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郑邦回来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31更新时间:2020-12-07 12:06:34
    说到这里,钱斌忽然想起什么,问道:

    “如果你们俩也找到了这里,这说明……这个村子果然有鬼?是么?”钱斌老早怀疑,村子里暗藏玄机,也许他们一直找寻的“据点”,就是这里也说不定。

    “现在还不能断定。”柴广漠说道:“但是根据我们收集到的线索,这里的确最可疑,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俩也不会到这里了。”

    “没错。”赵冷点点头:“这也是后来我们找到的线索,我们才决定到这里来一趟。”

    “什么线索?”钱斌问。

    赵冷跟柴广漠两人相视一笑,继续说道。

    一直等不到郑邦的信儿,赵冷急了。柴广漠不管怎么安抚,她也听不进去,说要出去找找。

    柴广漠哪里肯,只能把门反锁,管住了钥匙。

    到后半夜,屋外响起了引擎声。

    柴广漠到窗外看了看,认出了车标:“那多半是咱们的车,是郑邦回来了。不知道小王跟钱斌他们有事没事。”

    赵冷却一反常态,一言不发,脸红着低着头。

    “你怎么了?”柴广漠看出来赵冷不对劲,坐到床边,手背贴了贴她的额头——滚烫。

    “发烧?”柴广漠问。

    赵冷使劲摇头,扔不吭声。她腾地一下起身,二话不说到了门前,使劲捏着门把手摇晃起来。

    “你干什么?”柴广漠摇摇头:“钥匙在我这里,你出不去的。不是跟你说了吗,现在情况危急,不能轻举妄动,等郑邦他们三个回来,我们从长计议。”

    “不是……”赵冷憋出两个字,身体打起摆子,晃得都要站不稳,她急急朝着柴广漠伸出手来,满脸愠怒。

    “不是?那是什么事?”柴广漠眯着眼,看向赵冷:“你没事吧,怎么像是病了?”

    “……没。”赵冷低下头。

    “那,你是想骗我,出去了就去找线索么?很危险!”柴广漠攥紧了钥匙。

    赵冷扔不吭声,却直接扑了上来,像是饿虎扑食。不过在柴广漠看来,赵冷顶多算是一只猫。

    “喂!你干嘛??!”被扑了一个猝不及防,柴广漠真就被赵冷整个压在床上,双手双脚被熟练地按住。

    只听到赵冷的呼吸声加速,张嘴就朝柴广漠的脖子狠狠“咬”去,不等柴广漠惨叫出声,就觉得胸口一阵骚动——这赵冷竟然用嘴叼着钥匙甩头牵出,反手抓住,摇摇晃晃,脸上光影一闪,就要离开。

    柴广漠双手双脚一松,反手就抓住了赵冷的胳膊。

    “你到底要干嘛去?”

    赵冷气得直跺脚,弯着腰,用手扯着上衣的下摆,遮住小腹。

    眼泪都快出来了。柴广漠见到赵冷满脸委屈,也吓了一跳。

    就在这时,屋外吱呀一声,一个顶着门格的魁梧汉子闯了进来,他摸着后脑勺,正是郑邦。一见到柴广漠,他说道:

    “不好意思——”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嗖一声,身下一个什么东西利箭似的穿梭而去。

    “你到底怎么了?”柴广漠急问。

    赵冷羞愧又焦急的声音回荡在空气当中:“尿尿!!”

    目送赵冷离开,郑邦

    满头大汗,把外套解下,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弯腰进了屋,来到床边。

    两人并没有等太久,赵冷就埋头回到了房间。

    回来的时候,她红着脸,像是晚霞一样红到了脖子。

    回到房间外,赵冷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回到门口,柴广漠吹了吹口哨,露出一脸坏笑,吓得赵冷整个人龟缩了起来,盖着脑袋缩回到被褥旁。

    “你干嘛!”

    意识到柴广漠的恶作剧,赵冷脸色很是好看,又红又紫,看来吓得不轻。

    “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柴广漠一眼就看出来,赵冷现在心里拧巴的不行。

    两人都很聪明,见到郑邦空手回来,也都明白了**成。

    “看来情况不大乐观。”柴广漠站起身,把门反锁,关实。

    屋外起了风,知了叫的更欢,郑邦则叹了口气。

    “车,我找到了。”他一双熊一样的眼珠子扫过两人,“人,没见着。”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赵冷捂住肩膀,忍不住打起寒颤。

    “那我看,倒说不准了——”郑邦耸耸肩:“当时我去修车的时候,听到草丛里有动静,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我倒不怕,但不知道你们的朋友怎么说。”

    柴广漠点点头,问:“车子问题不严重?”

    “只是抛了锚而已。”郑邦笑了笑说:“平时我也爱鼓捣这些——别看我这样,我也算是个骑士。”

    他做了一个戴头盔的动作,柴广漠立刻就明白,两人会心一笑。

    赵冷却气急败坏,狠狠瞪着柴广漠,埋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郑邦收起笑声。

    他身材本就魁梧,这时候像是蜗居在小木屋的棕熊,模样说不出的滑稽。他问道:“我看两位似乎有什么要紧事。”

    赵冷咬着嘴唇不吭声。

    柴广漠则多打量了郑邦两眼,咳嗽一声,忽然说:“郑邦老兄,我们信得过你么?”

    一听这话,赵冷的呼吸都停了一拍。她慌忙起身,脸上浮现出愠怒神色,一把拽住了柴广漠的胳膊,眉头好看地拧成一个倒八字,质问道:

    “你要跟他说什么?他,他只是个外人呀。”

    郑邦愣了愣,笑了笑:“我处理不来复杂的事情,二位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也不会过问。只是吧,你们的朋友在这个时节在山上迷路,我怕有危险。”

    赵冷狠狠瞪着柴广漠,生怕他又要抖露出什么情报来。

    “哦?危险?”柴广漠对郑邦的话起了兴趣:“这是怎么回事?”

    郑邦挠挠脸,朝窗外看去。

    窗外天青月明,一缕薄烟样的雾气逐渐上了半空。郑邦脸色霎时变了,嘴里喃喃道:

    “雾。”

    “雾?”柴广漠和赵冷两人不约而同的出声。

    “糟了。”郑邦来不及多话,忽然起身——他身宽体胖,一起身,脚踏在木地板上,像是压迫得地板忍不住发出扭曲的痛苦抱怨声。

    他抓起门口衣帽架上的外套,披上外衣拧开了门就要走,忽然又站定了脚步,回头看向柴广漠。

    “我的意思是,一旦起了雾,村子里的情况就有变化,大麻烦就来了。”一改平

    时那副和蔼的神色,此时的郑邦两只眼珠子瞪得滚圆,突地张开,脸色像煤炭一样沉下颜色,再没有半点轻松的神情。

    柴广漠眼疾手快,拦在他身后,挡在门口问:

    “出什么事了郑邦老兄。”

    郑邦眼一横,伸出同他身体般配的硕大手掌,不由分说地扒开了柴广漠——后者惊异地发觉,自己就像是只刚出月的小鸡,连抵抗一下都做不到。

    “你们还是少管闲事的好——只要村里起了雾,情况就不乐观了。这里的事,你们千万莫要插手,听我的劝,趁着雾色刚起,赶快下山去,别再问了。”

    赵冷也十分焦虑,问道:

    “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们是不可能放着不管的——更何况我们的同伴很可能被卷进去了,我们怎么能放着不管?”

    郑邦一愣,站在原地,回头朝两人看了几眼,叹气。

    “怎么偏偏是这时候……”他硕大的拳头狠命锤在墙上,整个屋子仿佛都在震动。

    “你们……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郑邦问。

    柴广漠眯了眯眼,手腕飞快,从上衣胸膛的口袋里摸出了警察.证件,低下声音来,看着郑邦那脸上僵硬的神色,道:“老兄,我们是干这个的,你知道为什么我说,我们必须奉陪到底了吧。”

    赵冷看了,急的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郑邦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他叹着气点了点头,脸色像是过冬的苦瓜。

    “那好吧。”他送了胳膊,回到床边,遥看窗外逐渐聚拢的雾色,沉下声音说:“既然你们是专业的,我只能说,仁至义尽——我提醒你们,明天一早,恐怕整个山上都会起浓雾,在那之前如果不想办法下山的话……”

    “会怎么样?”赵冷总觉得郑邦的话有些耳熟,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问。

    “至少一个礼拜,这个雾都不会散,到时候就只能困在山上。这民宿里的食材和储备不够七天我们的开销,所以我们只能往山里的聚居地去了。”

    “等等。”柴广漠打断了郑邦,问道:“你说聚居地——也就是说,山里有大规模的人口村落?”

    郑邦摘下帽子,整齐地叠在手心里,微微窝起一个角,露出一口整齐的牙床,露出苦涩的笑:“那算不算村子,倒还两说。总之,我把知道的情况尽量告诉你们,要走要留,你们自己权衡。”

    赵冷忽然觉得阴风阵阵,缩退两步,不觉到了柴广漠怀里。她一缩脑袋,像是乌龟进壳。

    “我还有个问题。”赵冷举起手来。

    郑邦点点头,说:“你也是警察对吧,那你问。”

    赵冷不置可否,只说到:“为什么你好像知道会起雾一样?还知道准确的时间?怎么,莫非你能掐会算?”

    郑邦先是一愣,后又被赵冷的想象力逗得哈哈大笑。

    “那倒不是,我哪会算什么——不过我的确知道,会起雾。”郑邦抹掉额头上冒出的森森汗丝,嘴里喃喃补充:“只不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这话是什么意思?”柴广漠眯起眼:“也就是说,你早已经知道,近段时间会有一场持续一个礼拜的大雾笼罩整座山,但是不晓得明确的时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