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杀人医生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84更新时间:2020-11-29 09:02:43
    小王插嘴问道,“于是他就躲在河里靠这个气管在里面呼吸,来躲避村子里的围追堵截,是这样的吗?”

    瘦子点头。

    “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小王忍不住吐槽。

    这男人却神秘兮兮的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凝重的神色来,他说道,“我一开始听这个故事的时候跟你的想法一样,但结局不一样,你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了吗?”

    “你就别卖关子了,是不是跟这个名字这河的名字有关?”小王问。

    “聪明,就是跟着河的名字有关系,你想想这河名叫死人河,说来也邪乎得很,他明明拿着气管在水里呼吸着呢,结果,当我们施大夫回到河边找他的时候,只发现一具尸体。”

    小王也纳了闷儿了,说道,“怎么会呢?他是怎么死的?”

    “大夫当时说他可能惊慌失措,手忙脚乱的把吸管弄丢了,然后在河道里被淹死了吧,可能在山匪没怎么见过水,也不大会游泳。”

    瘦子见两人沉默,又道:“但村里人说,这是一条诅咒河,所以谁也不敢接近。”

    而钱斌却沉默了。

    他盯着男人看了半天说道,“你说这个施医生,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是吗?”

    瘦子理所当然的说道,“那当然是,他乐善好施助人为乐,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所有人见他都得高看他一眼,这有什么问题吗?”

    钱斌摇摇头说,“我只是觉得这个观点应该改进改进了,这位施大夫显然是一个杀人凶手。”

    听到这,瘦子义愤填膺不可思议的瞪着钱斌,“这怎么可能?你凭什么污蔑他?”

    小王在一旁也觉得钱斌这话说的有点过分,凭空的怎么就说他是个杀人凶手呢?

    钱斌无奈,他解释起来说道,“看起来这个气管或许有用,但是医生用的导气管通常是软管通过两三米长的软管呼吸的空气是不可能正常的导出导入的,一个人的气压和肺部是没有那么强的泵压力的,当时这个山匪在河里借这个软管呼吸,他很快就会窒息,因为又细又长的小管,根本就不可能把外面的氧气导进来,长管道加上深水的水压,会导致它的内部气体全部是自己呼出的废气,也就是二氧化碳。”

    小王这才恍然大悟说道,“这个我懂!因为二氧化碳更重,所以它会全部堆在管子里,那也就是说……”

    钱斌点点头说道,“也就是说管子里完全没有一点氧气,那么山匪在水下当然根本就无法呼吸,自然就窒息死亡。”

    这瘦子被两人说的哑口无言。

    钱斌又补充道,“而你说施大夫是一名医生,显然他的医术不至于连这么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既然知道,那么这是谋杀,毫无疑问。”

    钱斌看了看那瘦子的脸,一张五花肉似的斑斓脸孔上写满了不服气。

    好,你不服!钱斌心里暗想,伸伸手,说:“前面带路。”

    “带路?”瘦子纳闷儿。

    “带路。”钱斌又点点头:“我倒要打眼瞧瞧,会一会这个施大夫。”

    钱斌要去医生的诊所瞧一瞧。

    当他们找到医生家的时候,屋里没有动静,更没有人声,钱斌无奈 ,找来附近的街坊四邻几人一起使劲蛮力撞开了木门,进到屋里。

    几人摸寻一番,这屋子里早就有了撤离的动静,看样子,这大夫老早脚底抹油,偷溜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走漏的风声,但钱斌的推理倒也从这个方向印证。

    毕竟,杀人医生已经消失了。

    蓝凤凰没有办法抽身出来,但仍然对钱斌这次的推理和行动赞不绝口,啧啧称奇,就连小王也对他产生了改观,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两人晚上又回到了之前借住的民宿,小王打趣说。

    “不错呀,钱斌,这次判断力如此强,行动力如此强,怎么又看不出来你只是个实习警官,感觉你就像是个经验老道的老警长啊。”

    钱斌苦笑一声,然后回头说,“您就别揶揄我了,这都是前辈教给我的。”

    小王一听,脸上的神色就变了,说道,“你说小赵?,她什么时候有这闲工夫,教你这些有的没的。”

    钱斌哈哈一笑说,“那倒也没有特意教给我什么,只不过跟她出去办几次案子,总得长进长进,学习点什么东西不是吗?”

    小王诧异的盯着钱斌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靠,你该不会是个天才吧。”

    两人都忍俊不禁,彼此之间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行啦,”小王拍拍床铺说道,“上床睡觉吧。”

    虽然钱斌一直以来都觉得小王是个泼辣随性的女孩,但没想到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钱斌站起身,脸色局促不安,手脚哆嗦,来到床边,又犹豫的看了小王一眼,低声糯糯道,

    “这恐怕不太不太好吧,毕竟,毕竟,咱们……。”

    小王倒是笑得更开心了,摔下靴子一把扔到钱斌的脸上说道,

    “想什么呢?去房里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床铺,在地上铺一层,你睡那里就行。”

    钱斌无可奈何,苦笑一声,吐了吐舌头,来到衣柜旁翻找起来。

    倒是有被褥。

    钱斌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把床铺抱出,铺在地上,结结实实的铺了两层之后,正准备关灯,忽然,屋外响起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安静的支起身来,小王愣了愣,问道,

    “出什么事儿了?”

    钱斌二话没说就蹿出门去,要小王在屋里好好呆着,别轻举妄动,一个人到了外面,顺着声音摸索到楼下,发现这声音从一楼的大堂传来。

    他整个人就像一张纸一样贴在墙角里,借着微光,从大堂的视线穿过去,这时候已经深夜,街上没什么人了,所以大堂还有三个看起来模样诡异行踪古怪的身影。

    那三人两男一女,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敦厚矮小,他身旁的那魁梧身影则看起来忠厚老实,跟在身后的女人的娇俏可人,看起来是个辣女。

    三人打扮看上去都不是本地人,莫非这就是,蓝凤凰所说的外乡人。

    但只看到女人热辣辣的穿着和那男人西装革履,那保镖穿着一身格子衫和牛仔裤,背带上系着厚厚的肌肉,看起来就像要爆炸一样,这人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本地人,其他村落的人倒像是跟自己一样从城里来。

    钱斌屏住呼吸,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定要好好的观察观察。

    三人来到前台,似乎跟前台的女人起了争执。

    “不是说了让你赶紧把信息告诉我们,我们来这里不是耽误时间来跟你废什么话?”

    那魁梧的男人把手横在前台上,他一个巴掌脑袋大小,看上去威慑力十足,像是在朝她逼问什么,钱斌听的不太清楚,但三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女人直摇头,虽然胆怯,但是却没有退缩的意思,她说道,

    “住在这里的游客都是隐私受到保护的,大人曾吩咐过,绝对不能透露他们的信息,你再追问也没有用。”

    “哦,是吗?”

    中年男人玩味的笑了笑,抓起前台旁的另一只瓷碗,狠狠的摔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钱斌这才明白原来刚才的声音是因为这个。

    “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

    这西装男,挑了挑手指说,

    “只不过嘛,我们的重要的朋友在这里失踪了,所以呢,我们就想找人帮帮忙,行个方便,你要是愿意行个方便呢,咱们就交个朋友。”

    他努了努嘴,旁边的壮汉就从包里摸出了一捆钱,狠狠的砸在前台的桌子上,仿佛整个小楼都开始颤抖。

    前台的女人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连多一眼都没有朝钱上看,说道,

    “这不是钱的问题——先生。”

    西装男似乎早就意识到没那么好解决,也不介意,他吹了吹指甲说道,

    “至于要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愿意帮这个方便的话,那也好办,你大概不知道这里谁说了算吧?大不了我收下这家店,店面我就替你盘下来了,怎么样?”

    “你别欺人太甚!”

    女人咬着牙齿狠狠说。

    “欺人太甚?”

    男人低沉的笑了笑,掰了掰手指,没再吭声,他跟他身旁的壮汉,两人分散到店里各处,一个人守在门口,一个人在店里,抡起之前的玩意儿就开始往地上砸,女人则笑着,看了前台女一眼,回身坐到了大厅中央,就像是在看戏一样。

    眼看三人闹的开了,屋外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聚集在楼下,但因为夜色太深,所以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骚乱,再加上,男人守在门口,不让那些闲杂人等进入,外头只听见屋里混乱的声音,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过多久,大厅就乱糟糟的,嘈杂成一片,没想到这几个人却更加机敏,外头放风的男人,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不妙,于是招呼两人,三人恶狠狠的瞪了前台女人一眼说道,

    “下次你留神。”

    说完这话,就扎入人堆里,没入浓重的夜色中一时半会儿见不到了,钱斌急急忙忙奔出来,见到一楼大厅狼藉一片,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四周的花瓶花坛,易碎的玻璃纸镇,桌椅全部砸烂,乱七八糟。

    前台的女人,坐在角落里开始啜泣,手背抹掉了眼泪又沉沉的往下落,外面的人群逐渐聚拢过来,钱斌把他们拦在屋外。

    “蓝凤凰的人还在吗?”

    钱斌向众人问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