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神秘老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20更新时间:2020-12-05 18:02:14
    冷血一点来说,这么大的人口密度,少说几千人屯居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山村,小小的棚户区里,想要养活他们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毕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话说的是没错的,可是小山村山不复水不多,也没有什么梯田农田,就光是吃饭这一项,也只能靠外来资源,又是为什么他们要死守在这里,又是怎么做到的?能让他们能够在此地生存下去呢?

    钱斌实在想不通,但他联想到刚才凤凰交给那老头的钱,说不定就能够给他一点解释。

    就在钱斌四处张望,准备继续探索的时候,忽然背后发凉,脊背上像是爬了什么东西一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钱斌下意识回过头来,见到一张纸捏的脑袋。

    纸?钱斌吓了一跳,才发现是那老头。

    因为模样太过诡异,脸上的褶皱和图片一样的脸孔上,就像是纸一样皱皱的起伏着,的确让人觉得,望而生畏,不像活人,他的一只眼睛已经瞎了,只剩下像是假眼珠似的,乳白色的眼壳,另一只眼机灵的在他身上四下打量,嗓子眼里冒出的就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一般穿过钱斌的耳膜,钻进脑海里。

    “小伙子你不是这本地人吧?来我们这儿干什么呀?鬼鬼祟祟的?”

    钱斌冷汗直下,支支吾吾说道,

    “我我是来来旅游的。”

    磅!

    钱斌胳膊上重重挨了一下,起了红。这老头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根细长的竹棍,打起人来火辣辣的疼,老头嘴里还念念有词,说道,

    “撒谎,小小年纪不学好,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在老子面前也敢扯这种不着边际的谎话。”

    钱斌只有叫苦不迭,这老头儿到底什么毛病?但他认出来这就是刚才跟蓝凤凰正面对峙,不落下风的那个老大爷。

    钱斌搓了搓手背决定孤注一掷,放手一搏说道,

    “老九爷??您就是老九爷吧。?”

    这老头子显然是吃了一惊,眉头一皱,又伸出细长的竹棍,钱斌眼一眯双手护在胸前,以为他又要打自己,却没想到这老头放下棍子,颤颤巍巍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你是什么人?”

    钱斌不知道这老头跟蓝凤凰到底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在村子里面这个人的身份地位是怎样的,于是,含含糊糊的说道,

    “我我是来查一些事情。”

    “调查?你是什么人?你是警察吗?”老九哥十分敏锐,似乎已经联想到了这一层,但钱斌不准备在这里暴露自己的身份,他立刻摇摇手说道,

    “没那么玄乎,我们真的只是旅游半途中卷进了这个村子里,起了大雾我们又出不去,最近在村子里面发生很多怪事,所以我就想着,看能不能调查调查,发现这些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老九哥重新打量了钱斌,在他的身上身下来回打量,这一次一只独眼,看着钱斌浑身发毛,把它看了几个来回才说,

    “你跟我来。”

    虽然弄不明白这老头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

    药,但钱斌心想,反正走一遭也不吃亏,大不了就是无功而返。

    于是钱斌跟在这老头的背后穿过这一片棚户区,七拐八拐,顺着小路走了好一遭,才找到他的住处,钱斌也跟在身后,发现这老头行踪诡异,走路步子虽不大,但是频率极快,没一会儿就到了跟前,拄着手里的竹棍,朝他招呼。

    “你这小子走得太慢了。”

    钱斌摇摇晃晃跟在他身后落得很远,气喘吁吁的回到了老头所在的通铺房里的时候,吃了一惊,说道。

    “为什么其他人的房子都那么一点小,你的房子就差这么多呢?”

    老头嘿嘿一笑露出森然的几颗白牙,

    “那不当然的吗?老头子,我可是这个村的村长,大一点才像样子。”

    “你是村长?”,钱斌吃了一惊。

    “没错,老子就是这个村地地道道的村长。”

    村长?那蓝凤凰又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村里一把手吗?正在举行的这个什么继承仪式又算哪门子事?

    老头狐疑的看了钱斌一眼问道,

    “你说你要查的事情,莫非就是这个?”

    钱斌立马摇头说道,

    “没有没有不是不是我只是好奇。”

    “嘿嘿嘿,好奇心害死猫,没听说过这句话吗?你要是真的那么觉得,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那你就自己去查呀,问我这个老头算什么本事。”

    钱斌汗颜,这老头也太心大了,自己的地位被抢了,自己不着急,还让别人自己去查,他叹了口气说道,

    “既然您自己都不追究,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村子里确实最近发生了很多怪事,而且,如果您真的是村长的话,为什么要住在这样的贫民窟呢?”

    一听到贫民窟三个字,这老头差一点就跳了起来,脸色突然变得铁青,抓起手里的竹棍就往钱斌身上戳来,好在钱斌身手矫健,毕竟部队出身,平时没少做这样的反应训练,又不像是第一次猛然袭击,那样令他吃惊,他灵活的躲过几次攻击之后的老头阴着脸笑道。

    “有两下子啊,小子,看来你不是个平凡人呢,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好了,这里tmd不是贫民窟,这是老子管理的村子。”

    钱斌知道这是触了他的逆鳞,于是不再追问。

    老头忽然感慨一句说道,

    “这村子四面环山,地势陡峭,又没有农田景点,更没有交通要道。”

    “最近的临城也只是个小城市,就算去那里,我们也得徒步走上三天。”

    “这样一个穷山村,住得起通铺已经可以了。”

    老头子的话倒不像是抱怨。

    “除了这里像蓝凤凰管辖的那一片,我觉得他们生活倒是挺自在的,甚至还有很多现代化的设备那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老头诡异的一笑说道,

    “那你就去问她呀,我怎么知道她是怎么做的,我要是能知道的话,我也不会让村子里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看来这老头和蓝凤凰之间还有什么矛

    盾没有解决。

    老头回到他那小小的窝里看起来倒是自在,四周家徒四壁几乎没有什么陈设和摆设,但正中间有一个像烤炉一样的东西,支架搭起来后篝火当中木材还挺新鲜。

    火架上摆着一只新鲜的鱼骨头烤的已经发脆。老头急急忙忙的把鱼骨从上面截下拍了拍骨头上的灰尘。

    钱斌直觉得好笑。

    这老头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老九哥,把鱼骨头收了起来,熄了火,在屋里铺好了坐垫和靠背,让钱斌坐下,他自己就靠在一个软乎的垫子上,看上去就像沙发一样,整个通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帐篷,把两人笼罩在里面。

    “原本这是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在深山里,我们只能靠倒卖身上的煤渣呀,以此生存。”

    老头有一茬没一茬的搭起话来,听得钱斌有些发愣。

    “等等等等等等,”钱斌打断了老头的话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开始介绍起村子来了?”

    老头反倒问道,

    “难道你不是来查这个事情了吗?”

    钱斌挠了挠脸说道,

    “倒也不算是,不过你讲吧。”

    “曾经这里原来本来算是大贫困村扶持对象之一的,但是这个情况在几年前改变了。”

    “几年前,几年前发生了什么事?”钱斌问

    “如你所见那个蓝凤凰,她回来了,”老头叹了口气。

    “回来?什么意思?她本来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吗?”

    老头唉声叹气的点了点头说

    “没错,很小的时候她就离开了村子,说是要去外面发展,然后带着本事回来,现在他回来了也带了本事。”

    “所以您就把村长的位置让给她了?”钱斌问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交给她呢?我还是村长,”老九哥,伸出手掌,见到手掌上满是血污和疤痕。

    那……。

    “她回到村子里,先搞起了村子的各项业务,修路的修路,造房的造房,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钱,接着村子就开始繁荣了起来,我也见她的确有两把刷子就把村子托付给她管辖了,她说要效仿古法。”

    “古法?”

    “没错,古法。”老头拍拍脑袋,“你别看现在村子白砖红墙的挺好看,以前,以前就是一片废墟,比我这还不如——其实原来都不这样,很久很久之前才是搞的古法,搞什么仪式祭祀。”

    “也就是说,这样的事情是在蓝凤凰回村之后才出现的事吗?”钱斌问。

    老头点了点头说,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村子里,大家都信过得过他。”

    “那眼下的这个仪式又是怎么回事?”

    钱斌想到的是肖萧的事,这老头,露出一只眼睛眼里就像是浑浊的漩涡盯着钱斌看了好一会儿,突然问道,

    “这个事儿我也纳闷,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回来了,一个上古继承人的血脉说,这是我们下一任的村长。”.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