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被释放的罪犯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96更新时间:2020-12-22 13:16:06
    “有人把他们放了出来?”钱斌又重复一遍。

    “竹棍儿”点点头,撑住身子:“对。”

    “如果不是为了什么目的的话,这些家伙一起被放出来,而且听说看守他们的村人让人袭击了,这事儿也太奇怪了。”

    柴广漠低下头:“看来,已经开始行动了么。”

    听他这么说,“竹棍儿”的眼珠子滴溜溜动了动,揪住柴广漠的衣服急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我们也只是推测。”柴广漠苦笑:“村子里可能要遇着大事了。”

    柴广漠指的是组织。

    他们这次跋涉到深山里来,本就不是来郊游的,目的只有一个,盘踞在临城的这个神秘组织,无论如何,都要彻底拔除它。

    与这组织斡旋这么久,看来总算有些进展了。柴广漠心想,对手也终于按捺不住了么?

    “竹棍儿”显得有些意外,甚至是吃惊,他吓了一跳:“难道现在这还不算大事么?”

    柴广漠笑而不语。

    钱斌忽然提出一个请求来,他看向“竹棍儿”说:“喂,能帮我们一个忙么?”

    “帮忙?什么忙?”

    “带我们去现场——我是说,那些村人受到袭击的地方,你知道在哪里的对吧,带我们去看看。”钱斌说。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去那干什么?”“竹棍儿”纳闷儿。

    钱斌摩拳擦掌地看了眼柴广漠,两人相视一笑:

    “有点儿事,需要确认一下。”

    “竹棍儿”并没有怎么推辞,他驾轻就熟,很快带着两人翻过一个小土坡,到了村管所后的一间矮小阴暗的屋子前。这屋子很是破旧,有点儿古典气息,房子外堆满了黄色草垛,斜靠在灰蒙蒙的阴影当中。

    “这就是了。”“竹棍儿”往那儿一戳,手指指向小屋。

    距离倒是不远,只不过……柴广漠回头瞟了一眼,发现黑压压一片人群居然跟了上来,忍不住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竹棍儿”也顺着那方向看了看,灰头土脸的村民们两眼无神,见到他们止步,各自都瞥向别处。

    他无奈地耸耸肩,说:“他们……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该信谁好了。”

    “信谁?”柴广漠嘲弄似的说:“奇怪的问题,非得找一个崇拜的对象信着好么?信自己不行么?”

    “竹棍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是低声笑了笑。

    “不过,也好,就让他们看看是怎么回事。”钱斌说。

    柴广漠不置可否,只是跟着“竹棍儿”,催他带进屋里。

    “竹棍儿”点点头,他个头不低,挑开矮房子的门,侧身钻进屋里。

    房子里很乱,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硕大的审问房,摆了两张桧木的方桌,桌上陈设的若干东西,柴广漠很是眼熟。

    钱斌乐了:“这不是审问室么?还挺专业的。”

    “竹棍儿”耸耸肩,屋里的情况他也很少见。

    柴广漠不吭声,只是觉得房子有点矮,“竹棍儿”告诉两人,这里原本就是村里猪圈的地,后来改成了这问询跟关押嫌疑人的处所。

    钱斌听笑了:“还有这层意

    思?”

    “竹棍儿”也跟着笑,仿佛能闻见里面的猪骚.味。

    柴广漠摸了摸桌上厚厚一层灰,问关押的囚室到底在哪。

    “竹棍儿”指了指角落。角落的管道有些漏水,听到“滴答滴答”声,但没见到房间。

    钱斌跟柴广漠两人面面相觑,“竹棍儿”抢先一步来,他摸到角落里,把墙角的一块碎石头搬开,在两人目瞪口呆。

    “竹棍儿”招呼两个:“快来!”

    柴广漠耸耸肩,跟在后面,身后的钱斌也跟了上来。他们都硬塞一样,通过这细长的甬道,很快见到豁然开朗的内部。

    内部情况也着实有些混乱,柴广漠一进来,就见到满地都是泥泞,裹挟着杂草,土黄色的软土凹凸不平地分布在整个内部。

    这样的环境,的确有点儿猪圈的味儿。

    房间低矮潮湿,四面几乎都不见光,与其说是囚室,简直就是用刑。

    “竹棍儿”领着几人,穿过长长的甬道,两旁的房间可以见到,只是用厚厚的木头做成的大门,绕上手腕粗细的铁丝打成简易的锁闩,就算是一个囚室,而现在看来,一个个都开放着,里面也没有人。

    果然如“竹棍儿”所说的,里面的人都让人放跑了,影子都不留。而这些人,柴广漠和钱斌心里都很清楚,这些人如果被放了出来,后果会是什么。

    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被袭击的村民怎么样了?”柴广漠问。

    “竹棍儿”一声不响。

    “怎么了?”柴广漠问。

    他犹豫了半分钟,靠在土墙边,从兜里摸出一盒烟卷,柴广漠留意到这小子的烟是纸包卷。见他点着了烟,眯着眼才说:

    “被袭击的人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们都不肯说话。”“竹棍儿”没搭腔,背后,一个年级老迈,须发尽白的老头儿忽然冒了出来。

    “长老!”人堆里有人叫喊,这老者回头看了一眼,莞尔笑了笑,说:“放心吧,这些先生是城里的警察,他们是信得过的。”

    老者步履蹒跚地走来,说:“我儿子就是守在这里。今天早上被人袭击,人都跑光了,但他不愿意告诉别人,到底是谁袭击的他。”

    柴广漠看了看这老者,问道:“您儿子为什么不愿意讲呢?”

    老者叹了口气。

    “我这话,说出来,不知道要受到多少人的谩骂。”老人叹了口气,他摇摇头,重新振作了精神,望向柴广漠,说:“你们你那个帮我们脱离苦海么?”

    “苦海?”柴广漠眨了眨眼。

    老者顿了顿,语出惊人:“这个蓝凤凰,就是我们的苦海。”

    他眉目紧皱,话出了口,身后跟着的村民们一个个都愤慨地张大了嘴,但是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瞪着老者,一个个鸦雀无声。

    柴广漠不知道,这老头在广大村民面前说这样的话,到底得要多大的勇气,但他却十分欣慰。至少,这村子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愚昧腐朽。

    “何出此言?”他仰起头,看着老人笃定的眼神,问道。

    老人摆摆手。

    “年轻人现在不懂事,但以前村子穷得很。”老头

    儿说:“蓝凤凰来了以后,就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竹棍儿”听得有点懵逼。

    “您是不是老糊涂了,这话我怎么没听明白?”他纳闷儿道:“您老人家的意思,难道不是,蓝凤凰来了,咱们村子才过上好日子?”

    “好日子?”老头儿的眉眼拧巴在了一块,脸上的肉都跟着抖动起来。“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什么?”“竹棍儿”愣了。

    “蓝凤凰干的可不是什么新鲜事。”老头冷笑:“几年前她一个人来过村子,当时,只有村里几个老头儿知道这件事,你可知道,当时她来做什么?”

    “竹棍儿”直摇头。

    柴广漠和钱斌也觉得新鲜,蓝凤凰之前还曾来过?他们也是头回听说。

    “当时她可不叫什么蓝凤凰,这是她为了渗透进咱们村子起的化名。我记得,这女的姓田。”老头儿闷哼一声,一肚子的火全写在了脸上:“这家伙拿着种子来村子里,想要种一种东西。”

    “竹棍儿”听到这,大致明白了什么,倒吸一口凉气。

    柴广漠接过话:“是罂粟么?”

    “是。”老头说:“当时,老村长的儿子还健在,他儿子是个大学生,在城里干了几年,发了财,当时跟我们几个老哥们儿天天吹,说他就要回来接手村子。至于搞什么致富?你瞧当时老头子正眼看这女的一眼么?死活不肯答应。”

    “后来呢?”

    “后来?”老头儿沉下声,脸色变了:“后来他儿子就死了。死于非命,一场车祸。”

    “车祸?”柴广漠眉头一皱:“什么时候?”

    “大约五年前。”老头儿说:“听说还跟一个什么高官扯上关系,最后屁都没有了,这老家伙就疯了。”

    “疯了?”柴广漠问:“怎么回事?”

    “疯了,真的疯了!”老头儿冷笑:“原本磕磕巴巴,带村子度过难关的老不死,现在真成了老不死——他把这女的找回来,在村里秘密搞什么“致富计划”,我问你们,哪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真以为成天在家里坐着什么也不干,钱就跟洪水一样滚来?”

    老头儿最后这句话,是对身后那群村民讲的。他板着脸,嗓音聒噪,但是字字入了肺腑,柴广漠分明见到,这群村民脸上都已经挂不住,一个个低下头,有些脸皮薄的,已经红着脸了。

    “年轻一辈的,就认这女人当救世主一样,嘿,我那不成器的东西,居然也被洗了脑。虽然老头我没亲眼见到,但是早上的情况,八成是这女人安排的。”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柴广漠问。

    老头摇摇头:“为什么,这我搞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知道。这些被你们几天关起来的败类,这几年在村里为祸乡里,鱼肉大伙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作威作福惯了,自以为那女人保着他们。”

    钱斌冷笑一声:“可不是吗,现在人都放了,也没有几个人愿意怀疑到她头上。说她是土皇帝,我也信。”

    老头儿冷笑一声,粘腻浑浊的视线扫过钱斌,欣慰一笑:“这年轻人说的倒是不错,这女人在外面这,还真就是一土皇帝。”

    钱斌愕然。.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