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老村长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38更新时间:2020-12-06 09:04:33
    “也是村子的继任者?”

    “没错。”老头吹了吹手上的痕迹。

    “这个丫头来决定继承者。古法约定,有血脉的继承者,会选择一名外乡人,作为依凭的对象,引导祖宗的魂灵。”

    “等等等等!”钱斌听得越来越糊涂。

    “你你说什么?引导魂灵?依凭?您在说啥?”

    “就是让先祖的灵魂归位,降临在异乡人的身上,由他来制定规则,包括下一任继承者。”

    “等等!”钱斌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他从蓝凤凰那里听到的版本可不是这个样子!先不提这些封建迷信的元素,为什么蓝凤凰和这个老村长的话之间有微妙的不同?

    蓝凤凰告诉过他,异乡人的到来,是为了瞻仰先祖,并获得庇佑,听说还会得到许愿的机会。

    “她真这么说?”老九哥眉头皱了起来。

    钱斌笃定的点点头,

    “千真万确!我敢肯定。”

    “这么说也不算错。”老头笑了笑,

    “毕竟,先祖的灵魂之力很强大。”

    “真会附身吗?”钱斌不信。

    “你不信也很正常,就算是我,也只是在十几岁的时候见过一次,往后再没遇到过,你要我信,也不是那么简单。”

    老头抓起手边竹棍,说道,

    “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个事情。”

    “那您知道,这个蓝凤凰,她究竟是怎么振兴村子的吗?”

    老头有些犹豫,他看了看钱斌,吞咽了一口唾沫,唉声叹气的说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钱斌如实答道说道,

    “老先生,我看您作为村长,一心关心的是村民的安危,所以才在这里提醒你,这个蓝凤凰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她回到村子之后把原本贫困的村子带上了小康,可是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呢?她是带领大家种田了,还是带领大家致富了经商也需要成本需要产品吧,她到底做了什么呢?您不觉得奇怪吗?”

    “老实讲,”老九哥自己本身也觉得事情不大对头,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们都穷惯了,可是蓝凤凰来了才几年呢,整个村子简直就焕然一新,变得不像样子,还凭空出现了这么多产业。

    “她说这是高科技,”老头犹豫了半天才收到,

    “自从来了之后在村子里搞实验田,种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并且带领村民一起发家致富搞的事,农产承包,每个人都能分到钱,所以大家也没计较,没过多久大把大把的钞票就往村里运,我们就成了代表性的致富村。”

    “那你为什么还和这些人一起住在大通铺的贫民窟里呢?”钱斌问。

    “一方面是大概是为了念旧,另一方面吧,我总觉得不该插手她的事情,这些老夫子的玩意儿跟我想的也是一样的,我们是在村子里最老的一批老不死的,要死也是他们远点,所以躲在这里。”

    “你们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他们究竟是怎么致富的吗?”钱斌问。

    老头想了半天才说,

    “小伙子你可能大概是没有穷过,钱就是钱,甭管她是怎么来的,到了手里那就是能够救死扶伤,摆脱贫困这种疾病的唯一法门,当我们手里捧着这些钱的时候才知道好处,在我们不用再忍饥挨饿看着人有人活活饿死的情况下,这东西才体现出价值,至于她到底是怎么来的,没有人会去关心。”

    钱斌咬了咬牙,也只能叹口气。

    “不过这几天怪事还真多,”老头忽然叹了口气,感慨说道,

    “先后来了这么多人,问的都是同一件事情,看来,这个仪式选的日子不对呀。”

    “那么多人?”,钱斌抓住了老头话里的关键词问道,

    “你是说最近有很多人都来问您同样的问题吗?”

    “很多到谈不上,不过,之前来过一男一女,也都是两个年轻人。”

    “他们在哪儿?”钱斌激动的抓住了老头的双肩,立即问道。

    “等等,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我又不是他们的人,只不过他们俩确实还问过我类似的问题,当时似乎也怀疑我们蓝凤凰大人”

    老头嫌弃的拍开了钱斌的手掌。

    “那他们当时问了什么?说了什么?”

    “他们好像说,这个异乡人,果然是布下的一个局。”老头眯着眼睛说道。

    “局?您再好好想想,还有什么?”钱斌腾地站起身来,他十分亢奋,毕竟,这两人或许就是老柴和赵冷。

    一准是他们!

    就在钱斌沉醉在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当中时,屋外的铁皮忽然响了起来,像是劲风能吹在铁皮上。

    老头一个激灵翻身起来,几步并作一步溜到了门外。

    钱斌纳闷。

    “老先生,怎么了?”

    那老头不知道囫囵说了些什么,最后只到,

    “有客人来了!”

    客人?

    钱斌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一抬头,就见到几个黑衣壮汉鱼贯而入,不由分说地拿下了自己。

    任凭钱斌如何挣扎,都动弹不得。

    他大喊大叫,

    “你们为什么要动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个壮汉面面相觑,一个稍瘦一些的来到钱斌面前,拉开眼门前的墨镜,仔细的打量着钱斌好一会儿,才稍些不自信的说道

    “是他就是他。”

    “什么东西?什么就是我,”钱斌问道。

    带头,那人没给他解释,只是让几个壮汉扭送着钱斌离开了老大爷的屋子,那老大爷看上去也是一脸懵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无力回天。

    钱斌被推到村中央的大厅时,他就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被几名壮汉绑住了双手双脚,推到大堂中,软在一摊上一坨烂泥似的钱斌,瞥见另一边的角落里是捂住了口鼻,双眼瞪得跟铜铃一样的小王。

    小王一见到自己就无言无言的大叫起来,然而却没有人搭理他。

    钱斌还能说话,他抬起头来,两眼凶狠,危险的光芒从他瞳孔里激射而出,瞪着蓝凤凰狠狠的说道,

    “这到底什么意思?”

    蓝凤凰起身,她褶皱遍布的脸上此时就像崩裂的墙角一样露出细长的裂纹,笑了笑,来到两人中间说道,

    “钱警官不是我说你,你说,像您这样的人物为什么要到一个身无长物的老人家里行凶作恶?”

    什么??

    钱斌还没有听明白,正想反驳,嘴就被一旁的壮汉给捂住,他呜咽呜咽的叫出声来,却没有人回应。

    “我是说,今天下午你跟踪我,找到原本的村长大人,在他家里行凶作恶,好勇斗狠,居然对老人家大打出手索要财物?,你也知道村子里并不富裕,哪里拿得出什么值钱东西呢?我们出于无奈只能把你先拿下,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想到钱警官像您这样文质彬彬的一名警察居然会做出这样有辱斯文的事情来。”

    虽然明知道她在胡说八道,但当着身后几百名乡亲的面,钱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被扭送着跪倒在地,眼睛里的泪水狠命的往外滚出却一点用也派不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蓝凤凰笑了笑说道,

    “不过你在我这里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大家伙看到的是事实,老实说,我也不相信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是当我的这几名伙伴他们去的村子里在老村长的家里见到你和老村长对峙的神情的时候,也都吓了一大跳,不信的话你问问他们。”

    果然就如同预先预演好的一样,几名壮汉,一个个脸上露出义正言辞的表情,其中一个带头说道,

    “没错我见到他,把那老人家打倒在地。”

    另一个也跟着说道,

    “是的是的,就是他,他把人家东西抢了不说,还不让人家挣扎,上去就是抡了几拳。”

    还有人补充,

    “岂止是是几拳我看到他上脚了都,老人被打得不成样子,简直可怖。”

    虽然他们说的都毫无根据,但是村民听了之后都心惊胆战,对钱斌的态度也都急转直下。

    村子里的人哪里肯放过钱斌?

    原本就不大的广场塞得满满当当,更有摩拳擦掌,为民除害的氛围在里面。

    钱斌虽然气的腮帮子都肿了起来,但无济于事——这是人家的地盘,在人家地盘上,本就该夹着尾巴。

    个头又高又壮,像是摞起来的石块,这汉子拎起钱斌的衣袖。

    钱斌并不高,块头虽然比女孩儿小王要高大许多,但是跟这个大个子比,那就相形见绌。

    “你自己说。”大块头把钱斌轻轻一甩,就甩到地上,像是摔炮。“我冤枉你了么?”

    几个汉子见他狼狈,也跟着笑。

    钱斌直呜咽,眉头紧锁。心里再怎么委屈,也不能就这么服了软。他恨着一股子热血,视线逼仄倒射出两半狠戾的光,直冲蓝凤凰去了。

    这蓝凤凰脸上的脂粉散开。

    俨然是个老太婆,还是个恶毒的茬儿,哪里还有半老徐娘的姿色哩?钱斌当然不服,他恶狠狠这般瞪着,老凤凰不理他。

    “行了行了,他不说,你们说的那么带劲又能怎么样?好歹人家是公差。”

    蓝凤凰手里抓着尺把长的大烟,这时候放在手里,剁了剁烟袋子,轻烟横着飘出,自有那么一股魅力。

    反倒是这句平息怒火的话,就像是火星子蹦进了油渣。

    “公差?”

    有人龇牙咧嘴,模样像极了被铁疙瘩砸了脚——不若说这“公差”二字,比什么铁疙瘩都沉:“公差便欺负人么?”

    这么一喊,众人也都反应过来。

    百十村民推搡着,怒意高涨。

    蓝凤凰地笑着品鉴这一切,一切自在不言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