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恼羞成怒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54更新时间:2020-12-25 11:24:38
    田迭香脸色沉着,但是下手又狠又快,肉眼不可见地在柴广漠的鼻头下颌上来了两记拳头,没来得及咬紧牙关的柴广漠舌头也被牙齿割破,嘴里弥漫起铁锈似的鲜血味道。

    田迭香行动如风,柴广漠的脑袋见了红,下巴两腮肿的像是发酵的馒头,高高隆起的鼻头更是不断溢血。

    “哈。恼羞成怒。”柴广漠冷笑一声,田迭香气急败坏还要看打,却又强行忍住了。

    “你懂个屁。”田迭香一口浓痰吐在柴广漠的脸上,她使了个眼色,掰住柴广漠的两人就松开了柴广漠的双肩,整个人宛如一团泄了劲的稀泥软倒在地上,柴广漠的喉咙不自觉开始呻吟起来。

    “站起来。”田迭香冷冷扫过柴广漠一眼,他揪起柴广漠,说道:“你是警察吧,这就不行了?站起来,一对一。”

    柴广漠软乎乎的,一滩烂泥终究是扶不上墙的。田迭香一只手撑住柴广漠,另一只手掌捏成了拳头,手掌虽软,拳头却十足地霸道,破风穿声,柴广漠也不记得自己挨了几十还是几百拳,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田迭香冷冷问道:

    “为什么不还手。”

    柴广漠垂下的脑袋这才微微抬起,全身上下化脓的血泡混扎着锐器洞穿和划伤的伤口,黏达达的伤口上汩汩地渗着血,唯独一道锐利的目光还直直看向田迭香。

    “嘿,我可不是什么慈善家……我,我他妈也想还手。”柴广漠一只眼已经睁不开,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只不过即便没死,现在的柴广漠也剩下不到半条命。“你看。”

    他勉勉强强,浑身颤抖着伸出胳膊,沾满血的拳头轻轻点在田迭香的胸口上,还没发力,就疲软地跌了下去。柴广漠喘出一口气,身体颤颤巍巍。

    他的腿本就有伤,此时此刻更是旧伤新伤疼在一处,让他龇牙咧嘴。

    “你试试,在胸口腰间插上两把螺丝刀,拧开了之后再往太阳穴上抡几块板砖,还能生龙活虎的,那我就服你,嘿嘿。”柴广漠的语气里满是挑衅的滋味,田迭香却不为所动。

    她叹了口气,抓住柴广漠。现在这具半死不活的尸体只靠着田迭香一只手臂撑着没有跌倒下去,她凝视柴广漠了一时半刻,才悠悠说道:

    “第五年,我的确想凭本事摆脱困境——但是五个年头,换来的后果,只有我心里明白,没用——一点儿用都没有。”田迭香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

    “我甚至,最后沦为妈妈跟组织交涉的工具人,仅此而已——我实在不甘心。”

    她看着柴广漠,却又有点像看着五年前的自己。

    “我妈还有这个村子,而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潜入组织,只不过是沦为他们的玩物和发泄道具,我一个女人,能做什么呢?”

    田迭香说道:“我也想过放弃,可是……可是这里毕竟是我的家乡,哪能说放弃就放弃,但是你也明白吧,柴警官,这里什么都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

    田迭香捏紧拳头

    ,苦笑一声。“原本就是这样,但我不一样,我是天才。这么一个贫民窟发展为王国,那个女人到底用了多少心血?她却不明白,只要我愿意,这一切随时都是我的。”

    “也许你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告诉你柴警官,原本村子的老领导老九哥对我也是另眼相看——当然,他们不知道我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但有必要知道吗?白货一车车运出去,红票子一箱子一箱子送回来。这不就够了么?”

    柴广漠那就静静听着田迭香不断的倾诉,没有插进一句话,但是他却从这个小个子的眼里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谁当年不觉得自己能干成一番事业?可到头来,也不过是竹篮打水罢了。”田迭香狂笑道:“当我知道自己五年的付出还不如一场铤而走险的交易——嘿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不怕什么,只怕你铤而走险——我这个人,要做事,便要做的绝对,既然已经迈出去这么多步,接下来的事,便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柴广漠在内心里诘问自己。或许会是一样的结果,他常自诩豁出命的行动,可背后到底是什么在支撑他?正义吗?

    田迭香却摇头。

    “狗屁正义,原本我该死在这个狗屁地方,我本该冻死在冬天的恶寒当中。但是有了权力,有了这些铤而走险来的养料,我才活到今天。”她冷笑,苦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笑什么。“最后死的不会是我,柴警官——不仅我不会死,我还会控制这村子,他们就像是我手里的一把枪。”

    田迭香叹了口气,从一旁手下手里夺过一把长枪,枪口顶在柴广漠的脑门上。“有一天,我发现,一直合作的团伙同伴忽然出现在身边,我意识到不对劲!真的可笑,直到有一天,我才发现,原来我做的一切,居然成了他人的嫁衣——这个团伙——结果就好像我成了他们组织里的人一样,没过多久,他们居然就渗透到了村子里的各个地方。”

    “那个时候我才真的明白,我根本逃不掉——不仅我成了傀儡,这个村子也早已经成了他们赚钱的工具和祭品。”

    “所以,你才恨蓝凤凰,是么?”柴广漠浑身的血痂散发出浓厚的血腥味,但这句话却戳破了田迭香的软肋。

    她沉默,停顿了一会,才缓缓说道。

    “那一天开始我就死了。我才明白什么狗屁正义,不过是一群自嗨的老家伙摆弄我们的道具,真正有价值的,是这些玩弄人命的权力。可笑的是,就算这个致富做到极致,我干的足够漂亮,他们会给我什么?”

    说到这里,柴广漠沉默了。

    田迭香是一个受到忽视的人,这村子,也同样受到漠视,她付出的越多,得到的,似乎也只能是对她的打击。

    反而是这样来钱快的组织,对她的帮助才是最大的。尽管像是蛊毒一样,逐渐腐蚀扭曲了她的内心……

    但毕竟,实质的权力和钱,不会骗自己。至少在田迭香看来,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坏事。

    “嘿嘿,但是这东西在我手里就不一样了。”田迭香的脸孔逐渐扭曲,狞笑。“同样的东西,我发现,合作并不是一件坏事,我在组织内越爬越高,越爬越高。我走的越远,看的也就越清楚,这个世界不需要什么正义。”

    沉默。只有沉默。

    柴广漠没有确切的答案。他的想法一定对吗?他不知道,甚至有些同情。柴广漠看向田迭香,嗓子里已接近干枯,说不出话来。

    “我……”

    “柴警官,我真的很佩服你,也很敬重你。”田迭香突然转变脸色,说道:“你能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做这些危险的事,不求回报。你很聪明,却从来不反抗,你很厉害。”

    田迭香露出尖黄的牙齿,笑道:“可惜你选错了路。”

    “选错了路?”柴广漠抬起头,看向田迭香,疑惑不解。

    田迭香神情有些惋惜,瞥了眼柴广漠,笑道:“是啊,柴广漠,你既然这么聪明,怎么会想到在这么糟糕的时候摊牌呢?你看看这里。”

    她抓起柴广漠的胳膊,拖着他满身创痕的躯体来到门口,田迭香眯着眼说道:“这里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就连你心心念念的赵冷赵警官也在我的控制下,你现在把桌子都掀了,就没有忌惮吗。”

    田迭香的视线变得又冷又毒。

    “柴广漠,我就不明白了。你是真的不怕死吗?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不敢下手。”

    柴广漠却冷笑了一声。

    “怎么会不知道。从你利用我和我们几个做的这一系列案子我就知道。从你利用老板娘操纵整个临城背后的案件我就知道。从你调换异乡人,谋害郑邦,陷害肖萧,又想要控制住整个组织我就看得出来。”

    他一口血痰吐在地上,挣脱了田迭香的手掌,艰难地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踉跄几步,才将将站稳。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田迭香。”柴广漠笑着说道:“你密谋这一切,不仅是要夺下组织的统治权,不仅是要让老板娘惨死,让肖萧做你的替罪羊。你还要我们这几名警察作为陪葬,还要你的身前身后名都传下去。”

    “你要制造一个假象。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是英勇牺牲,就像我们一样。”柴广漠冷笑道。“你满心以为自己做的很完美,最后我们也一定会回到现场,那么这场舞会也就该谢幕了,不是吗?”

    田迭香身体大震。

    “不得不承认,柴广漠,你的确挺有胆气的,只可惜你想通这些也太晚了吧。哈哈哈!”田迭香狂笑起来,她举起夺过来的一把钉枪,枪口指向柴广漠。

    “既然你早就明白过来死路一条,还屁颠儿屁颠儿地过来送死,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啊?别告诉我,该不会是为了你那所谓的狗屁正义吧。”

    “至少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柴广漠咧开嘴,脸上没有丝毫惧色,面对田迭香的杀气,他从容笑道:“这场演出也该谢幕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