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古怪的李哥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94更新时间:2020-12-18 12:00:14
    “古怪?”

    陈志挠挠脸:“与其说是责怪,不如说是哀怨。后面他急忙抓了我的手,直问我去哪里。我当时也吓了一跳,心说这是讨债来了——我们各自都吓了一跳。”

    “我看没那么简单吧?”柴广漠笑了。

    陈志也苦笑:“要不说离奇呢?”

    他烟抽的飞快,两句话已经抽灭一根,捻在手里,摁灭了,又从盒子里摸出来一根,脸上眼皮耷拉,看起来睡得不大踏实,再把心里话说透,烟着实不能少。

    “的确,我当时都做好被“家法”伺候的准备,只听哐当一声,通铺房里,李哥原先带来的几个小弟都冲了出来——我道他们手里要开始伺弄我,修理我了,我就闭着眼,捂着脑袋,不知道外人怎么看的,反正我觉得肯定像是乌龟。”

    陈志摇晃着酒杯,继续说:“谁知道,这几个兄弟也是爽快,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我以为鞭子棍子抽下来,我屁股要开花——结果他们一个个“扑通”一声,你猜怎么着?”

    柴广漠直摇头。

    “我知道你猜不着。”陈志此刻的脸上哭笑不得:“直挺挺跪下来——我当时就惊着了,怎么行这么大的礼?不成想,一睁开眼,这几个埋着脑袋,脸上都带伤——我再一瞥李哥,李哥这时候给我沏了一壶龙井,放在桌上,勾着腰,嘴里还奉承。”

    “那个李哥?”柴广漠也觉得离奇了。

    “我当时跟你一样的想法!”陈志一拍大腿,惊呼道:“这李哥是什么人物?远近几个村子里,没有不敬他的!我说的敬,那是敬而远之的敬!”

    “所以他这是服了你了?”柴广漠问。

    “服我?”陈志惨兮兮地露出一脸辛酸,低骂了句“cao”,顺嘴说道:“凭什么服我?我自己个儿都不服我自己,他凭什么要服我呢?”

    柴广漠笑着摇摇头。

    陈志又说道:“我当时吓得差点跪了,这李哥也是个有意思的,给我满上茶,踹了那几个小弟的屁股,就开始问我。他先问我是不是照顾不周?我就没明白他话里到底是几个意思,囫囵随口答了几句,他作势就要教训手底下的人。”

    “不是你?”柴广漠问。

    陈志捏捏手:“对。当时我就品出来滋味不对头。他说手底下的人,把那几个小弟都揍了一顿,唯独对我毕恭毕敬。我当时就有几个想法。一个是李哥莫不是转了性子?但瞧他下手狠辣,平日里的做派一点儿不少,就觉得不靠谱。”

    “再有,”陈志咽下一口唾沫:“那就是你们——我想,我这才见了警官,他就这样子,恐怕不是诈我。”

    “可那也没必要对你这么好不是么?”柴广漠问。

    “没错。”陈志脸上的神色更加古怪:“所以这条也不对。最后我想来想去,他这恐怕是先礼后兵,把我捧上去,说不准是上头的意思。”

    “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志叹了口气,吐出一口浓烟:“我想了想,像我这样的人,要说还有那么一点儿利用价值能让上头看得起眼,

    不就是跟你们搭上线了么?李哥再是个人物,他也就是上头派下来的打手,不成器的东西。”

    陈志站起身来,锤了锤腰:“但李哥的上面可不见得如此考虑。他们说不定就是卖给我假情报,知道我跟你们有了联系以后,就故意让我做反面间谍。”

    柴广漠盯着陈志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说:“你不会是想多了吧?”

    “想多?”陈志直摇头:“我是有根据的。”

    “如果说头两天,李哥只是态度反常。后两天——也就是前天开始,他整个人就是转了性子。前天一早,我刚起床,门口站着好几个小弟,端盆倒水,伺候我用早餐的——老实讲,李哥做老大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种待遇。”

    “你习惯了?”柴广漠戏谑问道。

    “就别挖苦我了。”陈志灌下一口酒,说道:“不习惯能怎么办?李哥带头搞这一套,其他人能说半个不字么?我当时只是怕,也就配合他们,生不敢有点儿惹着他们的逆鳞,那可麻烦——不过当天,我留了个心眼儿——那天是李哥例行跟上面交接的日子,果不其然,没让我去。”

    “你觉得他们会让你去?你怎么想的?”柴广漠搓了搓手。

    陈志挠了挠脑袋,脸上滚烫:“我知道有点儿异想天开,不过我当时就是试探试探,到底是把我捧上天,还是真拿我当老大。不过这种机密事,李哥还是亲自去。”

    “他定期都会跟上头联系?”柴广漠顿了顿,又问:“他们怎么取得联系的?”

    陈志犹豫片刻,说道:“具体的办法我是一概不知,李哥从不与人说起。不过,近几天,尤其是起雾之后这段时间,我估计有变化。”

    “是因为这村子里的信号被掐断了么?”柴广漠敏锐地皱了皱眉头。

    “没错。”陈志点头:“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几天李哥定期去联系,都是亲自去,我估摸着,铁定是见面。”

    “你是说,上头的人也在村子里面?”柴广漠舔了舔嘴唇——这可是个要命的大消息。

    “我只是猜,但我觉得**不离十了。”陈志说:“而且,他只去一个上午,见面的地方应该不远。到中午的时候,他回来就找到了我,把小弟轰到门外,要跟我一对一聊。”

    陈志的眉眼挤弄起来:“我当时吓坏了,心想该不会是要跟我算总账了吧——毕竟他回来的时候脸色也不大对,我不敢说话。我们都知道他手上有几条人命的,哪里敢跟他玩花样呢?老实说,当时我就差把心里这点儿事儿全招了——”

    陈志抱着脑袋,看起来的确十分为难。

    “不过——”他抬起头看向柴广漠,这人的脸色一变,他赶忙赔笑:“我什么也没说,当时我吓得发抖,一句话说不利索。李哥进到屋里,小心地回头锁了门,把我推到窗边,又关上窗——他疑心病也很重,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之后,才抓着我的手问。”

    “问你什么?”

    “他说他被跟踪了。”陈志抿起嘴:“他跟我说,就是村里那个多管闲事的条.子——

    我是说警察,一路上跟他,差点露了马脚,幸好他发现及时。”

    柴广漠吞了口酒,忽然问:“你不觉得怪么?”

    “怪?”

    “他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柴广漠抬起头。

    陈志愣了愣,叹了口气:“是啊……我也想不通,我当时吓得舌头也捋不直,更别提问他什么,只能听他说。他说最近上头就要行动,所以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所以,一定要小心行事。”

    柴广漠眯着眼看向陈志:“我怎么觉得,他是好心提醒你?”

    陈志耸耸肩:“你说的没错,但后半句呢?李哥当时铁青着脸告诉我——要是有异己行动,也就不用请示上头,直接抹除就好。”

    陈志吐出心声,心里畅快得多,脸上的酱红色也消退了下来。

    柴广漠咽下一口辛辣的酒水,说:“你觉得,他这是指桑骂槐,在警告你?”

    陈志耸了耸肩:“不然,我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解释——明天就是你们最终行动,对么?”

    柴广漠不置可否地倒满了酒,陈志也很识趣,并不追问,他抽着烟,说:

    “我估摸,按照现在的趋势,他明天一旦发现你们的行动——倘若是有任何不利于他的行动,肯定拿我开刀——我觉得,这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你想说什么呢?”柴广漠抬起头,看向陈志。

    陈志咬咬牙:“我觉得,事到如今,我该退了——能查的能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剩下的,我肚子里也真的没什么货了,你们再榨,也榨不出东西来了。所以……饶了我吧,我这就收手还好,李哥要被你们制服了,我也就没事,要是他跑了,我可得担惊受怕一辈子。”

    柴广漠并不回应,他只是催着陈志“喝酒,喝酒”。

    “您倒是给我句准话成么?”陈志却不乐意了。

    柴广漠笑着拍了拍陈志的肩膀,唯独不把话说明白。两人一直喝到天快亮,柴广漠起身替两人买了单,正准备拍拍屁股就走,陈志却黑着脸叫住他。

    “你就打算这么一走了之?”

    柴广漠停住脚步,回头看了陈志一眼,笑笑说:“你不是准备不干了吗?”

    陈志愣了愣,把嘴里的烟取下来又叼回去,使劲挠了挠头。

    “这活儿真的太危险——我说。”陈志快步来到柴广漠跟前:“你不打算劝劝我么?”

    “劝你什么?”柴广漠忍住笑,问。

    “劝——”陈志手舞足蹈:“像是你们常爱说的,立功了就说好话之类的,我可是你们好不容易弄起来的内线,你不怕就这么没了。”

    柴广漠回头看了陈志一眼,拍拍他的肩膀,叹口气才说:“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老兄。我跟钱警官可不一样。”

    “不一样?”陈志傻眼了。

    “不一样。”柴广漠点点头:“我这个人顶不喜欢强迫人家,尤其是你这样连自己做的事都不信任的人。要不是我披着警察这身皮,你觉得我会浪费时间精力金钱陪你出来干这么蠢的事么?”.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