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包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85更新时间:2020-12-25 17:27:10
    “柴广漠,告诉你,你别高兴得太早。”田迭香猛地咳了一声,喊道:“你以为老娘就这么点人么?你们在这里对峙,老娘的人早就已经安排在外面了,算你能从我面前溜走,还能逃出几步?”

    田迭香笑了笑。

    她的人早就将这豪宅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也是为了保证对组织的控制力。毕竟田迭香是突然上位,

    她知道只有控制了组织里掌握实权的几人,才有可能真正取而代之。

    “哦?你是说这些?”柴广漠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田迭香听了耳朵一阵抽搐,她正要反驳,视线里突然滚进一团黑色的影子。

    是个人影。

    田迭香有不好的预感,这人影全身被绑缚得结结实实,手脚都不能动弹,绑住他的也不是绳索,而是一种特制的皮绳,伸缩自如,这倒霉蛋全身上下动不得,但是滚起来倒是行动自如。

    田迭香凝神细看,这人的身影有些眼熟,她警惕地来到这倒霉蛋的身前,飞快地扯下罩在嘴上的黑色布条,撕开面容之后,一张凶悍的鹅蛋般的脸孔露了出来,是个光头。

    田迭香皱了皱眉,她不好的预感果真应验了,这是她安排跟踪钱斌等人的壮汉。这家伙猛呛了一口浓烟,嗓子眼像是被烟头给烫着了一样,咳嗽不止,眼泪哗啦啦地往外涌,嘴里嘟囔着嚎了一声。

    声音像杀猪。

    “田迭香,不得了了。”他大喊。“他们——我们,我的人……他!外头有人!”

    “别慌!慌什么!”田迭香上前一步,这人便整个瘫软了下来,没了气息。

    这倒霉蛋一句整话也说不清,田迭香也没工夫跟他胡扯。她只知道情况比自己想的还要糟,于是捂住了口鼻,一个蜷身,猛地从大厅中央翻滚了出来。

    “柴广漠,你搞什么鬼?”她闷声吼道。

    “田迭香,我说了,我在等人。”柴广漠的声音仍旧那样自信,不过这时候多了一股风趣,也多了一丝幽默。

    可惜田迭香现在一点欣赏这种幽默的心情也没有。不如说她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冲着烟雾深处使劲看去,然而浓烟仍未消止,视线里一片茫然,还有不断顺着他的眼角往外流动的泪珠。

    “等什么人!你等的人来了没有!”田迭香的确好奇。

    柴广漠等的人是他的帮手,还是救援?又或者是警方意识到不对劲派出的警力?如果是后者,田迭香倒是有自信能够搅.弄一番,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是我一个老熟人,他已经来了。”柴广漠笑着说道。“他姓马。”

    田迭香讶然。她倒不是被这个古怪名字所吓倒,只是在滚滚黄烟里,一条萧索修长的人影冒了出来。

    田迭香擦了擦眼睛,浑浊的视线里一点点变得清晰,她警惕地举起了枪,人影逐渐浮现出一个模样来。如果她没认错的话,是赵冷。

    刚才的冲击让几名警察脱了身。

    “嘿嘿,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傻到一直站在这等我。还要让自己亲爱的女人送死!”田迭香叫嚣道,她没认错,这就是赵冷,两手空空,浑身是血,自信地来

    到田迭香的面前。

    她正想扣下扳机,这一次再也不会犹豫了。本这么想的田迭香最终没有扣下扳机,浓烟如尘嚣直上,她的嘴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柄娇小的手枪,枪口冲着田迭香的后脑。

    田迭香汗流浃背,她的视线略微左右偏转,黑洞洞的几个方形枪口顶在了她的脑门上,前后左右,每一处都严丝合缝,田迭香眼光一闪,这些人背后冒出的几名村民也都持枪出现,与这几名僵持起来。

    她的嘴被顶开,枪身直接没入田迭香的嘴里,一道咔嚓的声音从他小舌头根处直接传达到了脑海里,宛如宣告了她的死刑。

    咔哒。

    一声轻响。

    田迭香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推膛。

    推膛的声音。

    紧接着,干脆而又沉着的声音从田迭香的脑门儿顶上传来。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赵冷的声音直指田迭香手里的乌兹,乌兹的枪口还对着她,只是再没有那股气焰。

    田迭香瞪大了眼,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张好看的脸孔,齐肩的秀发飘洒在脸颊上,一双细长的眉毛紧紧蹙起,手里的枪口对着自己。

    脸孔上,赵冷鼻头往下,被一个黑乎乎的防毒面具遮住,但仅看半张脸,也能从她利落的神情里看出一股英气和愤恨。

    她正想说什么,忽然背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熟悉的声音响起。

    “田迭香,你还是这么固执!”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人是——她慌忙回头——没有人影,只有刚才躺在地上的死者——这家伙站起身,手里拿着枪,另一只手搓了搓脸颊,脸颊上仆仆往下落粉,皱巴巴的脸孔舒展开来,底下的那张脸孔,田迭香脸色大变。

    “你——老马!!”

    是马局长。

    田迭香没了脾气,松开握枪的手,乌兹发出脆响,落在地上。

    直到浓烟消散,田迭香才明白自己输得有多彻底。四周的黑衣警察,不久之前还在这催泪瓦斯的笼罩下遍地打滚,这时候已经被收拾得妥妥当当。

    “你是不是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柴广漠摇摇晃晃,一直站在大厅中央,浑身上下仍是那副血肉模糊的模样,但是这时候看起来,他才是站到最后的人。

    田迭香没了脾气,也没了精神,她瘫软坐在地上,屋里的十几名警察,屋外的一众兄弟,现在齐数都在她的眼前。

    赵冷一见到田迭香身后的男人,眼珠子都跟着闪着光动了动。

    “师父!”

    “老马,辛苦你了,我来。”柴广漠摇了摇身子,他推开准备扶住他的两人,来到老马面前,翻手锁住了田迭香的两手。

    田迭香猛地咳嗽一声,浑身软塌塌地跌了下去。

    “这些到底是……”田迭香的眼神涣散,但仍然用足了力气,狠狠瞪着眼前的“马局长”。

    “他可是老警察了。”柴广漠收了枪,蹲下身,目光定在田迭香的身上,说:“这是我们原临城市分局局长。”

    “我知道,可是……!”田迭香傻了眼,老马不是他们

    的人么?

    “很不巧,田迭香。实在太不巧了。”

    “老马是自愿投身到这次行动里来的,他熟悉你们就像熟悉自己的家人,对组织内部也是了如指掌。这次作战计划,便是把你们一网打尽。田迭香,你以为你在巩固村子的统治力,在蚕食组织?不,你还是被利用了。”

    柴广漠站起身,拍了拍老马的肩膀。

    赵冷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僵直在原地动也不动。

    老马脱下蔚蓝色的帽子,搭在柴广漠的脑袋顶上,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小柴——不对,该叫你柴警官了,你这次任务很圆满啊,回去又是大功。”

    柴广漠接过帽子,说道:“我只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有这么许多恰好,多到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你说呢,田迭香。”

    柴广漠笑道:“如果不是我恰好受了伤,让你放松了警惕,田小姐,我看,这次任务恐怕没这么顺利吧?”

    他接过从赵冷手里递过来的枪。

    枪身黝黑,金属的光泽缓缓从他手里滑过,照在脸上,仿佛映得脸颊透黑,视线也如子弹一般锐利。

    柴广漠瞪过来,田迭香往后退了一步,身后便是房间四壁的按钮,她的人虽然拿着枪,但是已经六神无主——

    田迭香冷笑一声,脸色变化不定,视线冰冷彻骨,她往自己身边左右看去,同样冰冷的枪管枪口就这样直直对着她,随时从枪口.爆裂而出的子弹都可能穿过她的胸膛。

    “恰好。恰好。”田迭香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阴冷地看向柴广漠——这个满身泥泞鲜血,被伤口和疲惫覆盖着的羸弱警察,单薄瘦弱的身躯屹立不倒。

    柴广漠只笑笑,没有吭声。

    老马毅然加入组织,竟然也是上头的一步棋。这也是柴广漠在民宿才发现的事实,这是一场借用外部力量化解这场大案的关键。

    支援老马的并不是警方的部队,相反,实际上是刘志远的人,他们立刻将田迭香手底下的“黑衣警察”肃清干净,他们控制住局面之后,摘下这些“警察”的面罩,根据老马从组织内收集来的数据资料一一比对,果然发现了猫腻。

    田迭香冷静盯着这些人搬空了村管所,忽然冷笑一声,说:“你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么?”

    “你还有话说?”老马盯着她,抽上了烟。

    “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机会活到明天了。”田迭香笑了,不吭声。

    “你什么意思?”赵冷喝问。

    田迭香冷笑。

    田迭香看了看赵冷,咧开嘴笑道:“那正好。”

    “什么正好?”赵冷纳闷。

    田迭香解开头发,长长的发梢像是瀑布一样灌下,脸色阴沉,她浑身颤抖。

    “老马,你骗我。”双眼发红的田迭香,手指颤抖,指着马局。

    “我怎么骗你了?”老马不动声色,赵冷本想直接拿下,被他叫住:“你是不是还觉得不服气?田迭香?”

    “你们凭什么抓我?”田迭香靠到背后的墙上,双手紧紧环抱着胸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