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这几天的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56更新时间:2020-12-17 18:00:21
    钱斌鬼使神差地站起来,眼里闪着光。

    柴广漠跟赵冷你一言我一语,把村子里这几天的事说了一遍,他的耳根子红了,脸也有点儿燥燥的,不由自主敬了一礼。

    “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钱斌眉头拧巴了九十度,表情也很复杂。

    “看看小王去。”赵冷鼻头也跟着红,但不乐意在别人面前露出这样的脸面——太不像她了,随便找了个了理由,捂着通红的下脸,埋头到了小秦的房间里。

    剩下两个男人,更多是尴尬。

    钱斌莫名对柴广漠有点儿敌意,说不清是嫉妒还是醋意,不过这气氛挺浓。

    “抽个烟。”钱斌没来由冒出一句,也不等柴广漠有所反应,从兜里摸出一卷村里买的“假中华”,抖了抖烟卷上沾的底料,点上火,屋里就蒸腾起雾。

    柴广漠一句话也没说,没人明白他在想什么。

    赵冷抱着脑袋,整个人蜷曲在隔壁屋里,脸色铁青。她肚子上传来阵阵痛觉。

    突然袭来的沉默像是一记闷棍打在肚子上,她双手紧紧勒在自己两侧胳膊上,眼里像是星星,保持这个姿势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小秦惊讶地发现了她。

    “姐你——”

    他才一开口,就被赵冷眼疾手快地拦住了嘴,从他嘴里抢过话来。

    “别叫别嚷。”赵冷的眼睛红透了。

    “你怎么了……”小秦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问。

    “别废话,小王没事吧?”赵冷收了收眼里红彤彤的泪珠,雷厉风行地来到小王调养的房间——她起先不怎么会到这屋子里来,一进房,就发现整个屋子里都铺满了诡异的东西。

    “村里的电路设备我们已经解析透了。”小秦似乎不大愿意多说,只是随口一提。

    赵冷对这些也不感兴趣。

    她只看到躺在床上,呼吸不大明显的小王。

    把小王送回来后,赵冷给她洗了个澡——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几处完好的肉了——蓝凤凰这孙子真的给脸不要脸!

    赵冷心想。

    “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小秦吐出一口气说:“我正准备去告诉你们,都是一些皮外伤,不过血流的比较多,伤口面积大,可能会发炎感染,所以……”

    “所以要干什么?”赵冷问。

    “至少要清洗伤口,还有部分愈合快的,必须挖开了重新用酒精清洗。”

    赵冷听得心里都是一紧,光是耳边的阵阵痛楚,这种折磨都不是人能受的。

    “这也是折磨人吧。”

    赵冷苦笑。

    “所以我说万幸。”小秦点点头:“现在她昏厥,至少精神上能解放一点儿。”

    赵冷捏着拳头,望着窗外:“我找到罪魁祸首,绝饶不了。”

    “罪魁祸首?”小秦有些意外:“难道还不是蓝凤凰么?”

    赵冷摇摇头:“她再可恶,现阶段,至多不过是一枚棋子。”

    但赵冷心里明白得很,他们可没有半点头绪。从决定入山搜寻的那一刻开始,一切就好像蒙在鼓里。

    “我开始了。”小秦提醒她的声音把她从这种纠结中拽了回来。

    扯开小王身上大面积划伤的口子,几人都不是大夫,只能最大限

    度地从简消毒。小秦别看个头不高,但是身手毒辣,快稳准狠,下手很快地剥开一层层结了痂的红色表皮,看的赵冷自己都觉得吃痛。

    一顿功夫下来,小王在最后关头发出了呻吟声。

    赵冷下一步扯开伤口的手停在空中,她于心不忍。

    “大概齐了。”小秦拦住赵冷说:“现阶段就这样,大的伤口都处理了,小面积的,咱们先放着。”

    “放着?”赵冷挠挠脸。

    “一起处理我怕她吃不消,而且小面积的就算发炎,问题也不大。”

    赵冷见小王淌了几滴豆大的汗,替她反手擦干,也点点头:“说的是。”

    赵冷抬起头,才见到抽着烟的钱斌跟面无表情的柴广漠,两人在屋外等了一会儿,钱斌放下烟问:“好了么?”

    赵冷擦干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秦替她答了:

    “修养两天,问题不大。”

    钱斌点点头。

    但柴广漠脸上犯难:“明天她能醒么?”

    “明天?”小秦认真盘算了一会儿才摇的头:“我看有点悬,到现在她还不能算是舒舒服服睡一觉,才痛苦着。”

    说起痛苦,赵冷身上哆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瞥了眼柴广漠,问:“明天很重要吗?”

    “你听蓝凤凰的意思就明白了,她预计明天一早,就要开关放人,雾也要散了。”

    “仪式要结束了。”钱斌补充。

    这也意味着,最终行动的开始。他们的目的是解救肖萧和郑邦,两人身上一定有蓝凤凰的把柄,顺着李哥再顺藤摸瓜,找出组织的几个核心人物,将他们绳之以法。

    最重要的,是要在雾散之后,与市局取得联系,获得支援。

    三人很有默契地不提,但是小王醒不来的话,总归是个累赘,这该怎么办?

    赵冷捏紧拳:“不管怎么说,不能放弃同志,我留下来照顾她,你们行动。”

    柴广漠跟钱斌两人对视一眼,笑了。

    “我们也是一样的意思。”柴广漠说。

    钱斌看了柴广漠一眼,忽然冲他使了个眼色。

    两人回到客厅,钱斌塞给柴广漠一张字条。

    “这是?”柴广漠不解。

    钱斌点上烟,呼出一口气,说:“前几天我认识一个朋友,我让他干一件工作。”

    “我猜一猜。”柴广漠看着钱斌的眼睛:“你是不是要他给我们送情报?”

    钱斌愣了愣,忽然莞尔一笑:“真不愧是你。”

    他拍了拍柴广漠的肩膀,心里由衷感慨,这家伙实在是太聪明了。

    “我想着也许会有用处。”钱斌说:“那字条是我们接头的字号,他知道我的身份。”

    柴广漠看了看字条,笑了笑问:“今晚?”

    “时间紧迫,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想,这个交给你最合适。”

    “他会老实么?”柴广漠问。

    钱斌摇头。

    “这个我也不清楚,说是朋友,也就是一面之缘。”

    “陈志,是么?”柴广漠看了看字条,眉头蹙起,笑了笑:“钱斌,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讲。”钱斌点头。

    “不不不。”柴广漠换了个脸色,严肃地摆正了脸,直看着钱斌:“这件事很要紧,我不是开玩笑。”

    “唔。”

    虽然纳闷儿,但钱斌仍然点头。

    “明天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很多,无论出什么事,两位女同事,你务必要保护好。”柴广漠说。

    “我当你说什么呢!”钱斌笑着点头:“这还用讲么?”

    然而柴广漠依旧不苟言笑:“我没开玩笑,钱斌,在场的身手,我不如你,你时刻不能放松警惕,我们人少,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状况,计划也可能赶不上变化。”

    钱斌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点了点头。

    柴广漠松了口气,攥紧手里的字条扭头要走,钱斌叫住他。

    “你有什么想法,老柴,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对策?”

    柴广漠犹豫了一会儿,回答:“如果我说没有,你这一宿是不是睡不着觉?”

    钱斌一愣,笑了笑:“我不信,你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那就当是那么回事吧。”柴广漠举起一只胳膊。“进有我,退有你。”

    钱斌不说话了,他低着头抽烟——心里犯难,就算你柴广漠不说这些,难不成 我这一宿就能睡得安稳了?他苦涩一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柴广漠的人已经不见了。

    入夜后,柴广漠如约见到陈志。

    这家伙居然没有临阵脱逃,就凭这点,柴广漠就倍感欣慰。

    “冬月打酒。”柴广漠跟这陈志擦肩而过。

    陈志先是一愣,脸颊红红的,嘟哝道:“兔子打狗?”

    柴广漠笑了笑:“走,请你喝酒。”

    陈志也跟着笑。

    他带着一身酒气,嘴里还叼着烟,吊儿郎当在街上散步,谁也不搭理,远看了的确就是个满身油腻的流浪汉。不过他的确按时间找到了柴广漠,两人见面的地方就在村里,虽然是大庭广众,不过没人生疑心。

    一是夜色已深,路上本没什么人。

    二是,柴广漠找了一家大排档,在路边独酌,喝的酒气纵横。陈志来的时候,两人搭上腔,后者笑着跟柴广漠握了握手。

    “怎么是你?”陈志好奇地问。

    柴广漠不搭话,只是给他满上一杯白的,先奉上一杯,说:“咱们今天先不谈其他,喝两杯再说。”

    陈志扁扁嘴,硬着头皮干下一碗,苦涩道:“趁我脑子清醒,先说事吧哥。”

    “你知道明天的事对么。”柴广漠一边倒酒,一边不动声色地问。

    他问是问,只不过没有半点疑问的语气。

    陈志也发觉这男人不好对付,语气里榔头一般硬,不容置喙。

    “是。”陈志也只得点点头:“仪式推迟到明天,蓝凤凰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组织里也尽说这些事。”

    柴广漠抬起头看了看陈志,催他喝酒,边问道:“你知道多少?组织跟蓝凤凰到底有什么关系?”

    陈志揩了揩额头上的汗,端起酒杯,把玩两圈又给放了下来:“我哪知道那么多?哥,您算是高看我了,当时我就跟——不是跟您,跟另一位警官说的清楚,我在组织里那就是打个下手,混了这两年,连个干部都没有混上。”.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