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贫民窟的老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67更新时间:2020-12-14 11:06:38
    “游客?”老头嘴里咀嚼一番,摇摇头说:“那你是不清楚——肖萧大人来我们这里也有一段日子了,最开始蓝凤凰大人说要让这丫头继任,我们都见过——实在不成器。”

    “为什么不成器?年纪太小么?”赵冷疑惑道。

    “年纪?”老头冷笑:“那算什么呢。老老年,还有七八岁当皇帝的,继承我们家主,也不算什么。”

    赵冷无奈地苦笑一声,问:“那是什么缘故?”

    “肖萧大人一开始,没法引灵。”

    “引什么?”赵冷眉头一紧。

    老头招招手,让赵冷低头附耳。赵冷想了想,低下头,把耳朵贴到了老头的嘴边。

    “家主必须得会沟通。”

    “你是说,跟村子里的人沟通?”

    “不,跟祖宗。”老头的两眼冒光。

    赵冷越听越糊涂。

    “你瞧,现在的仪式就是这么回事,看到肖萧大人的样子了么,注意看她的眼神。”

    “眼神怎么了?”赵冷眯着眼,他们离看台有些距离,因此看的不大清晰。

    “眼神里边儿有些变化,是不是像换了一个人?”老头说。

    赵冷看不出来。

    “你当然瞧不懂。”老头嘿嘿笑了笑,摇摇头:“但是我们村里人都明白。这眼神肯定不是以前那个肖萧大人的,这是咱们先祖即将上身的征兆。”

    “您说的好像中邪、鬼上身似的。”赵冷打了个寒噤。

    “你们外边人的确这么说,但——”老头皱起眉头:“这种话对我们先祖来说,太失礼了!”

    赵冷吐了吐舌头。

    “不过念你是个外乡人,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不过你说的的确没错,所谓的仪式,便是要让咱们先祖的灵魂附身上新一任的家主头上。”

    “要让肖萧上身?”赵冷脱口而出。

    “否则如何确定下一任家主?”老头反问,因为太过于理所当然,赵冷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反驳。

    真的假的啊——她脸上写满了不信。

    “这都要归功于蓝凤凰大人。”老头的脸色忽然有些陶醉。

    “这话又怎么说?”赵冷问。

    老头鄙夷地瞥了赵冷一眼:“你怎么什么都不懂?”

    赵冷无奈地耸耸肩,挠了挠头发,陪笑道:“我,我这不是糊涂嘛,还得您老给我解释解释。”

    “最初,肖萧大人回村的时候,已经常年没有训练这引灵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召唤先祖。”

    “是哦……”赵冷翻了翻白眼。

    “但蓝凤凰大人真的是个大好人,她不仅不计前嫌,没有计较这些,反倒替人想辙——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赵冷不想猜,也猜不着。

    “她决定让肖萧大人接受她的训练,承诺用几个月的时间让她恢复这身本事——现在看来,有门。”老头亮眼放光。

    “怎么感觉您比她本人还开心呢??”赵冷吐槽,她注意到,四周的村民大多跟这老头一样,都难以压抑心中的喜悦。

    “那可不。”老头拍了拍赵冷的肩膀,看样子是个自来熟,对赵冷这外来人并没有什么心防:“你要知道,村子能够风调雨顺,全靠这个。”

    “靠什么?”

    “引灵。”

    老头信誓旦旦地说:“咱们村有三十来年没有这个政策,结果你晓得伐?三十年的极端贫困,村子里能走的都走啦,留下老弱病残,简直像是个地狱。”

    这她倒是有所耳闻。

    “可这个,和这仪式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老头说:“自从蓝凤凰大人回来以后,就把三十多年前的传承延续了下来——她对这门道很熟悉,第三年就顺利引回了咱的先祖,再之后,村里就发了财,现在大伙儿才吃的上饭,住得起大房子咧。”

    “发财?”赵冷倒吸一口气:“那村子平时做什么生意呢?”

    老头笑着摇头:“我哪里知道。大家也都是帮蓝凤凰办事,无非是种种地,运运货,能有什么?要我说,还是先祖牛,他一显灵,咱们就一帆风顺,干什么不行?”

    赵冷苦笑,她还想问什么,忽然背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吃枣么?”

    赵冷一激灵,她肩膀一抖,没心情跟这老头儿在这耗着,她瞥一眼回头。见到一个满脸扎须的男人,低声回道:“不吃枣,药丸。”

    “走。”那人低头,一把抓住了赵冷冰凉的手腕。

    “你怎么才来!”赵冷小声埋怨。

    她知道眼前这人便是柴广漠。

    两人事先商量好的暗号总算排上了用场。

    “有点儿麻烦事要处理,我这不还是来了么?”柴广漠脸上乔装是一绝,连赵冷都愣了几分钟没瞧出端倪。

    “哦——什么事?”

    “你刚才不都打听到了么?我也搜集了一些信息。”柴广漠似乎听到赵冷和那老头的对话。

    “你一直在我旁边啊?”赵冷大惊失色。

    “我得清楚了再行动,否则容易出事。不过你这伪装的确差点儿意思。”柴广漠啧啧称其。

    他一直数落赵冷,说她不肯下心思伪装,脸上都不敢来点硬菜,因此弄得让人一眼就能瞧出个大概。

    赵冷吐了吐舌头,又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柴广漠沉默半晌,说:“是郑邦。”

    “郑邦?”赵冷一激灵,说:“郑邦不是——今天到他出场了吧,我看仪式挺顺利,一会儿,就该轮到他上台了——他是那个被选中的异乡人不是么?”

    “他是。”柴广漠咬咬牙,抓着赵冷的胳膊,穿过几条细长的甬道,一头扎进一个窄巷子里——赵冷认得这条路,是通往他们给郑邦找的小屋子的所在。

    “但有些人不打算让他顺利出场,你懂我意思。”柴广漠说。

    赵冷沉下脸。

    “蓝凤凰?”

    “还不好说。”柴广漠压低了声音:“但执行人已经找到了。”

    “那是?”

    “还记得咱们从村外进来的时候,撞见那三人组么?”柴广漠眨眨眼。

    三人组?赵冷迷迷糊糊想起来,在那栋诡异的民宿里撞见的,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商人,一个个头堪比郑邦的肌肉型男,还一个凹凸有致的女人。

    这三人在深山半夜出现,的确别致,想忘了倒也有点儿困难。

    “嗯,记得。”赵冷说。

    “中

    年男人叫李哥,我调查出他的身份是在村子里搞传话,但对头是哪个,现在还不清楚,所以暂时不能动他。”

    “他是组织里的人?”赵冷大惊。

    “毫无疑问。”柴广漠沉声回答。

    “那旁边两人呢?”赵冷又问。

    “女的貌似姓田,听说——听说是被挟持在他们手上的人质,是这李哥的一个爱好。那肌肉男只是李哥的一个手下罢了。”

    “原来如此。”赵冷点点头。

    “他们做了什么?”赵冷问。

    “昨晚我们的提醒晚了一步——郑邦被他们袭击,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柴广漠说。

    “这!”赵冷刚想破口大骂,毕竟现在郑邦是他们的战友,没有他,计划就很难实施下去了。

    但她很快注意到,柴广漠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慌张,更没有半点焦虑,反倒是有条不紊。

    “说吧,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赵冷笑了笑,说:“你要是没一点儿想法,也不会带我去什么地方了。”

    柴广漠耸耸肩:“我找到一个有意思的人。”

    “人?”赵冷跟在柴广漠身后,问:“什么人?”

    “也许对这案子有颠覆性的作用,而且能救得了郑邦,所以我才带你去见她。你帮我分析分析。”

    “哦——”赵冷的眼睛眨了眨,脸色冷了下来,问:“说了半天,到底是什么人?”

    柴广漠笑了笑:“你见到不就知道了么?”

    “神神秘秘的。”赵冷无奈耸耸肩:“男的女的。”

    柴广漠扭过头:“女的。”

    “啊?”赵冷脸一抽,居然是个女人?这个节骨眼儿上,还去找女人?她瞪了柴广漠一眼,后者不动声色。

    两人穿街过巷,不一会儿到了郑邦所在的公寓边。

    赵冷惊讶地发现,墙角边居然有一排“血字”。

    “那是红油漆。”柴广漠说:“别有用心的人总不缺。”

    “别有用心?”赵冷看了看柴广漠。

    “上去你就知道了。”他带头钻进窄小的楼梯口里,朝上去了。

    赵冷将信将疑跟在后头。

    “郑邦他到底怎么了?”

    “根据现有的情报来看,我怀疑,他是在家里被袭击,并且让人挟持了,没有发生激烈的打斗痕迹,看上去是被偷袭。”

    “偷袭?”赵冷越听越不明白:“在家里还能被偷袭。”

    柴广漠拉着赵冷来到郑邦的房门前,忽然站住脚,眼前一亮,回头看向她:“你说到点子上了——因此我推测,袭击他的人,一定是在村子里吃的比较开的一伙,否则他们做不到无声无息潜入郑邦的家里。”

    赵冷嘟了嘟嘴。

    “还有。”柴广漠又说道:“更匪夷所思的,就是昨天晚上开始,这附近的居民忽然都被迁出去,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你说呢?”

    赵冷想了想:“减少目击可能?”

    “据说是反震演习。”柴广漠笑了笑。

    “怎么可能!”赵冷摇头。

    “总之,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绝不会错。”柴广漠捏紧拳头。

    “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赵冷眯着眼看向柴广漠。.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