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七天仪式终结束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45更新时间:2020-12-17 11:56:25
    柴广漠仍旧是那副样子——一大早就不知所踪,赵冷这几天也都习惯了,这人做事永远有自己的考量,却不肯一五一十把事情说个明白。

    不过赵冷现在也大概清楚他为什么会这样了,也就是因为他这样的个性,几次三番的险境才能绝处逢生。

    赵冷伸了个懒腰,来到窗前。公寓虽然是新起的,但构造与村子里其他楼房一致,十分古旧,赵冷来到门口,一条宽阔的走廊横亘在二楼。

    从屋里出来,赵冷就意识到,村子里的氛围发生了变化。

    这是仪式的最后一天,对于赵冷来说,也是尘埃落定的一天。然而整条大街上空无一人,像头一天那样的情况也消失不见。

    赵冷心里打起鼓。她穿上外套,匆匆下了楼——一下来才发现,左邻右舍,整栋屋子都空了——也就是说,并不是一大早人都没起,而是聚集到某个地方去了。

    赵冷不用猜心里都明白是在哪里。

    离他们公寓并不算远,只隔了两条街的村管所,也即是仪式的灵堂现场。

    她伸了伸脖子往灵堂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有人的身影。

    一时半会柴广漠恐怕回不来。

    “小秦。”赵冷伸了个懒腰,冲屋里喊道,她准备采取行动——没错,不顾小秦或是老柴的阻拦,毕竟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了,她可没时间再犹豫。

    “赵姐,你直接去吧,柴警官已经安排好了。”谁知道,小秦却如此回答。

    赵冷有些愕然,她无奈地耸耸肩。

    “这家伙,真爱多管闲事。”

    脑子里还是老柴。

    “你不去吗?”赵冷看了眼小秦——这小个头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鼓捣些什么。

    小秦松了口气,从房间里冒出一个小小的脑袋——两轮硕大的黑色眼圈盖在眼窝上,眼袋厚厚地搭着,他抹掉额头上的汗:“我这边还有任务,不过情况都安排好了,您直接去,到时候听柴警官的安排。”

    “老柴?”赵冷吐了吐舌头:“他在那么?”

    小秦犹疑了片刻,如此回答:“在也不在。”

    “小秦你可学坏了。”赵冷跺了跺脚:“好的不学,怎么偏要学臭家伙卖关子。”

    小秦苦笑一声,说:“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才好了赵姐,不过今天确实是个重要日子,你去把关,总没错的。”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机灵了?”赵冷埋怨——他们一点就透,计划了然于胸,偏偏自己是听不懂看不透,活像是一个被玩弄的蠢货,赵冷有点儿委屈。

    “没猜错的话,小王现在应该在蓝凤凰手上,”小秦忽然没来由地来了这么一句。

    赵冷心里咯噔一声,立刻躁动起来。

    她飞快抓起行头,火急火燎道:“你怎么不早说啊小秦,她现在怎么样了?”

    “蓝凤凰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小秦擦了擦鼻头说:“你知道她恨你们入骨么?”

    “知道。”赵冷简单点点头:“我立刻去。”

    她刚要走,小秦便抓住了她的胳膊。

    “对了,柴警官让我通知你。”小秦笑了笑说:“不管你遇见什么状况,见到什么事,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

    他。”

    “他是不是早知道小王的事?”赵冷坐不住了。

    小秦点点头。

    赵冷沉默片刻,挣脱了小秦,说:“回头找他算账,让他记好了!”

    留下这句话,赵冷像是一阵风,飞快到了村管所前。天才蒙蒙亮,东方的黄橙色光幕倾照过来,漫漫地洒在街头的墙壁上,像是金黄的一轮光斑。

    赵冷迫不及待到了村管所里。

    她算是明白,为什么一大早这些村民要聚集在这了。

    “又是蓝凤凰搞的鬼。”心里早有这么一句话不吐不快。

    她远看到蓝凤凰的身影簇拥在人群当中,挺拔的个头和妩媚的神色相映成趣,颇有一番画面感。

    “你等着。”赵冷瞥见角落里的小王。

    此刻小王身体被白色的布条抽着裹成了春卷,脸上已经落了几条残红的血痂。

    赵冷偷偷摸摸挤进人群当中,才发现这些人把村管所围了个水泄不通,自己根本插不进去。她踮起脚往里头瞧,离得更近,心里就像是滴着血。

    “钱斌这混蛋是怎么照看同事的,他人呢?”赵冷捏紧了拳头,她哪里忍得住?虽然小秦这般劝。

    “怎么办好呢……”赵冷见到人群沸腾,是蓝凤凰又开始风言风语了么?

    “就是她!”

    蓝凤凰扬起鞭子,嘴里念念有词:“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个小小村官,是没什么权力跟城里这些警察斗。我这么做,恐怕也会招来他们的报复,后果可想而知。不过我蓝凤凰今天就要在这里伸张正义。”

    小王瞪着铜铃大的双眼,恶狠狠地看向蓝凤凰。

    赵冷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被擒住,又以什么罪名捆在这里示众,但她清楚,蓝凤凰又在弄什么幺蛾子。

    “浸猪笼!浸猪笼!!”

    然而回应她疑惑的还远不是蓝凤凰自己,村民们已经热忱热烈地呼号起来。

    “浸猪笼??”赵冷一度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她脾气上来便没人拦得住,更不管暴露不暴露的问题, 随手抓来身边一个吆喝得最热烈的青年。

    “你们叫什么呢?”赵冷没好气地问他。

    青年被赵冷大力出奇迹地狠拽出两米半,整个人趔趄一步,差点儿被抄了底,自然脾气好不了,再一看赵冷这身打扮,不是村里人,还面露凶相,更不愿搭理,直冲冲地啐了一口道:

    “关你屁事!”

    “好啊?”赵冷气不打一处来,正愁没地方撒气,揪起这青年的衣领便咬着牙闷声道:“劝你不要惹我,现在正好没地方撒气。”

    赵冷虽然是个女孩儿,但一身力气她从不觉得输给哪个男的,小臂上的肌肉群炸开一样虬起,青年的目光微微扫动,身体更是抖得不像样,慌忙道:

    “姐,姐!我,我说,我说!您,您想问什么?”青年慌张改口。

    赵冷眯着眼笑了笑。

    “早这么自觉不好了吗?跟我来。”赵冷弯着腰驼着背,猫着身体把青年拐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

    “姐,您说,什么事。”

    “我问,你们叫的什么?”赵冷问:“浸猪笼什么的?”

    “就是浸猪笼呗?没听说过?

    ”青年挠挠侧脸。

    “听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赵冷伸了个懒腰。

    “还能有啥意思?”

    “你认识她么?”赵冷忽然问。

    青年纳闷儿地睁大了眼睛:“谁?”

    “就是你们叫嚣要浸猪笼的那个女孩。”赵冷说:“我问你,你们认得她么?”

    青年想了想,看了看赵冷的脸色,不敢胡说八道了,玩儿命的摇头:“我怎么会认得。”

    “你都不认得她,为什么要浸猪笼?”赵冷哭笑不得。

    “蓝凤凰大人说了,她是个不检点的城里人,专门来我们这勾引男人的。”青年如实说。

    赵冷听了,嘴唇咬得稀烂,脸颊滚烫,眉头紧巴巴皱着,她一手摁住青年的肩膀——后者只觉得肩膀上火辣辣疼。

    “再说一遍?”赵冷一字一字地从嘴里冒出,青年的眼角都渗出眼泪来。

    “姐!这,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蓝凤凰?”

    “是!”

    赵冷沉下声,又问:“今天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蓝凤凰大人今天一大早把我们叫过来说有事要通知。”

    “什么事?”

    青年摇头说:“现在还不知道哩,她说还差一个人,要等人到齐了才宣布。”

    赵冷这才明白,为什么一大早的时候街道上氛围变了。

    “那,她有没有说要等什么人。”

    “没。”青年想也没想,直言道:“我只晓得,他们都说,今天这仪式恐怕是没机会顺利完成的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赵冷奇道:“你听谁说的?”

    “大家伙儿都这么说,不只是我。”青年面露委屈神色,道:“总之意思就是,今天恐怕有大事发生。”

    的确是。

    赵冷盯着青年看了半天,见他的确没说假话,才放他走。

    “姐,您是干什么的?”谁知道着青年却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反倒是勾着腰凑到赵冷的眼前,低头问。

    “去去去,没你的事。”赵冷训斥道。

    “说说呗,我也好奇。”青年说。

    这村子里的青年人并不多,赵冷知道的情况是在蓝凤凰之前,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了,现在她知道的,则是已经来了不少离乡的年轻人。

    他们跟以前的村民不同,思想开化得多。

    “你想知道?”赵冷神秘地眨眨眼,看了看这青年。

    “我一早觉得村子里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现在你们闹这出,老实说,我也觉得很奇怪。”

    赵冷心里感慨,小秦的宣传工作着实做的不赖。

    “那好。”赵冷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你帮我几个忙,我就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

    青年有了干劲儿,拍拍胸脯应承了下来。

    赵冷四处找一些装修剩下的边角余料,尤其是一些钉子。青年虽纳闷儿,也跟着一起找。

    赵冷拍拍手,把会场边布置了一圈马蹄形状的钉子,青年上蹿下跳,问:“姐,这是要干什么呢?”

    “我要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的办法。”赵冷说。“一会儿我们进场,看她怎么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