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死亡讯息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12更新时间:2020-12-19 13:00:26
    “很简单。”柴广漠说:“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我觉得,这封信,要么是郑邦的遗言,要么就是死亡讯息,应该不会是别的东西吧?”

    蓝凤凰不吭声。

    “如果我猜出它是什么,你能不能把它交给警方呢?”柴广漠说:“我想,作为重要证据,这些东西有必要拿回市局化验——我的同事大多都是秉公处理,你能不能不要为难他们?”

    蓝凤凰沉默片刻,忽然说:“你说,你知道我想干什么?”

    柴广漠笑了笑说:“没错。”

    “什么时候开始的?”蓝凤凰有些奇怪的问道。

    “就从刚才开始——从你打开这扇门,我看到眼前这一幕开始。”

    听到柴广漠和蓝凤凰的对话,赵冷和钱斌都愣住了,两人回过头来,看向正面对峙的二人,都不敢吭声。

    “那好。”蓝凤凰说:“你告诉我,这封信里写的是什么?”

    柴广漠笑了笑,捏着手里这封信,他看的出,蓝凤凰的脸色有些紧张。故意拿在手里,放在光线稍亮处,似乎透着光在品读内容,柴广漠却是一直盯着蓝凤凰的脸看。

    “我猜,这是死亡讯息。”柴广漠说。

    蓝凤凰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愉悦的神情:“哦?何以见得?”

    柴广漠不动声色,说道:“很浅显的道理,郑邦的尸体躺在屋子里,凶手拿着刀站在一边,神情冷漠之中带着惶恐,任何一个村民见到了,都会大喊出“肖萧大人杀人了”类似的话,不是么?”

    蓝凤凰不吭声。

    “在这种情况下,死亡讯息才显得更有意思呀。”柴广漠低声笑了笑,露出一排白牙。

    “那你就猜错了。”蓝凤凰耸耸肩。

    “是吗?”柴广漠笑道:“怎么好像我还没有打开信封,您就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一样呢?”

    “没有的事。我只是赌,你猜错了。”蓝凤凰耸耸肩。

    “哦——打赌,我喜欢。”柴广漠继续发笑:“不过打赌总要有点儿添头。”

    “你想赌什么?”蓝凤凰问。

    “我要赢了怎么说?”柴广漠试探性的问:“赢了,能不能让我知道你的秘密?蓝凤凰。”

    “我没有秘密。”

    “诶——别这么说嘛,人都会有秘密。没有秘密的,那是狼心狗肺——哦不,是没心没肺。我知道,你现在不方便说,兴许一会儿赌完了,就有机会了不是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蓝凤凰的脸上多了一丝不耐烦,她缓慢靠近柴广漠。

    柴广漠知道,她在乎的,便是自己手里这封信,也跟着往后退。

    “不着急。我是说,如果我输了,这封信就给你了。”柴广漠说。

    蓝凤凰沉默片刻,两腮一抖,笑道:“莫非你以为我很在乎你手里的这东西?”

    柴广漠笑而不语。

    “不过,你要是想玩儿,我也陪你。”话锋一转,蓝凤凰说:“你说那是死亡讯息,不妨打开瞧瞧不就知道了。”

    “不不不,打开多没意思。”柴广漠眨了眨眼:“与其打开它,不如让我猜一猜,看对不

    对。”

    “猜什么?”

    “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蓝凤凰的眼睛忽然睁得滚圆。

    “你是说,你知道里面写的内容??”蓝凤凰有些不可置信。

    柴广漠笑了笑:“兴许呢?也许你不了解,我这人,赌运一直不赖。”

    “好。”蓝凤凰拍拍手:“那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不着急。”柴广漠摇了摇手指,说:“比起说信里的内容,我这人比较传统,讲故事喜欢讲全套的。”

    “什么意思?”蓝凤凰脸色变了。

    “意思就是说,我从头开始讲。”柴广漠故意提高了音量,让屋外也听得清楚:“最开始,你让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谋权篡位,举办这个劳什子的仪式,目的就是想要从肖萧手里夺过村里继承人的位置。”

    蓝凤凰哭笑不得:“大警探先生,您这话可就有点儿无厘头了——众所周知,我蓝凤凰本来就是村子里的村长——甚至连这仪式本身都是我提出来的,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柴广漠笑了笑:“的确像是画蛇添足。但是我知道,像您这样聪明的人,不会犯这种明眼人都不会犯的错——所以我说,您故意让我们“以为”,但实际上呢?”

    蓝凤凰的笑容逐渐凝固。

    “实际上,你只是耍了个幌子——你真正想做的,有两套准备——一,是如字面上说,狸猫换太子,让郑邦找不到机会参加仪式,然后让你事先准备好的外乡人安插进来,顺理成章地夺过这个位子;一开始我们都以为这就是你的全部计划——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是我低估你了,蓝凤凰。”

    “不。”柴广漠摇摇头:“准确的说,是你们俩——田家母女俩。”

    蓝凤凰脸上的脂粉就像是凝固地山岩,哗啦啦地抖落了下来。

    “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蓝凤凰捏出笑脸——只不过明眼人都瞧得出,她的笑脸是强扭着捏造的“虚伪”,整张脸上也几乎没有一丝“愉快”的神色。

    “你之所以定了这么一个复杂而又不讨好的计划,原因只有一个。”柴广漠不紧不慢,来到蓝凤凰的眼前,笑着说道:“你的目的就是,让你的女儿——田迭香小姐,顺利继承村子的正统。”

    “可笑!”蓝凤凰挥挥手,眉头紧紧压了下来:“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如果你说的不错,那我完全可以不举办这个仪式。”

    “因为你知道!”柴广漠眨眨眼:“村里始终有人不服从你的领导,而如果这些人产生骚乱,会让你的计划失败。”

    “什么意思?”蓝凤凰问。脸上扑簌簌地滚下豆大的汗珠,把她厚厚的脂粉堆成黏.腻腻的块状。

    “意思很简单,你并不是想要掌控村子而已,你的目的,是让这个村子成为你违法犯罪的基地。”

    蓝凤凰咽了咽口水,逼仄的目光直直盯在柴广漠的眼珠子上,她双手抓住柴广漠的肩膀,却又颤抖着不敢使力——她如果在这里动手,不正等于承认了柴广漠的推理么?

    这小子!

    蓝凤凰心里起了波澜——这小子是故意装作什么也没有调查出

    来,只在最后关头才愿意把这些事实抖出来。

    蓝凤凰惨笑道:“那你倒是说说,凭什么如此污蔑我?”

    “村西边的山间,原本是村民用来植栽本土作物的梯田,现在在做什么?”柴广漠问。

    蓝凤凰笑了笑:“现在不过是一片荒芜。”

    “不可能!”赵冷自己是见过那块地的,立刻扯着嗓子道:“我们亲眼见到,山上那片栽植的全都是罂粟花!是违禁DU品!!”

    蓝凤凰回过头,抿着嘴不吭声。

    “被我说中了吧!”赵冷瞪着蓝凤凰,一点儿不甘示弱。

    “哦?”蓝凤凰笑了笑,说:“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错觉,小姑娘,但是,那山上可没有什么东西。”

    “什么?”赵冷不可置信。

    “没错的。”蓝凤凰说:“不信的话,我们现在也能去那里看一眼,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什么“罂粟花”。”

    赵冷刚想脱口而出,忽然瞥见蓝凤凰的冷笑——她看起来不是虚张声势,自信的笑容里更多的则是“圈套”。

    蓝凤凰是故意的!赵冷眯起眼。

    她早料到自己和老柴会调查到那片罂粟田,故意让他们见到,却不留给他们任何机会制造证据,就在仪式期间不断地挑衅他们的底线,如今只要暂时把那片田处理掉,自己和老柴就成了信口雌黄的小人,再说任何话,在村里也都没有信誉可言了。

    见赵冷不吭声,蓝凤凰笑着看向一旁的柴广漠。

    “怎么?要去看看么?正好今天大家都在现场,我们不如一起去瞧瞧,所谓的DU品,在什么地方?”

    赵冷哑口无言。

    蓝凤凰笑了笑,拍拍手,说:“几位警官,现在你们的指控到此为止了。我想,也该轮到我们行动了。”

    “哦?”柴广漠抬起头,看了看蓝凤凰,问:“这话什么意思?”

    蓝凤凰不吭声,她拍拍手,灵台外闯进来她的几名护卫,整个屋外攒动的人头这时候也涌进现场来。

    她对着密集的人群说道:“各位乡亲,仪式发生了一些意外,如你们所见,异乡人因为一些缘故,已经去世了。”

    她挥挥手,手臂上的风铃响动,袍子挥舞——指了指角落里的郑邦,整个灵堂外一片哗然,骚乱声和惊呼声此起彼伏。

    蓝凤凰连忙安抚住众人,说:

    “但各位无须担心——一来,是现场已经控制住;二来,仪式也能顺利进行下去。”

    有人担心地问:“那肖萧大人顺利继承了么?”

    蓝凤凰低头叹了口气,扶住额头,说道:“很遗憾,我恐怕,肖萧大人已经失去了继承者的资格。”

    此时,整个灵堂外发起了更加嘈杂的骚乱声。

    “如你们所见,肖萧大人。”她叫道,肖萧整个人便木木地来到众人面前,手发着抖,满手掌都是鲜血,身上的袍子染成了赤红色,仍旧低着头,脸色铁青,浑身发抖。

    “如你们所见,肖萧大人已经染上了异乡人的血,玷污了先祖大人的英灵。”

    众人沉默了下来,整个会场一如死静。.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