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搜查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63更新时间:2020-12-24 12:22:59
    “你跟他们去的话,他们往哪个方向,你总知道吧?”柴广漠来到二层——村里村民已经控制了蓝凤凰手下一批女眷,四处都是嘈杂沸腾的人声,田迭香晚了几步,蹦蹦跳跳地上了楼来,她笑着说:

    “知道。”

    “不过。”田迭香往楼下看了一眼:“可以跟你说,不过我想用处不大。”

    “怎么?”柴广漠纳闷儿。

    “我听他们讨论说,为了防止被警方的耳目见到,他们分成几部分四处逃窜,而且最开始定的方向,到最后会轮流切换,恐怕到最后,他们自己也不见得晓得,哪条路是哪条路——所以我就算告诉你,用处也不大就是了。”

    柴广漠点点头。

    田迭香又捂着嘴偷笑:“这就叫——抱头鼠窜吧。”

    柴广漠摇摇头,他到了二楼。

    二楼除了几间卧室之外,还有一间黑乎乎的库房,库房内部一片灰暗,柴广漠把住房门,身后的田迭香却忽然叫住她。

    “等等。”

    “怎么?”柴广漠站住脚步。

    “我记得……”田迭香眼光闪动:“蓝凤凰离开这屋子以前,在这里放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柴广漠有点儿莫名其妙,他扭开房门,忽然觉得手上的阻力并不寻常,下意识的动作让他往后退了一步。

    当柴广漠意识到“不好”的时候,为时已晚。

    “老柴!”与此同时,柴广漠听到身后,远远传来赵冷的叫喊声:“我来救你了!”

    话音刚落,只听到整个房间“吱扭扭”的响动,像是木头被巨大扭力摧枯拉朽时发出的扭曲声音,这声音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柴广漠脚底下的木板——也就是二楼走廊,整个开始解体。

    与此同时,以整个豪宅为圆心,柴广漠嗅到一股弥漫在空气当中不寻常的气味——这味道他并不陌生,只是此时此刻出现在空气里,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硫磺”的味道!

    柴广漠身体下意识缩了缩,从二楼飞身而下,嘴里喊道:“卧倒!”

    赵冷才到宅子里,就见到眼前一黑,整个身体后半部分灼热的气浪缓慢推来——接着,身体像是撒在空中的纸屑一般,整个地浮了起来。

    “老……”赵冷的声音还没发出,喉咙里一股热血喷涌而出,身体被狠狠推出十几米,撞在一根浑圆的黑色柱子上,脸色涨得通红。

    ——要不是柴广漠按住她,恐怕这股气浪会推得更远。赵冷心脏像是被浸在水里,任凭风吹浪涌,波涛不止。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到柴广漠嘶声力竭地吼道:

    “有炸弹!不要轻举妄动!”

    这声音好像是隔着厚厚的水层,听得不大真切,直到柴广漠紧紧勒住她的肩膀,身上的几件外衣几乎都灼烧得不成样子——赵冷才不至于失去意识。

    她咳出一口血痰,脸色苍白地半起身来,抬头望向背后。

    只见到茫然的刘志远脸色苍白——他无力地坐在门槛边,整个豪宅的中心走廊,像是被拦腰截断一样,一条三米来宽的长条

    部分,简直就像是拿橡皮擦去一样干净。

    但赵冷心里清楚,这是——爆炸。

    而刘志远的左腿,就恰在这三米来长的部分——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只剩下血污的一星半点污渍残留在腿部,接着,刘志远的眉头微微一动——仿佛直到这个时候,疼痛感才缓缓占据了他意识的全部。

    刘志远撕心裂肺的吼声,伴随着室内惊叫声的此起彼伏,以及那条消失不见的腿。

    赵冷懵了。

    刘志远的左腿,从大腿根部开始,整节消失,他保持着愕然恸哭的模样,身体扭动着匍匐在地上,嘶哑的嗓音直到再也发不出一丁点儿动静,整个人才像是一根被刨干净了的木条,怔怔留在原地。

    惊呼声戛然而止,迭香想起刚才骚乱中从室内发生的动静,正要喊出声,屋里已经跑出来几个人,一个个脸上都是煞白颜色,惊恐地夺门而出,一来到大厅,目睹眼前的乱象,又是一惊。

    柴广漠扫过众人一眼,确认了这些人的身份,他们是蓝凤凰收养的一群少年少女,常年在受到管控下做些杂物活儿。

    而屋里忽然爆发而出的硫磺气味,充溢在整个房间的各个部分,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人能反应过来。

    耳鸣声伴随着尘埃落定,柴广漠站起身,赵冷忍着心里的痛苦,和柴广漠两人一起把昏厥过去的刘志远小心翼翼搬运到卧室里,仓促地包扎却很难完全止住整条大腿的动脉。

    “用这个,”柴广漠从身上摸出打火机。

    赵冷拼命抢住柴广漠,脸色惊恐地问:“你要做什么?”

    “止血。”柴广漠笃定的说。

    “止血?”赵冷咽了咽口水:“怎么止血?”

    “你先让开。”柴广漠推开赵冷,他咬咬牙,从抽屉里摸出一把剪刀,用指甲推开剪刀的簧片,只听到“噔”一声,半截剪刀一声落下——剩下一半握在柴广漠手里,像是一把挑着亮光的尖刀。

    刀片轻轻划过刘志远的腿根,柴广漠深吸了口气,用打火机简单炙烤刀片,等到刀片发着橙色的暗光后,毫不犹豫地斩下。

    “你!!”赵冷吓傻了:“你干什么老柴!!你疯了吧!”

    “我在给他止血!!”柴广漠咬紧牙关说:“你先去维持一下外面的冷静——现在这屋子里到底有多少炸药,分布在什么地方,还未可知。”

    “可是……”赵冷捂着嘴,眼看柴广漠手起刀落,挑断了陈志腿根部的几条动脉,吓得浑身颤抖。

    “我必须让他的血管止住血,就必须让伤口扩展,然后用这个。”

    柴广漠说完,捏住打火机,把火口调到最大,他一按下火机,“噌”一声,两寸高的火苗宛如一条蜿蜒爬动的巨蛇,在黑暗当中疯狂扭动。

    柴广漠毫不犹豫,把火舌对准了刘志远的腿根,一番炙烤过后,腿部的血奇迹般止住了。

    柴广漠松了口气,他抹掉额头上一层汗珠,斜眼见到赵冷还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缓缓来到她身边,拍了拍赵冷的肩膀:“当务之急,先是

    控制住伤情,我们要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冷一声不响,沉重地点了点头。

    田迭香离开后,这些年轻男女还在里屋的后厨或是房间内,一面是打扫,一面是在做些扫除工作,却不知道前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变故。

    随着女孩儿的惊呼声,他们蜂拥而出,从走廊的正门进来,看到柴广漠出来,四面的村民也都围了上来,眼看他们情绪还没安定下来,又是吵闹,又是惊呼,更多的则是对柴广漠等人的质问,更有激动的,不由得喊出了声。

    柴广漠情知这时候应该安抚他们的情绪,于是上前掏出了证件。

    “别慌,各位,我是警察。”

    “警察”两个字也许的确有独特的魅力,很快他们便镇定下来。

    这些女眷常年在田迭香的手底下工作,此时忽然遭遇如此变故,一个个面如死灰。偌大的洋楼内部满是硫磺的气味,四面墙壁上簌簌抖落的粉尘仿佛预示着——“此地不宜久留”。

    “刚才有多少人受伤?”柴广漠问道。

    田迭香踌躇片刻,说道:“这群姑娘说,后面的一间库房里有人死了。”

    尽管说的轻描淡写,但柴广漠却有不好的预感,他紧张地问道:“什么人清楚么?”

    田迭香摇摇头。

    “只听说是个中年大叔,秃头,穿了一身西服。”田迭香瞥了一眼柴广漠,说道:“这个节骨眼儿上又出这事,我看多半是组织的人从中作梗。”

    “爆炸范围大么?”柴广漠看了看远处。

    田迭香紧紧皱着眉头:“至少,整个房间都受到了波及。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大的爆炸范围。”

    “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柴广漠看了眼田迭香,说:“既然误会已经澄清了,那不如携手处理案情。”

    田迭香点了点头:“各位,我们去看看,这些炸弹,很可能是蓝凤凰留下的,大家听警官的话,不慌张。”

    显然,短时间内,田迭香就很快安抚了众人。

    赵冷冲着柴广漠眨了眨眼,也立刻跟上。

    见到田迭香带头,一众村民似乎也壮起了胆子,都跟在身后,议论纷纷地尾随着到了屋外。所谓的库房,离爆炸点很远。

    柴广漠发现,这就是他刚才探视的那间库房,柴广漠弄到门把手上,小心翼翼地扭动,只听到“嗡”一声,把手上显然牵连着一根铁丝样的细线。

    赵冷惊呼:“这个……莫非是机关?”

    “这是怎么回事?”柴广漠扭头看向身后的田迭香。

    后者使劲摇头:“我,我不知道……我自己也被卷进来了——这,这是蓝凤凰设计的,一定。”

    柴广漠十分小心地排查了整扇房门,去除上面牵动的机关——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找到多余的细线,进到屋里,屋子里居然没有灯,黑漆漆的一片。

    “死者就在这里。”田迭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盏油灯,灯光微弱,能见到屋里的情况,这间屋子很是奇怪,四面墙壁上既不是衣柜,也不是书柜或是陈列物,而是整排的“按钮”。.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