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出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68更新时间:2020-12-26 12:28:55
    赵冷还觉得奇怪,这家伙却又诡异的扭过头来,布满血丝的眼睛冲着赵冷狠狠眨了眨,又补了一句:“也用不着我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田迭香此时的笑声尖酸刺耳,简直就像是刮玻璃。

    赵冷吓得差点松了手,她紧紧摁住这女人的背,手指扳动这女人的脊背。然而这女人的背部却像是滑腻的软骨鱼,任凭赵冷使再大的力气,也不为所动。

    “放弃吧,女警官。”田迭香一边笑,嘴里的血沫一边四溅:“现在对我来说,欣赏你们如何在生命的边缘挣扎,更有意思的多!”

    “你!”赵冷扭住田迭香,把她按到墙边:“你到底干了什么,你再不交待——你知道后果的!”

    “后果?”田迭香笑了笑:“你让那老不死的一枪打死我不好么?”

    田迭香的视线冷不丁穿过赵冷,直直看向她后面——赵冷也跟着往后看去,见到老马杀气腾腾的脸色,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赵冷用身体遮住田迭香:“老柴,你……你带我师父去冷静冷静,他现在太不理智了。”

    柴广漠苦笑一声,无奈地叹口气说:“我倒是想,但,你觉得现在我能说的动他么?”

    “想办法!”赵冷叫道。

    柴广漠无奈地看了看老马,问道:“马局长,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马被柴广漠拦住,只是冷冰冰盯着眼前的田迭香,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搭理柴广漠。

    “嘿嘿,老东西。”田迭香撑起半边身体——她柔软的躯体像是抹布一样,被老马一番折腾,浑身上下满是伤口,但看来她浑不在意——一双血红色的眸子死死盯着老马,就如他盯回来一般,两人如此对视。

    “你知道,你就算打死我,你也会后悔的。”田迭香咳嗽一声,一口血痰咳出嘴外,她低笑一声,向一旁狠狠啐了一口,看着老马:“我要你好看,老马。”

    “这女人到底胡说八道什么!”柴广漠急疯了,这女的到底清不清楚现在什么状况啊,老马发了疯要干掉她,这女的还唯恐天下不乱,偏招惹这老马。

    “她到底想干嘛?找死啊这是?就算想死,也用不着往枪口上撞吧!”柴广漠抱怨道:“钱斌他们到底哪儿去了,咱们人手不够啊!”

    刘警官负重伤昏迷,老马又忽然变了性子,眼前这重大嫌疑人偏生招惹是非,情况已经不能更糟糕了恐怕。

    “你一定不让我解决她么?”老马忽然沉下脸,看向柴广漠,目光仍旧定在枪上。看到柴广漠微微点头,老马似乎叹了口气,他使劲叹了口气,晃了晃手,颤抖着摸出一根烟,点着了后,一屁股坐在附近的桌子上,斜着眼看向田迭香。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在这儿解决她么?”老马看着眼前的田迭香,俨然冷静了下来,问。

    柴广漠纳闷儿,挠挠头问道:“莫非……是因为,刚才这个女人触发了机关?”

    老马抽了口烟,咬着牙说:“我恐怕,这个机关,真的连接到整个村子,炸弹恐怕已经是这女人的掌控之下了。”

    田迭香听了,忽然笑起来

    ,尖锐的笑声刺得赵冷耳朵生疼:“哈哈哈哈,你总算意识到了!看来,你也不算老得糊涂!”

    老马摇摇头:“看来也已经差不多了。”

    “到底怎么回事?”赵冷问。

    “就在我们刚才对峙的空档,这个女人——她怂恿蓝凤凰建立的自爆系统,已经被她解锁了——这是蓝凤凰弄得。”老马抽了口烟。

    “蓝凤凰?”赵冷愣了愣。

    “没错。”田迭香笑了笑:“你以为,我真的仅靠这一个U盘,就万事大吉?不,你们把我想的太简单了。接下来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叫逆风翻盘。”

    “什么意思?”赵冷傻了眼。

    老马平静地叹了口气:“我估计,等一会儿你们就明白了。”

    “算你识相,老东西。”田迭香笑了笑,扭过头来,瞪着赵冷道:“你还不松手?”

    赵冷被田迭香的气魄吓得哆嗦,但不肯撒手:“凭,凭什么要我放了你——你这危险人物。”

    田迭香呼出一口气,笑了笑:“行,我承认,我摊牌了,没错,我是个危险人物——你们赶紧把我抓起来,最好,最好立刻枪毙我。”

    老马斜睨了柴广漠一眼,笑道:“柴警官,你乐意把枪给我么?”

    柴广漠警惕地看了看老马,摇摇头:“不行,不行……马局长,就算这歹徒穷凶极恶,也该由法院判决生效,再来决定……更何况,这是一条人命。”

    赵冷也点点头。

    “无论如何,等候检察院起诉发落。”柴广漠说。

    老马无奈地摇摇头:“你没明白啊,年轻人……”

    “到底怎么回事?”柴广漠更糊涂了。

    他话音刚落,几人所在的房间忽然让人闯开,几条瘦削的人影冲了进来——他们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武器,脸上的神色异常。

    赵冷眯着眼看去,分明是刚才一同跟过的村民之一,见他们拿着小刀跟棍棒,神色紧张,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你们怎么了?”赵冷问。

    “赵警官!”其中一个见到赵冷,忽然松了手,手里的尖刀噔地一声,落在地上。他几步跑来,神情激动又亢奋,他一把抓住赵冷的手,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赵冷有点儿发懵。

    “怎,怎么了??”赵冷一脸懵逼地问。

    “不好,不好了!”这人结结巴巴,哆嗦着问:“村里,村里出大事了。”

    “大事?”赵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人斜着眼看了一眼赵冷紧紧摁住的田迭香,吓得一哆嗦,更是一颗心脏揪了起来。

    “村里……有,有炸弹!”他惊慌失措地嚷了起来。“好几,好几个村民都受了重伤!”

    “什么!”赵冷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一把揪起田迭香,一眼瞪去——这女人果然在斜着眼偷笑。

    “嘿嘿嘿。”看到赵冷的视线,田迭香十分得意,她口含一口脓血:“怎么样,要不要放了我?”

    “是你干的好事?”赵冷问。

    “不如你问问你们的老马——他可是什么都知道~”田迭香

    笑着看向一旁的老马。

    后者叹了口气。

    “事情麻烦了,小赵。”老马看着赵冷,说:“你放了她。”

    “什么??”赵冷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音,不可置信地看向老马:“师父,您,您说什么?”

    “我说,让你放了她。”老马说:“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老马说的如此轻描淡写,以至于赵冷仍不肯相信。

    “师父,您,您到底怎么了?”

    “我让你放了她,要我说几遍?”老马起身,甩落烟头,一脚捻灭,他快步来到赵冷跟前,一把抓起她的胳膊来,满脸胡茬扭曲起来:“我让你TMD现在立刻,把这个倒霉女人放了。”

    赵冷眼里揉着碎泪,慢慢松开手。

    田迭香得意地冲她笑了笑,扭了扭手腕,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身体的损伤实在超过了负荷,然而田迭香既不叫也不嚷,软在地上的她妩媚地笑了笑。

    “喂,你。”她指了指刚才进门的那个村民。

    “我?”这家伙憨憨地指了指自己。

    “对,没错。”田迭香仍旧软在地上,她当着几人的目光下,脸颊滚烫,脸色妩媚,语气娇弱惹人怜惜,吐气如兰。

    “叫我干嘛?”这男人挠了挠头,留了一头硌手的短平板寸头。

    他来到田迭香身旁,脚步刚停,就听到脆亮的一声“啪”。

    田迭香不由分说,一巴掌掴来。

    这一掌重的让人惊讶——男人的脸颊整个像是被揭开了皮似的,横向破了一条巴掌大的血口,他捂着脸,正要破口大骂。

    田迭香晃了晃腿,软绵绵地嗔怒道:“这事儿怪你怪我,你来晚了不说,居然还眼睁睁看着我这么一个弱女子倒在地上,是不是该打?”

    赵冷从没听过这样不讲理的“道理”,偏偏还是从田迭嘴里说出来的,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然而更让她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被打的七荤八素的这小哥脸上满是怒火,但他看了看田迭香,眼睛一眨,捏紧的拳头松了松,整个人忽然泄了气。

    只见他扁了扁嘴巴,低下头沉沉的叹了口气:

    “你……你说得对。”

    他束手束脚,来到田迭香身边,用力扶起这软绵绵的女人。后者娇笑着看过来,一道目光迅捷凌厉,像是挑衅的冲赵冷扬了扬下巴。

    “扶我起来。”田迭香命令道。

    这小哥扭身看向赵冷,一边肩膀撑起田迭香。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田迭香坐到桌边,像是嗔怒的怀春女孩儿一样,蹙着眉头,一边笑一边恼。

    这小哥眉头一皱,求救般的看向赵冷,脸上泛起难色:“我——有……有事情。”

    “说说看。”田迭香松开这小哥的手,软绵绵卧在桌边——她挑笑着望向赵冷:“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要把我抓起来发落?”

    赵冷眉头一紧:“田小姐,我……我是一名警察,不管我的师父怎么说,我必须让你——以及这村子的所有嫌疑人,都受到法律的制裁。”.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