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反制李哥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87更新时间:2020-12-15 11:50:46
    两人正发愁,田迭香忽然“嘘”了一声,提醒两人:“你们听!”

    她的声音一低下来,柴广漠的眼前忽然一亮。

    三人都蹲在地穴的角落里,而外头却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这让人有点儿匪夷所思。地穴内部空气稀少,空间狭窄,因此一丁点儿动静都会被无限放大,脚步声顺着土壤传来,几乎是振聋发聩。

    柴广漠三人根本不敢呼吸,各都把身体按住,等待着这脚步一点点接近几人。

    “李哥!”田迭香不出声,做了一个嘴型。

    “你确定吗?”柴广漠皱起眉,也做了个嘴型。

    田迭香拼命点头。

    看来,真是他。

    柴广漠心想,如果田迭香没猜错的话,这个李哥,恐怕是来清点货品的。他从脚后抽出一根钢钉样长的小小窄刃,捏在手里,闪闪发亮。

    赵冷一把抓住柴广漠,担忧的朝他看了看,摇摇头。

    柴广漠伸出手,轻拍了拍赵冷,摇摇头。

    他强硬地分开了赵冷,在这地穴.里匍匐前行,忽而对身后的田迭香做了个手势,做口型道:“去吸引他注意力!”

    田迭香无奈,她匍匐往前去。

    柴广漠紧跟在后,尾随在她身后。

    不一会儿,前头两人似乎正撞了个照面,听到李哥警惕的声音:

    “什么人?”

    “是我!李哥!别,别动手!”田迭香颤抖的声音传来。

    “你?小田?你在这干什么?”李哥的声音松懈下来,随即又忽然起了疑心:“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田迭香随即说:“我……我是听说你们要行动,我怕……就,就跟在你们身后,没想到稀里糊涂就跟到这里了。”

    “胡闹!要你守在公寓里,你干的这叫什么事!”

    李哥显然不大开心。

    “你一个人来的?”他又问。

    “是——”田迭香点点头。

    “那便好,听我说——”他话音未落,忽然眼角钻出一道凌厉的身影,还不等自己反应过来,扑过来的身体就与李哥扭动在一起,一道黑幕当中的声音忽然凛冽低吼:

    “要命么?”

    李哥还没出声,喉咙上就忽然传来冰凉的触感,他心脏地猛一跳,柴广漠的手加重了两分力道,尖刀逼着他的嗓子眼按下一厘,血丝薄薄渗出一层。

    李哥的魂都丢了半拉。

    “我我我,我要命!大大大,大侠,有什么吩咐??要,是要货么?我,我,我这里管够!”

    柴广漠啐了一口,压低嗓音说:“少tm装蒜。”

    “不敢!不敢!”李哥声音里带了哭腔,有些声嘶力竭的势头。

    “你昨天抓了一个大块头。”

    “啊??啊!是……是,但,您,您问他做什么?”

    “人在哪?”柴广漠尽量少出声,只问必要的话。

    “人?”李哥眼珠骨碌碌一转,说:“您,您要他干什么?”

    “少废话!”

    “是!”李哥吓了一跳,脖子上又凉了凉——他生怕话还没问完,自己的血就流干了。

    “在大夫家!”

    “大夫?”

    柴广漠又问:“老子问你位置!”

    “就在河岸边不远!”李哥尖声叫道:“那大夫卷铺盖跑路了,就放在他家里!你们从河边出去,一路往西岸走就能见到——没,没人那里,你们只管去就是了!!”

    李哥说完,眼睛闭紧,身体就像是木了一样,一动不动,缩在角落里,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他缓过神发现自己还活着,动了动身体,两手反绑住动弹不得,脖颈上还夹着细长的刀片——这可要了他老命。

    李哥翻身扭过头,像是一只蛆虫似的,蠕动着身体从洞穴当中钻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见到一丝阳光,万幸河水没有涨起,他扭动身体,在洞穴旁的岩石上磨了半个钟,才把手上的绳子磨开。

    摸了摸伤口——脖子上的刀口并不深,已经愈合。李哥这才松了一口气,感慨自己捡回一条命——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伙到底是什么人,只救人却不伤自己?

    如果说是警方的人,为什么不把自己抓了呢?

    赵冷也有一样的疑问。

    “既然都控制住他了,为什么不抓起来?”一离开河岸,她就抓着柴广漠问。

    “现在还不行。我们的行动不能让他一个意外毁了,绝不能打草惊蛇。”

    “哦……”赵冷跟着柴广漠找到那间私人诊所——果不其然,诊所里一片狼藉,看样子这原本的大夫早已经跑路,只留下这么一间空屋子来。

    而他们苦苦找寻的郑邦,此刻也在床上,扭动着身体,看起来已经醒了。

    赵冷连忙替他松了绑。

    柴广漠立刻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郑邦还迷迷糊糊,脑袋上肿了瘤子大的包,精神也有点儿萎靡不振——他直说了当晚的事,却不记得被人袭击之后发生的,看样子记忆也有点儿混乱。

    “来不及解释了。”柴广漠说:“先把你送到灵堂去,现在仪式进行了大半!”

    郑邦也焦虑的不行,毕竟他也知道,一旦仪式进行到尾声,自己还没有赶到现场,说不定人选就要换了。

    他还决心救肖萧。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柴广漠附耳在郑邦的耳边说:“你一定要仔细观察,记下你的所见所闻。”

    郑邦点头,他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旁边的田迭香。

    “她是谁?”

    “现在没时间说那么多。”柴广漠说:“总之,先回村子,你能动么?”

    郑邦拍拍脑袋,摇摇晃晃起身——他魁梧的身躯就像是一座高高的围墙,然而两腿使不上力,只能摇摇晃晃地走两步,没动一会儿,就摇摇欲坠。

    “我来吧!”无奈之下,柴广漠跟赵冷两人一边一个,搀着郑邦回到了村子中央的灵堂,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送回到仪式现场。

    田迭香也紧跟在后。

    万幸,柴广漠跟赵冷两人都有乔装,因此蓝凤凰并没有认出两人来。她一见到田迭香,整个人都愣住了,再看到郑邦,就什么都明白了。

    “连你也跟我作对么?”

    这是她见到自己女儿的第一句话。

    田迭香没有搭理,只是说:“郑邦已经来了

    ,仪式可以继续,蓝凤凰大人,有劳你了,”

    蓝凤凰怅然若失的望着郑邦,苦涩一笑,笑了笑:“好,算你们狠。”

    “郑邦兄弟。”她走到郑邦身前:“你真的还能继续仪式么?我看你的身体似乎不大好。”

    郑邦拍拍胸脯,强颜欢笑道:“只是受点伤,不影响,我来晚了,实在抱歉。”

    “按理说,仪式迟到的人,按照规则,是要取消资格的。”蓝凤凰说。

    郑邦低下头,推开一旁的柴广漠和赵冷,摇摇晃晃地跪倒在地,整个人落在看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惹起一大片尘埃。

    “对不起……我来晚了,但,但是的确事出突然——蓝凤凰大人,请你,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希望能参加这次仪式。”

    蓝凤凰脸上更加苦涩:“……你确定么?”

    郑邦点点头。

    “仪式要持续七天,七天时间不能进食只能饮水。你确定,你能坚持的下去么?”蓝凤凰又问:“我不是要取消你的资格,只是郑邦兄弟,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怎么看来都不大好,你瞧,你的脑袋上有淤青,腹部还留着血。”

    郑邦笑了笑,说:“您多虑了,我——我这么大一个块头,不是白长的,再说了,这种小伤口,轻轻包扎包扎不就好了?”

    “看来你已经下决心了。”蓝凤凰无奈地摇头。

    “是。”郑邦十分笃定地说。

    “那好吧,”意外地,蓝凤凰并没有做更多的坚持,她招手让肖萧来到台前,替她加了冠,低头伏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郑邦。”蓝凤凰转头吆喝。

    赵冷心肝儿一颤,她左右支棱望去,拍了拍脸颊。柴广漠冲她眨眨眼,两人一人一边,搀着郑邦到了灵堂前,扶着他来到中央。

    “那就有劳你了,郑邦。”蓝凤凰龇牙咧嘴,话语里带着一股怨气。

    郑邦喘了口气,脸上的颜色不大好看,身体上的伤口只有简单包扎,虽然不是那么严重,但毕竟受伤未愈,有些虚弱。

    “这七天时间,屋外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人照应,你知道我还是不建议你去,毕竟你现在身体看上去不适,你确定你要继续吗?”蓝凤凰问。

    郑邦咧嘴笑了笑,他看了看肖萧,点点头。

    “那好吧。”蓝凤凰拍了拍郑邦的肩膀,大声说道:“送灵!”

    话音刚落,院落里四面的乐队开始奏乐,唢呐高亢的声音贯彻在整个灵堂上下,像是一道凌厉的狂风,吹得整个屋子里的烛台都闪烁明灭。

    赵冷只觉得像是一恍惚,肖萧和郑邦两人都消失在灵堂的大门里。她再勉强睁开眼,见到两名身体冒着热气和汗水的壮汉,一人一手,把硕大的古朴对开门关上的情形。

    她还原地愣着,柴广漠机灵的抓过手来,一把握住了赵冷的手腕,低声对她说道:“我们走。”

    两人没走出几步去,身后传来蓝凤凰的声音:

    “二位留步。”她的脸色阴沉。

    一听她这晃荡在山谷里一样的声音,赵冷背脊寒毛都竖了起来,猛地站定了不敢动。

    “你也留下。”蓝凤凰看了看一边的田迭香。.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