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紧急救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59更新时间:2020-12-06 18:04:34
    “当然。”声音是从屋里传来,一道凌厉而纤细的身躯挡在门口,眼窝微微凹下,有点儿发黑,看的钱斌略感心疼。这是赵冷。

    赵冷信步来到屋外,伸手抵住门,朝外探视一眼:“现在四下没人,先进来说话。”

    “小秦,来帮个忙。”赵冷朝屋里吆喝一声。

    钱斌在屋外犯嘀咕,这地方他怪熟悉的。当日有人在公寓里暴毙,嫌疑人便是这方老爷——他住在二楼,此时他们几个聚在一楼。

    一楼是什么人?钱斌脑子里倒的确有点儿印象,但仍不大相信,直到赵冷吆喝的小王拍了拍衣服出现在面前——

    “是你!”钱斌就差喊出声来,赵冷立刻挽着胳膊勒住他的喉咙:

    “给我小声点儿,先把小王扶进去。”

    “好……好的,前辈。”钱斌傻了眼。

    他见到一个羞赧得不敢抬头的青年,这人推了推厚厚的镜片,手似乎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看了自己一眼就低下头,但钱斌不会认错,这家伙就是当日他们调查死亡原因时候,遇到的那个宅男。

    四个人七手八脚,把遍体鳞伤的小王扶进了屋里。屋子要比想象中的大,正门的窗户招进来的地方是客厅,摆着一张木制的长椅,看起来是用来替代沙发的。

    右手边是一个单间房,看样子这就是小秦的卧房,屋子里花花绿绿,简单撇上一眼,就能见到让人眼晕的海报跟手办。

    “小秦,人放哪?”柴广漠问。

    小秦努了努嘴,朝左手边看了看。左手边是一间稍大的卧室,看上去没有人住,收拾得倒是简洁干净,与右手边的卧房对比出一番滋味来。

    把小王安顿好,钱斌伸手贴了贴她的额头。赵冷打来一盆温热的水,把几个臭男人轰出去后,她给小王把身体擦拭干净。

    “情况怎么样?”

    小王换上睡衣后,看样子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身体扭捏的时不时抻动,像是在做噩梦。

    赵冷摇摇头:“不乐观,钱斌,看样子你不在场的时候,敌人先我们一步行动,下了毒手。”

    钱斌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咬着牙根咒骂起来。

    “差一点儿栽在他们手上。”

    “这也不能怪你们。”柴广漠摇摇头:“毕竟这也不是你能控制的事情,现在当务之急有两个,一是让小王恢复,二是找到线索。”

    “线索?”钱斌愣了愣。

    赵冷跟柴广漠两人相视一笑。

    “放心好了,我们已经有了头绪,只要村子里雾一散,情况尘埃落定,我想,事实就能有一个水落石出。”柴广漠神秘地说。

    钱斌点点头,小王这时候却“呜咽”一声,扭动着身体,嘴角微微抽动,痛苦的脸颊发出微微红晕。

    “她,她这是怎么了?”钱斌见到小王情况不大对,紧张地问道。

    赵冷摇摇头,说:“钱斌,你摸摸她的额头。”

    钱斌哆嗦着伸出手,一碰到小王的额头,滚烫的感受就顺着皮肤传来。

    “发热?”

    “严重发热。”赵冷点点头:“所以我们得轮流盯着她,现在行动不便,找医生恐怕不太现实。”

    钱斌睁大眼睛,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看了小王一眼,又吞了回去。

    “我来吧。”这时候小秦捋起袖子,说:“我来照看王警官,你们应该还有很多要紧事要谈吧。”

    “你是?”钱斌却对这个“小秦”仍有些怀疑,上下打量起这个身型单薄的古怪宅男起来。与第一次见面不同,这家伙给人的感觉变化实在太大,他有点儿不放心。

    “放心好了。”柴广漠拍了拍钱斌的肩膀,说道:“这家伙是我们盯在村子里的线人,是我的得力帮手。”

    “他?”钱斌哭笑不得:“不会吧,他一直在村子里。”

    小秦点点头:“是,我一直待在这个村子里。但是柴广漠柴侦探的事,我是略有耳闻的。”

    赵冷偷偷在钱斌耳边说:

    “他一直崇拜老柴来的,放心吧。”

    钱斌嘴角碎碎念了两句,似乎还是不大放心,柴广漠笑了笑:

    “你别不信他——你知道今天千钧一发,你是怎么获救的么?”

    “今天?”钱斌眯起眼,想起不久前在村管所时发生的事——就在蓝凤凰跟众人对峙的情况,如果不是柴广漠及时出现,他跟小王恐怕就被这群人剐了。

    “那是你啊。”钱斌眨了眨眼:“老柴,是你救了我们。”

    柴广漠点点头:“是没错——但你想想,如果不是突然整个会馆灯灭,你有机会救我么?”

    钱斌茫然摇摇头。

    柴广漠低声嘿嘿一笑,来到小秦身旁,用手肘搂住他的肩头:“这就是小秦的功劳了——万幸这村管所前几年牵上了电线把以前的油灯都给淘汰了——但是这电线是有隐患的——比如这位小秦同志,即使不在现场,用大功率电器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整个村子的电路全部瘫痪——短路。”

    还有这么一招!钱斌恍然大悟。

    “没错,”柴广漠点头:“如果没有小秦出手,想要把你们俩及时救出来,可不大容易。”

    小秦红着脸低下头:“我能做的也不多。”

    钱斌这才明白,自己一条命或许都是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内向小鬼救的,更不假思索,朝他敬了个礼:“对不起,是我刚才误会了!”

    小秦慌忙摆摆手:“没事没事,能帮上忙我已经很开心了。”

    柴广漠斜着眼朝钱斌瞥了眼:“好了,你过来。我看你现在估计是一肚子问号,等着问我们。”

    “是……”钱斌最大的疑惑,就是柴广漠和赵冷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柴广漠二话不说,抓着钱斌到了客厅。

    “这事儿要从当天分别说起。”柴广漠看赵冷脸上神色变化,叹了口气:“从我们踏进这座山以后,处处凶险。”

    赵冷也跟着耸耸肩。

    “当时我们去寻找线索,没多久,在另一条平行公路上,遇到抛锚的三人组,两男一女,没想到,他们别有目的。”

    “本身在深山半夜出现,就已经很可疑了。”钱斌也点点头。

    “没错——当时跟着他们一路找到一家民宿。这民宿在深山的坟边,看上去十分可怖,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那里留宿。”柴广漠望着窗外,夜色渐

    深。

    “坟边?”钱斌在心里叫了句乖乖。

    “总之,时倾十分诡异,于是我决定跟着他们找进一步的线索。”柴广漠点点头,这时候眼里忽然有一道皎洁的光芒,望着钱斌:“但你绝对想不到,我们在那里遇到了谁。”

    钱斌愣了,下意识问:“谁啊?”

    “别说,让他猜!”柴广漠正准备继续往下讲,赵冷却忽然拦住了他,颇有兴致地朝钱斌挑了挑眉毛,笑着说:“一个你怎么想也想不到的人。”

    钱斌眯着眼,他见到前辈眉飞色舞,脸上的兴奋神情难以掩饰。

    “你这是怎么了前辈,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开心?”赵冷下意识捂住脸,吐了吐舌头:“哪有。”

    柴广漠意味深长地看着赵冷:“我都瞧出来了,这事儿让你前辈可高兴地整宿睡不着觉,你瞧她这一脸的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国宝出镜了。”

    “胡说八道!”赵冷狠狠啐了柴广漠一口:“我我我……我只是有点儿激动,毕竟我们一直都误会他了——再说再说,这不是睡不着觉!我这几天为什么熬夜,你不知道!?”

    柴广漠笑了笑。

    “现在你该能猜到是谁了吧?”柴广漠摊摊手,问钱斌。

    “能让前辈这么兴奋的人也不多。”钱斌眯起眼,仍旧摇头:“但我还是不大敢瞎猜。”

    “那是,你肯定想不出来。”赵冷搓了搓手掌:“毕竟,谁能想到,马局会出现在那里。”

    “什么!!”钱斌腾地直坐起身来,整张脸都拉了下来:“你说谁!!?”

    “马局。”这回柴广漠再次强调了一遍:“如假包换,的确是马局长在当场。”

    “他?”钱斌神情复杂。

    不久之前,他们才确定了马局长的嫌疑,如今又在这是非之地遇见,恐怕是敌非友——如果要在这里硬碰硬,他实在……

    “这你可就想错了。”赵冷却像是知道钱斌心里的想法似的,朝着他露出一张乖张的笑脸:“马局有自己的想法。”

    柴广漠笑了笑,冲赵冷挤了挤脸:“快别说了,赵冷同志,您刚遇到马局的时候,表情可不比钱斌淡定。”

    “你你你!”

    柴广漠居然敢揭自己老底?!赵冷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好,你一开始不还误会人家。”

    “到底发生了什么?”钱斌彻底被两人给闹糊涂了。

    “事情不复杂。”柴广漠眯起眼:“不过包括你我在内,能够全身而退,的确算得上精心布置,这事儿啊,要从那天晚上说起。”

    赵冷也点点头:“你知道仪式选择的外乡人么?”

    “那个大块头?”钱斌愣了愣:“好像姓郑。”

    “郑邦。”柴广漠提醒了钱斌,继续说道:“就是他带我们到村子里来的。事实上,我们不比你们晚到。”

    钱斌人傻了。

    跟钱斌和小王分道扬镳的那天夜里,柴广漠和赵冷两人到了那间诡异的民宿。

    民宿里,他们才得知马局的行踪,两人的脸色都不是一般的难看,与此同时,隔壁走廊发出一声轻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