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伪证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47更新时间:2020-12-20 09:04:34
    钱斌挠挠头,跟赵冷吐了吐舌头,叼着嘴里一根细长的烟头,回到角落里,静看着两人。

    “这又怎么样?”蓝凤凰盯着柴广漠的一举一动。

    “各位看。”柴广漠站起身,指了指郑邦肉躯底下那一条拉长的血痕——拉丝的血线最后逐渐模糊成白色。

    “赵冷你看明白了没有?”见到众人都是一样的脸色——一脸懵逼,柴广漠无奈地耸耸肩,看向赵冷。

    这你让我说什么??赵冷也觉得口干舌燥的,她吞了口唾沫,咬咬牙,说:“不知道。”

    “郑邦身体下面没有血。”

    “所以呢?”

    “所以,他必须是先躺倒在地上,然后被刺中。否则,血是不可能恰好顺着他身体边沿流淌,而不到底下去的。”柴广漠盯着蓝凤凰的眼睛,一字一字,掷地有声,说的很清楚。

    蓝凤凰眉头拧了拧:“你想说明什么?这又跟我说的血字有什么关系?”

    “大有关系。”柴广漠低下头:“我们做个大胆的假设,要满足身体下没有一丁点血的条件,并不简单。至少要符合几个条件:一,当时郑邦必须是以躺倒的姿势被刺中。”

    “这也不是不可能。”蓝凤凰说。

    柴广漠点点头,笑道:“别着急。这只是第一点,第二点,当时的情况来看,郑邦必须处于昏迷或是休克状态,并且是重度。”

    “为什么?”赵冷不解。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你不是重度昏迷,被人刺中胸口,会不挣扎吗?”

    “会不会是睡着了一刀毙命?”赵冷噘着嘴问。

    “即使处于睡眠状态,一刀扎进来是不可能立时毙命的——你听过掉脑袋身体也会扭动的么?”

    赵冷哭笑不得。

    “总而言之,以郑邦现在的刀伤情况来看,必然会在中刀的一瞬间扭动身体,这种扭动势必会让鲜血淌到身体下面来,而现在我们看到了,郑邦的身体下部几乎没有一点血迹。”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在被袭击的一瞬间,郑邦并没有反抗。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我只能想到重度昏迷或是休克。”

    蓝凤凰捏着手指,死死盯着柴广漠,牙齿颤抖个不停。

    “说到这里,问题想来也很明显了,一个连挣扎都做不出的人,处于重度昏迷或是休克状态的郑邦,怎么可能写得下这样的“遗书”。”

    “那这字条是?”赵冷跟柴广漠一唱一和,两人继续往下说:

    “字条,自然就是既得利益者写出来的。”柴广漠盯着蓝凤凰看得仔细。

    “这是你的推测罢了。”蓝凤凰说:“在看到这字条以前,我可从没见过。”

    “但你有很大的嫌疑,这是不争的事实。”柴广漠说:“所以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也请各位乡亲父老擦亮眼睛,我们不希望任何一个无辜者被冤枉,但也绝不希望一个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蓝凤凰沉默了良久,忽然问:“你的所有假设建立在推理上,而你的推理又来自于——郑邦昏迷不醒,可是你有证据么?”

    柴广漠耸耸肩:“如果有的话,你就不可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说话了。”

    蓝凤凰笑了笑:“既然没有证据,那你怀疑,便怀疑吧。但是在你拿到搜捕令前,我也有权利拒绝你们的调查和询问。”

    然而话是这么说,但蓝凤凰的推辞并不高明,至少在众乡民眼中,她的话就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到底还能信多少,已经有人开始摇摆不定。

    “我们干的就是刑警这碗饭,所以平日里做事也都是这样的习惯,您别见怪——另一件事,我得问问,田迭香小姐,您认识么?”

    柴广漠轻描淡写地说出的这个名字,让蓝凤凰脸都扭曲起来。

    看得出,她想把这名字撇干净,却独独没这机会。

    因为村里老少都很清楚,田迭香是她带回村子里来的,更有甚者,知情他们是母女关系的,并不在少数。

    蓝凤凰顿了顿,牙缝里挤出声儿:“啊,跟她有什么关系?”

    “要说有什么关系。”柴广漠耸耸肩:“她可是目击证人。”

    “什么的目击证人?”蓝凤凰深吸了口气。

    “她可是亲眼看见过,你和外村的那些犯罪分子有所来往。”

    “她?”

    柴广漠点头。

    “我当然认识。”蓝凤凰笑了笑:“不过,那又怎么样?第一,我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难道说跟村外人交流也犯罪吗?第二,我女儿恰巧碰见,又能说明什么?她又知道什么了?”

    柴广漠一早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属于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类型,于是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蓝凤凰咬着牙没吭声,半晌才说:“你怎么知道在那的?”

    柴广漠笑了笑,没有回答。

    “好。”她挥挥手,说:“你们等我,我有些事要准备。”

    柴广漠倒是想拦住蓝凤凰,但毕竟她还是村子里的话事人——蓝凤凰贴身从柴广漠身前经过,肩膀跟他撞在一起,眼里含笑。

    赵冷低头看了看柴广漠,低声问:“不跟去看看么?”

    柴广漠摇头。

    他知道,这女人心思缜密,处事更是出了名的雷霆手段,歹毒狠辣,跟上去他们几个势单力薄,逼急了恐怕不妥。

    蓝凤凰低低笑了笑,回头往柴广漠和赵冷两人所在的位置瞥了一眼,眼里柔和的微光忽明忽暗,也不知是不是笑声,摇了摇手腕,发出清脆的叮当响声,惹得众人频繁顾看。

    柴广漠注意到蓝凤凰手脚上都有铃铛,脆生的声响,比铝合金要实在得多,更像碳钢。

    蓝凤凰像一阵风似的走了,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她离开后没多久,作鸟兽散的众乡亲们又摸着回来,对此议论纷纷。除了几位年长的老头儿带节奏之外,更加上蓝凤凰的古怪行径惹得他们心生疑窦。

    “这蓝凤凰大人到底什么意思?”

    “怕不是气急败坏哟。”

    柴广漠也好奇。

    赵冷跟出去一段距离,见她走得远了,才回到灵堂。

    钱斌则在一旁发怔,他刚才表现得最为失态,这时候脸都烧得臊红,手里夹着一根烟,凑到柴广漠身边,脸色唰地沉下来,黑得煤炭似的。

    赵冷推了推柴广漠,努努嘴,让他看看屋外。

    灵堂外的大街宛如石化一般——蓝凤凰一句话没有,分开众人不知所踪,反倒是簇拥的人头一个个干瞪着眼,都齐刷刷看向柴广漠。

    他们心里也都犯嘀咕。

    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她要撕破这层皮了。”柴广漠说:“看来,有好事要发生咯。”

    “什么好事?”钱斌的脸拉了下来。

    柴广漠叹了口气:“我估计这女人足够歹毒。乡亲们,你们也听我一句,这个蓝凤凰,并不是各位想的那么简单。”

    柴广漠脸色一沉,他的声音呼来喝去,却没多少人乐意听。

    也是!

    赵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些乡民大多是蓝凤凰的拥趸,怎么会依着老柴几句话就改换门庭,换风向?不过刚才柴广漠跟蓝凤凰言辞交锋也的确激烈,有些人的确是起了疑心。

    赵冷拽了拽身旁的钱斌,低声说:“帮个忙!”

    “啊?”钱斌还愣神,就被柴广漠一把拽了过去,按着他的脑袋,见到柴广漠蹲下身,两只手指抵在郑邦的咽喉上,忍不住问:“做什么?”

    “我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怎么一回事?”

    “尸体上的刀伤,”柴广漠看着郑邦胸口心窝处,一条横亘在心脏和肺部,阔约两厘米的刀口,深不见底,啧啧称其。

    “这怎么了?”钱斌看了一眼,说:“一刀毙命?”

    “问题就在这。”柴广漠摇摇头:“我看……不像。”

    “如果一刀毙命的话,郑邦是不可能挣扎的,事实上血迹也证明了这一点——可真是一刀毙命,怎么会留下证据和线索呢?”柴广漠说:“事实上,现在还很难说,至少蓝凤凰手里的那遗书一定是假的。”

    钱斌恍然大悟:“那刚才你又跟她说了什么?”

    “蓝凤凰?”柴广漠笑了笑:“没有不透风的墙,蓝凤凰这回是众叛亲离咯。”

    “哦?”钱斌眼一亮。

    “当务之急,是让村里的村民清楚,要跟这个蓝凤凰做切割了。”柴广漠却没打算解释。

    钱斌回头看了眼背后杂乱的村民,嘈杂的声音遍布四周,他抿了抿嘴:“能做到么?”

    “尽力而为吧。”

    柴广漠拍拍手,站起身来。

    “各位别那么激动,现阶段还不能确定事实的真相,不过,我敢保证,蓝凤凰绝不是什么好人。”钱斌仗着自己嗓门儿够大,嚷嚷道。

    “你这样不行!”赵冷赶紧拦住他。

    才安抚到一半的众村民被钱斌一激,又都聒噪亢奋了起来。

    “起开,”赵冷瞪了钱斌一眼,她来到搭好的布景台边,一脚登上主席台,吸了口气,望着台下上千人头,心里虽然有些毛毛地焦虑,但仍然壮着胆子,说:

    “各位别担心,我们是警察,从城里来的,目的就是打击违法犯罪的行为,现在抓获行动进行到一半,最重要的嫌疑人就是各位看到的那样,是你们之前的村长,蓝凤凰女士。”

    赵冷的话让众人平复了下来。

    至少她厘清了当中的关系,不至于让这些乡民混糟糟地乱起哄。

    “在缩小嫌疑人的过程里面,难免会发生矛盾,但大家听好,无论我们得出怎样的结论,都应交由法院判决,我们杜绝滥用私刑的行为,也请各位理解支持,不要盲目从信。”

    赵冷的话可能是起了作用,聚集在村管所附近的村民至少安静了下来。

    一旁的小老头歪着脑袋,盯着赵冷看了好一会儿,听她安抚了众村民,忽然扭头到她跟前来。

    “小丫头。”小老头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