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郑邦有危险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39更新时间:2020-12-14 13:07:52
    “必须先一步找到郑邦,在仪式正式开始之前,把他带到蓝凤凰的面前去。”

    “果然是这样吗……”虽然早有预料,但赵冷还是泄了口气。时间紧迫,条件有限,线索也都不多,这可有点为难。

    柴广漠打开房门,问:“你知道为什么我断定郑邦是被袭击,而不是自己消失的么?”

    赵冷摇摇头。

    “我留给他的便笺,消失了。”柴广漠说。

    “那能说明什么呢?”赵冷仍旧没明白。

    “如果郑邦没有遇到危险,他要采取什么行动,我想应该会留给我们什么提示。可是屋子里十分干净,几乎没有半点痕迹,而便笺消失了,这说明什么?”

    “发生了意外?!”赵冷惊呼。

    “是意外,但对于某些人来说,那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柴广漠撩开房间的帘幕,呈现在屋后的情况,让赵冷大跌眼镜。

    只见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孩儿,浑身被草绳捆住,与一张高脚椅整个缠在一块儿,绳索勒进她的皮肤里去,从她紧致的表皮上陷入,更把圆润挺立的身材逼仄而出,看的赵冷都脸红心跳。

    这女孩儿的脸上罩着一个棕色的皮纸袋,嘴里似乎塞住了什么,只能呜咽呼声,但已经不怎么挣扎——看样子已经筋疲力竭。

    “喂!!”赵冷一把揪着柴广漠到眼前来,红着脸问:“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柴广漠笑了笑,没答话,他来到女人身边,看着赵冷问:“你不觉得有点儿眼熟么?”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赵冷气极,指着柴广漠大骂:“我才不管你什么兴趣呢!你要我看到就是这个??”

    她脸红的几乎要充血。

    “你好好看好吧。”柴广漠眨了眨眼说:“还记得我说的,三人组里那个女的么?”

    “你说姓田的那个?”

    “是。”柴广漠点头。

    赵冷再仔细看去——她刚才只瞥了一眼——奈何这女人和这绳子,加上性感的小皮裙上下搭实在太惹眼,她压根没眼看——现在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女人果然有点儿面熟。

    “到底是?”赵冷也来到女人身边,眯着眼,皱着眉,十分好奇。

    柴广漠揭开她脑袋上罩住的皮纸袋,露出一头长发,脸上细微皱着眉头表情的女人,只见她神色恍惚,看样子被强光刺激得失去了聚焦。

    “还真是姓田的?!”赵冷一下子便认出来,这是那天晚上跟他们玩“躲猫猫”的三人组,其中那个女的。

    女人呜咽着缓缓闭眼睁眼,瞧见赵冷和柴广漠,眼里布满的红血丝,身体又不安分地挣扎起来。

    柴广漠才说:“我打听到,这女的全名叫田迭香。”

    “你抓她干嘛?你不是说,她是人质么?”

    柴广漠点头:“对,是,但你估计想不到她的身份。”

    “还有什么身份?”赵冷看了一眼这女孩子——看起来年纪跟自己相仿,但眼里却满是不屑和愤恨。

    “她是这个村子里的人。”柴广漠说。

    “啊???”赵冷不可思议地看了她一眼:“这……”

    “可是——为什么?”赵冷眯着眼:“他们组织为什么要抓一个村子里的女人?”

    “你想想看。”柴广漠说:“组织要跟村子合作,要安心躲在这里,除了抓人质,还有别的办法么?”

    赵冷眯起眼睛:“不对劲,老柴,我知道你话里的意思,但是我觉得不对劲。”

    “哦?哪里不对劲,你讲讲看。”柴广漠说道。

    “你说她是人质,又是村子里的人——可我不明白,这村子哪有那么团结,只是抓了一个小姑娘,就能挟持他们?”

    “你想的不错。”柴广漠说:“所以我盯上她之后也做了几番调查,后来我才明白这里面的逻辑。”

    “哦?”赵冷看了看这女孩,见她姣好的脸孔上露出森森的寒意。

    “你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被抓的么?”柴广漠问。

    “我哪知道!”

    “两年前。”柴广漠笑着回答。

    “什?”赵冷腾地站起身来。

    “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两年前发生了什么?”

    “蓝凤凰失踪?村子复苏?”赵冷拿不定哪件事才是主要的。

    “都是。”柴广漠说:“二十年前,蓝凤凰离开这村子,原因是伤心寸断——那时候她还是个姑娘。”

    “这你也知道?”赵冷眨眨眼。

    “只要找到她的名字,这件事并不算秘密。”柴广漠笑了笑说:“你知道她离开村子的原因是什么?”

    “不知。”赵冷摇摇头。

    “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柴广漠说:“那时候她已经怀孕,离开村子到城里都是孑然一身。二十年回来后,有人只道她是回来建设村子,没人注意到她还带着一个年轻的姑娘。”

    赵冷有意无意看了这田姑娘一眼。

    “你说,她是蓝凤凰的女儿?”赵冷惊觉。

    柴广漠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根据当时人的回忆和记载,这女孩儿很有特点,跟二十年前她初生的女儿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共同特征。”

    “什么特征?”赵冷倒吸一口气。

    “他们的脸上,有一条一尺长的青色胎记。”柴广漠说。

    “哪里有!”赵冷呼出一口气,瞪着田姑娘看得她脸都发红,也没瞧见哪里有一毛钱的胎记。

    “是哈。”柴广漠笑了笑,故作惊讶地说:“奇了怪了,怎么没了呢?”

    “你少卖关子了!!”赵冷推了柴广漠一把,愤恨说道:“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看这个。”柴广漠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紫光灯,忽然照在这女孩儿的脸上——女孩惊恐地闭了双眼,挣扎着躲闪,却依然能见到隐约浮现在脸孔上那像是刀疤一样丑陋斑布、扭曲而爬行的长疤。

    女人乌尔呜咽着挣扎了起来,眼泪顺着也下来了,一张好看的瓜子脸扭得跟麻花似的,上头那条歪歪斜斜的扭痕显得更加可怖。

    赵冷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倒吸一口凉气。

    “她,她就是?”赵冷看看柴广漠。

    后者松开女人——这使出浑身力气的田小姐就自由落体一般,整个人摇摇晃晃,绑着

    椅子倒在地上,脸着地。

    柴广漠关了灯,她才舒坦一点儿。

    “她……她是蓝凤凰的女儿!”赵冷说出这句话,这女人的肩膀狠狠一抖,甩动着长发扭起一张脸,瞪在柴广漠和赵冷的脸上。

    “没错,这道痕迹并不是真的疤痕,而是染上一种隐性色素的胎记——只有在紫外线的照射下才能显现,因此她也能掩藏自己的身世,混迹在这组织里。”柴广漠说:“不过,这女人不敢站在阳光下。”

    柴广漠蹲下身,拨开挡在女人脸上的头发。

    “你们!”

    “先别说话!”柴广漠小声低吼:“现在你不仅人在我的手上,就像你听到的那样,你的秘密,你母亲的秘密,我们也都已经知道了,放聪明点。”

    女人大口出气,眼里闪耀着的泪光闪闪发亮:“禽兽不如!”她扭动身体,朝柴广漠啐了一口。

    赵冷也觉得柴广漠这么做有点过了,正准备说句话。

    柴广漠只是冷笑,揪起女人的头发:“少来这套,我问你,郑邦去哪了。”

    “什么郑邦?”女人露出白牙,喘着粗气,就像是桀骜不驯的狼狗一样。

    “明知故问。”柴广漠说道:“跟我们同行进村,那个个头高大,门板那么厚实的男人——别说你不认识,他可是你们重点关照的目标。”

    “我们?”女人眼珠子转了转,态度忽然变了,说:“大哥,这里头怕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柴广漠冷笑:“我看你弄不清楚状况——我再重复一遍,你们的人带走了郑邦,目的就是破坏仪式的正统顺序,有意玩弄规则——现在我告诉你,三十分钟以内要是交不出人……”

    “等等,你不会以为,我跟他们是一路人吧!”女人的瞳孔忽然猛地张大,粗喘了两口气,说:“你瞧,这一定是个误会。”

    柴广漠将信将疑,赵冷看的一头雾水,也在一边帮腔:“老柴,咱把她放下来好好问一问吧,别真弄错了。”

    柴广漠便将她松开。

    后者软塌塌地倒在椅子上,整个人靠在椅背,眼珠子闪动:“我,我叫田迭香。”

    “这我们都查到了。”柴广漠语气冰冷,赵冷是头一回见到他这样子,不知道他在调查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

    “……但我不是坏人。”田迭香扯着嗓子据理力争。

    “通常说这种话的,没几个好人。”柴广漠语气比视线更加冰凉。

    田迭香叹了口气,说:“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这样想,听不进去我说的话。不过也难怪,毕竟……唉,但我只能说,我确实没做什么坏事。”

    赵冷见两人剑拔弩张,问话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于是插进两人当中,问:“田小姐,那我们问你几个问题,你务必如实回答。”

    田迭香犹豫片刻,点点头说:“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该知道的,你们也都查了个底儿掉。”

    赵冷吸了口气,问:“你真不知道郑邦去了哪里?”

    “你是说跟在你们身后,那个特别高大的人么?”田迭香似乎是在奋力回忆。

    “是他。”赵冷点点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