利了。

    只有赵冷动了动嘴唇,田迭香早已经敏锐得近乎神经质,一见到赵冷的嘴唇颤抖,甚至这颤抖只是那么微不可闻,她也立刻、迅速平静了下来。

    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样,面带微笑,脸色沉寂地,吐出一口气。

    等。

    等待赵冷。

    赵冷只问了她一句话。

    “说完了吗?”

    她半睁眼,气喘吁吁。等到的只一句而已。

    看到赵冷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长身而立,手里的铐子不知道开过光还是怎么的,锃亮。

    赵冷很快就到了她身边,冷冰冰的像是北风一样吹过来冷抓起她田迭香的一双手臂,竹篙子那样,一只手就给她并了起来,拿银白的铐子往上一套一扣,动作很干脆。

    完了?迭香心想。

    “完了——”

    她翻翻嘴皮,再扭头看看不怕死的老马。

    那一身黑色的皮大衣亮着白色的褶子,像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使者,如果看了他眼巴巴的一双细长眼睛,就更觉得像了。

    就是这个男人,拿枪逼着自己,像是赌命。

    她抬起头,干涩的喉咙滴血,声音还不如村头忘添油的磨机细致,几乎是听着就让人眉头紧锁,眼眶沾湿。

    “我还有一件事。”她上嘴唇一沾下瓣,就被粘粘的唾液粘得撕裂开来,没了傲气和智谋,只剩下一肚子哀怨。

    但她偏把哀怨压了下来,把滚着脓腥味儿血水的唾沫往肚子里咽,只是央求,可那口气并没有半点松软。

    这话当然是对赵冷说的,但又像是自怨自艾。

    她看了赵冷一眼。

    “这件事,我想让你知道。”田迭香看着赵冷,又像是看着以前的自己:“别被他骗了。”

    赵冷摊开手,把玩手里银色的手枪,她的神色很安然,自然不可能被田迭香的一句话说动,甚至眉毛微微那么一挑,甚至颇有些嘲弄。

    “田小姐。”赵冷笑了笑:“用我再提醒你一次,这是我的师父么?”

    她指了指老马,连多看一眼都显得多余,更不必去看老马的神情,赵冷也知道那会是怎样的嘲弄和戏谑,就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就怕只有你自己是这么想。”田迭香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她左边半张脸的头发更密一些,瀑布样落下来,显得她接近疯狂的一张脸上更加诡异。

    “你这话里有话啊。”赵冷问。

    田迭香看了看老马,赵冷也回头看他。

    但老马的模样让赵冷有点儿诧异。他若无其事地收起手里的枪,整了整风衣的立领,脸色沉在风衣的领子下看不真切,但

    有一点让赵冷心里“咯噔”地响了一声。

    老马没有敢跟赵冷视线交対。

    或者说。

    他躲过了赵冷的视线。

    这有点奇怪,但还在情理之中。赵冷放下枪,她往后退一步,整个人就与老马并肩站立,拉下脸瞪着田迭香,“你还想说什么。”

    “没有。”田迭香摇摇头,脸上的神情变得恍惚,两边的发梢微微晃动。轻轻移步上来,来到赵冷的手枪前,她不顾赵冷的喝止,双手紧紧攥住赵冷的枪,一张脸煞白,两瓣嘴唇薄薄地切到一处,嘴角一张开,嘶哑的声音和艳红色的血迹就印入眼里。

    尽管赵冷提醒她了不下三次,“再轻举妄动,就开枪”。

    但也不知道她是不怕死,还是确信赵冷不敢这么做,单薄的躯体顶在赵冷的枪口,那么真实的存在,却让她怎么也扭不动手里的扳机。

    “你,开枪啊。”田迭香嘲弄一样歪了歪头,她拿捏得很有分寸,顺道撩了撩两鬓的发丝,似乎不用怎么思考,就能从赵冷的脸上读出她想要读出来的一切。

    就很简单。

    “你知道,我是很重要的嫌疑人,就算我当着你的面杀人,你也不敢轻易拿走我的命,对么?”田迭香问。

    不知道为什么她还笑得出来。赵冷想不明白,只是她的嘴唇沾着血,脸色又像纸一样难看,笑出来绝算不上好看,这样一副脸孔,偏偏还让她拿不准,到底该怎么办。

    “告诉你一件好事。”田迭香凑到赵冷的耳朵边,她张开嘴,嘶哑的声音和血就好像流淌在赵冷的身体里一边一样:“你,很仰慕这位老马?”

    赵冷耳朵一红。

    老马是她什么人?师父?长辈?还是什么?赵冷想了想,摇摇头。

    老马就是老马,五年前,把她从基层挖出来的恩人,五年后,又让自己回到警队里,如同再造父母一样的恩人。

    但他从没有向自己索要任何回报。

    只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好警察。

    一定是这样,赵冷似乎有这样的感觉,她说不准,但老马一定是凭着信念活着的那种人。

    所以,当田迭香告诉她,老马是个“叛徒”的时候,除了冷笑,她什么反应也没有。

    “你不相信我?”田迭香神秘兮兮地说,她的眼睛里像是有无数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闪着光,否则不会这么亮。

    赵冷当然不信,但她连摇头都觉得多余。

    田迭香又说,“你如果真的不信,不该是这样的反应。你知道你刚才下意识地把耳朵往我身前凑了两公分么?”

    赵冷实在忍无可忍:“要你的人立刻撤开,等老柴回来,我们就要收网了,你不反抗的话,我可以考虑替你在听证法庭上说两句。”

    田迭香侧目看了老马一眼,她露出了一张很神奇的脸孔,这种表情赵冷从没见过。

    她很难去形容这样的表情。

    拿不准,到底是找死,还是已经没有了生存下去的勇气。

    也许两者都有。

    她把手松开,顺着赵冷的手摸到枪的扳机,手指倒扣在扳机上,两只眼睛木木地,瞪得有茶杯大小,忽然勒紧了手指。

    这一下要不得!

    赵冷赶紧怼紧了指头,稍不留神,扳机就扣动,那眼前的田迭香肚子上就要开一个大洞。这女孩儿已经连死都不怕了吗?赵冷盯着她看了一分钟,确认不是。

    因为她笑了。

    据赵冷所知,死之前的人可不会笑。

    田迭香笑的有点儿甜,甚至让赵冷有点儿恍惚,接着她就起身了,起身的时候,飘飘若仙。

    面无血色的田迭香说,“你以为的老马,和我以为的老马,也许根本不一样。你知道,他能在组织里有这么高的信誉,能让这么信任他,用了什么花样么?”

    赵冷摇头。

    田迭香捂着嘴,眼光很是锋利。

    “我早觉得,这件事告诉你最有意思,小姑娘,你听我说。五年前,老马还有一个儿子,但是,但是那个儿子让他很难堪。”

    “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赵冷有意回头看了一眼。

    老马的脸色果然很奇怪,儿子这个话题是他最忌讳,也最不想提及的,是黑历史,也是他的噩梦。有这样的反应不奇怪。

    可是……

    田迭香现在的处境用“绝望”来说也不为过,她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么一个机会,说这么久远的故事呢?

    田迭香却压根就不管这些,她很有意地看着老马的脸色,从平静,转变为愤怒和恼火,乐在其中的她伸了伸手,修长的指头摁在赵冷的枪管上,面色如常。

    “但不管怎么说,儿子也是自己的儿子,不可能因此就不待见。”田迭香就像是没见到老马那羞红的脸色一般,继续进行着自己的话题,也根本没打算就此打住。

    尽管老马已经命令她了好几次。

    但她就当做耳旁风,继续往下说。

    “但后来,儿子如果闯出祸来怎么办?赵警官,如果是你,你的好朋友,亲人,甚至父母,该怎么办?”

    赵冷愣住。

    “不用陪她玩这种无聊的问题。”老马拉下脸来:“小赵,按计划进行,等柴警官回来,我们立刻行动。”

    赵冷没多想就点了头。

    田迭香却笑得更开心了,仿佛没什么比今天遇到的事情更让她雀跃。

    “真有意思,狐狸,你还装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简直就和五年前那些对你儿子视而不见,害死他的那帮畜生没有两样,不是么?”

    赵冷明知道这句话是挑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老马中计了。

    他的表情隐藏在面具底下,“狐狸”的眼睛却藏不住,通红。

    赵冷从没见过一个人的神情能如此割裂,桀骜不驯的“狐狸面具”仿佛就像是对老马的嘲弄,而此时他的情绪也直接反映在他的躯体上。

    全身的肌肉发出闷响声,发出了油锅炙烤的声音。

    田迭香看了一眼,扬了扬下巴。

    就像在说,你瞧,跟我说的一样,他有反应了。

    “五年前的案子,让老马从此一蹶不振,他对这个系统,这个世界,甚至自己失望了——狐狸,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把你从深渊拉起来的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你回到了自己的象牙塔,就觉得,以前的棋子,就可以抛弃不用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