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中毒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2更新时间:2020-12-01 18:23:39
    李元的妻子倔强的抬起头,牙齿咬的鲜血从牙缝中露出,

    “我是,我是李元的妻子,也不是你们的村人,我怎么可能与他人私通呢?”

    “你是怎么害死丈夫的?从实招来,你这贱货?”

    蓝凤凰不打算接受女人的托词,继续问道。

    “你别胡说八道,我跟我丈夫恩恩爱爱,在这山里,住了近有十年的时间,怎么可能去下毒害他?”

    “哦,是吗?”

    蓝凤凰笑了笑说道,

    “我看不动点颜色给你,你是不会老实说话的。”

    蓝凤凰叫来四周的村人,以村子里对失踪女子的刑法,在这女人的白肉一样的皮肤上拉下几条血淋淋的伤口,并灌注了辣椒水往她身上灌去,殷红殷红的伤口顿时皮开肉绽。

    李元妻子扯着喉咙发出了剧烈的吼叫声,然而没有人搭理,她咬紧着牙,不过含冤忍着泪,愤恨的看一了眼蓝凤凰,说道,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蓝凤凰仍然不动声色,她一边执行刑法一边说道,

    “我向来铁面无私,像你这样的人不动用一点颜色你是不会说实话的,如果你继续耗着下去,我多的是时间陪你,今天是仪式的第三天,我可以让你就这样扔在地窖里,持续受刑到仪式结束的第七天为止,你觉得如何呢?”

    妻子咬着嘴唇无可奈何,只能低下头说道

    “——我招。”

    蓝凤凰咧嘴笑了笑,让旁人住了手,他说道,

    “那我再来问一问你,你到底跟什么人私通?”

    妻子不答,只拼命瞪着蓝凤凰,浑身瑟瑟发抖,口齿也跟着不清晰了起来,像是落在雨水里的雏鸡。

    看她的模样,蓝凤凰笑了笑说,

    “让我提醒提醒你怎么样?这个人你认识吗?”

    只见他抖出一张纸,画面上显示出一个形容枯槁面容俊秀的男子,李元的妻子哪里见过这人?

    “你不认识无所谓,我可以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这个人叫张涛,是从村里出去的大学生,今年才回到村里,对村子颇有些不满,如果你跟他私通,这一切就说得通了,”然后蓝凤凰又笑了笑说道,“怎么样你认不认?”

    “我认我认!”

    李元的妻子,蜷缩着身体,忍受着**的折磨和痛苦,只能屈打成招。

    蓝凤凰努了努嘴,让一旁的村人给她签字画押。

    “这不就结了吗?你要早说这些不就少受些罪吗?”蓝凤凰笑了笑,还埋怨着,女人耽误了她时间,于是给她定了一条死罪,说道,“仪式结束之后,就是你魂归故里之时,你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尽管她喊着一路的冤枉,却仍然被投入大牢水牢之中,不到半天人已经昏了过去,而另一边张涛,也锒铛入狱,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名,就已经被毒打一番。

    而钱斌和小王打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两人刚起床就被屋外嘈杂的声音吵醒,接着就是,民宿管理员的那小女孩她已经成了熟门熟路的熟客,一见到两人就呼天抢地的说,不好了,两位又有大案子了。

    钱斌

    苦笑的看了一眼,小王心里直叫苦,想了想,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倒霉呢?一碰上这种事情就络绎不绝。

    小王情绪倒是很高涨,她开始断定,之所以这三天案子里接连不断,一定是整个村子里隐藏了什么真相,包括这个仪式她总觉得有猫腻在内,于是扯着钱斌一路赶到了现场。

    两人回到李元的家里,李元的房子建在山腰上,这时候浓雾弥漫下,已经几乎看不见路,靠着熟门熟路的几个猎户指引,钱斌才找到他的家。

    李元的尸体横躺在院子里,还没有被收走。钱斌找到尸体,检查了面部和咽喉的肉块皮肤,脸色发紫青一块,蓝一块,看上去十分的痛苦,面黄肌瘦,腹中仍有白沫,往外扑腾,死状看上去十分凄惨。

    小王可惜,没有带随队的法医。虽然经验丰富,但毕竟也只是普通警察,没有相关的诊断经验,钱斌却似乎若有所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中毒,”

    钱斌说。

    李元已死,妻子被捕,整个李家都妻离子散,看上去已经没有了生机,钱斌找来李元的老母亲,她两眼已经昏花,耳朵也有些背。

    “老妈妈问你一些事行吗?”

    钱斌吼叫出声,然而,老母亲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冲着他,茫然的眨了眨眼。

    小王一把推开钱斌说你这样不行,耳背的人要提高分贝是没意义的,要提高频率,说着,小王便尖声叫道,

    “你们家的事儿传遍了整个村子,现在我们也明白了,但是有个问题我还是没弄懂,不知道能不能问清楚,关于您家儿子李元的事儿,还有他妻子。”

    一提到李元和他妻子,这老母亲唉声叹气,整个人颓然坐倒在桌边,狠狠拍了拍桌子,面容哭丧的说道,

    “你问吧,人都死了,哪里还有什么可瞒人的事情啊?你问。”

    小王点点头说道,

    “当晚你们是一全家一起聚餐对吗?”

    老母亲点点头说,

    “可不是吗?我那乖巧的儿媳妇做了整整一桌子菜,三个人一起吃的饭,现在想想,要不吃那顿饭可不就好了吗?”

    “你也觉得是儿媳妇的菜毒死了他??”

    小王问。

    “蓝凤凰大人是这么说的呀,我也没想,还能有什么别的可能,我儿子我儿子不是中毒死的?”

    小王问道,

    “如果真的是中毒死的,你们三个人一同吃的饭为什么只有你的儿子死了?其他人怎么没事呢?”

    老夫人眼睛突然睁得滚圆,杵着手里的拐杖猛的说道,

    “这事我也觉得奇怪,”她拍了拍大腿说,“儿子死后我一心求死,跟蓝凤凰大人说了他不听,听人说是媳妇在酒里下毒,我把剩下的半瓶酒一股脑就给喝了,可是你看我现在活蹦乱跳的,反而更神清气爽,你说。”

    小王眯起眼睛,顿时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于是又问道,

    “那天你们到底吃的是什么饭?”

    “大白米饭,能吃什么饭?”

    这老妇人,颤颤巍巍的说道。

    “菜呢?吃的是什么菜?”小王继续问

    。

    一提起菜,老夫人猛的惊醒,他眉头一皱说道,

    “对,鸡肉,我想起来了,当晚只有我儿子吃了鸡肉,儿媳妇儿说要我儿好好补补身子,其他人都没碰。”

    “为什么其他人不吃鸡?”

    小王问。

    “也没什么缘由,咱家就靠我儿子一个人赚钱养家,一大家子人都等着他吃呢,家里觉得他最近辛苦,赚的钱也多,就特意把家老母鸡给宰了,我跟他媳妇儿是一口没动,全让李元吃了,也是为了他身体着想。”

    “也就是说当天晚上你们只吃了白米饭和素菜,只有李园吃的肉菜是吗?”

    小王问道。

    这老妇人却直摇头说,

    “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说蓝凤凰大人误判了吗?哎,可惜呀,人都已经抓上去了,这也已经定下来了,就算是误判那又能怎么样?咱们村里说话算话的,只有她蓝凤凰大人,其他人就算说的是对的,又能怎么样呢?”

    听到老夫人的话,钱斌跟小王面面相觑,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

    钱斌舔了舔嘴唇说道,

    “麻烦民宿老板给我们准备一只熟鸡。”

    这民宿老板却有些胆怯,他带着自己的小女儿看着两人,说道

    “你们真的还要查这个案子呀,我听说这案子已经叫蓝凤凰的人拦下来,罪名也已经定下来了,难不成二位要去翻蓝凤凰大人的案子?”

    民宿老板说什么也不乐意,她不觉得这两个普通旅客有什么权利去翻案,更不觉得蓝凤凰会判断失误,小王无奈,耸耸肩说,

    “钱斌,看来这身份藏不下去了?”

    钱斌也无奈摇摇头说,

    “现在只能这样了,”两人扯开自己的外套,露出内里的警服,并且抓住自己的警.官证,放到民宿老板身前说道,“不好意思,我们俩是警察,瞒了你们这么多天,今天也该是时候算清总账了,现在警察要求你们配合断案,怎么着?还有什么意见吗?”

    两人气势磅礴的如此说道,这个民宿老板哪里敢违抗警察,赶紧按照他们的吩咐,准备了一份鸡肉。

    先熟的清蒸鸡肉,盛在一个热气腾腾的大盘子上,肥嫩的油脂在光亮的鸡皮表面顺滑的流动着,钱斌嘴馋,肚子叫了叫,就差口水都流出来了,他一挥手说道

    “拿上来。”

    一盘熟鸡肉被放到了葡萄架下,还原了当晚三人聚餐的场景,钱斌,向老妇人问的清清楚楚,确保与当天晚上的情景,没有任何差别之后,才安排一旁没坐的,宾馆老板,老夫人以及小王等人。

    这鸡肉立时香气扑鼻,美味四溢,引来了不少村子里围观的闲杂村人,他们都不知道钱斌和小王到底要干什么,但一看到两人的身份也都吓了一跳,没人想到居然是警察。

    钱斌打着眼睛,仔仔细细盯着葡萄架,忽然,上面飘下一缕不易被肉眼察觉的细丝,就像是一滴水珠一般,轻轻地落在了成鸡的盘子里。

    小王跟钱斌互相点了点头,两人取出一瓶试剂和一根银针,小王把银针扎进了鸡肉当中,钱斌则取出试剂,拧开瓶口,试剂里的液体滴落在鸡肉外,围成一圈。.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