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蓝凤凰的拷问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87更新时间:2020-12-20 18:02:25
    李哥猫着腰,左顾右盼,整个屋子看在他的眼里,金碧辉煌,有那么一股皇宫宝殿的意思在里头,心里有点儿直痒痒。

    蓝凤凰拍了拍桌子,眉毛都挤成了竖直。

    “我再问一遍……”

    “问几遍都一样啊……”李哥无奈地回应道:“大人,我真的没见过,拿人头起誓,也真不敢跟任何人提起过,毕竟我您是知道的,这行我干了十多年,规矩都是知道的,谁敢自断后路?”

    蓝凤凰也的确是问得有点儿倦了,她从李哥狡猾的瞳孔里也的确没瞧出来谎言的滋味。

    “我有可靠的消息。”但她可没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这伙人。

    “乖乖草,”李哥吐了口唾沫,横飞在掌心里,骂了一句,两手一搓,道:“肯定他妈的王八犊子背后说老子坏话。”

    话音刚落,李哥脸上就叫人掴了一掌——李哥发了懵,他愣愣瞧着蓝凤凰,脸都傻了:“不是!”

    还没说完,又是一巴掌掴来。

    这次他瞧清楚了,是旁边这五大三粗的壮汉——他眼睛都不带眨的,像是忽然收到蓝凤凰眼神指示的机器人,手掌又稳又沉,飞快掠来。

    这一巴掌比刚才那一记更响亮,“啪”一声落在李哥脸上,火辣辣地,不光疼,李哥整个人横飞出去,嘴里两颗门牙甩落在地上。

    李哥匍匐着爬起身,愣着神看向蓝凤凰,正要去捡牙,身旁的男人一脚踩过来,狠狠踏在他手背上,疼的李哥鼻涕起了泡,慌忙抽回手。

    蓝凤凰懒洋洋趴在桌上,目光逼仄:“坐回去。”

    李哥咬咬牙,抬起头,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一巴掌抽歪了,他还想说什么,又见到一旁这男人撩起手掌,他慌忙抱头回到位置上。

    “您……您倒是想知道什么?我……我说,成么?”李哥这回不敢忤逆了,掴他几巴掌那算走运的,那是拿脸吃枪子儿,他可受不住。

    蓝凤凰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算你保证你和你的人懂规矩,但利益面前,难免出问题不是么,谁能保证?”

    李哥叫苦连天。

    “这样吧。”蓝凤凰笑了笑:“我也不为难你们好了,我把你们一个个分开,目的就是个你们一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

    李哥吐了吐舌头:还自证清白咧?胡扯八道,说的可真好听。

    “您……您意思是?”

    “你这几天,接触过什么陌生人,跟组织内的人有什么联系,统统说一遍,我要听。”

    李哥耷拉着脸:“我哪儿记得啊。”

    “不记得?”蓝凤凰笑。

    李哥耸耸肩。

    “我可以帮你。”蓝凤凰说。

    无稽之谈!

    李哥嗤笑,她蓝凤凰凭什么帮自己回忆……!

    李哥一回头,正瞥见那巴掌风驰电掣一般袭来,说时迟那时快,下意识地伸出手掌,紧紧抵住这飞驰而来的一掴。

    蓝凤凰眉头一皱。

    “你不领情?”她勾了勾手指,两杆钨铁直戳戳顶了上来,李哥一抬头,就见到左右两杆大枪戳在太阳穴上。

    乖乖!

    李哥的身体就像是冻住

    一样,连呼吸都紧张地收了回去,不敢动弹。

    这要是走了火,自己的脑袋可就得飞起十多米远吧?李哥吓得赶紧叫饶:“大人,我……我不敢。”

    “你敢躲我巴掌??”蓝凤凰看上去还是很愤怒。

    “……不敢。”李哥急忙松开手,脸也不敢躲了,亮在那壮汉眼前。

    蓝凤凰努努嘴,那汉子就抡圆了手掌,吃力掴在李哥的脸颊上,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吼声,伴随着嘹亮的掌掴声音,李哥这回飞出两米来远,连人带椅子滚了出去,牙口上满是血,淋淋滴下,眼冒金星。

    他好容易扶着椅子,强自坐直,见到那男人又抡起巴掌,立刻嚷嚷着叫停:

    “大人!这,这怎么?”

    “你接了我一巴掌,我还你两巴掌,有意见么?”蓝凤凰娇笑一声,吃吃地捂着嘴,问。

    “……”李哥无奈,咬紧牙关,他是很想反抗,但是亮着眼看了看四面站直的男人,以及男人手里粗.黑的枪管子,心里再多不服,也只有一个字——忍。

    他扬起脸,像是无声的说:来吧。

    硬接了一巴掌,晕头转向地李哥爬起身,嘴里滴落的也不知道是咬碎的牙齿还是血,他恶狠狠地出了口气,见到蓝凤凰似笑非笑看着自己,没好气地说道:“问吧。”

    “你们几个当中,都是懂规矩的么?”蓝凤凰问:“你说你干了十几年,其他人,我看未必吧。”

    李哥捂着嘴,吐出一口血痰:“没十几年,也都大差不差——他们几个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从基层干起——我这人偷摸杀人什么事没干过?能混十几年,就是讲的规矩,他们手都干净得很。”

    从李哥手里蹦出“手很干净”这种话,着实有些讽刺,蓝凤凰也忍不住笑了笑,摇着头又问:“那你们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怪事?”李哥想都没想,就立刻摇头:“没有没有,能有什么事?”

    话音刚落,李哥的脸色就变了,他身后的门被缓缓拉开,从屋外偷摸遛进一个女孩——女孩腆着脸笑,半长的发梢半卷,铜褐色的发须撩动。

    “你!”李哥回头见到这女孩儿,嗓子眼都冒火,这女人不就是他在村外遇见的——谁知道,话没说出口,女孩儿的手落在他肩膀上。

    “你们在说什么事,我也来听听,行么?”

    “田……”蓝凤凰盯着女孩儿的脸,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能回来嘛?”来的女孩儿不是别人,正是田迭香,她眯着眼睛冲李哥使了个眼色,扭身来到蓝凤凰身前。

    “我懒得管你。”蓝凤凰根本不搭理田迭香,只是看着李哥的眼色变了,这男的两颗眼珠子死死盯着田迭香,看的怔怔出神。

    “你又怎么了?”

    蓝凤凰问。

    她一努嘴,身旁一男人的巴掌就扬了起来,李哥吓得魂不守舍,又看着田迭香跟蓝凤凰相似地笑了笑,更加不敢声张,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没事。”

    他没提的事,田迭香替他咽回到肚子里。

    “我见过他。”田迭香说。

    “哦?”蓝凤凰眯着眼看向田迭香,

    问:“也是在组织里?”

    “是。”田迭香冲李哥笑了笑,说:“这次行动,就是李哥一路护送我回来的,别说,我们在路上还碰见有趣的一队人马。”

    蓝凤凰捏了捏拳头,重重地砸在桌上,脸色跟生锈的铁一样颜色难看,嘴里蹦出两个字:“柴广漠。”

    田迭香笑了笑:“是他。”

    “你们撞见他们了?”蓝凤凰抬起头来问。

    田迭香点了点头说:“当时在村外一个小宾馆里,本来想拦着他们不让他们进来,结果没想到被他们逃了——郑邦当时也跟他们在一起。”

    蓝凤凰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本来打算放这姓郑的小子一条活路,谁知道他偏偏正路不走,往鬼门关闯。”蓝凤凰捏紧拳头,狠狠说道:“既然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偏往里闯,我也就不跟他客气了。”

    “但问题是,这群条.子给你制造了更多的麻烦。”田迭香笑了笑,说。

    蓝凤凰不置可否。

    “所以,到底有什么怪事没有?”田迭香代蓝凤凰问,李哥看着两母女的眼神一模一样地狠戾,只能抱着脑袋,老老实实说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算怪事。”

    蓝凤凰正要发作,田迭香笑着拦下了她。

    “不着急,先看看李哥怎么说。”

    她不急不缓,让蓝凤凰先在一旁歇口气,自己则坐到李哥身边,腆着一张笑脸,让李哥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林林总总一说。

    李哥松口气。

    “上头的命令,我前几天出了一趟村,目的就是执行这命令。”

    “什么命令?”田迭香问。

    李哥眉头一锁,看向蓝凤凰,

    “你看我做什么?”蓝凤凰没好气地反问他。

    “……这命令,我没记错的话,是您向我们老板反映的。”

    “哦?”田迭香反看向蓝凤凰。

    后者无奈,耸耸肩:“我哪有……等等,你是说郑邦的事?”

    “没错。”李哥吐了吐舌头:“当时,头儿说,您向上面反映,这次仪式如果突然搞出一个“继承人”的话,郑邦这颗钉子,是不好留的。”

    蓝凤凰抽了口烟,低声叹气地说:“是,我的确这么说过,不过,我没想到上面这么重视我的埋怨。”

    李哥苦涩地一笑:“对您来说是这样,我们下面人可就跑断了腿咯。总之,我们当时奉命,就是去除掉这个郑邦,没成想,正撞上临城这帮条.子。”

    田迭香苦着脸看向蓝凤凰,像是在怪罪她。

    后者狠狠锤了锤桌子,咬着烟杆子,怒道:“这事儿能怨我么?我做这计划,不也是出于跟你们合作的目的?再者说了,这帮老不死的贼心不死,才弄出一个什么肖萧来,否则的话,我何至于做这么多蠢事!”

    “那几个村里的老干部?”田迭香问。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蓝凤凰冷哼一声:“村里艰难的时候,这帮人只会隔岸观火,冠冕堂皇的说辞一套套,却没有半点用处。”

    “算了,不提他们。”蓝凤凰大手一挥,又看向李哥:“那你继续往下讲,后面又怎么样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