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隐秘的战火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58更新时间:2020-12-08 12:02:56
    把仪式的准备活动安排妥当之后,蓝凤凰回到村镇的管理中心——也就是处于整张“大饼”的正中央——村管所里。

    这里早已围坐了几个老不死的,等候她多时。

    “蓝凤凰大人。”见她信步回来,几名老者慌忙起身,朝她鞠躬。这是村里的礼仪,即便是老者长辈,也需要跟代行的“家主”行礼。

    但另一件事大家伙儿也都心知肚明,蓝凤凰这个“代行者”,也当到头儿了。

    “很抱歉,这件事有点儿太仓促了。”其中一个老头儿露出贼兮兮的笑容,看着蓝凤凰笑了好一会儿:“事先也没有怎么跟你知会,让你突然筹备继任的仪式,想必很麻烦吧。”

    蓝凤凰陪着笑,摇摇头:“哪里话,这是我分内的工作。肖萧大人居然能回到村子里来,老实说,我也很意外,不过这是意外之喜。”

    “蓝凤凰大人才是说笑。”另两名老头儿跟着笑:“这肖萧大人一旦归位,那可是大事,到时候蓝凤凰大人也就得拱手把位子让出来,这个——”

    见这两人笑的眉头紧锁,蓝凤凰撇撇嘴,说:“这是当然的,我有幸代行权力,已经很值得感恩,既然肖萧大人归位,这本来也就是她的权力。”

    几人面面相觑,点点头。

    只是没想到这么顺利。

    其中一个老头坐下身,望着蓝凤凰:“这几年也的确让你操劳村子里的事务,我们几个老家伙也知道你尽心尽责很不容易。不过毕竟村子里有规矩。”

    蓝凤凰点点头:“说的是。”

    谁知道,一直埋头在众人身后,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儿却猛地起身,眼珠子就像是突出来的一般,精光四射,他身材枯槁瘦小,浑身上下看不出四两肥肉,只背着手,狠狠说道:

    “你们几个,说话也不说清了,含含糊糊这么许多年,才变成现在这样子。这蓝凤凰,鬼晓得她使了什么伎俩?你们真当她是个心善面善的好人么?”

    他的话呛得几个老头儿说不出话来。

    蓝凤凰也皱起眉:“这话怎么说?”

    小老头回过身,闷哼一声:“你自己心里清楚。”

    一旁的老头摇摇头:“你意思是说,当年那事?那,那都过去多久了?”

    “原本的村长还健在,怎么就让这女人得了权?”小老头斜着眼看向蓝凤凰,仍不服气。

    蓝凤凰无奈,只得辩解道:“老村长是主动交接给我,让我在下一任家主继承之前,代为管理村庄的。”

    “哦?”小老头眼里满是怒火:“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他好端端的,凭什么要让给你这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一旁几名老头儿连忙安抚住这个身材瘦小,脾气却十足火爆的家伙:

    “话不能这么说,老同志。老村长虽好,但是村子里的发展也的确受限制。要不是这蓝凤凰几年对村子大刀阔斧地改革,咱们现在还是重点扶贫对象哩。”

    蓝凤凰笑了笑,也说道:“是这个道理。而且诸位,我也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女人。我从小在这村子里长大,成年后才离开,学了本事

    回来建设家乡,有什么不好?”

    “但愿你说的是真的吧!”小老头负气道。

    旁边几名老人扯了扯他的衣袖,要他不要闹脾气,免得坏了事。

    这时候,另一名老者咳了咳,朝蓝凤凰陪了个不是,摇摇头说:“实在不好意思,蓝凤凰大人,您知道,他平日跟九哥关系密切,所以自然有些看不过去,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不会的。”蓝凤凰恭恭敬敬地咧嘴一笑,拱拱手,问:“不过我不明白,几位这时候找我过来,到底有什么吩咐?”

    “吩咐哪谈得上,只是来看看。”这老人比小老头沉稳的多,穿的很素,一身像是街道白玉石砖一样的长衫,一头白花花的头发,看上去多了几分儒雅。

    “不过,这雾比往常早了几天,不知道蓝凤凰大人这仪式的事——”老人拱拱手问。

    “放心,各位,我蓝凤凰向各位保证,仪式的事,进行的很顺利,肖萧大人的准备,我们也都妥当了。”

    “那就好。”老人顺了顺胡须,又问:“那——这异乡人的事?”

    蓝凤凰的脸色一变,叹了口气:“这个。恐怕赶不上了。”

    “怎么说?”一说起这事,几名老者腾地都站起身,齐刷刷地看向蓝凤凰。

    蓝凤凰不动声色,说道:“各位,实不相瞒,因为这雾比往常早,异乡的选中者没有如约提前出发,如果天亮后再动身,恐怕有危险,所以,我说……”

    “你要临时更换人选?不成!”小老头一眼看穿了蓝凤凰的伎俩,甩了甩衣袖,怒道:“异乡人必须是公认随机遴选,怎么能让你来选?”

    蓝凤凰摇摇头:“不不不,各位误会了,我蓝凤凰怎么敢僭越?但现在情况紧急,马上仪式第三天,这异乡人就要同肖萧大人随行,必须得有确切的人选才是,不是么?”

    几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这个异乡人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爽了约。

    “那你说,怎么办?”长衣长者问。

    “我说的话。”蓝凤凰眯起眼睛:“不如这样如何,村子里往常与其他村落都有交集,大家经商的经商,行医的行医,通常都有类似的往来——只要从村子里找一些起了雾还没有回乡的异乡人,再从他们当中随机抽取——这个过程,各位长老操作就行,我蓝凤凰决无异议。”

    “这——”

    几人都拿不定主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小老头闷哼一声,看着蓝凤凰,道:“只怕这些人老早就是你筛选过的,剩下的人,说不定又是什么样的,你少在这惺惺作态。”

    “可没有异乡人,仪式的确进行不下去。”蓝凤凰咧嘴笑了笑,说道。

    几人也都无可奈何。

    “这个,我们得商量商量。”长衣老者说道。

    蓝凤凰笑而不语,伸了伸手,手上的风铃轻轻响动,像是在说“请便”。

    他们围成一圈,商议来商议去,拿不定主意,即使见到蓝凤凰张狂的偷笑,也都无济于事。

    “这可怎么办?”其中一个老头急的脸都白了。“要

    真的让她全权接管,不晓得会出什么岔子!”

    “就是,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这次仪式,能把肖萧大人接回来,也是费了大工夫,现在这环节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这可如何是好??”

    “等等,我看她不敢这么做吧?”有人偷眼瞥了瞥蓝凤凰,问:“也许真的只是个意外,这异乡人换一个,我想问题不大。”

    “你蠢么!”小老头暴跳如雷:“这摆明了就是蓝凤凰的计划!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让山雾早来了两天,但很明显就是为了针对和摆布整个仪式,怎么能如她的愿。”

    “可她也说了,让我们选?”

    “你无药可救。”小老头惨笑一声:“她会这么说,足可证明,她早已经在村子里布下眼线,或者说这群“候选人”早就是经过她安排的,无论咱们选的是谁,都是她的人——到时候她还能借口,人是我们自选的,能出什么问题?我们岂不是百口莫辩。”

    “这……这可怎么办?”这老头儿也没了主意。

    小老头眯起眼:“有谁认得这回的异乡人么?”

    长衣老者想了想,点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是个年轻人,叫郑邦。他本在城里做物流工作,近段时间回村子里安置老人,是个实诚的小伙子,平日里就在周边的民宿那打下手,我对他放心。”

    小老头点点头:“那就按照原本的计划,无论如何,也要这个郑邦赶过来,切不可让蓝凤凰的计谋得逞。”

    “可是……”长衣老者抬头望山洼的四缘瞧去,山峰就像是锋利的刀刃从天际直插下来,把整个村子切割得整齐圆润,连一点儿缝隙都不留。

    这样的情形下,冒着翻腾而起的四面浓雾,强行要人跋涉过来,实在太危险。

    虽然这山峦不高,但毕竟山涧里落差很大,加上这厚重的山雾,很容易一脚踩空,酿成什么意外,那就更糟糕了。

    “她早算准了这一步!”小老头忽然间恍然大悟,恶狠狠瞪了蓝凤凰一眼——后者甚至朝他挥挥手,脂粉气十足的脸庞上展露一点儿裂纹——这老婆娘谁也猜不出年龄:“她老早算准了我们要坏她的事,所以故意把预测的时间公布得靠后两天,才让我们猝不及防!”

    几人也都明白了这女人的用心。

    “那可怎么办?”

    “对啊,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啊!”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写满了不甘愿。

    长衣长者这时候也只能唉声叹气:“更何况,就算郑邦来了,恐怕也不能改变什么。现在这个女人在村子里是一家独大,颇有权势,咱们手上加起来的权势还不如她一声令下——郑邦若来了,不知道会不会死于非命,反倒害了人家。”

    说到这里,几个老家伙都只能摇头,再说不出话来。

    连一向激进的小老头,此时此刻也只能扼腕自怜:“难道真的没办法了么……”

    蓝凤凰低笑着远远看向几人,见他们也失去了斗志,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情,信步来到几人身前,装模作样地问道:“怎么样,各位,商讨出一个结果了没有?”.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