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死亡现场的离奇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87更新时间:2020-12-13 09:02:42
    管家再一次被叫到现场,他也不恼怒,只是站得笔挺问道,

    “几位朋友到底有什么事情?”

    柴广漠在郑邦耳边悄咪咪的说了些什么,郑邦点了点头问道。

    “你就别装了吧,老管家朋友,我们知道是你动了歪念头。”

    只见到管家的脸微微一抽,他不动声色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的话是什么意思。”

    柴广漠拍案起身说道,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招供,不过有些事情我想告诉你,你以为用不同的处理方式,我们就会被你误导思维,确实是一招妙棋,可是你忘了,就算是电击也会留下痕迹的。”

    管家的肩膀一抖,赵冷还蒙在鼓里,问道,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柴广漠笑了笑说,

    “很简单呀,这位老管家他想动歪念头,但是又知道,如果亲手动手的话一定会留下痕迹,所以想了一个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赵冷问。

    “他让我们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富翁是一枪毙命,被楼底下的枪,贯穿过去的,可是,事实上我发现,在死亡现场,富翁的身体底下有肢体溶解的痕迹,我想到,窗外的工地,那边有高压电源,虽然这村子里,交通不发达,现代化设施也不够强大,不过在他们这些富翁所居的施工地却有着非常强烈的电源,用这些电源连接到床边,很简单就能无声杀人了。”

    管家露出森然白齿,笑了笑说,

    “你这么说有什么根据呢?只不过是你的推测罢了吧。”

    柴广漠耸肩说,

    “当然!这当然是我的推测,不过我确实有根据的,因为很简单,如果真的是枪杀的话,一定不会只有一次枪击,可是如果能够在一次枪击内,确定直接毙命这个富翁,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毕竟,除了确定他在床上沉睡之外,还得保证他不会临时起来,要操作的难度实在太大了。”

    “那又怎么样?”管家仍旧嘴硬。

    “不怎么样,”柴广漠笑了笑说,

    “我的意思是只有在这富翁先致死的情况下,再开枪才有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而死亡时间也就可以确定在枪杀之前,也就是说,只有侄子离开房间的这段时间才有可能实施,那么屋子里面唯一能够在场的人是谁呢?”

    少女恍然大悟说

    “那就只有管家了。”

    柴广漠笑了笑说,

    “自然是这样。”

    管家却冷笑道说,

    “好啊,你确实厉害,我承认人是我杀的,不过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呢?”

    柴广漠,低笑了一声,对赵冷咬耳道,

    “这里的案子不能交给蓝凤凰,你把案情整理之后,记得集成卷宗留给钱斌他们,我们现在就撤。”

    赵冷瞪大了眼睛,不解的问道,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现场?难道就看着他逍遥法外?”

    柴广漠笑了笑说,

    “有些事情不能着急。”

    赵冷无奈只能同意了柴广漠的做法,她留下卷宗,满脸不情愿的跟柴广漠离开了这个别墅。

    赵冷抱怨,

    “像咱们这样扭扭捏捏的去抓那些骗子呀,杀人犯啊,什么时候才能做得完呀?”

    柴广漠无奈的耸耸肩说,

    “你想把他们都抓完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我们再厉害,这个世界上也不可能完全没有任何犯罪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冷叹了口气说,

    “没想到就连一个小小的村子都不能做到杜绝,那你说我们当警察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柴广漠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赵冷一眼说,

    “你知道吗?曾经临城有过一次集中的抓匪行动,当时的命令要求我们在一个月之内把所有城里的小偷全部抓光,当时,马局长派出了很多的警察去抓扒手,可是一年半个月也没有抓到几个,你知道怎么办吗?”

    赵冷摇摇头。

    柴广漠笑了笑说,

    “当时上头的情况就跟你现在的想法一样,真就想一夜之间把所有的人全部抓来,可是这既不现实也不可能,不过嘛,如果不是抓其他的犯罪者,只是针对这些扒手,我倒是有点办法。”

    “怎么着?”赵冷,感兴趣的问。

    “你想知道吗?”柴广漠笑了笑说,

    “你想知道的话我教你啊。”

    中午时分,赵冷在柴广漠的授意下,化装来到了繁华的街上,她注意街头街尾,来回穿梭的村人,临近下午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人打扮得像是一个知识分子,可是两只眼睛贼溜溜的乱转,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汉子手里提着两只布口袋。

    赵冷注意到这两人的行踪,在柴广漠的授意下,她偷偷摸摸的跟着两人身后。

    中年人笑嘻嘻的,一家一家的店去逛,他每到一家店前,这店老板就笑脸相迎了出来,并让人捆一些店里的货物,通通往那壮汉的布口袋里装。

    路过食品店,店主人也是如此,捡了一大堆吃的倒进那个口袋里,不管他路过什么店,店主似乎都是十分乐意又开心的给他,装上一大堆货物,每路过一条街,这中年人已经是赚得盆满钵满,那壮汉也是笑逐颜开。

    赵冷就觉得这事古怪,脑袋里面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这些老板要如此恭维这中年人,并且还不惜拿出自己店里的货物去上供呢,难不成,这中年人买东西他不用给钱,到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回到屋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赵冷把自己纳闷的情况告诉给柴广漠。

    柴广漠笑了笑领着赵冷,沿着那中年人路过的街头,找到了店老板问,

    “中午的时候你们这是是不是有个人来收东西?他是干什么的?”

    两人这时候穿着一身朴素的麻衣,与村里的村民无异,老板也没有生疑心,勾勾手,把他们叫到身边,低声说:“你们俩是不是隔壁村的?怎么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他可是咱这的头——李哥。”

    “什么头啊?蓝凤凰不是头吗?她是村长呀!”柴广漠明知故问。

    这老板有些不耐烦的说,

    “你这个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蓝凤凰是村长,是村子里的头,他他可是咱扒手的头是这地下世界的头。”

    柴广漠挤眉弄眼的问,

    “小偷还有头儿啊?”

    “那可不是吗?这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你要是恭维他,要是给他点赏钱,他和他那些喽罗们就不对付你,换句话说你要是不好好的巴结他,那他的手下可就不会放过你了,用不了一个晚上,你那些值钱的玩意儿都得没有。”

    “是这样啊,”柴广漠点点头,

    “这人还真有这么大本事?”

    店家打量了柴广漠一眼说,

    “你要是在这做买卖啊,你肯定得,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今天跟你说这些话你可不得惹他们,就告诉你千万别招惹他。”

    柴广漠拱手说,

    “多谢先生指教。”

    赵冷看得目瞪口呆,偷偷的问,

    “这么说那个李哥,就是我们这次要找的目标喽”

    柴广漠不答话,他刚一离开这店面,赵冷就见到郑邦,快步向两人走来,他对两人低声说,

    “两位,我已经抓到那家伙了,就在那屋里。”

    柴广漠冲郑邦点了点头说好,

    “我们去看看那人。”

    赵冷扯住柴广漠,不解的问:“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在哪里?”

    “扒手,头儿,我当然能分析得出来,”柴广漠嘿嘿一笑说:“不是在分赃,就是去分赃的路上。咱们在村子里也不是待了一天两天了,对这里的路径也大多熟悉,要抓人,还是很简单的,只需要微微用一点小利勾引,就可以了,”

    赵冷还在纳闷,柴广漠就带着他来到了一间摆设豪华的房子里,那李哥听说抓住自己的人,是柴广漠跟赵冷,也知道抵赖没有用,便如实招了。

    但他却十分嚣张,嘴里念念有词说,

    “我可是蓝凤凰的人,你们抓我简单,不过自己个儿掂量掂量,得罪蓝凤凰大人,到底有没有好果子吃?!”

    柴广漠笑了笑说,

    “我当然没法处置你,毕竟这里是蓝凤凰大人的村子,但是我有办法整你啊,赵冷,你来给他看看我们平时怎么对待犯人的。”

    说完赵冷便拿着一大包器械摆到李哥面前。

    “这些呢,都是一些家常便饭了,我知道李哥平时吃惯了重口味看不上这些,不过咱家菜得一点点来嘛,首先咱上这个吧,老虎凳!”

    柴广漠一叫,这里个腿变软了,他急忙说道,

    “你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赵冷冲柴广漠竖起了大拇指,一个大写的服字,毕竟他知道柴广漠的伎俩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警察可没有用这些器具的传统,这东西都是她从村子里搜刮来的,也不是刑具,只是加装了一些看上去恐怖的元素之后改造而成的,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不过用来吓唬人却是颇有效用。

    柴广漠,抓起手里的绳鞭,看向一旁的李哥笑道,

    “只要你配合我们工作呢,那我们就对你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嘛,这得看你愿不愿意帮我们了。”

    “你说你说,”李哥胆子都吓掉了一半,急忙说道,

    “无论什么忙我都愿意帮。”

    “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就是我这个朋友啊,他想把村子里那些小偷的同伙都一起抓出来,你说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