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古怪的老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92更新时间:2020-12-10 09:03:50
    赵冷心里打起鼓来。

    这老头儿摆明了有手段联系到蓝凤凰,万一他真报了信,自己岂不是就插翅难飞?不过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老头儿似乎并不打算这么做,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来。坐。”老头儿让两人先坐。

    赵冷眨了眨眼——这哪里有地方坐呀。柴广漠才不管那么多,一屁股也坐到地上,看着这老九哥,问道:

    “九爷,我就知道您不是坏人。”

    “你认得我?”这老九哥笑了笑,说道。

    “当然,就算不认识,也听过。”柴广漠一边说,一边冲赵冷使眼色,招呼她赶紧坐下。

    尽管不情愿,但赵冷也只有挤出满脸的笑意,跟在柴广漠身后,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么?”老九哥神秘兮兮的问道。

    “知道。”柴广漠不假思索:“您是这村子的村长。”

    “哦?”老九哥使劲发笑:“你不奇怪么?刚才还自称是蓝凤凰的人,这时候又冒出个村长来?”

    柴广漠笑了笑:“蓝凤凰未见得真的有合法权利。”

    老九哥顿了顿,摇摇头说:“她哪里有,当然没有。她只不过是代我行使权力。你说的不错,我是这村子的村长。”

    赵冷听了,忍不住问道:“可是,您为什么容许她在村子里做老大,您却……却待在这样一个地方呢?”

    “这地方怎么啦?”老九哥苦笑:“我们村子当年,这里已经是村子里最豪华的屋子了,有什么不对么?”

    两人不吭声,这老头儿又说道:“你们从山上看下来自然就清楚了,满地的通铺大房,就是以前村子的模样。自从这丫头来了以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你直叫她丫头?”柴广漠问:“难道您认识她么?以前开始。”

    “认识?”老九哥笑了笑:“你们不了解么,这个……这个蓝凤凰,三十年前就是在村子里吃百家饭长大的穷孩子。现在回村子里来,我又怎么能拦着她救济这快死的村子呢?”

    “真是如此么?”柴广漠大起胆子问道:“您知道山顶上那大棚里的到底是什么?”

    老九哥咳嗽一声,说道:“说那些干什么?我看你们两个,有些东西,问我不如问那丫头去。”

    “您就放心她,放手让她去管理村子?”柴广漠步步紧逼。

    赵冷有些担心,脸上都出了汗——她生怕这老头儿翻脸。

    “嘿嘿,你们,你们——”老头儿转过身,佝偻着腰,看向柴广漠和赵冷的眼神起了变化,忽然到:“你们怕不是一般人。”

    赵冷心中一凛。

    柴广漠起身:“的确不是。”

    “你们从哪里查到这里来的?”老头儿精明的问。

    “从临城——临城就在山脚下。”柴广漠说。

    “哦——临城,是那儿!我明白了。”老头儿点点头:“出了什么事吗?”

    柴广漠沉下脸:“临城近日遭遇一批犯罪分子,在城内违法乱纪,量贩违禁品,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五年来一直和泰的城市,现如今已经成了人心惶惶。”

    老头儿沉默不语。

    赵冷也补充道:“我们是依从线索一路找到这里的。老先生,您要是有什么线索,务必告诉我俩——要是他们动了歹念,只怕……只怕村子也危险。”

    “嘿嘿,你大可不必叫我作什么老先生——我就是一落魄的老不死,叫我怕是折寿——你们说的是很有道理,但我老了,老得动也动不得了。”

    “可是!”赵冷还想说些什么,老头儿嘿嘿地笑着,一把拦住了她:

    “妹子,你想清楚咯——我随时可以知会蓝凤凰,也能把你们的事儿告诉给村子里的人听,但我没有。我只是老了,不想插手趟这浑水——更何况,这是你们的工作。我只能说这么多。”

    “老——”赵冷还想说些什么,柴广漠忽然拽起她,两人径直离开。

    “他肯定知道什么!”赵冷不依不饶。

    “我知道。”柴广漠神情严肃:“但他知道又怎么样?他站在哪一边,你知道么?”

    “我——”赵冷低下头。

    “我们已经暴露了,现在村子里的情况如何,我们也不知道,今后的行动要更小心,谁也不能保证,这老头不暴露我们的身份。”柴广漠说。

    “那现在怎么办?”赵冷急了。

    柴广漠眯起眼:“我们得制造一场事故。”

    “事故?”赵冷眨眨眼睛。

    “赵冷。”柴广漠拉着赵冷飞快到了屋外,他们躲到一处角落里,柴广漠突然刹住脚步,两手抓起赵冷的手腕,眼珠子直勾勾盯着她,问道:

    “你怕死么?”

    他低声道。

    “啊??”

    听着柴广漠富有磁性的嗓音,赵冷傻眼了。

    另一头,郑邦见到了肖萧。

    两人有十五年没见面。郑邦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直到仪式宣布这天,他总算等到了这个机会——这一定是上天垂帘。

    郑邦心想,自己这辈子的运气一定是用的透透的。

    肖萧居然成了继承人——而自己就是那个异乡人。

    这一切都太突然。

    也因此,他无论如何,也要赶着雾气之前来到村子里。跟着赵冷和柴广漠一路到了河边,他见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交头接耳说些什么,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两个似乎也是异乡人,但是陡然间,他瞥见那熟悉的翠红深绿的奇装异服。

    郑邦不会忘,这是他年轻时候常见到的,属于家主一系特有的祭祀服。

    而穿着这身风铃轻飘飘响动的,便是肖萧。

    她这时候脸色慌张,似乎急着往什么地方去。

    郑邦心意一动,脚步在也按捺不住,尽管这么做有点儿对不起柴广漠和赵冷,但毕竟这两个也都是成年人,不必事事都要自己跟着。

    他二话不说,跟上了肖萧。

    一路上,郑邦一句话不说,生怕惊扰了这个灵动的小精灵。但他又时常想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打个招呼,出现在她面前,却恰恰找不准时机。

    跟着肖萧,没多久,一路上到了村管所附近的桥畔。

    肖萧脚步加快,急急忙忙穿过小溪河道,脚底赤着足,一脚飞踏在河岸上,忽然脚步不稳,整个人歪歪斜斜,倒栽葱似的软到在河岸边。

    郑邦眼尖,眼前一亮,飞快地一个箭步冲到肖萧面前,双手搀扶住她。

    “啊——谢谢你!”肖萧回头笑着说道,接着她的脸就忽然怔住,两眼微微一动,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起身,收手,仓促往回跑了两三步,不可置信地又凑近脑袋看了看郑邦。

    “啊!”

    她失声似的叫了叫,扭头就跑。

    “等等。”郑邦傻了,他急急忙忙追了上去,一把扭住这小姑娘的胳膊,眉头一皱:“你等等我。”

    肖萧一言不发,头也不回,使劲朝人少的村中心管理所去,郑邦脚长步阔,几步便赶了上来,他像是一堵厚实的高墙拦在肖萧的面前。

    “我知道,你是肖萧,对不对。”郑邦说。

    肖萧低下头:“你认错人了。”

    她似乎想要甩开郑邦,但是身材瘦小,不管怎么挣扎,都甩不脱,只急的跺脚。

    “你是肖萧,我认不错。”郑邦一口咬定:“咱们有几年不见,上回跟你能说上话,都过去十多年了,你大概不记得我了,是我,郑邦。”

    肖萧直摇头:“我不认得你。”

    “你认得。”郑邦老实盯着肖萧的眼珠子,双手搭在她肩膀上,目光闪动:“你当然认得,我一眼就瞧出你了,你也想必认得我。”

    肖萧咬咬牙,左右张望去,似乎在担心什么人,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瘦小的肩膀微微颤抖,眼光流水似的吞吐。

    “你怎么了?”郑邦瞧出端倪。

    “我怎么?”肖萧一跺脚,指着郑邦说:“你,你,你这怪人,为什么要拦着我的去路,我,我急着有事!你别坏我的大事!”

    “大事?”郑邦纳闷,他回头一看,发现村管所不远处的灵堂——他想起灵堂最近神神秘秘,始终不透露继承者的身份,再看看肖萧这身衣服,恍然大悟。

    他立时捉起肖萧的胳膊——那纤细白花花的臂膀捏在郑邦那宽阔的手掌里,就像是一根细细长长的葱杆:“我知道了,你是要去做仪式了。”

    “是啊。”肖萧点头:“你还拦着我做什么?”

    “如果你是要去仪式,那我更要留你了。”郑邦像是一下子找到了机会似的,有些兴奋,说道:“来,跟我来。”

    肖萧拼了命睁开郑邦,瞪了他一眼,狠狠放下脏口:“你发什么病,去,去,别在这里跟我耍了,你要搞什么?我真的没空搭理你!”

    “你别这么说。”郑邦拍拍胸脯:“就算你不记得我,也该告诉你这件事才对,我是这么想的。”

    “什么事?”肖萧眯起眼。

    “那我猜,你就是这村子新一任的继承者了,是么?”郑邦问。

    “是不是又怎么样啦?”肖萧有些不耐烦。“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这跟你,没有关系对吧?”

    “有。”郑邦笑了笑,宽厚的脸庞就像是裂开的柚子:“你猜我这个节骨眼儿上来村里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肖萧努努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