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村中议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44更新时间:2020-12-23 18:03:02
    小老头愣了愣,眉头微微一动,看着赵冷的眼光产生了细微的变化。

    他叹了口气,说:“我最开始也是这么意味。但是后来发现,他跟刘警官交流的时候,感觉地位比刘警官地位还高——最开始我们都以为,他一定是警方一个比较高级别的长官,或许是处于安全考虑,才戴着面具。”

    赵冷心中一动,面上却不改脸色,笑了笑:“我也觉得像。”

    “可……”小老头话锋一转,摇摇头:“后来有一次,刘警官在村子里组织集体作战会议的时候,发生一件怪事——这事……”

    话说到一半,这小老头谨慎地左顾右看一番,凑到赵冷的跟前,离得更近了,他细声细气的说:“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更不能讲,是我老头告诉你的。”

    赵冷点头。

    “他当时会开到一半——那是个极隐秘的会议,像我和老村长这样的局外人都没法参加——但当时我在会议外放风,他没注意到我,我就偷偷摸摸跟着看——因为当时这“狐狸面具”的行为太诡异,让我起了疑心。”

    赵冷的心也悬了起来:“你见到了什么?”

    “狐狸面具捏着烟,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揭开一半面具抽起来——我看他满脸胡渣,脸色恨不寻常,当时想去跟他搭搭话,但又莫名地害怕。”

    “你怕什么?”赵冷好奇。

    小老头叹了口气:“我没什么证据,这一切都是我直觉和推测罢了——但是我得说出来,不然压在我这小心脏上,我只怕受不了——这“狐狸面具”抽着烟,我瞧他脸上的轮廓,实在不像是个警察,倒像是个罪犯。”

    “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赵冷摇摇头:“他能参加那样的内部会议,足够证明,他肯定是警方的高层——警方不会无缘无故拉一个局外人进来的。”

    “是……”小老头也低下头:“但……有一种情况例外。”

    “例外?你说什么例外?”赵冷有点儿生气。

    “那就是,当那个人是当事人——也就是嫌疑人,或者罪犯的时候。”小老头盯着赵冷看。

    赵冷愣住。

    “……”她吸了口气,正想说些什么。

    小老头却忽然说:“而且,在那之后不久——我隐蔽在草垛前,我看到两个年轻人过来扭送“狐狸面具”离开,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扭送,就是押着,像这样。”

    小老头蹩脚的模仿起警察的押人动作来。

    但赵冷一点儿看下去的心态都没了。

    “你是说,他有可能是罪犯?”赵冷手一抖。

    “不好说。”小老头仍然不肯下定论:“这件事我也觉得蹊跷。后来刘警官拍胸脯说,这是他的老首长,我们才跟着叫一声老首长。”

    赵冷心里乱成了麻花:“所以你觉得他可疑,对吗?”

    “至少。”小老头补充道:“在他身上还有很多秘密。但我清楚,你是真正的警察,所以这话我只讲给你听,你可别往外说,尤其是这个“狐狸面具”,还有刘警官。”

    “为什么是我?”赵冷有些错愕。

    小老头想了想,说道:“很简单的道理,你连一个无辜的村民都舍不得伤害,更不会不顾情面地背叛我——我知道,你肯定是个道德感很高的人。”

    赵冷有些受宠若惊,她正想反驳,身后的房子就传来“吱呀”一声,粗暴地被人一把撞开,内里一个急躁的错乱脚步慌慌张张地来到外面。

    两人回头看去。

    是老村长。他一把年纪,腿脚也不大利索,但是性子却十足地急躁火爆,拄着拐杖,飞快地来到门外,四处张望, 很快见到了赵冷和小老头,吼道:

    “你俩在那墨迹什么?出大事了!赶紧进来!”

    “大事?”赵冷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急急忙忙拽着小老头回到屋里。刚进门,就看见刘志远那和善的脸色也变了样。

    他一见到赵冷,连忙上前迎过来,抓着她的手腕,不等赵冷发话,便开口说道:

    “原先让你考虑的,现在恐怕没有这个时间了,跟我来。”

    “啊?”赵冷不解。

    “行动必须提前了。”刘志远瞄了一眼“狐狸”,说:“我们的人说,你的同伴已经开始行动,现在他们在蓝凤凰的宅子里,蓝凤凰跑了,听说还出了人命,情况紧急。”

    赵冷脑子“轰”的一声,急的快要哭出来,她一把甩开刘志远,气急败坏道:“你你你,你跟我说清楚,不然我不走——是老柴出事了么?”

    刘志远摇摇头。

    “那就是钱斌!”赵冷心里一紧。

    “也不是。”刘志远插嘴说:“情况还不明朗,我也不知道是谁,你先跟我们来。”

    赵冷回头看了看“狐狸”,问:““狐狸”先生呢?他不跟来么?”

    刘志远脸色一变,摇摇头:“现在还不行,我们得先行确认这个女头目的情况,“狐狸”先生才能行动,否则,我们将会满盘皆输。”

    赵冷也没时间跟他们打哑谜,只能硬着头皮,跟刘志远等人展开行动。

    “我们配了枪。但是数量不多,子弹有限,而且没有批示。”刘志远说:“这是我偷偷从组织内部,黑市里弄来的。”

    赵冷愣了愣。

    “这……这不合规矩吧,刘警官。”赵冷看他熟练地把自己带到一处僻静的通铺小屋前——这间屋子混杂在众多贫民小平房当中,不熟悉的人,决不能从这么多屋子里找出这样没有显著特点的一间来。

    刘志远从枪械的存放格子里摸出一把银色的格.洛克,塞到赵冷手里边,说:“现在情况紧急,我又不能时时跟上面联系,一般这种情况是可以特批的。”

    看来他没少干这种事。赵冷吐了吐舌头,卡上保险,把子弹推出——摸了摸上头的余温,一共二十八发,连弹匣在内,数量不多。

    “不过我得提醒你。”刘志远又摸了两把,一把1911,一把小型勃朗宁,全部塞到赵冷的侧包里:“这枪主要用来威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这两把你先拿着,等你碰到你的同伴,可以给他们应应急。”

    赵冷也不推辞,点头说:“我当然知道。”

    刘志

    远犹豫了半晌,他给自己拿了一把硕大无比的沙鹰:“但我还是得告诉你,赵警官,在这里开枪,别说杀人,就算是伤了人,你回临城,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赵冷心里一沉。

    也就是说,虽然拿了枪,但这些武器毕竟来路不正,没有经过备案和处理,都是非法器械。他们拿着当做威慑物尚且不合法,如果伤了人——

    “也就是说,压根当做假的,不能用,是吗?”赵冷眨眨眼。

    刘志远点点头:“你这样理解就可以了——不过好过没有。”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点了点头。

    把子弹推进弹匣,赵冷把枪支塞进肚皮的衣服里,深吸了一口气——她头皮发麻,仅在心里祈祷老柴和钱斌没事,似乎没多大用,甚至还向东边作了个揖。

    刘志远见了,忍不住笑道:“没想到你挺虔诚。”

    “不如靠自己。”赵冷却皱了皱眉头,说。

    钱斌一路往小秦所在的公寓疾驰而去。他总觉得这种感觉十分怪异——原本忙碌繁华的街头,如今居然连一个行人都少见,而且一碰到路人,就唯恐避之不及地躲得远远的。

    钱斌很是无奈,但也只有硬着头皮飞快前行。

    好在公寓并不远,钱斌远远就见到那栋低矮的小楼——虽然那是村里最现代化的洋楼,但毕竟与城里的差距还是很大,因此老远,钱斌就见到,他们所在的房间楼门前,门没有关!

    钱斌心里一紧,他舔了舔舌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很警觉,也足够自信,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追踪。钱斌活动活动筋骨,绕到公寓背后,他找到一棵歪歪斜斜的老槐木,两步从树干飞身窜上,身体像是猴子一样灵活,没几步就从二楼钻进了所在房间的窗户。

    这一系列动作流畅敏捷,行云流水,落地无声。钱斌就势在地上一滚,整个人拍拍灰尘,悄无声息地扭身钻进床底下——他听到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钱斌的心也揪了起来——就声音来说,不像是小秦,但更不会是小王——更何况小王现如今还躺在床上,不知状况如何。

    脚步声在屋子里徘徊了一圈。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便离开了。

    等到时间足够久,钱斌才从床底下钻出——果然,小秦和小王都早已经不在公寓里了。钱斌有点儿慌,但并不意外。小秦也是一个出过多次任务的经验干警,他不可能坐以待毙。

    钱斌搓搓手掌,决定找一些线索。

    搜查不是他的专长,但很快他在冰箱里找到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信号”。

    只见牛奶盒排列成一个古怪的造型,内里一片牛肉。

    钱斌略加思索,关上冰箱门,才注意到门口的一块冰箱贴:是一个十字形的装饰图,看上去没有什么可疑的。

    “说的这么隐晦……”钱斌无奈地撕下冰箱贴——这地方他知道在哪了。扭身便要出门,钱斌伸手抓在门把手上,忽然察觉到不对劲。

    ——不对。钱斌的脸色很快沉了下来。.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