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巧断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03更新时间:2020-11-30 09:02:18
    “这么看来,您还是挺慷慨的嘛。”

    钱斌笑了笑说道。

    商人嘿嘿嘿的直笑不吭声了。

    钱斌冲小王使了个眼色,来到樵夫身前说道,

    “就是你偷了他的钱吗?”

    樵夫急得一张黑脸都快憋得通红,他慌忙摇头。

    “那这位商人先生说钱在你手上?”

    钱斌问。

    话音刚落,那商人急躁地呼号起来,

    “没错没错,就是这小子他特意来找到我,把钱塞到我手上,告诉我这是我掉的钱,啊,说的真是冠冕堂皇,以为我不知道,我一点数量不对就清楚,他肯定是个见利忘义的惯偷!”

    钱斌朝小王使了使眼色,小王便拍了拍商人的肩膀说,不好意思先生,您这些口供我们需要记录下来,这样蓝凤凰大人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请我到这边来。”

    商人虽然不乐意,但也只能低着头跟小王回宾馆。

    不远处,一旁的宾馆里,几人关上门,开始录口供。

    钱斌扭头回来,这樵夫慌忙解释起来,但是语无伦次,加上心里又焦虑又不安,一时间居然说不清事实的原貌。

    “大人,您别听他我我这边我没有,我不是小偷——我……”

    樵夫急得几乎要哭出来,

    钱斌却笑着对他说,

    “不着急,咱们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分析,来,你跟我过来。”

    拉着樵夫粗糙的手掌,钱斌带他到屋外,两人找了一处躺椅,钱斌让前台去端了两碗茶,一碗倒给樵夫,一碗倒给自己,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闲天,钱斌说道。

    “平时以什么为生计呢?”

    樵夫心神慌乱,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指指自己腰上的那捆木柴,脸上仍然焦虑不安。

    钱斌笑了笑说,

    “砍柴卖柴,生意怎么样呢?”

    樵夫听到这儿,还叹了口气说道,

    “本不打算说这些的——但是……唉,实在不好启齿。要是我现在背上这捆柴卖不出去,妻儿老小又得挨一晚上饿了。”

    听他这样苦笑着嘲讽自己,钱斌眯着眼睛问道,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捡到那么大一笔钱,还要把它物归原主呢?你就算自己拿去当铺当了,我估计也没人会说些什么呢?”

    这樵夫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但是似乎喉咙里挣扎了一会儿,又吞了下去

    钱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有什么话你不妨跟我直说,在我这里没什么是不能说的。”

    这樵夫才告诉钱斌,他平日里在这深山附近砍柴,谁知道这两天忽然起了浓雾,山里是去不了了,才砍的不多,而且湿漉漉的,一直卖不出去,在路上的时候他捡到了一个口袋,里边有一百个像这样的金币,这可是一大笔钱,从来没摸过金子的他用牙齿咬了咬,上头还有牙印,这一点,钱斌可以自己去查验。

    “这么说的话,你当时捡到笔钱,估计是欣喜若狂了?这可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儿啊。”钱斌问。

    “没错,”

    樵夫点了点头,眼睛里满是挣扎,他说道,

    “其实我当时就已经想到自己,人生到此境界,只要有了这笔钱,以后的日子肯定是富裕,幸

    福的,我们一家人现在可还在温饱线上挣扎。”

    钱斌点了点头说,

    “你是什么时候捡到这笔钱的?”

    “起雾前一天大概就是前天左右,”

    樵夫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是谁丢了这笔钱,然后又去还给他的呢?”

    “就在昨天中午,我因为没有办法上山砍柴,我就一直在这边卖,可是,卖了一整天不仅没有把柴给卖掉,我还知道了一个消息。”

    樵夫告诉钱斌,他捡到钱没多久,附近就传遍了这事儿,都说自己捡到了这宝贝古董,所有人都在传,有一个大财主丢了这笔钱,正在四处悬赏,听说,如果能够有人把这笔钱交还到那财主手上,还能得到其中二十个金币的奖励。

    钱斌听了笑了笑说道,

    “这倒是一笔丰厚的悬赏。”

    樵夫也跟着点头说,

    “没错啊,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一百个和二十个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都能让我的生活美满富足,可是可是我想了想,我却不能拿这一百个——这不是我的。”

    “难道你没有想过,你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还有你的生活吗?”

    钱斌问道。

    樵夫摸了摸脑袋上像针一样扎手的头发,苦笑着说道,

    “怎么会没有呢?我家里除了妻子还有六个孩子,最大的也才十三岁,最小的才刚出生,他们都等着我砍柴换钱回家呀,我要说我不想拿这些钱去换东西,我觉得谁也不会相信,我拿到这笔钱就一直在家里纠结,是不是应该把它们占为己有,两晚上我都没有好好睡过一次觉,直到今天到街上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才作出决定的,比起我自己来说,它的主人比我更拥有这笔钱的权利,所以所以,这件事情,我也一直隐瞒在我心里,直到今天我才把它还给它的失主。”

    钱斌点了点头说,

    “那么这件事情你的妻子和孩子知道吗?”

    樵夫摇头说,

    “我怕他们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他们。”

    “你能肯定你确定没有从这里面拿出任何一枚硬币吗?”

    钱斌问。

    “当然!我向您保证,我绝对一点都没有拿,向天发誓。”樵夫,睁圆了双眼,眼睛里没有一丝浑浊。

    同样的一件事情两个人说的版本却截然不同,钱斌陷入了沉思,这时候,小王已经带着录完口供的商人出来,商人拍了拍肚皮,眼见到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儿的樵夫,恶狠狠的到他面前,冲着他大喊大叫道,

    “好你个狗东西,下贱的底层猪,你凭什么跟老爷在这里喝茶呢?”

    钱斌横了那商人一眼,腾地站起身来说道,

    “是我邀请这位先生一起喝茶的,请问有什么异议吗?”

    这商人吓了一跳,别忙,改口道,

    “还不赶紧谢谢老爷赐你茶喝,在这装的人模狗样的东西,大人您看看,现在情况大家都清楚了,除了这个家伙没有人会从我的钱袋里面拿钱。”

    这时候樵夫也不甘示弱,与他争执不休,两人似乎没完没了。

    钱斌看了看这商人又看了看樵夫,说道,

    “既然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哎呀,这个嘛,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王看得都傻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拉拉钱斌的衣袖小声嘟哝。

    “你准备怎么办?”

    钱斌笑着看了看小王,笑说,

    “是啊,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办,这位商人说这一百个古铜币是他的东西,哦对,是我理解错了,是一百三十个。”

    商人一听这话,立刻眉开眼笑,搓搓手说道,

    “是是没错,大人你理解的很对,就是一百三十个,一个不少一个不多,就是他,他横着手指向的樵夫,倒霉的樵夫与他辩驳不开,只能低下头,他继续指认说道,“就是臭家伙偷了我三十个。”

    “别着急,别着急,既然你们说的都是对的,那么我也相信樵夫捡到的的确是一个一百枚金币的古金币袋子,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的铜币上到底有没有什么防伪标记啊,或者是名字啊,什么的特征,什么都可以,能够证明这钱币就是他的东西的呢。”

    商人傻了眼,说,

    “这都是收藏品,是怎么可能故意去破坏这种东西呢?都是原模原样原封好的东西,完全没有区别。”

    钱斌笑了笑说,

    “那可不见得,先生,钱币上,还是有记号的——先生,您说说看”他拍了拍樵夫的肩膀。

    樵夫略有些忸怩的红着脸,把自己是金币时候咬出来的牙印的情况说了出来,

    钱斌说道,

    “小王,帮我把金币取出来一枚一枚的验证,看是否有一枚上面有着樵夫的牙印,如果商人先生还不相信的话,倒是可以让这金币跟牙龈的缝,对一对看是不是同一款。”

    这商人一听,傻了眼,说,

    “但这能证明什么呀?他捡到钱币然后咬一口也可能呀,这怎么能说明钱币是他的呢?”

    钱斌笑了笑说,

    “那同理也可得,这钱币不能证明是你的不是吗?”

    这商人哑口无言。

    “既然二位都不能证明这钱袋子和钱币是自己的东西,那我现在宣布我的解决方案。”

    钱斌胸有成竹。

    他朝商人鞠了一躬。

    “先生,我们非常重视您遗失物品的急切心理,同时也理解你的焦虑,所以呢,我们会向你保证,一定会尽力去搜索有关于你丢失钱袋子的消息,一旦有了什么消息呢,我们会立刻通知你,让你来指正的,当然,具体到什么时候为止,这个嘛,只能看,听天由命了。”

    “你在说什么呢?这不就是我的那钱袋子吗?”商人指了指钱斌手里的金币袋。

    钱斌笑着说,

    “可是你的钱袋子是一百三十枚金币,他就是一百枚,显然不是同一个呀。”

    “啊?”商人心里说我人傻了。

    “至于樵夫嘛——”

    钱斌笑了笑说,

    “我们鼓励拾金不昧,虽然钱袋按道理来说应该由我们保管,但在村里这个似乎也不大合规矩,樵夫先生直到这真正的失主来寻找钱币之前,钱币就由您来保管好了。”

    钱斌叫众人把商人驱散了,对商人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视而不见,反倒是搂起樵夫的肩膀说道,

    “这话怎么说?但我估计着失主,应该是不在乎这个小小的钱袋子,所以呢,你就算花了,我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