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母女相认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80更新时间:2020-12-15 12:53:17
    柴广漠揉了揉太阳穴,回过身望向蓝凤凰:“大人有什么吩咐?”

    “两位辛苦了。”蓝凤凰露出笑:“我是想,今天有劳二位,要不是你们,我看郑邦兄弟可能要迟到。二位能施以援手,实在是感激不尽。”

    “小意思小意思,举手之劳。”柴广漠一点儿也不慌,跟她客客气气的寒暄起来:“我们也不过是顺道,认出了郑邦老兄,见他情况不大好,才半道上多管闲事。”

    他扯了扯赵冷的衣摆,提高了声音说:“哎哟你瞧,时间全给耽误了——孩子他妈,你看是不是到饭点儿了?该走了走了。”

    赵冷一愣,脸跟着一红,显然有些始料未及,她猝不及防地瞪着柴广漠看了几秒,又瞥了眼蓝凤凰和已经回到母亲身边的田迭香,忽然间有一种恍惚感。

    柴广漠又说:“你愣什么,走了走了,咱就别留在这里给大人他们添乱了。”

    赵冷瞧见他眼光闪动,这才反应过来。

    “哦——!哦!对了对,走,走,走,咱们走。”赵冷抓了抓柴广漠的手,掉头便要走。

    这时候灵堂外的人群已经散了,两人就格外显眼。

    “等等。”

    蓝凤凰来到两人身前,打量了柴广漠和赵冷一眼——虽然他们现在乔装打扮过,但也不能算得上万无一失,被这么仔细盯着,迟早会露馅。

    “怎么了,蓝凤凰大人?”柴广漠微微一笑,说。

    “我只是说,两位这么辛苦,打算请你们赏个光,仪式告一段落,去吃个饭如何?”

    柴广漠扯了扯赵冷的袖子。

    “哦——这,我们还有事儿呢。”

    蓝凤凰的眼光细细在两人的脸上打量:“是家里什么事?不妨坐一坐,吃点东西再走不迟?”

    赵冷听着蓝凤凰的语气,手心里满是汗。

    “这个……不大方便。”赵冷低下头说。

    蓝凤凰眼前一亮,来到赵冷跟前,歪着嘴问:“哪里不方便?”

    “总之……是不大方便的。”赵冷歪了歪头。

    “这样啊。”蓝凤凰呼出一口气,正想说些什么,她旁边的田迭香忽然瞪了她一眼。

    “你就把我当成空气呗。”

    田迭香幽幽地说,来到柴广漠和赵冷两人面前。

    蓝凤凰的脸色忽然转变——她一见到田迭香,整个人的气氛都产生了剧烈的变化:“你还有脸说这些?”

    田迭香往后推了推两人,硬碰硬的踏上一步,说:“现在变成这样,大家都不想的,你为什么总是怪我?”

    眼见两人忽然吵了起来,柴广漠便拽着赵冷立刻溜了。

    万幸蓝凤凰似乎没有很快怀疑到他们的脑袋上,逃走也算及时。刚离开村管所,两人卸下伪装,赵冷就像是刚从尘封的土里冒出脑袋一样,大呼一口新鲜的空气:“憋死我了!”

    柴广漠笑而不语。

    赵冷又说:“她不会发现了吧?”

    “你是说蓝凤凰?”柴广漠看向他们逃离的背向——村管所里,不知道蓝凤凰和田迭香两人还要吵到什么时候。

    “就是啊,我看她观察我们的眼神都变了。”

    “那自然是要变的。”柴广漠笑了笑。

    “怎么说?”

    “试想,吃到嘴边的鸭子,让我们这一出给闹飞了,她能不气急败坏?肯定想跟我们斡旋斡旋,兜兜底。”

    “哇。”赵冷摇摇头:“你这么一说,那我们刚才岂不是很危险。”

    “从现在开始,每一步都很危险。”柴广漠耸耸肩。

    赵冷吓得浑身滚汗:“那怎么办?”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能让蓝凤凰的人随时就找到我们。”

    赵冷想了想,说:“要不,先跟钱斌他们会合?”

    说到这里,柴广漠的脸就皱了起来:“不成。”

    “怎么?”

    “他们现在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但是要对付他们,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虽然这么做对他们有点儿抱歉,可是以任务为重,咱们有必要保存有生力量。”

    赵冷无奈耸耸肩,又说:“那我们还能去哪?”

    “山头过去,那里是村落旧址。”

    “贫民窟?”

    “没错。”柴广漠点点头。

    赵冷转了转手指头,说:“那好吧。”

    她跟在柴广漠身后,忽然说:“你说为什么到最后,这个田迭香要帮我们?”

    柴广漠想了想摇摇头,他也弄不清楚。

    “搞不好,真像她说的,她是被胁迫的,知道那帮人做的恶心事之后,良心发现,回头是岸了?”

    “一,她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柴广漠摇了摇手指:“二,说实话,李哥的事还没结束。”

    “还没结束?”赵冷伸了个懒腰,心里开始指望这事儿能早点解决了才好,没想到柴广漠并不乐观。

    赵冷见他直摇头,又不肯说话,就没继续往下问了。

    郑邦顺利进入仪式现场感的灵堂后,村子就好像忽然安静了下来一样,至少当天如此。以至于赵冷甚至有些懈怠。

    柴广漠跟赵冷隐蔽自己的行踪后,过了没多久,漫山遍野的雾气浅了一些,听村里人说,现在能去四周的临镇。

    赵冷一大早吵着要去散散心,这些天在贫民窟里憋闷够了,柴广漠实在拗不过赵冷,也只能让她先去玩玩,而他自己,则是要继续调查关于蓝凤凰的事情,因此就没有同去。

    赵冷欢喜的乘着马车到了这校园里,小学操场上汇聚了大小的村民,孩子并不多,学校也不大,虽然是附近几个村子,小镇的全部居民了,但加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儿,不过因为仪式期间的压抑气氛,学校反而闹腾了起来。

    俨然就像是一场狂欢节,所有人都穿着传统服饰载歌载舞。

    从村子里迁出的马房,表演着马术的节目,看上去十分有意思,赵冷也按捺不住心情,趁着激动的歌舞声也找马主讨要了一匹。

    赵冷身上架着发亮的黑色皮革马鞍,马两侧镶着银色的海螺,看上去十分高端。

    马主似乎认得赵冷,是因为之前跟郑邦在一起处理了村子里的案子,也是对她百般

    好评,甚至给她穿上了一件游行的盛装,给她戴上了高高的白色皮毛,毛茸茸蓬松松的护腿以及镶满银饰的,精美的,狐狸图标的大长靴子。

    这一身行头下来,赵冷顿时觉得自己气场都变了。

    她见到这马主在一匹棕色的马上,两腿跨坐在马背上,表演各式花样,套索远处的另一匹马。

    马主坐下的坐骑有着棕褐色的鬃毛,但浑身上下又是乌黑亮丽,毛色十分的旺盛,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烈火般在操场的中央游走。

    马主是个精瘦的汉子,脸十分长就跟马脸似的,他看上去十分熟悉这些表演,手里的绳索在头顶上转成一个很大的圆圈,面前摆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他一点点的从手里放出绳子,好让圆圈变得更大,直到最后稳稳地停下来,旋转的绳索就像是缓缓吐信的蛇

    与此同时,马主借力从那皮黑棕色的马上飞身而下,绳索像是有灵性一样,套在一个不大不小的花瓶身上,啪的一声手腕翻身再一抖,整个绳索连着那花瓶一起被他拽了过来,就这么抓在手里。

    表演结束,马主向众人鞠了一躬,他矫健的身手博得众人的喝彩,也像是压抑了太久,在村子里欣赏不到这样绝妙的表演,更没有这样宽阔的场所,众人忍不住大声呼喊。

    就在这时,赵冷忽然觉得胸口前口袋里的对讲机震动了起来,她想起柴广漠在他临走前留给她的这个对讲机,这是他从用品店淘到的东西,只要距离在两公里之内都能收到信号,此刻她突然想起赵冷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她一边把手伸向口袋,另一只手抓着辔头,接通了对讲机,骑着马穿过这马场,到边缘,望着热闹的人群,赵冷深吸了口气。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柴广漠的声音,他此刻正在村里。听他的口气情况似乎并不太乐观。

    “这次是命案,”柴广漠说。

    赵冷脸落了下来,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偏偏这种事情都要找到自己呢?难道就不能像这样放松的好好玩玩吗?实在是太悲伤了,她松了松手里的马绳,自己缓缓的爬下马匹的背部。

    “我现在在村中央的一个地下停车场,”柴广漠说。

    “停车场?村子里有还有车吗?”赵冷有些恍惚,在她印象中这村子简直就是个原始部落,虽然装修得富丽堂皇,但是村民的生活条件和设施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柴广漠苦笑一声说,

    “现在尸体就躺在我旁边,上面还盖着毯子呢,没有法医我就只能自己凑合着先检查检查,目前呢,受到控制的是两个嫌疑人,但是蓝凤凰还不知道,我把情况暂时压了下来,大伙也暂时听我的劝,不过情况不能持续太久。”

    “到底怎么回事?”赵冷也被勾起了兴趣,但更加的多的是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现在的窘迫情形,让他们没有闲暇的功夫去抽身于其他的案子,可是如果真的发生了命案,他们又不可能真的置之不理。

    “我听村民说,死者是种土豆的农民,被人用刀刺死的,他在城里有一个分公司,是专门做薯片厂的,可是起雾之后也没有人能生意往来,凶手只可能是村里人。”.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