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略显仓促的处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79更新时间:2020-11-28 18:01:42
    钱斌只笑笑不说话,他从屋里,又抽出一张纸来只见上面写着激情四射的文字,而这些文字又与一开始找到的那封情书一一相对,他说“这些证据我就不用多说了吧,死者生前把这些信件都妥善的藏在了屋里,却没想到,成了她死后最后的关键证据。”

    老头咬着牙,愤恨不已。

    这时候小姑娘站出来,眼珠子里满是泪,她质问老头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杀了我姐姐?”

    “这女人活该,”老头似乎放弃似的突然软倒在墙边说。“有些东西不是她该得到的,什么东西都想要拿在手里,最终什么都拿不到。”

    然而这小女孩只是哭,她听不懂老头颇具禅意的话语,但她只知道自己的姐姐永远离开了自己。

    小王心里难过,她紧紧的抱住这小孩,咬着嘴唇愤愤的看着老头说道,“我看你才是为了一己私欲,夺走他人生命。”

    谁知道这老头不仅不感到恐惧反而低声笑了起来说道,“很可惜呀,非常可惜,就差那么一点儿了。”

    “什么东西差那么一点儿?”钱斌问。

    老头闷声笑道,“要是你们晚来那么两三天呢,或许结局有所改变,但现在不是蓝凤凰负责吗?”

    听到他直呼蓝凤凰的名字,钱斌就觉得不太对劲。

    “你们既然知道蓝凤凰,并且又说是他自己的人,难道没听他说过提起过我吗?我对这个村子的贡献可不比她小,你们现在也许靠着无聊的逻辑推理,认为我是凶手,或许你们也能说动这个蓝凤凰,相信我真的就是凶手,但那又怎么样,他还是没有办法把我怎么样。”

    这老头笑哈哈的背着双手,信步到了屋外,冲着两人点了点头说,“怎么样?把我带到蓝凤凰那儿去吧。”

    小王跟钱斌两人对视了一眼,躁动的小王眼看就要出手,钱斌却按住她,摇了摇头,正因为他心里知道在这时候闹骚乱来,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在处理村子的事情,处理完之前最好不要随意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要越俎代庖,如果蓝凤凰她没有办法处理他的话,我们之后也会有办法的。”

    钱斌低声说道。

    小王虽然心情郁闷,十足不乐意,但也只有点头认可。

    把这方老爷送到了蓝凤凰的府上之后,果然如他自己所说蓝凤凰听了两人的变数和推理,似乎也相信了这个事实,但她表情十分复杂,看着方老爷的神态也产生了急剧的变化。

    “处理他的事情就暂时交给我好了,”蓝凤凰脸上,表情氤氲说道,“你们俩,你们俩就不要掺和这件事情了,而且现在村子里,一门心思都在忙仪式和祭典,你们这些事物都会等到祭典结束之后,再交由新的长老代为执行,我自然就会放出眼下的权力。”

    暂时把方老爷押送到看守的房间里之后,蓝凤凰给这扇门上了一把大锁,转过身来这才对两人如此说道。

    小王还想说些什么,钱斌立刻

    拉住她摇了摇头,他说道,“蓝凤凰大人,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那我们也不强求了,只不过有一这件事情我们想了解一下。”

    蓝凤凰犹豫了半天,问道,“你们是想知道外乡人的事情对吗?”

    钱斌点点头,说实话,他从最开始对外乡人的漠不关心到如今的变化也让他有了不可思议的想法,其中最让他自己觉得惊讶的就是,这个外乡人或许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也说不定,毕竟,从姓郭的口里跳出的情报来看,半真半假,也至少有一半是真的,那么也就是说这山里果然是有什么大动作。

    “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整个部落的存活,所以,有些事你们只能自己去发现了。”

    蓝凤凰,低头扫了两人一眼,没有再吭声。

    钱斌也知道,蓝凤凰这话的意思就是说白了自己不能透露再多,也不可能告诉他们两个人,村子里的秘密,但是,他们两人的取证和搜索活动,蓝凤凰似乎也不打算阻止,这样算得上是恩威并施,一报还一报了。

    小王倒不在意这些,俩人从蓝凤凰所在的村管所离开之后,就一直在安慰啜泣不止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姓田名丽,在村子里土生土长算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新人,她忸怩的哭着告诉两人,她和姐姐相依为命,无父无母,事件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小王抱住田丽问道,“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如果有一天你想离开这里,我们永远会对你施以援手的。”

    小田丽对两人的看法产生了质的变化,从一开始的不屑和不信任到如今的依依不舍,简直是质的飞跃,她没想到两个外乡人居然顺利的帮她解决了案件,虽然处理的过程中难免有些摩擦和矛盾,但这也足以让她的心里产生了宽慰。

    把小姑娘送回家之后,钱斌才松了口气,心里开始打起鼓来,到了傍晚,晚霞的光色顺着浓厚的雾气透进来,整个城市雾蒙蒙一片,看上去就像是弥漫在仙境当中一样,他们又回到钓鱼台附近,乘着水波的反射,看上去就像是电视剧里的画面一样。

    “钱斌,你现在怎么想?”小王忽然问道,“今天你为什么要问蓝凤凰关于外乡人的事情?”

    钱斌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不知不觉感觉,这个外乡人,跟我们调查的案子或许会有些联系,我总觉得,老柴他们一定还有办法。”

    虽然两人都担心,老柴他们的情况如何,但他们总预感着有什么事情在逐渐逼近。

    夜色快深的时候,两人忽然被一阵焦急的脚步声打断,一群急急匆匆的人忽然奔涌而至,转瞬之间,钓鱼台和河岸附近的人都消失不见了,两人就纳闷,发现一个背影落在人群之后,两人便上前搭话。

    钱斌看那人骨瘦如柴,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但仍然不止步,朝河岸的远处,直奔而去,于是,钱斌叫住他问道,“你好,你们这么着急是干什么去?”

    小王一直嘀咕着说他们

    应该是去赶集的,谁知道这男人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你们呆在死人河边是要干什么呀?”男人指了指两人一直观赏的河岸边说,“你不知道吗?一到夜晚这河边就会出事,赶紧走吧。哎,所以说呀,外乡的人什么都不懂。”

    小王跟钱斌都傻了眼,怎么这河就突然变成了死人河,而这情况也不是今天才变成这样的。

    小王跟钱斌两人都对这事颇感兴趣,于是追上骨瘦如柴的男人。

    他见两人不依不舍,实在无奈,只有跟着他们一起到离河岸足够远的一处凉亭,才说道。

    “这条河你们看了也知道,和暗道这一块就收拢非常窄,又脏又浑,就像是一条臭水沟一样,我们这里的人都叫它死人河或者臭水沟。”

    小王听了,顿时晚霞的意境消失的一干二净,她开始后悔来问清楚这些事实了。

    钱斌倒是无所谓,他感兴趣的就是这条河的名字,于是问道,“那为什么题它会叫死人河呢?有人在这里面死过吗?”

    一提起这事儿,这骨瘦如柴的男人就机敏的竖起了眉毛,所以昨天就看了一眼,仿佛是看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他挥挥手连说了几个呸字才说道,“在这儿不要说这些玄乎玄乎的事情,邪门得紧,我跟你们说吧,这关系到村里的一件往事,也是前几年起雾的时候发生的。”

    “你是说起雾的时候会发生命案这件事情吗?”钱斌想起,肖萧对他说的那些话,忽然问道。

    “谁说不是呢?”这男人拍了拍手说道,“在我们这里曾经有一个大夫,姓施,当时有一天他在诊所给病人看病,结果不曾想,当时村里的治安还不好,经常有山匪从各处的山里冒出来收保护费,那天他碰到了。”

    “当时的治安?”钱斌,眯着眼睛问道,“也就是说现在已经转变了是吗?”

    “至少现在没有这种情况了,不过当时确实挺危险的。这山匪看上去是,刚抢劫完,在附近打家劫舍,遭到村子里的围追堵截,挺落魄的,场面非常混乱,估计也是被追到穷途末路了才没辙跑到大夫的家里。”

    “为什么会找大夫,”钱斌不解。

    “你不知道,”这瘦子说,“施大夫是远近村,方圆几十里村里都有名望的好大夫,大善人,他对他人总是很宽容,就算是这山匪他也会为他求情,这山匪就是知道施大夫的为人,所以才央求他帮他摆脱村里的追捕,当时听说时大夫的确相信这山匪是无辜的,至少他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罪不至死。”

    “所以呢,”钱斌问。

    “所以施大夫给他想了个主意,”这个瘦子说道,“当时他从诊所里找出了一个气管,大夫的家正好就在这河道附近,所以让他赶紧躲到河里避一避。”

    “气管?”钱斌有些在意的问道,

    那男人比划起来说,“据说那气管挺长的有两三米,口径大概就两三厘米粗细,是个空心的,然后这东西就让山匪拿去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