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泄密者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44更新时间:2020-12-21 13:08:30
    “但是什么??”

    “有一件事……我想可能有关系。”

    “讲。”蓝凤凰面露凶色。

    “这是……这个事吧……”陈志欲言又止,吞吞吐吐,蓝凤凰看在眼里,气得鼻孔直往外喷气,正要发作,田迭香拦住她,柔声说:

    “我看,要先赦免你的罪过才行,对吧。”她扭头看向蓝凤凰,问:“现在问清楚原委要紧,是吗?”

    蓝凤凰见田迭香眨了眨眼,闷着气说:“你只管说,我不罚你。”

    陈志这才深吸口气:“当时条.子跟我说,要活命可以……只能,只能给他们卖命。”

    “卖命?”田迭香问。

    “就是……就是要我给他们输送情报。”陈志坦言。

    “你!”蓝凤凰抽身起来,正要发作,田迭香赶紧拦住她。

    陈志也缩回身子,胆怯地说道:“你你,你你您说不发火儿的!”

    蓝凤凰怒不可遏地吼着,若不是田迭香拦着她,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她气得脸都变了形状:“事情不是已经很分明了么?就是你!输送了我的情报。”

    田迭香劝道:“先听听他怎么说吧。”

    陈志立马摇头:“冤枉啊,蓝凤凰大人,小人,小人哪里敢这么做呢!我的确……的确是为了活命,为了自由做了一些不光彩的事,但那只是权益之计,并没有给他们什么您的消息。”

    说完,他还嘟囔着埋怨:“更何况,我哪里知道您的消息呢?”

    蓝凤凰这才冷静下来,但是她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怒火和怀疑:“我听你说,你到底跟他们说了什么。”

    陈志点点头:“其实……无非是一些不要紧的事,比如组织最近交给我们的一些细枝末节的命令,还有……李哥他古怪的举动。”

    “古怪的举动?”蓝凤凰眯着眼问:“什么样的古怪?”

    “那次我行动结束以后,他就变了样,每天像是供祖宗一样把我供起来,又是送吃送喝的,捏肩捶腿什么的……”陈志小声说。

    田迭香惊讶地说:“啊呀,李哥刚才不也这么说么?”

    蓝凤凰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眼前的陈志,点点头:“还有其他什么情况么?”

    陈志犹豫不决,似乎想说什么,也最终还是欲言又止,又把话吞了下去,脸色滚烫地点点头。

    田迭香笑了笑,说:“那没事了的话,你走吧。”

    陈志这忐忑不安的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他呼出一口气,缓缓起身,扭头就要走。

    蓝凤凰忽然叫住了他:

    “等等。”

    陈志一个激灵,站住了脚步,一动不动。

    “我让你走了么?”蓝凤凰的声音微微发颤。

    “可……她——”陈志看向一旁的田迭香,后者捂着嘴偷笑。

    “她让你走,你就走,你眼里还有我么?”蓝凤凰白了田迭香一眼。“我几时说过,我的话问完了?”

    陈志扭身,悻悻又回到座位上,沮丧地吞了吞口水。

    “我这里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陈志,你很聪明,帮我解决解决。”蓝凤凰忽然说。

    陈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扁扁嘴说:“您说。”

    “刚才连李哥在内,我问了你们六个人。”蓝凤凰眯起眼:“我问的问题都差不多,就是关于我的花田一案,你猜他们这么说?”

    陈志摇摇头。

    “他们说,我的白货生意,他们是碰都不敢碰。”蓝凤凰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严重的事实。

    陈志眼珠子瞪得滚圆。

    蓝凤凰继续说道:“就在刚才,我的人已经问过最后你的那位兄弟一样的问题,答案也是一样的。陈志,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只有你这么天真,认为我说的花田,就真的只是花田而已。”

    陈志拍了拍脑袋,笑了笑,说:“蓝凤凰大人,您瞧我这脑子,可能是缺根筋吧,哈哈哈!”

    “是这样吗?”蓝凤凰缓缓起身,来到陈志的身后,把他身后的双开门上了一个结实牢固的锁头,脸上的神色展露出令人恐惧的光影。

    “所以我在想,为什么种种怪事,都集中到你身上去了?”

    陈志眼珠左右乱跳:“我……我不知道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有什么怪事?”

    “什么怪事?”蓝凤凰笑呵呵地说道:“陈志,你知道我们村子里做的是什么生意,对不对?虽然理论上来说,这些东西都应该是需要保密的。”

    陈志低下头不吭声。

    “你知道。”蓝凤凰一口咬定:“你当然知道,他们都知道,没理由只有你不知道。当我说起山头上的梯田——拜托,陈志,你以为山上还有别的什么东西么?没有了,只有那一块保留地,那是什么,你心里没有数么?”

    蓝凤凰狠狠拍了拍陈志的胸口,后者仍然一声不吭。

    “好,你不肯说,那我来替你讲。”

    蓝凤凰转到陈志背后,双手牢牢抓住了他的座椅靠背,脸上覆盖了一层冰霜一样的阴霾:“你很明确知道我那里是什么地方,但是你不敢说——为什么?陈志,因为告诉柴广漠他们这个秘密的人,就是你。”

    “不……我,我没有。”陈志浑身僵硬,明明是盛夏,却活出了深冬的滋味儿,他哆嗦着缩回脑袋。

    “你没有?”蓝凤凰的脸近乎贴到陈志的脸颊上:“那我问你,昨天夜里,你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

    陈志喉头滚动。

    “我……没有……”

    “凌晨两点,街边摊,你遇见一个不该遇见的对象。”蓝凤凰瞥了一眼田迭香。

    “你们俩相谈甚欢,最后你回到公寓的时候,就听说发生了大事。陈志,你现在到底是幸灾乐祸呢,还是窃喜?”

    蓝凤凰按住陈志的肩膀,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

    陈志慌忙回头,立刻辩解道:“蓝凤凰大人!我,我没有!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当时的确见了……见了柴广漠。”

    田迭香这时候忽然落井下石,冷着脸说:“哟?我记得你刚才还说,你不认得那些条.子?这时候怎么柴广漠的名字你也叫的这么熟悉了?”

    陈志更加慌乱,他连忙摆摆手,说:“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当时见他,心里的确是很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我又怕这些条.子报复我,当时去,也只是权宜之计。”

    蓝凤凰低声笑了笑,捏紧了陈志的肩膀,低头,伏在他的耳朵边,吐

    出来的空气里有一股沁人的味道,像是淡淡的皂香,但又像是别的气味。

    陈志不由得愣了。

    “你以为我会信么?”这时候,蓝凤凰略带沙哑。

    陈志一抖,扭身要走,却发现蓝凤凰细瘦的胳膊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按着他,几乎让陈志动弹不得。

    “你急什么?”蓝凤凰使了个眼色,身边那个壮汉从房间四壁按动了一个什么开关,陈志头也不敢扭动,只听到轰隆一声,硕大的书柜撇开一条缝隙。

    “来,看看。”田迭香挥了挥手,陈志顺着她柔嫩的手臂往墙上看去,登时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满面的墙壁上都是尖利的兵刃,从上到下的武器琳琅满目,看得陈志脸色抽动,呼吸梗塞。

    “先拿个好玩儿的来。”蓝凤凰一伸手,那汉子吭哧吭哧地从墙上拽下一把分叉五股的铁抓手(一种武器),角纹的边上闪着金属光泽,蓝凤凰一捏到手里,整个抓手宛如游刃一样甩动,发出嗡嗡的金属鸣叫声。

    “我问一句答一句。”蓝凤凰说着,翻手一抓,狠狠抽在陈志手边的桌子上,迅雷之势,让他连惊呼都叫不出声,只见到桌子一角,五条斑斓的错痕,就像是挠心的爪印一样令人心里发冷。

    陈志抬起头,见到蓝凤凰的眼睛里已经多了一抹笑意。

    “怎么样?”她笑着说:“好不好。”

    陈志哆哆嗦嗦,咬紧牙关:“……好。”

    他还能说什么呢。

    “当天夜里你见了谁。”蓝凤凰扬起手里的金属抓手,问道。

    “柴广漠。”陈志低下头,老实答道。

    “说了什么?”蓝凤凰又问。

    “我……要我帮他套到情报。”

    “什么情报?”

    “……关于……”陈志看了看蓝凤凰,她手里那金属光泽的抓子闪闪发亮,再联想到最开始听到李哥的惨叫声和巴掌声,他心惊肉跳。

    “什么?”

    “白货。”陈志闭紧了眼睛。

    蓝凤凰仰起头,像是在宣布胜利似的,笑了笑,说:“我果然没有猜错。”

    田迭香看了蓝凤凰一眼,无奈地摊开手,摇摇头说道:

    “我早说过你太招摇了。”

    蓝凤凰冷哼一声,拎起陈志——她已经认定这个家伙背叛了自己。

    “给陈先生准备一出好戏,我们慢慢来玩。”她狠狠地把陈志摔倒在地上,脸上的颜色冰冷高洁,快步来到房间深处,甩动着手里的抓手,狠狠挞(用鞭状物打)在桌上。

    陈志被壮汉扭着肩膀和胳膊,送到蓝凤凰面前。

    蓝凤凰抬起腿,踩在板凳上。

    “你还有什么说的?”她指着陈志,厉声问道。

    陈志摇摇头。

    “我……我没有说。”

    “什么?”

    “当时柴广漠的确这么问我,也的确要我做他的内应,还告诉我这样可以立功,可以减轻罪责,甚至还能获得一笔不小的收益。”

    蓝凤凰冷冷的哼了一声,问道:“然后呢,你怎么说?”

    “我……”陈志低下头:“我跟他说,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赶紧离开村子,趁着雾刚散。”.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