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郑邦的想法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14更新时间:2020-12-10 18:04:20
    郑邦眯起眼,看了看柴广漠。

    赵冷也劝道:“就是,我看,先去吃饭吧。”

    她使劲扯了扯郑邦的衣摆,细声细气地说:“郑邦老兄,我们发现了一些东西,你先看看不迟,村子里果然有秘密。”

    郑邦也像那骡子似的,狠狠从鼻孔里冲出两团热气,瞪着蓝凤凰看了好一会儿,才拍拍手,把骡子拴在一旁的柱子上,说:“我们走。”

    他这一离开,嘈杂的声音蔓延在人群当中。

    郑邦的声音穿得更广。

    蓝凤凰扶着额头,回到办公室里,坐立难安。

    她推开肖萧所在的寝室大门,冰冷的视线扫过肖萧。

    “肖萧大人,你难道没听懂我的话么?”蓝凤凰问。

    肖萧猛地一哆嗦,连眼睛也不敢抬起头,更不敢与蓝凤凰直视,只敢以不可察的细微动作轻轻点了点头。

    “要是你再有什么差池,我估计你也知道后果了。”蓝凤凰的眼里没有丁点情绪,冷到了极致。

    “我……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蓝凤凰低笑一声,说:“你放心好了,只要仪式顺利结束,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也不会为难你。”

    “我……我知道。”仍是这样的回答。

    蓝凤凰也不迟疑,回身重重关上了门,在门外说道:

    “再过一个钟头,仪式就正式开始了,你做好准备。”

    “——是。”

    “你们根本不懂。”准备被赵冷和柴广漠强硬地扭送到一家饭馆前,但他哪里有心思吃饭?只是干坐在凳子上,发着牢骚:“当时肖萧的眼神——那绝不是假的,我觉得,她在向我求救。”

    “求救?”柴广漠端上一盘醋溜土豆,问:“为什么求救。”

    “她被人挟持。我不知道是谁。”郑邦咬紧牙关:“但我觉得,这个蓝凤凰大人,肯定有什么东西是瞒着我们的。”

    一听郑邦这话,赵冷跟柴广漠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会心一笑。

    “你能这么想,老实说我们都很欣慰。”赵冷说。

    郑邦惨笑一声,说道:“没想到,最后还是跟你们说的那样……”

    “不过你说你要救她,那个肖萧,到底怎么了?”柴广漠坐下身,撇开筷子,递到郑邦手里,后者像个木头一样接过,脸色铁青。

    “她……她是我的青梅竹马。我只是没想到,这次仪式的继承人,居然是她。”

    郑邦说。

    “继承人?”赵冷眯起眼:“也就是说,仪式结束,她就是这村子的村长了么?这不是很厉害么?”

    郑邦摇摇头:“村子里的规矩,仪式是由外乡人接受先祖的附身,由先祖来决定继承人——虽然一般情况都是预定的继承人,但保不齐会出现意外。”

    赵冷拍了拍郑邦的肩膀,笑道:“这还不好说,现在你不就是那个被选中的 异乡人么?那还用想,这个肖萧,铁板钉钉的事!”

    “理论上来说的确是这样。”郑邦竖起筷子,叹了口气,夹起白菜放进嘴里,左右不是滋味:“但是……你们知道蓝凤凰大人跟我怎么说么?”

    柴广漠想了想,道:“她要你放弃这个权利。”

    “什么??”反应最大最快的是赵冷:“她是不是当你傻,怎么可能放弃呢?”

    郑邦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如果只是她劝我,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肖萧也说了类似的话。”

    赵冷愣了愣:“可……你们不是青梅竹马么?”

    “是,是没错。”郑邦叹了口气:“但,要说起来,我们有十五年没有好好说过话,有好几年,甚至连面也没怎么见过——现如今,我才知道她回来,居然是这样的情况。”

    郑邦不住摇头。

    “十几年啊——”赵冷有点儿难以想象。

    柴广漠想了想,说道:“这件事其实很好理解,郑邦,你想想,肖萧继承这个村长的位置,对谁来说,是最大的障碍。”

    “当然是蓝凤凰大人。”郑邦似乎心里也明白:“毕竟这村子是她付出五年青春的地方,如果用这种方式夺走她的权力,她当然不会乐意。”

    “我也是这么想的。”柴广漠点点头,忽然故作神秘地眨眨眼,又道:“但是你肯定想不到一件事。”

    “什么事?”郑邦不解。

    “你猜,原本离开村子的肖萧大人回村之后,是谁提起恢复仪式,让继承人顺理成章继承先祖的召唤?”柴广漠笑着问。

    “是谁……”郑邦想了想:“我原以为也许是村子里的几位长者。”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柴广漠说:“你绝想不到,提出这个议案的人,就是蓝凤凰——她得知肖萧回村之后,就组织会议,决定了这个继承仪式。”

    “可!”郑邦愣住了:“可这么做对她来说有什么好处么?不如说,简直就是砸自己的饭碗了?”

    “这就要看,你们是怎么看她的了。”柴广漠不紧不慢,夹起土豆,放进嘴里,微微一笑。

    郑邦都快被急死了,他催促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她什么意图?你快讲!”

    柴广漠顿了顿,说道:“其实道理很简单——你如果觉得她是个权利熏心的普通女村长,那就看扁她了——之所以要让肖萧进入仪式,就是为了获得村子里的合法权益。”

    “怎么说?”郑邦不理解。

    “按照村子继承的规则,如果异乡人指定的继承人不是原本的肖萧,而是其他人——比如说她自己,会怎么样?”柴广漠眯起眼。

    “可她本来就已经是村长了啊!”郑邦更加困惑:“多此一举意义何在呢?”

    “嘿嘿,她真的只是要做个“村长”么?”柴广漠故弄玄虚,卖起了关子:“你有没有想过,这女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呢?”

    郑邦正想说些什么,赵冷已经从一边抽出一卷长长的卷宗,铺在郑邦眼前。

    “别着急,我们还在搜集这些资料,你只用对她产生警惕心就可以了。”赵冷说着,又问道;“不过我现在感兴趣的,倒是这个肖萧——郑邦老兄,你能给我俩说说她么?”

    郑邦起身,围着屋子里转了一大圈,才叹了口气,点点头说:“好吧。”

    “肖萧是我的青梅竹马,虽然我比她年长不少,但是这边县城里的年轻小孩本就不多,所以我们也算是一起长大。”

    郑邦说。

    “

    肖萧——小姐,是吗?”赵冷把这名字放在嘴里咀嚼一番后,忽然眼睛亮了起来,她慌忙起身,眉头皱了起来:

    “我听过这个名字!”

    “不可能啊!”郑邦也有了反应:“你从哪里听说的?”

    他快步到了赵冷身前,紧紧抓住她的肩膀:“务必告诉我!”

    “唔,我也不太记得。”赵冷摇摇头,往后退了两步,说:“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在村子里见到的。”

    “唔。”郑邦也发觉自己的失态,冷静了下来,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失态了。”

    “没事。”赵冷摇摇手,问道:“但是,你为什么那么在意肖萧小姐呢?”

    她一边问,一边把手里的抱枕扔到一边,仔细盯着郑邦那圆滚滚的一对眼睛——此时此刻一改平日的木讷,忽然间泛起柔情。

    “哈,是你心上人吧?”因此,不等郑邦回应,赵冷就板着脸,笑意满面地用手肘戳了戳他。

    “唔,别,别说这样的话。”郑邦使劲摇头,却又无力反驳。

    “别捉弄他了。”柴广漠急忙制止她,拍了拍郑邦的肩膀,安慰道:“郑邦老兄,虽然现在咱们处境很危险,但要我来说的话,我倒觉得,这位肖萧小姐和郑邦老兄挺般配。”

    郑邦一听,脸涨得通红。

    赵冷哈哈大笑。

    “你见过肖萧?”郑邦甩了甩腮帮子问。

    “你没去下午的仪式现场,所以你没看到。”柴广漠告诉郑邦,肖萧作为仪式的主角登场,不仅他见到,全村人都看得清楚。

    赵冷也笑话郑邦,“全村人都成了情敌”。

    “不是情敌。”郑邦却一本正经地反驳两人的调侃:“她是我青梅竹马,但也真的十多年没有正式见过面,老实说,我估计,她早就把我忘了。”

    “咦?”赵冷不解:“你不是昨天才跟她照过面?”

    “是——”郑邦细细叹了口气,从头说起。

    “十来岁时候我俩关系很要好。”郑邦抿抿嘴:“我记得当时村子里还有一个小破防雨的亭子,那就是学校。整个学校里,同级生也只有我和她,其他人不是学长,就是弟弟妹妹。”

    赵冷打断了郑邦,高声道:“打住,朋友,你当时不是比她大好几岁么?”

    郑邦脸红着点点头:“我留级了。”

    赵冷忍不住捧腹大笑:“没看出来,老兄你还是个多情种子咧。”

    “不是那么回事——”郑邦两手直摇:“只是朋友,朋友。”

    赵冷意味深长眯着眼瞥向柴广漠,后者也回看了她一样,颇有默契地都笑了笑,不与置评,笑而不语。

    “总之,当时我们的确是最亲密的玩伴儿。现在你看肖萧受这蓝凤凰的指使控制,小时候她却不是这样子的。”郑邦说。

    “小时候怎么样?”赵冷对这肖萧十分感兴趣,忍不住八卦起来。

    “她小时候很强势。我记得有一次,她死活拽着我去她家。那时候我父母还健在。”

    “等等!”赵冷拦住口无遮拦的郑邦,他这有口无心,一下子说出令人惊愕的事实来:“你刚才说什么?”

    “父母健在的时候?”郑邦一副理所当然地看了眼赵冷。.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