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老熟人钱斌和小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57更新时间:2020-12-09 12:59:17
    “我看这河水还挺有意思。”柴广漠眯着眼,发现河道像是从天际而来,顺着迷蒙蒙的浓雾蔓延出一条白银似的腰带。

    “有人在河边钓鱼哩!”赵冷像是发现了宝藏似的,指着河边一簇人从大喊。

    “还真是!”郑邦心情还好了许多:“看来他们比我们快得多。这条河里有许多外界没见过的稀罕玩意儿,早些年我们以此为生,后来不了。”

    “为什么不了?”赵冷问。

    郑邦努努嘴:“人穷无所谓,动物吃没了,就得上保护,再打他们,那就是犯法了。”

    不阴不阳这么一句话颇为扫兴,赵冷也不跟着问了,她顺着这钓鱼的河道往远处看去,忽然瞳孔猛地缩了缩,指着不远处的几人,张嘴要叫。

    ——是钱斌跟小王。

    两人飞快地没入人群,一闪即逝。

    柴广漠却一把扯住她的袖子。

    “噤声!”他小声提醒。

    赵冷不解,回头看向柴广漠——后者伸出手指头,往身后指去:她见到几个身上罩着墨色大袍的人,摇摇摆摆跟在钱斌和小王身后。

    “别动。”柴广漠勾住赵冷的脖子,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整个人按在怀里,脸上浮现出阴冷的表情。

    “怎么?”赵冷傻了眼。

    柴广漠不吱声,只是把手指放在唇边,搂着赵冷背过身去,与身后的钱斌跟小王错峰而过。

    “时机不对。”等到两人消失在视线里,连同他们身后的几名墨衣人也见不到了,柴广漠才说。

    “什么时机?”赵冷眨了眨眼。

    “你瞧见他们俩身后的几个怪人了没有?”柴广漠说。

    赵冷回忆起刚才的一瞥,倒是有见到,不过那又如何?她不解地看向柴广漠,问:“他们有什么古怪?”

    “这几个人,不出预料之外的话,恐怕就是蛰伏在村子里的组织。”

    “你说组织!”赵冷不觉放大了声音。

    “嘘,以后不要在这种地方大声喧哗,干脆,你少讲这两个字。”柴广漠赶紧打断了赵冷,说:“我果然猜的不错,他们余根未断。”

    “果然是他们?!”赵冷讶异道。

    “还不能确定,但既然盯上了钱斌和小王,证明他们有所行动,就算这里不是他们的根据地,也差不太远了。”

    “那我们为什么不出手!”赵冷小声抗议:“既然都见到他们了,放着不管,也太不人道了吧。”

    柴广漠摇摇头:“钱斌和小王他们已经暴露了,如果我们现在出手,那么一点儿先手优势也都不存在了。”

    “那怎么办?”赵冷没了主意。

    “静观其变。既然知道他们两个也在村子里,说明我们的大方向没有错,不要急着跟他们接应,我们在暗中提供帮助就好。”柴广漠心思缜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有了计划的雏形。

    “哦——哦。”赵冷点了两下头,又问道:“那……他们该不会有危险吧?”

    柴广漠顿了顿,才艰难从嘴里冒出两个字来:“难说。”

    赵冷心里又开始慌了起来。这地方鸟不拉屎,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与外界

    几乎是断绝联系往来,就算想要求援,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赵冷越发没有安全感。

    “不用担心,钱斌那小子,他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柴广漠安慰道。

    “我担心的可是小王。”赵冷撅起嘴:“那家伙可胆小的很。”

    “你也不遑多让吧。”柴广漠打趣道。

    “你!你够啦!”赵冷跺了跺脚,气道:“现在怎么办?”

    “现在么,我们沿河道一直回溯到上游,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柴广漠说。

    “就这么一直走啊?”赵冷傻眼了:“还以为你很有计划呢!”

    “走走看不就知道了?”柴广漠笑了笑。

    “还是让郑邦带我们吧,郑邦!”赵冷一回头,人群早散开了,郑邦却哪里在眼前?

    “人呢?”赵冷愣了。

    “早就走啦。刚才,他好像有什么事,急匆匆就走了,也没跟我们打声招呼。”柴广漠耸耸肩。

    “这!”赵冷皱起眉头:“不对劲吧老柴,他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事?为什么说走就走?还是说,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敢告诉我们?”

    “这是当然的。”柴广漠点点头:“他当然有隐情,说不定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但苦于不敢跟我们讲,这都很有可能。”

    “那就这么放过他了么?”赵冷不解。

    “他不是坏人。”柴广漠却笃定说着,带头走在前面,一点儿放慢脚步的意思都没有。

    赵冷气急败坏,急急跟上柴广漠,抱怨“不顾及淑女脚步”,嘴里却念念有词:“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只是个普通人,万一有什么事掂量不清——那?”

    “这就是后话了,我们现在还有要紧事。”柴广漠越走越快。

    “到底是什么事,现在左右没人,难不成你还信不过我呀?”赵冷气鼓鼓地说。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柴广漠站定脚步,顺着水流往山上看去:“你瞧,这水纹上有蒸汽,雾是水聚成的,顺着水流追溯到源头,就能找到这么一个地方。”

    赵冷一头扎入村边的雾里,见漫天山头就像是陡然出现在眼前,耸立的山峦宛如硕大的巨人一般猛然间出现,让她不由得心脏扑通直跳。

    “这,这是。”赵冷愣了一愣,柴广漠接过话来:

    “这是梯田。”

    他眉头微微一动:“也就是这村子里致富的最大秘密。”

    “梯田算什么秘密?”赵冷不解。

    “来。”柴广漠纵身爬上一层,从上方伸手下来,抓住赵冷的手臂,说道:“上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赵冷心里也痒痒的,既然都找到地方了,不一窥究竟,也的确不符合她性格。

    “你说的啊。”她挤了挤眼睛:“我倒要看看,能有什么。”

    爬上第一级梯田,田埂上的水花湿漉漉地漫到脚踝,就像是蚯蚓或者泥鳅滚动,赵冷只觉得脚脖子酥酥地发绵,痒得紧,忍不住弯了腰。

    低下头,见到水田里大差不差是一些水稻作物,但多数蔫儿了,看起来十分扫兴。

    “什么嘛。”赵冷意兴阑珊地耸耸肩:“我

    还以为是什么呢,这不都是些秧苗子么,还半死不活的。”

    柴广漠低下头:“的确,这是蓝凤凰头三年在村子里大兴水利,把河流导致到梯田边,才有了糊口的作物。但天不遂人愿,每年这时候,气候改弦换张,降水反而涝积成灾,原本倒运的河水成了祸患,秧苗也活不成了。”

    赵冷眼睛睁得滚圆,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过了半晌,她才悻悻问:“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柴广漠十分实诚。

    “喂!”赵冷欲哭无泪,倒想说一句,还我感动来。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剧情了。”柴广漠伸了伸懒腰,笑道:“总之,蓝凤凰这几年的改变算是泡了汤,村里的致富路也算是碰了壁。”

    “可我看,现在村子里发展挺好的呀。”赵冷从山坡上往下看——这里虽然雾气蒸腾,但从雾里看花,倒也没那么模糊,远远从山上俯瞰整个村子,浑圆的一体,发展成如此多的建筑和街道,简直赶上了县城。

    实在难以想象,在深山丛林当中,会有如此“桃花源地”。

    “这地方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啊。”赵冷不禁感慨。

    “问题就出在这。”柴广漠却一盆凉水浇了过来。

    “啊??”赵冷刚舒展开的眉毛几乎扭曲了,被柴广漠这么使劲呛,迟早有一天死于心梗,她想。

    “来,傻丫头,我问你好了,你说,一个村子发展壮大,最起码需要什么?”

    “人?”对柴广漠的称呼多少有些不满的赵冷横着眼回答。

    “人要吃要喝对么?”柴广漠循循善诱。

    “是吧。”

    “要工钱,要生活,要粮食,还得有像是电线网路,基本的非基本的一些生产生活要素,总之,要钱。”

    “没错没错。”赵冷直点头。

    “可是你瞧瞧这村子。我们现在所在的梯田是原本村子里唯一的生产生活来源,可是你也看到了——半死不活,那我问你,像他们这样发展壮大成这样,靠的什么?”柴广漠问。

    “唔——”赵冷回答不上来。

    “还有,你从进村子到现在,有见到有人维护这田里的秧苗么?”

    “倒没有。”赵冷低下头。

    “那他们靠什么过活呢?”柴广漠耸耸肩。

    “这……”赵冷心说,我哪里知道,你问那什么凤凰去呗。

    “来。”柴广漠却没打算解释,反倒伸出手,握住赵冷那冰凉的手掌,一把扯着她,朝着山里去了。

    “怎么?”赵冷见他跋山涉水,一路铤而走险,朝更深的丛林当中去,心里有些忌惮。

    “别怕,这里的路是长年累月走出来的,很直,也没有塌方点,不用担心。”柴广漠一路走,一路说:“再问你一件事好了,赵冷,你说说,当你头回听说这仪式的时候,心里有什么想法没有?”

    “这个嘛……”赵冷吐了吐舌头:“就是觉得神气,先不说迷信的事儿好了,光是这山雾,他们可算得真准,好像连什么时候起雾,什么时候雾散,都一清二楚似的。”

    “他们是真的清楚。”柴广漠咧嘴笑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