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狡辩的女招待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34更新时间:2020-12-12 13:00:11
    这女招待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她冷笑一声,站直了身子,直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和柴广漠说道,

    “谁要你们多管闲事,”

    话音刚落,扭身就要跑。

    柴广漠眼疾手快,紧紧跟在身后.

    郑邦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出手,女人就从几人身边掠过,翻身从窗户哗啦一声破了玻璃窗,整个人从二楼直接跳下,一落到地上,转身就跑,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这女人就连影子都不见了。

    柴广漠叹了口气说

    “居然让她给跑了。”

    这个时候,赵冷却不阴不阳的说来了一句,

    “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地方说什么也是她的村子,现在山雾四面蔓延起来了,她能走到哪里去呢?我看呀要不是,有他们的老大罩着,像这样的案子怎么敢犯呢?无非就是平时纵容惯了。”

    听了赵冷的话,郑邦有些不高兴说道,

    “你们怎么能凭空污蔑人家呢?现在一点证据都没有,你们就说是蓝凤凰大人的锅吗”

    赵冷笑了笑,斜眼看,向郑邦问道,

    “我可一句都没提过蓝凤凰,怎么你也觉得是她?”

    郑邦不答话了,扭过头去,

    “我说不过你们俩行了吧,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这事我不掺和了。”

    柴广漠哈哈一笑说,

    “别呀郑邦老兄,现在村子里的人都奉你为英雄神探呢,大家等着你继续处理案子呢,现在堆积如山的案子还等着我们去解决,你可别泄气啊。”

    郑邦无奈的耸耸肩,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没办法了,不过你们可别失言,你们答应过我的,要好好的保护肖萧。”

    柴广漠笑了笑说,

    “这个不着急,凡事咱们得一步一步来,你不要急。”

    他们刚回到郑邦的屋子就见到,又有几人等在他们的屋前,似乎已经等了很久。

    柴广漠看到,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在门口,撅着屁股正从门缝里往里窥探。

    “喂!”他拍了拍了猥琐的男人,问道,

    “老兄,什么事儿?”

    男人吓得几乎要跳起脚来,一见到是柴广漠等人,这才安下心说道,

    “你可把我给吓得半死了,找你们还能有什么事啊?当然是因为之前的案子压着不处理,蓝凤凰大人说,郑邦大人这边可以解决,所以我们才来的。”

    柴广漠打量了这几人一眼说,

    “你们这不像是村里人呢。”

    几人都穿着工作装,束手束脚的,衣服里满都是泥泞,那猥琐男人,拍了拍胸脯说,

    “当然!我们是城里的司机,负责这一片的运输,目前我们的车停在山村外的一个补给站那儿,当时发生了这个情况,我们四处找人都没有人愿意解决,他们说这个村子里有人可以,所以我们才来找的。”

    “结果就被困在这儿了?”柴广漠问道。

    猥琐男人无奈的耸耸肩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每年这个时候这里都会起雾,我们也是掂量着时间,没想到还是算错了。”

    “那你说说我到底什么情况吧。”

    这人点点头说,

    “其实,这个事情是可大可小,我们我们是这一路上的运输司机,平时并不在一起行动,也是因为这次大家发现都是一件事情,所以才聚在一起的。”

    “来,进屋坐,坐下来慢慢聊,”柴广漠招呼几人进了屋,他们几个缩头缩脑的回道,屋内其中一个说,

    “您是不知道我们这一路上,要经过十几个关卡。”

    “这话怎么说?”柴广漠问。

    “从县城往这村子里呀,有几条山路,这些个山路穿山过岭很是险峻,因此少不了那个!”男人的脸色凑成一块,手指捻了捻。

    “那个?”

    “山匪啊!”男人大叫:“占山为王,听过没有?”

    “这年头还有这种东西?”郑邦也觉得新鲜。

    “可不是奇事么?”男人有些沮丧:“他们占着这些国道高速,故意拦车,拦下来一辆,就要搜刮财物——一回两回还好说,我们搞运输的,却吃不消。”

    “有这种事?”柴广漠不信。

    那猥琐男人添油加醋的又说道。

    “我告诉你你还别不信,我们之前还听说有几个哥们儿是,当场跟那歹徒较劲,结果被人活活打死的,当然这是传言,具体怎么样我们确实不清楚。”

    柴广漠心里知道这可不是小事儿,于是问,

    “你们到底心里有没有数是在哪条路段?具体发生在什么时期?”

    那猥琐男人举起手说,

    “我……以往吧,旺季时候这事儿频频有不稀奇,我们就避开旺季。谁成想,现如今连淡季的时候也出这种事——平常还真是少见,不过前几天我确实遭遇这么一件事情。”

    “你说,”柴广漠点点头。

    “我是负责出差,没有运输货物,当时开着我的车,到那段路上当时心里其实挺没底的,不过只有那一条路可走,所以没办法,结果,在一个拐弯处,我整个车就突然没法控制了,我当时刹了车,巨大的扭力,车子几乎快要飞出去,我一下车才知道,前两胎全被扎破了,肯定是他们在路上贴了钉子。”

    柴广漠忍不住感慨说,

    “这也太危险了吧。”

    “就说是呢,”猥琐男人拍拍手说,

    “您说的一点儿没错,也算是我命大,不然的话这车直接从山上飞下去,我连尸体都找不到。”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柴广漠又问。

    “当时都给我吓蒙了呀,我哪遇到过这种事情,差一秒就是交通事故,结果呢——话还没说完呢,说时迟那时快,两边丛林里面突然就钻出几个蒙面歹徒一下子把我给围住了,当时为首的是个矮胖子,他手里拿着像是钉枪一样的东西,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也可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去试,他当时就直接冲着我叫,把钱拿出来。”

    “你给钱了吗?”柴广漠问。

    “给不给?有的选吗?”这猥琐男人反问道,

    “你说给还是不给?有权利不给吗?我当时身上一共就三千多块现金,手机都被他们给拿走了,这几人还觉得不满意,把我揍得够呛,索性没要我命,吹了个哨就赶紧撤了。”

    “万幸他们到没有杀人灭口,”柴广漠

    说。

    “后来我去找人修车,没多久碰到了一家修理店,胎破了吗?备胎又不够用,当时门口坐了一个高个子的修理工,我就跟他把情况说了,说要换胎。”

    “结果你猜怎么着?”猥琐男人眯起眼睛,脸上的褶皱堆的,遍地都是,说道,

    “那高个子一声不吭,他去屋里摸了两只轮胎,给我把胎皮换上,又清理了车里的故障,他当时还告诉我说今天遇到喜事了,所以这两天都给我免了费,我当时还挺开心的。”

    柴广漠听了不知该哭该笑说道,

    “那当然他绝对要给你免费,毕竟刚从你身上捞的钱可不是假的。”

    “什么??”猥琐男人听了之后吃了一惊。

    “如果你想把他们绳之以法,或者说把自己的钱追回来的话,那就听我的,等你下次路过这段路的时候遇到相似的经历,你一定要提前通知我们,我们会紧跟在你们身后追踪的,最重要的就是留意这个高个子修理工。”

    柴广漠的话让猥琐男人听的云里雾里 他问道,

    “这修理工他怎么了?”

    “那我问你,”柴广漠说,

    “每个车胎的型号都不一样,这修理工一来不问你们车胎的型号,二来,连看都没看,就知道你们车子的轮胎出了毛病,他一眼就知道你们的胎破了内皮,并且连情况都一清二楚,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就是参与你们抢劫的那几个蒙面盗贼。”

    猥琐男人这才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说,

    “原来是这样。”

    “这案子也就这么简单了,不过你们一定要留意,遇到这种事情不要自己处理,最好的情况就是报警。”

    猥琐男人倒不是心疼那几千块钱,他更在意的就是一个真相,听了柴广漠的解释豁然开朗,双手紧紧攥住他的手,不停的挥舞起来说,

    “警察不管用,叫你们最最实用我看,你就应该开个侦探所,赚个盆满钵满。”

    柴广漠笑而不搭话。

    刚送走这几个男人,接下来的生意又是络绎不绝,郑邦笑得有些凄惨,这时候,一个模样跟郑邦颇为相似,身材宽大的男人上了门前,他满脸愁容,不用看就知道是来投案的。

    柴广漠打趣道,

    “郑邦你瞧,你兄弟来了。”

    郑邦白了柴广漠一眼没搭理他说,

    “朋友你有什么事情进屋再说吧。”

    这男人自称是叫做大柱,他一进到屋里整个人,就忽然之间,松懈了下来,腿上一条斑斓的血口,开始如注的流血,一旁的赵冷吓了一跳,赶忙帮他包扎了伤口。

    大柱撑起半边身子,一见到柴广漠赵冷,眼泪都快涌出来,他说,

    “这是蓝凤凰大人不让我说,村里的情况也不让我报告,所以我我真的是,无可奈何,只能找你们了。”

    “你别着急,慢慢说,”柴广漠说,

    “到底什么情况?”

    “前几天晚上,村子里发生了一起抢劫案,当时我是去信用社要贷款两万块,结果钱没了,我还被弄成这个样子。”大柱沉重的叹了口气,他拼命的砸自己的大腿说,

    “唉,你说,我,我能干成什么事儿?这点儿小事也干不好?”.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